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劉黎明敲了幾下門,很快傳來楚玉萱清脆的聲音:「請進。」

劉黎明輕輕的推開門,走了進來:「楚總好。」

看到劉黎明進來,楚玉萱連忙放下手中的工作起身,「坐吧,喝什麼?」

「隨便。」劉黎明嘿嘿一笑,望着楚玉萱眼神飄渺不定了起來。

楚玉萱今天穿了一件低領翠花短裙,修長的美腿和翹臀,看上去十分迷人,尤其是她彎腰倒水的時候,從背面看,那美景實在是太令人犯罪了。

「看什麼呢!」

楚玉萱轉身就看到,劉黎明雙眼很不老實的,打量著自己身體的敏感部位。

劉黎明笑笑,說道:「美女不就是讓人看的嗎!楚總今天看上去就像仙女下凡一般,實在是太美了!」

楚玉萱嗔白了他一眼,道:「貧嘴!你什麼時候也學會了油腔滑調,在這可是不好的現象啊小劉同志!」

楚玉萱將茶杯放到了茶几上,從辦公桌上拿了一份合同遞給了劉黎明,說道:「你看一下,有什麼異議的話,可以提出來。」

「看什麼看,我相信你。」

劉黎明應了一聲,拿起合同,在最後一頁龍飛鳳舞的簽上了自己的大名。

「我說劉黎明,你就不怕這個是賣身契啊?」楚玉萱笑道。

「真是賣身契,那就好了,跟着你楚總吃香的,喝辣的,我何而不為!」

「怎麼,那你以後就跟着我吧?」

楚玉萱痴痴一笑,說道:「如果我把你買了,估計着你身邊的幾個紅顏知己那還不把我給活吃了,我可消受不起。」「哪有那麼嚴重,我的那幾位可都是善解人意的好女人!」 演講很快到了結束的時候了,後面很多問題比較零碎,可以深入探討,也可以淺嘗輒止,主要是看你怎麼回應這些問題了。

當然少不了一些對林東峻感興趣的女同學關注下他的個人問題。

千禧年之初,內地電影行業整體上是非常保守的,傳統痼疾不能根本性突破,沒有一大批電影人身體力行做出改變,說得再多也只是打嘴炮。

而內地恰恰最缺的就是優秀的商業片導演。

所以,曾經歷史上老謀子第一個站出來拍攝商業大片,並且取得票房成功,開啟內地大片時代,真的是功不可沒的。

真正改變行業現狀還得要港台那幫人北上之後帶來先進商業片技術、人才,讓整個行業正視商業片,開啟整個市場,讓內地電影人改變觀念之後,國內電影市場才算活過來。

所以,現在並不用多著急,改變也是一步步來的嘛!

接下來就是宴會了。

這之前林東峻也讓陳新明注意把電影拷貝收拾好,今天特意在學校放了一場,很多人看得不是很明白,當然林東峻之前也說了,今天是不會解讀電影內容的。

參加宴會的主要是學校諸位領導也和幾位老師還有幾位校內優秀的同學了。

比如,崔新勤、姜維、張建東等老師。許啨、徐婧蕾、趙燕子、陳昆等學生。

崔新勤是俞菲鴻曾經的班主任,還是96級趙燕子、陳昆他們班的班主任,這段時間可是紅光滿面,喜氣洋洋的。俞菲鴻拿了柏林影后,趙燕子紅透大江南北,這人在學校里可是一時風頭無兩。

林東峻當然知道這位北電的明星老師,明星造校論的堅定支持者和身體力行者,特別是去年趙燕子火遍亞洲之後,北電也是大大出了風頭,今年報考人數據說創了新高!

按照另一個時空的記憶,這人倒是挺愛出風頭的,特別是愛上綜藝吹噓自己的學生,不過後來在『翟博士』身上栽了個大跟頭。

林東峻掃了一眼飯桌上崔新勤帶著來刷臉的小明哥,說起來『翟博士』還是小明哥推薦給自己老師的呢,『翟博士』老爸和小明老爸之前可是同事來著。小明哥當年也是憑著一張臉被崔新勤發掘出來的。

華夏的宴會嘛,當然都是一個樣,大家吹吹捧捧,說說好聽的話,喝幾杯酒、聯絡下感情啥的。

酒足飯飽之後,眾人也閑聊著。

「東峻,這次你載譽歸來,不知道下一部作品有沒有什麼計劃?」崔新勤隔著俞菲鴻問起了林東峻。

「哎,崔老師怎麼問起這個?」林東峻聽到崔新勤的話停止了和旁邊陳昆的交談,回應道,「是有一兩個項目了,不過還沒決定好做那個。」

「你這效率還挺高的,不知道是什麼片子?」

「都市愛情喜劇這個類型吧!這個類型在國內還是很有市場的,投資小、也不需要什麼大明星,有好的劇本,票房什麼的也還不錯,很有搞頭!」

「那不知道女主角有沒有定下里?」崔新勤說著看了一眼自己另一邊的趙燕子問道。

「嗯?崔老師是想推薦趙燕子嗎?」林東峻當然看到了崔新勤的小動作,這就是人家做給他看的,「這個角色估計她不太合適。」

「是嗎?」崔新勤笑了笑,「我覺得燕子還是很有喜劇天賦的呢,而且她的人氣國內女星中應該沒幾個人能比得上吧?」

「哈哈,就是因為她的名氣太大了啊,」林東峻呵呵笑道,現在趙燕子還沒有經歷「軍旗裝」事件,可是非常炙手可熱呢,「小燕子這個角色她至少五年內是別想甩掉的,她只要出現在屏幕上,估計大家第一時間會想到小燕子,所以……」

崔新勤聽了這話頓時不言語了,這就是出演大火的偶像劇的後遺症,角色限制太大了,轉型困難。後來趙燕子為了甩掉「小燕子」的烙印,可是演了不少丑角,比如在《少林足球》中扮丑。

最重要的是,趙燕子看著人氣很足,可是電影方面票房號召力真的不行,新世紀初拍的電影大爛片居多,可是有票房毒藥之稱的。

實際上女星能扛票房的真的沒幾個,除非是特定類型的電影,比如愛情喜劇、小妞電影,這類片子有好的本子,形象符合,演技不是太差,可是能以小博大以及奠定自己的影視地位的。

這也是林東峻一直安排自己的女人出演愛情喜劇電影的原因之一。

當然還有另一條路,那就是拿獎提升咖位。

而且,林東峻可是和趙燕子不熟,為什麼有好角色要捧她呢?

趙燕子聽了林東峻這話,咬了咬嘴唇,眼睛中閃過一絲不以為然。現在邀請她的戲可是太多了,不說電視劇,電影也有,不過導演以及本子她不太滿意,所以沒怎麼接,這次讓老師幫忙問問,看來還是沒什麼結果了。

不過即使這樣,還是要和林東峻這位背景十足、才華牛比的青年導演打好關係啊,「那還真是可惜了,林導要是以後有合適的角色可要記得我啊!」

「哈哈,好說好說!」林東峻打了個哈哈。

「你剛和昆兒聊什麼呢?」崔新勤轉移話題問道,看來今天自己的得意門生人家看不少眼啊。

「哦,之前和昆兒說過等他拍完《霧雨風》之後,就來做我電影的男主角呢!」林東峻笑道。

「嗯,昆兒演技不錯,在《國歌》中演的也挺好的,也耐得住性子,我很看好他。」

「呵呵,我也挺看好昆兒的,我的那家公司今年還會有一部電視劇,準備也讓昆兒來主演,相信經過一部電影一部電視劇之後,昆兒成為年輕一代第一小生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林東峻說的很自信。

「哎,那昆兒你可要好好加油啊!」崔新勤頓時眉開眼笑道。

另一個時空中,《霧雨風》可是陳昆的成名作,不過這部電視劇也馬上拍完了,播放要等到明年了,今年林東峻說的這部電影就要上映,陳昆此時可是粉嫩嫩的新人呢。

「崔媽放心,我一定不給你丟人的。」

聽了這話,崔新勤頓時笑成了眯縫眼,不過看到另一邊安靜坐著的小明,又問了一句,「要是有合適的角色,也可以讓小明試試呀!」

看了一眼緊張的望向這邊的小明哥,林東峻笑了笑道:「也可以,這部電視劇有個男二號,戲份不少於男一,到時候讓小明來試試!」

小明現在也主演過電視劇電影什麼的了,不過真正成名還要等到01年的《大漢天子》呢,現在還是個小演員。

林東峻和小明的關係也還不錯,平常小明也挺會做人的,這個角色給小明也可以。小明前期還是很努力的,演技也有可圈可點的地方,還沒有後世的油滑,只要不搞什麼邪魅一笑什麼的,這部都市偶像讓他紅起來也是有可能的。

林東峻說的這部電視劇就是魔改版的《浪漫滿屋》,今年下半年新世界影業的項目之一。 「這一切還不是拜你所賜?我早就和你說過,我暫時沒有這個打算。你又何必白費力氣?」

風行烈不滿極了,這一次他乾脆把話挑了個明白!

「你為什麼沒有這個打算?你還想著那個夏家的嫡女不成?且不說她已經死了,就算她還活著我也斷不可能叫她進門。」永福公主也直接亮了底牌。

一直以來他們母子倆雖然長期為了親事打拉鋸戰。但關於夏家嫡女的事,卻是一直諱莫如深。

這件事像一根刺扎在他們心上。誰都知道它在那裡,但誰都極有默契的選擇了避而不談。

「你為什麼突然提她?」風行烈聽了母親這話突然爆發了,他突然提高了嗓門,對著母親吼道:「她家出事的時候,她還只是個孩子!我對她並無什麼私心,唯有一份公義。夏大人是被冤枉的,而她永遠是我未過門的妻子!」

「什麼未過門的妻子?這就是個死了十多年的死人!難不成你還要為她守節,去那些亂墳岡子上,將他的屍首迎進門?」永福公主接兒子吼起來,自己也跟著吼起來。

這母子倆,脾氣倒是一個更比一個厲害。

頗有東風壓倒西風的架勢。

「是!任何一個人要做我的妻子,她就必須認清一個事實——我風行烈有過一個未過門的妻子,她叫夏茵茵!」風行烈的態度強硬極了。

「孽障!」永福公主聽兒子越說越不像話,乾脆一抬手,照著他臉上,就「啪」的給了他一巴掌。

「人都死了,要你講什麼公義?難道要拿全府上下幾百口人的性命給你送出去講公義嗎?」公主打完兒子還是氣得不輕。

「我說過了。我暫時不想考慮這些事。不會等到有一天,夏大人得到平反,惡人得到懲罰。到那個時候我才會考慮我的終身大事。」風行烈一字一句說的擲地有聲。

他並不因為母親打了他一巴掌而感到生氣。反而有一種如釋重負的輕鬆,因為這一次他總算把話說清楚了。

「那要是一輩子都不平反呢?你一輩子都不娶妻了?真不知道你腦袋裡裝的是什麼!」永福公主覺得兒子就是一頭蠢驢,氣得她一句話也不想和他說。

當初他非央著他爹去找夏言說親的時候,她就覺得莫名其妙。這個夏言也並無什麼勢力,承蒙聖寵,都是旦夕之間的事。一念生一念死的,並不牢靠。

這會兒她說起這事,還覺得心裡有氣,感覺兒子完全是在瞎胡鬧。

這個傻小子,當初他想娶夏茵茵,完全是因為崇拜她的這個爹。現在這夏家人早已身首異處,他竟然還想著要替人家平反。

真不知道他的腦子是不是倒著長的!

「不要再給我瞎張羅,否則我就再也不回來了。」風行烈直截了當的說。

說壩,他便不再理會母親的胡攪蠻纏,直接回房去了,那桌上的菜硬是一口沒動。

鑒心跟在他身後,那叫一個提心弔膽。

他也弄不明白,這夏首輔都死了許多年了,世子爺怎麼突然就又提起他來了。作為他的貼身小廝,就風采那陣仗,明日一早,他免不了要被公主叫去問話。

回到房裡,風行烈也不說話,兀自坐在那裡生悶氣。

鑒心見他這樣,打算去廚房覓些吃的回來,好等他餓了的時候用。誰知還沒走兩步就被他的主子叫住了。

「你幹什麼去?」風行烈問。

「我找些吃的去。」鑒心答。

「別找了,你收拾收拾,給我理出一套辦公的東西來。」風行烈沒頭沒尾的吩咐了一句。

「辦公的東西?爺,您這會兒還要辦公?」鑒心覺得他瘋了。

且不說夜已經深了,就是今天他這狀態也不大適合辦公了。

「叫你去準備,你就去準備。我要什麼自然有我的安排。」風行烈白了他一眼,接著說:「再給我去準備一套桌椅,一百壇好酒,送到紙紮鋪去!」 《今天去看我朋友,動物園的馴獸師李雷》

這個標題在發佈之後,很快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周大師最近不務正業了啊,收藏夾都不更新了。」

「是不是和上次那兩個美女學員開光開久了,身體不利索了?」

「上次那兩個少婦看起來真騷啊,周大師和他們混成一體了吧?」

「真羨慕周大師啊。」

「周大師的朋友?靠,難道也是騙子?」

「前排指路!視頻8:21,是個帥哥!金雕起飛是26:11秒!」

「草!我回來了!真是個帥哥!」

此時視頻剛到周瑜在小區里自己露臉說話,結果有人快進看完了視頻就回來劇透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