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助理彙報完林總公司的一些情報,再彙報領一下別的事情,平時這些都是喬助理負責的,不知為什麼,霍總突然讓他去負責。

「慕小姐離開霍氏集團之後,差點被車撞了,對方是慕小姐的同學,近期演的一部電視劇火了,瞬間跳上三線演員。對方邀請慕小姐參加同學會,池公子也會參加!」

霍驍翻著文件的手停住,拇指磨蹭著平滑的紙張,垂下的眸子隱晦不明,讓人看不清他的真實想法。

不回家,是因為找到另一個可求的人!

池南么?

「那,是不是要阻止慕小姐參加同學會?」

助理是男人,不太懂感情這回事,只是機敏的他感覺到霍驍的不悅,便快速地提出建議。

這是他長期以來養成的職業素養。

「阻止?為什麼要阻止?既然她要跳坑,那就讓她跳!」

嘶的紙張翻頁聲。

「馴服一隻小野貓,就讓她痛到絕望,再撈回來,它才會知道,什麼是忠誠!」

看過調查結果,助理也清楚事情的始末,他有點擔心,「可是,池公子他……」

霍驍倏然抬起頭,幽深的黑眸里滿是運籌帷幄的自信,「他會知道,什麼是絕望!」

……

慕初笛回到江岸夢庭時,夜幕已經降臨。

張姨見慕初笛回來,一臉興奮地衝上來,「少夫人,你終於回來了,少爺剛才回來了,還問你來著!若不是有要事,我想少爺是不會捨得走呢,少夫人今晚就能夠見到少爺拉!」

想見她?怕且是興師問罪吧!

今天她竟然不知身份地跑到霍氏集團,他肯定生氣。

那時候心急,沒有想到霍驍還有個未婚妻,她貿貿然跑到霍氏集團,的確不妥。

「嗯,好!」

慕初笛淡淡地應了一聲,便回房間了。

今天,她很累。

簡單洗漱一番,躺在床上,掏出卡片。

看著上面印著的校名,慕初笛莫名有種心酸。

7月15日,也就是後天。

那個時候,就能見到池南了。

池南,那個曾經刻在她心臟上的名字。

……

7月15日傍晚7點

慕初笛化了簡單的妝容,打開衣物間,隨意挑了幾件不常見的牌子換上身。

霍驍給她準備的衣物間,應有盡有,各種昂貴的名牌限量版。

她那群同學對這些名牌特別有看法,慕初笛可不想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她今晚的目的只有一個。

換好衣服,便快速走下樓梯。

「少夫人,你這是要出去嗎?少爺今晚可是會過來的。」

張姨緊緊跟了過去,慕初笛今天應該是特意打扮,精緻的妝容使她五官越發柔美,渾身上下散發誘人的味道。

而且,她穿的那件衣服,可是前段時間,霍總在米蘭特意買下來的。

「我知道了!」

慕初笛應付了張姨幾句,便離開江岸夢庭。

張姨總是說霍驍會過來,可自從上次在醫院那事後,霍驍就沒再來過。

慕初笛早就不信霍驍還會過來。

他不在,更好,慕初笛反而更自在一些。

同學會在容城最高端的夜總會裡舉行,這樣燈紅酒綠的地方,慕初笛以前沒有來過。

在服務員的帶領下,慕初笛走到最大的一個包間。

大門推開。

裡面璀璨的水晶燈,柔和的光線,亮得她眼睛不適的眨了一下。

這哪裡是開什麼同學會,簡直就是開頒獎典禮好不好。

男的一身剪裁得體的西裝,女的一身貼身晚禮服,打扮得花枝招展。與之一對比,慕初笛就是那朵不起眼的小白花。

眾人聽到開門聲,嘩啦啦的尋聲看過去。

只見慕初笛站在門外,她穿得比較樸實,短袖的長裙加平底鞋,雖然不顯山露水,無奈氣質好,簡單的打扮,也能讓人眼前一亮。

在場的男性目光再也移不開。

女性眼裡充滿譏諷嘲笑,可見到身邊的男同學全都移不開眼睛,心裡的嫉恨就上來了。

「小笛,你來了,剛才我們還在談起你呢,聽說,你不當演員跑去當碰瓷黨了?」 「不是吧,堂堂校花當碰瓷?這個來錢快嗎?」

「這也難怪小笛吧,池南跟她分手,慕家養女又沒什麼錢,都不容易啊!」

「小笛快點告訴我們,碰瓷黨是怎樣運作的,好歹讓我們有個警醒,以後碰上也能防著點。」

「嘖,你還想防著?遇上小笛這種演技好的,你還防個鬼!」

是啊,慕初笛,被老師冠上戲院以後最有出息的學生,有機會替國人拿到第一座白樺獎盃。

看似讚賞,可調笑譏諷的語氣卻讓人感覺很不好。

慕初笛被眾人女同學圍在一起,為首的那幾個,還是池南的愛慕者,向來與慕初笛不睦。

「我不是!」

「不是?難道不是跟池公子分手了?沒了池公子的資助,沒錢了是吧!」

她跟池南的事情,用這種人嘴裡說出,慕初笛異常的厭惡。

「聽說眾位同學都進入了娛樂圈,不知出門有沒有把修養帶出來,不然碰到狗仔隊就不好了。」

慕初笛這是暗示她們沒有修養?

說話那幾人馬上來氣,可又怕慕初笛把今天這事到狗仔隊哪裡爆料,怒不敢言。

慕初笛看得特別爽,她這群同學就是心太大,像她們這樣的小演員,狗仔隊怎麼會管這種小事?

譏諷的笑了笑。

「哎喲,小笛來了啊,你們這是在說什麼呢?」

楊瑩臉上帶著笑,然而標準的笑容里,卻沒有一絲一毫的笑意。

她一直在後面看著,本以為慕初笛會像以前一樣被奚落得不知所措,沒池南和夏冉冉在她身邊,肯定只能任由她們潑污水。

卻沒想到,慕初笛竟然學會了反抗。

看來當有錢人小三,讓她自以為是了呢。

「楊瑩你來了就好,我們只是在說事實,小笛卻罵我們。」

「對啊,如果真的缺錢,跟我們說一聲,大家同學一場,肯定會幫的啊!」

「你看她這一身算什麼,還說不是缺錢,我們只是想幫她。」

她們這些人善於把自己的過錯推在別人身上,而且焦點還扯到慕初笛的衣服上去。

「什麼衣服呢?」

眾人聽到熟悉的聲音,身子抖了抖,連連看過去,「周老師。」

周旋,她們的系主任。

家裡挺有背景,在娛樂圈混得很開,正是她們想巴結的對象。

「小笛啊,好久不見了。」

周旋對慕初笛特別有好感,演技又好人品不錯,比那些想方設法巴結她的人好多了。

「周老師,我們在說小笛的衣服有點格格不入,懊悔沒借她一身衣服。」

周旋這才打量慕初笛身上的衣服,眸子突然放大,充滿讚賞。

「不錯,MR.R的設計穿在你身上,比他挑的那個模特好多了,小笛你介不介意我拍張照片過去,氣死他。」

此婚了了 「什麼,MR.R?」

MR.R時尚界的頂尖設計師,他的設計很少,而且只有特定的顧客才有購買資格,所以,知道他名聲的人很多,知道他作品的卻很少。

若不是這話出自周旋口中,打死她們都不信慕初笛竟然穿得起MR.R的設計。

慕初笛愣住了,她沒有想到隨便挑的衣服,竟然挑了MR.R的設計。

周旋見她沒有反對,咔嚓咔嚓的拍了幾張發了過去。

對方很快就回了簡訊,周旋只顧著跟對方奚落,沒有留意因為她的話,而炸開的現場。

楊瑩眼裡充滿嫉妒,她才不會讓慕初笛好過,「同學們,你們都誤會了,不是小笛當碰瓷黨,那只是誤會,小笛怎麼可能當碰瓷黨呢!」

「怪不得跟池公子分手,肯定是抱上大腿了。」

「碰瓷黨哪來這麼多錢,看來是認了乾爹吧!」

「沒想到慕初笛也是這種貪錢的女人,我的女神啊!」

「心碎了,扎心啊,老鐵!」

現場一陣喧嘩聲,各種對慕初笛的推測,一大堆難聽的話差點把慕初笛淹沒。

這種地方,她真不想呆下去。

目光看向大門,終於,看到熟悉的溫潤身影。

慕初笛快步走過去,「池南,我有話想跟你說!」

池南坐在沙發上,雙手隨意地搭在沙發上,左右坐著兩位大美女,她們身子無骨似的倚在池南的身上,斜了慕初笛一眼,譏諷地說道,「不是吧,慕初笛,找到乾爹,現在還想纏著池公子不放嗎?」

「池南,我真的有要緊事要跟你說,求你了!」

池南漫不經心地笑了笑,極盡邪魅,「慕小姐不是讓我別再出現你面前嗎?現在卻說找我?你來搞笑的嗎?」

當初慕初笛甩他支票,拋下那些絕情的話,他全都記在心上,時刻不敢忘。

池南眼底全是冷漠,早已沒了她的身影,慕初笛心猛然一抽。

現在的池南,不再是對她千依百順的那個人了。

他的冷酷,絕情,是她活該的!

「當初的事情,你想怎樣對我都可以,可現在,求你聽我說。」

既然池南不肯單獨跟她談話,那慕初笛就直接說吧。

「想讓我聽你說話?可以啊!」

「池公子!這種女人,你可千萬不要再上當。」

池南身邊的女人都是愛慕他許久的,難得找到機會接近池南,怎麼可能讓慕初笛就這樣搶走呢?

池南對慕初笛有多好,她們全都有目共睹。

誰不想要一個痴情,有錢又英俊的男朋友呢?

慕初笛明明已經找上別人,為什麼還來跟她們搶?

池南可不在意她們的想法,現在,他再也不會心疼任何一個女人了。

嗒一聲響亮指響,服務員走了過來。

「兩打伏加特!」

很快,桌面上便擺著二十四瓶酒。

「全喝了,我就聽你說!」

慕初笛酒量淺,現在有孕更是不能喝酒,池南這擺明就是為難她。

總裁萌妻狠難追 「池南,你明知道,我……」

「看來慕小姐也沒什麼想對我說的。」

池南站起身,準備離開。

慕初笛拉著他的衣角,澄清的眼睛氤氳著水霧,可憐兮兮地盯著他看,「不是的,池南,你不要這樣。」

你明明不是這個樣子,為什麼要這樣呢?

你這樣,我很心疼的。

慕初笛咬著下唇,非常為難。

以前,只要她這樣服軟,池南肯定會心軟。

可這次,她錯了。 池南一把甩開她的手,冰冷而無情,「慕小姐,你對我還一如既往的有誠意呢!」

在她心裡,從來就不會想到他。

而他,也不要再對她心軟,就算心再疼,他也要習慣。

看著池南決然離開的身影,慕初笛急了,「我喝,我喝行了吧!」

慕初笛拿起伏加特,直接喝了下去。

嗆鼻苦澀的味道,使她喝了第一口,就想要吐。

可一想到夏冉冉,慕初笛就狠下心去。

才一瓶,她的胃已經像火燒一樣,眼前的景象開始變得模糊,大腦有點暈暈的。

「嘖,這才第一瓶呢,小笛這就受不了拉?」

「受不了就不要喝了,反正都分手了,還有什麼好談的呢?」

慕初笛再次打開第二瓶,灌了下去。

狂戀之孽:高幹子弟囚愛記 意識漸漸模糊,她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只知道混亂之中,有人把卡片塞在她的口袋裡。

胃部一陣翻騰,慕初笛跑出夜總會,蹲在一邊吐個不停。

難受,好難受啊!

路邊上一輛黑色邁巴赫飛馳而過。

「少爺,那個好像是少夫人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