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北冥夜也拿起了筷子,姿態優雅地開始吃飯。

顧九九趁著空隙,偷偷地瞄了他幾眼。 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不管是吃什麼,姿勢都一樣的優雅完美,看他吃飯就是一種極致的享受。

北冥夜抬眸就碰上了她的眼神,她有些慌亂地立刻轉移視線。

北冥夜唇角勾起,鬱悶了好幾天的壞心情一掃而空,夾起一塊肉放在她的碗里。

顧九九因為偷看被他發現,心裡發虛,悶著頭只管吃。

這個男人雖然性格惡劣,但不得不承認他生活很有品味。

這家餐廳的飯菜實在太好吃了,比員工餐廳好吃了不知多少倍。

顧九九不知不覺敞開了吃,等吃完才發現桌山的菜七八成全進了她的肚子。

「好了,我吃完了。」她放下了碗筷。

實在是太好吃了,雖然還有點不舍,但是她摸摸肚子,實在是吃不下了。

「我還沒吃完呢,你慌什麼?」北冥夜慢條斯理地吃著:「我是叫你來陪我吃飯的,你走了還怎麼陪?」

顧九九有些無語地靠在沙發上:「那你慢慢吃!」

北冥夜的眸子里閃過一絲得意,繼續慢慢地扒拉著米飯。

一頓飯他足足吃了一個多小時,顧九九一開始還耐著性子看著他吃。

可沒多久,因為工作太累,吃得又太多,竟然有了困意,靠著沙發頭一點點的開始打瞌睡。

北冥夜見她靠著沙發睡著了,輕手輕腳地把西裝外套脫下來搭在她的身上。

她大概是太累了,一直都沒醒。

他本想把她抱進休息室,又怕弄醒了她,只好任由她在沙發上睡。

然後直接把座機電話線拔了,電腦聲音關了,生怕吵到她。

助理剛走進來,還沒開口,北冥夜就舉起食指放在嘴邊對他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助理輕手輕腳的退了出去,還吩咐外面的秘書不要放人進去打擾四少。

冬日的陽光懶洋洋的灑了一室,辦公室里只有他們兩個人。

顧九九身上蓋著北冥夜的外套,躺在沙發上均勻的呼吸,安靜的睡著。

北冥夜在工作的時候,時不時抬眸看向她,眉目間帶著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寵溺溫柔。

歲月靜好,大概就是這樣吧!

顧九九睡到下午四點多的時候才醒來,眨了眨眼睛,半天沒回過神來。

然後突然一下坐了起來,嘴裡喊著:「壞了壞了!」手忙腳亂地穿鞋。

「怎麼了?」北冥夜直皺眉。

「完了完了!我怎麼睡著了,下午還有工作!」顧九九哭喪著臉說。

「顧九九,你是不是傻?」北冥夜把兩隻手臂交疊在胸前,無奈地說:「你還真想干保潔員?」

顧九九看了他一眼,眸子裡帶著明顯的不屑:「難道這不是你所希望的嗎?」

「我希望什麼了?」他反問。

「羞辱我,讓我難堪,讓我在你的公司做最底層的工作,這不都是你的吩咐嗎?」顧九九不滿地開口。

北冥夜盯著她眼睛眨都沒有眨一下,他唇角動了動,聲音充滿了誘惑,緩慢地說:「你明明有更好的選擇,做我的女人,我可以寵你、疼你,你要什麼我都能給你。」

顧九九滿不在乎地輕哼了一聲,臉上的表情很認真:「我欠你一個億,答應陪你一年。但是在這一年內,你碰過其他女人,就不許再碰我,這是我最後的底線!」

長這麼大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害怕的北冥夜,在聽到這句威脅十足的話之後,心頭莫名一慌。

手一抖,握在手裡的咖啡杯頓時滑落了下去,哐啷一聲,咖啡灑了一地。

一句話,不僅嚇得北冥夜連手裡的杯子都給扔掉,也嚇得他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了驚慌的表情。

「所以你現在已經不能再碰我了!」顧九九朝著他吼了一句,然後就想往外走,北冥夜想也不想就拉住了她的手。

一觸碰到她柔弱無骨的小手,北冥夜一下就忍不住了,立刻把她給扯進了懷裡,按在桌上。

「混蛋,你放開我!」

顧九九那點的力氣打在北冥夜的身上,不僅不疼,還有點欲拒還迎的味道,已經吃了半個月素的北冥夜想也不想就低頭去親她的嘴。

顧九九雙手捏成拳頭軟軟地抵在他堅實的胸膛,縮著脖子往後躲,卻被他圈在懷裡,大手也不客氣地從她的衣擺里伸了進去。

「你住手!」顧九九又氣又急。

氣的是這個混蛋分明已經有了張有晴了,為什麼還一再的想要她?

急的是大白天的,還是在辦公室里,萬一有人進來看到了該怎麼辦?!

「放心,不會在這裡上了你的。」北冥夜喃喃地吻著她的脖子:「但是如果你不聽話,動來動去的……」

他往下壓了壓她的身體:「後果自負,嗯?」

嘴唇被他溫柔地吻著,他的身體好燙,唇也燙,燙熨得顧九九的身體微微輕顫起來。

北冥夜看著被他壓在身下的女人,眼白分明的黑眼睛憤怒地睜著,裡面似有眼波流動。

因為生氣,臉頰也透著粉色,皮膚彷彿嫩得彷彿能掐出水來,再往下是她粉嫩的雙唇,似有一層水光浮在上面,如同晶瑩剔透的果凍,讓人忍不住想要一口咬-住,細細品嘗。

北冥夜眸底的光芒越來越沉,顧九九有些害怕地求饒:「你放開我,我說了我不要……」

他低下頭,堵住她喋喋不休聒噪的小嘴。

北冥夜的吻,像極了他的性格,強勢、霸道。

向來都是隨心所欲,肆意掠奪。

可這一次也不知道是不是顧九九的錯覺,竟然會覺得他這個吻很輕柔。

他並沒有像往常一樣,不管她願不願意,都直接強硬地撬開她的牙關,強迫她接受與他唇齒纏綿。

不同於往日糟糕的吻技,這一次他輕輕吻著她的唇瓣,細細密密地輕吻。

他的舌尖緩慢地描繪著她的唇形,非常有耐心的哄誘著她一點點的淪陷。

這個吻太過溫柔,也太過纏綿,讓顧九九感覺每個毛孔都慢慢打開,滿滿都是他的氣息,竟然漸漸忘記了掙扎。

腰身被摟住,北冥夜將她從桌子上抱下來,顧九九被吻得入迷,恍恍惚惚之間著急地推著他的手。 顧九九慌張地說:「你做什麼?你說過不那個的……」

「我就蹭一蹭,不進去。」

北冥夜拉著她的手往下,碰到了一個滾燙的硬物,顧九九慌亂地想推開他的時候,已經被他給按在了桌上。

「我不要,你滾開!」顧九九尖叫著。

北冥夜雙手抓住她的細腰,一個輕鬆的翻身,顧九九的身體就變成了朝下,他托起她挺翹的臀-部,從後面狠狠進入。

叩門聲突然響起,秘書抱著文件推門而入。

「啊!!」顧九九嚇得失聲尖叫,慌忙把臉藏到北冥夜的懷中。

秘書驚得愣在了那裡,看到大老闆衣衫不整,露出一片健碩的上半身。

一個穿著保潔員制服的女人正被他壓趴在桌上,雖沒顯露出來下半身,但見那姿勢也知道二個人正在做某種少兒不宜的事情。

「什麼事!」

冰冷的嗓音在頭頂響起,北冥夜沒有理會她,只將桌上一個文件立起來,遮住兩人結合的地方,然後緊緊抱著顧九九的背,繼續緩慢地保持著進出的動作。

「四點半的會議……快開始了……」秘書的聲音顫抖而乾澀,像是受到極大的驚嚇一樣。

因為辦公室電話打不通,她才進來的,大老闆居然會在辦公室對一個保潔大姐做這種事?

「取消掉!」北冥夜說:「滾出去,沒我的允許誰也不準進來。」

「是!」

關門聲傳來,顧九九哭著仰起頭:「你到底想怎麼樣?她都看到了!」

「看到了又怎樣?」北冥夜微蹙著眉,將桌上的東西全部掃落在地,把顧九九按倒在上面,理直氣壯地說:「你怕什麼呢?你本來就是我的女人!」

他最不高興的就是她急於撇清兩人的關係,這讓他覺得心裡空空的,彷彿隨時都會失去她。

「我不要再和你這種事情,我恨你!你滾!」

下一秒,顧九九信誓旦旦的恨就被他給撞得支離破碎。

「噓,別說了。記住,你要做的事情就是順從我,這就夠了。」

顧九九還在不斷掙扎,可是北冥夜在熬了半個月之後,今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哪怕她依然在他身下流淚,他也不打算放過她了。

安靜的辦公室里只有顧九九壓抑的哭聲,和一陣讓人臉紅心跳的撞擊聲。

北冥夜沒有再說話,他淡淡地注視她的臉,直到迸發的一瞬間,他忽然俯下來吻住她的唇,深情地喊了一聲:「九九!」

這場掠奪持續了一個多小時,結束的時候,他拔出慾望,用紙巾擦拭乾凈,塞回褲子里,然後彎下腰來,一點一點地仔細給她收拾狼藉。

這個時候連哭泣也顯得多餘了,顧九九閉著眼,任由無力的身軀倚在他懷中,等力氣慢慢回來。

北冥夜的大手落在她腰上,雖然已經狠狠要過她一次,但這時候摟著她,身體還是會有感覺。

她現在看起來好柔弱,似乎已經不能再承受一次他的熱情。

看著她這副可憐兮兮的模樣,他也只能努力壓下自己的衝動,安份抱著她。

雖然他們住在一起,上班也在一起,但是他現在抱著她,一顆空空蕩蕩了許久的心才覺得落下。

原來就算是天天見面也會想念,原來自己對她的渴望和思念已經到了這地步。

這女人的身體對他來說和毒藥沒什麼區別,一旦沾染上,居然再也戒不掉了。

就算他不承認,過去的那半個月,他的心上也像是缺了個口子,呼呼的有風灌進來,活得一點都不快樂。

現在摟著她,他恍惚覺得自己好像是獨自孤獨了一個世紀那麼久。

就這樣抱在一起,誰也沒有說話。

不知道過了多久,顧九九才終於睜開眼,在他懷裡坐直身軀。

只是微微動了下,她便難受得皺緊了眉心,一張臉也因為異常的觸感,再度漲紅。

她輕輕推了他一把,低聲說:「我可以走了嗎?」

這句話讓北冥夜的心裡莫名被揪了一把,他從來沒想過要放她走。

「哪裡也不許去,等我下班,和我一起回錦繡苑。」他沉聲命令。

顧九九抬頭看著他,眼眸還殘餘著一點淚花,她堅定地說:「你已經要過了,我還要回去工作。」

「該死的!你到底要鬧到什麼時候?」北冥夜開始煩躁了起來。

他還以為他們做過了就能和好,可她現在對自己這副反抗的模樣,讓他更加心煩意亂。

北冥夜煩躁地拿出香煙,「啪」的一聲點亮,用力吸了幾口。

顧九九整理好了衣服,面無表情地說了一句:「四少,我下去工作了。」就開門離開了。

經過秘書室的時候,她刻意忽視掉剛才看到她的那個秘書異樣的眼光。

顧九九進電梯的時候,宋景辰剛好要出電梯,她和他迎面走過。

宋景辰明顯的愣了一下,回頭的時候,電梯門已經關上了。

他摸了摸腦袋,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剛才那個女孩,怎麼好像是容若的未婚妻?

顧九九回到樓下保潔部,自然劉主管少不了一頓狠狠的批評。

說她無故曠工一下午,上班時間玩失蹤,扣發半個月的獎金。

顧九九低著頭,紅著眼睛,一句話也沒有反駁。



「四哥!」宋景辰進了北冥夜的辦公室,熟門熟路的在沙發上坐下。

「你怎麼過來了?」北冥夜問。

宋景辰揚了揚手上的文件,推到他的面前:「宋氏不是和你公司有個合作案嗎?我們兄弟也好久沒見面了,所以我專門拿過來給你,順便看看你。」

北冥夜伸手開始翻看合作案,說:「沒問題,我馬上就簽字。」

宋景辰動了動鼻子嗅了嗅,一臉的八卦盯著北冥夜問:「四哥,你這辦公室里味道不太對啊?」

北冥夜不動聲色,淡淡地說:「合作案不想簽字了?」

宋景辰用手指在自己嘴巴上比了個拉鏈的手勢,表示自己不再說話。

宋景辰可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一進來就聞到北冥夜這辦公室里有一股很淡的靡靡的味道,明顯是剛剛做過好事的味道。 這事要在他宋景辰身上不算什麼,可發生在北冥夜身上就太叫人好奇了。

可看北冥夜這閉口不談的樣子,肯定是問不出什麼來了。

又過了一會兒,宋景辰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激動地開口說:「四哥,我剛才出電梯的時候,看到一個保潔員,長得和容小五的未婚妻好像!你的公司現在連招保潔員都是這麼高標準了?我看那姑娘長得不錯,我能不能要個她電話?」

「不能!」北冥夜連眉毛都沒有抬一下就拒絕了。

「切!」宋景辰鬱悶了下,然後嘆了口氣說:「說起這個,你是不知道,容若最近變化好大,整個人就像是換了個人似的。天天加班,不然就是喝酒,都進過兩回醫院了。」

「哦?」北冥夜總算是動了動眉毛,正眼瞧了他一眼。

宋景辰繼續說:「也不知道怎麼的,我覺得我們幾個兄弟突然之間就生分了,疏離起來,我太不喜歡這種感覺了,以前大家沒心沒肺的活著多好!」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