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北冥夜眉頭一挑,顧九九可不就是死心眼一根筋嗎!

寧願選擇容若,也不要他。

北冥夜眸光幽深地看著手中的酒杯,似在思考,又似在走神,緊抿著薄唇,一言不發。

宋景辰說得口乾舌燥,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潤潤喉。

這時候,北冥夜突然開口道:「繼續。」

「啊??」宋景辰一口酒差點嗆住,咳嗽了半天,用紙巾擦了擦嘴,驚訝地說:「你還真有在聽啊?」

北冥夜冷冰冰地掃了他一眼,傲嬌地說:「隨便聽聽。」

宋景辰知道自己說到點子上了,這下子可來勁了,聲調誇張地說:「對付這種死腦筋的女人,你就得下功夫了。你想要追求她,就得禮物啦、約會啦,表白啦。憑你四哥這顏值這財力,只要你能堅持一個星期,聖女也化成水!」

當宋景辰說到表白的時候,北冥夜突地攥起那隻受傷的手,一拳狠狠砸在吧台上,拳頭重重落下,發出一聲驚響。

表白?

他本來打算今晚跟她表白的!

他精心準備好了一切!

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把宋景辰嚇得一驚,戰戰兢兢地問:「四哥,我說錯什麼了?」

說著連連往後退,動作誇張地跑走:「四哥,有話好好說,我好好想想再給你出主意!」

沒過一會兒,有一個怯怯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四少,是你嗎?」

北冥夜循聲看去,見到一個女孩。

二十歲左右模樣,披散著一頭烏黑順直的長發,長得清清秀秀的,臉上略施粉黛。

穿了一條白色的百褶連身裙,腿上並沒有像周圍其他的女人穿著黑色絲襪,而是光腳穿了一雙平底球鞋。

北冥夜覺得這個女人有點眼熟,一時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只微微抬眸看了她一眼,便直接扭頭自顧自的喝酒,一副旁若無人的冷淡模樣。

周圍的人卻盯著這個女孩看得出神,甚至還有男人盯著那女孩白皙的小腿咽了咽口水,躍躍欲試的想上前搭訕。

女孩有點尷尬,以為北冥夜沒有看清楚自己的容貌,於是又輕柔地說了一句:「四少,你忘記了嗎?我是張有晴啊!」

接二連三有女人上來搭訕,北冥夜的心情本來就很糟糕,看著女孩明亮的臉蛋就生氣,眉心緊蹙,嫌惡地往後傾了傾身體,拉開了距離,一個「滾」字就要脫口而出。

見他要發怒的樣子,女孩有些焦急的又補充了一句:「我是顧九九的同學!」

北冥夜的下巴猛然一頓,原本就要吐出的那個「滾」字在嘴裡打了一個圈又神奇的給咽回去了。

北冥夜眯著眼睛,仔細打量女孩,想了半天才想起她不就是顧九九那個同學嗎!

上回記者還拍下了他們的照片,搞出了一場莫名其妙的緋聞。

聽到顧九九的名字,北冥夜緊緊捏著玻璃酒杯,冷峻的唇抿成一條線,要吃人一樣盯著眼前柔柔弱弱的女孩子。

張有晴輕輕的顫抖,她不是第一次見到北冥夜,上回見到他就覺得他高大英俊如天神,雖說表情冷酷,卻也從沒有見過現在這種殺人般的眼神。

更何況上一回被記者拍下了他們從酒店出來的照片,讓她在網上足足紅了好一陣,還順利拿到了校園之星歌唱比賽的冠軍。

她上網查了才知道北冥夜的身份,感覺就像是做夢似的,自己居然和這樣的大人物有了聯繫。

今天她受到邀請在私魅表演,她知道私魅是出了名的高級場合,來玩的人都是非富則貴。

所以她今天特意打扮得清純清新,走純愛路線,果然剛才的表演收穫了不少掌聲。

她唱完歌下台的時候,一眼就看到北冥夜了。

他就那麼清清淡淡地坐在那裡喝酒,動作高貴優雅,想讓人不注意到都難!

她早就想上前搭話了,想問問他還記不記得自己,上回多虧了他救了自己,才避免被那個該死的製作人吃干抹凈。

可惜北冥夜身邊一直有個長相俊美的年輕人在談笑,她找不到機會上前。

好容易見到那人走了,她立刻走了上去,可沒想到北冥夜居然是這副可怕的眼神盯著她。

北冥夜盯著她看了一會兒,恨意也釋放了些許,移開了視線。

畢竟只是顧九九的同學,又不是她,他這是在做什麼呢?

張有晴被嚇得戰戰兢兢的,北冥夜迫人的視線一移開,她才頓覺鬆了一口氣。

氣氛稍緩,她大著膽子問:「四少,你別喝那麼多了,會傷身體。」

話音剛落,北冥夜握著酒杯的手就頓了頓。

張有晴能拿到歌唱比賽的冠軍,聲音自然是輕輕脆脆的好聽,可北冥夜卻是因為她這一句「會傷身體」而感慨。

如果家裡那個女人,能夠像這樣偶爾的關心他,他該會有多開心呢?

再這麼一看張有晴的模樣打扮,倒有五分像兩年前剛認識顧九九的樣子,她那時候也是這麼柔柔軟軟,小心討好他。

「坐下。」北冥夜冷冷甩出兩個字。

張有晴愣了愣,用了眨了下眼睛以為自己聽錯了。

她是個很懂得把握住機會的女孩,立刻欠身在北冥夜身邊坐下,還乖巧地說:「四少,我不會喝酒,我坐在這裡陪你好嗎?」

張有晴故意這麼說,想表現出自己清純的樣子,而且這麼好的機會,如果她喝醉了,那不是白白錯失了!

北冥夜沒說話,本來心情就不好,一杯接一杯地喝,一整瓶洋酒下肚之後,人就有些恍惚了。

他站起來想離開,腳步有些踉蹌,張有晴立刻乖巧地上前扶住他:「四少,小心點。」

張有晴的心突突直跳,知道自己盼了許久的機會來了。

她剛才趁北冥夜喝酒的時候,已經偷偷給認識的記者發了簡訊。

只要記者再次拍下她和北冥夜在一起的照片,那麼她今後的星途必定會是順風順水的坦蕩大道! 張有晴想到這裡,更加殷勤地上去扶住北冥夜,嘴裡問:「四少,你喝醉了嗎?」

張有晴扶著北冥夜一直走出了私魅,收到消息的記者剛剛趕到,拍下了他們攜手一起的照片。

感覺有人拉他的手,北冥夜皺眉剛要甩開,身邊有溫熱的微風襲來,柔軟的少女身體緊緊貼了上來,聲音柔柔軟軟:「四少,我們現在去哪裡?」

北冥夜的身體一頓,突然就想起了兩年前剛認識顧九九的時候。

她對自己也是百般溫柔,想起她如水般柔情迷離地躺在他的懷裡,對著他說:「夜,我喜歡你,你喜歡我嗎?」

不得不說,張有晴今晚的裝扮太有心機了。

她無意間有五成像當年的顧九九,勾起了北冥夜的回憶,所以他原本要推開她的手變成了攬住她的肩膀。

北冥夜已經有些恍惚的眸光一瞬不瞬地盯著張有晴,腦子裡把她的臉自動替換成了顧九九的臉。

他凝視著她,從黯啞的嗓子擠出了幾個字:「我給你準備了禮物,我們一起去看好嗎?」

張有晴頓時怔住,下一秒便是歡天喜地的喜悅。

她沒想到北冥夜居然會這麼說。

她原本只是想拍幾張和北冥夜一起的照片,借他上位,可這個城市最有錢有勢的男人居然會這麼溫柔地對她。

她忙不迭地點頭:「好啊!好啊!」

私魅的代駕司機把車開了過來,北冥夜摟著張有晴上了車,說了他今天預定的餐廳的名字。

路途上,張有晴有一搭沒一搭的找話閑談,而北冥夜顯然力不從心,他低估了烈酒的後作力,腦袋越發暈眩,等到了餐廳的時候,已經醉暈了。

張有晴激動萬分,仰頭看著摟著她的男人。

這麼近距離地觀察,他的臉俊美得一塌糊塗,讓人忍不住想要尖叫。

更難得的是,他居然對著她笑了,這讓她恨不得此刻就死去,永遠保留住這最美的瞬間。

汽車開到了餐廳,已經等候多時的餐廳人員魚貫而出,在門口排成了兩排,彎腰敬禮:「四少好!」

北冥夜摟著張有晴走進了大廳,一直來到頂樓的露天餐廳。

「四少,這些都是為我準備的嗎?」張有晴一進去就驚呆了,整個露天餐廳滿眼都是數不盡的紅玫瑰,白紗飛舞間點點燭光美得像是夢境。

「寶貝……」北冥夜輕吟了一聲,溫柔似水。

張有晴狠狠咬了下自己的嘴唇,確認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九九,你真可愛!」北冥夜低笑了一聲,輕輕呢喃著顧九九的名字,低頭吻了吻那雙漂亮的不諳世事,盈著清澈晶亮的眸子。

處於極度震驚中的張有晴,沒有聽清楚北冥夜此刻喊的是誰的名字。

早就準備就緒的小提琴樂隊開始演奏美妙的音樂,北冥夜拉著張有晴在舞池裡開始貼身慢舞。

「寶貝,這是我給你準備的禮物,你喜歡嗎?」喝醉的北冥夜絲毫不知懷裡的女人根本是個冒牌貨。

北冥夜喝醉了,眼睛卻是明亮得嚇人。

他喝得越多眼睛越亮,讓人看不清楚他的酒量到底有多少。

張有晴幸福地說:「四少,我覺得好開心,好幸福!」

北冥夜的臉太好看了,身上還帶著一股紅酒的濃香。

這樣和他摟在一起,貼身慢舞,身體互相摩擦,讓人臉紅心跳。

張有晴滿懷期待的揚起臉,閉著眼睛想要去親吻北冥夜。

北冥夜低低沉沉地笑了一聲:「寶貝,你就這麼迫不及待嗎?」

說完他剛想去吻她,突然胃裡衝上了一股劇烈的刺激感,讓他不得不猛地甩開了張有晴,趴在花台里狂吐。

張有晴慌張地跑過去:「四少,你怎麼了?」

北冥夜酒喝太多了,現在在露台上一吹風,立刻上頭,難受得要命,吐了個天昏地暗。

張有晴跑上去扶起他,伸出縴手,撫著他的臉頰,輕輕地笑了起來。

醉倒了的北冥夜突然抓住張有晴的小手,讓她大大的驚嚇一跳,可他卻口齒不清地說:「寶貝,我……我還有別的……禮物要送給你。」

說完他掙扎著站起了,踉踉蹌蹌地走過去提起餐廳經理的衣領,大著舌頭說:「煙發……煙發呢?」

餐廳經理嚇了一跳,心想四少怎麼和之前看到的不太一樣?

他白天過來的時候,認認真真地監工,細節挑了一大堆,感覺他應該是很重視晚上的表白啊?

可怎麼醉成這樣?

餐廳經理一拍腦袋,四少一定是表白成功了,開心的吧?

「四少,煙花已經準備好了!」餐廳經理說完,立刻拿出對講機說了幾句話。

北冥夜興沖沖地拉著張有晴,指著天空說:「寶貝,你看,你快看!」

張有晴剛剛抬頭,就看到天空綻放了煙花。

一朵兩朵數朵騰空而起,整個天空都是散開的朵朵煙花,炫目得漂亮。

煙花印在北冥夜的俊臉上,張有晴的心都快要融化了。

北冥夜從後面摟著她,開心地說:「你喜歡的對嗎?當初容若不就是這招追你的嗎?哼哼,這有什麼了不起的?我今天就在這座城市的上空為你燃放一個晚上的煙花!」

張有晴此刻被巨大的幸福感包圍,根本不去管北冥夜話里的意思。

她滿心滿眼都是燦爛的煙花,她高興得快要飛起來了。

她成為了北冥夜的女人,她就可以躋身上流社會,她也成為名門淑女,從此過上白富美的高貴生活!

北冥夜吐過了,又吹了一會兒風,覺得酒意清醒了幾分,低頭想要去吻懷裡的女人,喃喃地說:「寶貝,我喜歡你……」

張有晴仰起頭,微微閉上眼睛,準備接受他的親吻。

在兩人的唇瓣還有一厘米的距離的時候,北冥夜猛然愣住了,用力眨了眨眼睛,還伸手用力揉了兩下眼皮。

這個女人是誰?!

他一把推開了她,蹙起了眉頭,語氣驟然變得冷冽:「你是誰??」

張有晴驚訝地張大了嘴巴,急忙說道:「四少,我是有晴呀!」說完還想去拉北冥夜的手。 張有晴嚇得流了眼淚,看上去楚楚可憐又是清純又是性感。

張有晴本就是二十歲的年華,屬於含苞待放的花朵。

再加上她今天刻意清純的裝扮,更為這份嫵媚平添了幾分魅惑的清純。

雖然五官算不上特別精緻好看,可這副清純的模樣卻能輕易的讓男人神魂顛倒。

北冥夜剛才喝醉了,也把她給錯認成顧九九。

此刻她不偏不倚地撲過來,想要撲進北冥夜的懷裡。

張有晴仰起臉,露出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剛剛留下的眼淚還掛在臉頰。

臉上還帶著剛才和北冥夜擁抱的害羞,睫毛閃動,伸出纖纖玉手遞到北冥夜面前,張有晴嘴巴輕柔地說:「四少,我是有晴啊……是你最喜歡的寶貝。」

「……!」北冥夜一陣噁心,差點又吐了,強行壓下,緊緊蹙眉:「你說是我的什麼鬼?」

餐廳的工作人員見了這幅畫面都覺得太美了,男人英俊,女人美麗。

誰能拒絕這麼新鮮又嬌嫩的女孩呢?

四少剛剛又是送花又是放煙火的,不就是為了博美女一笑嗎?

看來今晚四少的表白太成功了!

可是接下來,卻發生了令人震驚的一幕。

北冥夜吐過之後,腦子清醒了幾分,發現懷裡抱著個根本不認識的女人,而且這個女人還想再撲上來。

他周身的氣息瞬間變得冰冷,四周的空氣彷彿都被凍結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