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十五年前,姓趙的在我手底下活的不如一條狗自在。可是這十五年後,我堂堂的王妃還要去求那姓趙的”閩南王妃在去的路上,自言自語的,這話只有她自己聽得到。

“你別想那麼多了。你這事情,娘一定想辦法去和你父王說。”閩南王妃打發自己兒子先回去,隨後看着趙側妃的院子,想了很久,還是咬牙去了。

算是給自己留下的最後的自尊了。

儘管這是閩南王府的事實,兒女也知道,可閩南王妃卻不會自己在兒女面前承認這個。

可是這話閩南王是打死也不可能說出來的。當着自己兒子的面,她是要強的,不想讓兒子知道自己一個王妃在丈夫面前還不如一個側妃。

閩南王心裏堵得慌:兒子,鳳澤修你不需要羨慕。鳳澤修可不是憑着自己的能耐被你父王看上眼的,完全是沾了那趙側妃的光了。

鳳澤宇恨閩南王,可心裏更多的是對父愛的期盼。

鳳澤宇則是看着閩南王的背影不見了之後,這才頹廢的說道:“娘,我不管做什麼,我爹都不會看我一眼。鳳澤修有那樣的生母,卻還讓我爹管三管四的。有時候我真的想去闖闖禍。”

閩南王妃的手指甲就直接掐進了自己的手心裏。

閩南王看都沒看閩南王妃母子的臉色,甩了甩袖子,在冷哼一聲就走了。

大齊的公子哪怕平庸,只要你還是個正直的人,那就會被人看的起。

大齊的貴女不會陰司宅鬥技能,那就活等着被別人吃了。

說起來,也算是個合格的母親。

閩南王妃自己是個慣會用陰招的,這一切手段都教會了自己的女兒,卻一點兒都沒交給自己的兒子。

鳳澤宇雖然才學平庸,可有一點比鳳澤修好。那就是性格不狠毒。不喜歡你,直接不搭理你,不會給你下絆子耍詭計。

而鳳澤宇則是低着頭掩飾自己眼裏的仇恨。他這個嫡長子什麼時候得到這個親爹的好臉了一直都看他不順眼,從來都沒正眼瞧過他,還有臉說他不學無術惹是生非

一時間那臉色就跟開了染色坊一樣的,五顏六色的,看的你眼都暈了。

恨重逢:天賜孽緣 閩南王妃雖然一直不得閩南王的喜歡,可好歹也從沒在大門口,在這麼多的下人的面前,被這麼的打臉啊。

“你們母子要是沒事兒幹,就去寺廟裏祈福。一天天的除了會找事兒你們還會做什麼沒看見本王還忙着呢”閩南王的話讓閩南王妃好一陣的沒臉。

閩南王不耐煩的瞪了眼閩南王妃是鳳澤宇,隨後就怒罵起來。

閩南王這會兒哪裏有心思聽自家王妃說這個他還惦記着去看趙側妃呢。另外要先去問問鳳澤修和臭小子到底是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故此,鳳澤宇遲遲得不到世子的位子,閩南王妃是沒少着急上火來着。

皇室可不是嫡出的就一定能繼承家業的。不管是皇位的交替還是各家王府的王府傳承,那都是要挑選有能耐的孩子來繼承爵位的。

鳳澤宇今年十五歲,是閩南王府的長公子,是嫡出的。可到現在都不是世子。

“王爺回來了妾身有事情想和王爺商量。”閩南王一臉的討好,而身後的兒子鳳澤宇則是一臉的急切。

回去閩南王府,閩南王妃就帶着自己的兒子迎了上來。

閩南王嘴巴里的泡都爛了,這會兒心裏火氣上升,覺得更疼了。

皇上懶得說葉芝嫿那件事情,就打發閩南王回去了。

閩南王是瞬間就想到了曲昊的話。說是自己兒子還對司徒清和念念不忘呢。難道真的是自己兒子做了什麼被抓現行了不成

閩南王傻眼了,看自己父皇衣服胸有成竹的樣子,難道鳳澤修真的有什麼事情是瞞着他的

這孩子心思毒也就罷了,可是對親爹都這麼的漠視,這樣的孫子不是個好的。以後還是冷着吧。

“行了,你只知道你兒子受委屈了,你可知道你兒子是爲什麼要受委屈嗎你這

個當爹的,你兒子都不給你說實話就讓你出來鬧了”皇上一下子對鳳澤修不喜起來了。

葉芝嫿在林家的所作所爲,曲昊這是給自己未婚妻出頭呢。

皇上敲着桌子,這事情他還不知道,可是他知道曲昊的不順是從哪裏來的。

“父皇,您也知道這司徒清和當初和澤修是訂過親的。澤修自己不真氣,被司徒清和的堂姐給算計了,這婚事也就了了。可是這過去的事情,表弟卻死揪不放的。這都小一個月了,見一次就打我兒子一次,這算個什麼事情啊。澤修現在都下不了牀了。”閩南王這無賴的手段可見一斑,顯示一場哭訴,現在再說道理,皇上要不是知道這兒子的爲人,是個稀裏糊塗的,早就被騙慘了。

閩南王站起來,鼻子都發紅了,這見哭的用功的不行。

你特麼的一直哭不說事情,我又不是神仙能什麼都猜得出來

“行了,你都是要做爺爺的人了,你這個樣子算怎麼回事說說曲昊和你兒子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皇上不耐煩的打斷了閩南王的哭訴。

都三十歲的人了,還這麼的耍無賴,皇上沒覺得這是兒子和他親近呢,就覺得這孩子糟心一輩子了,他老了都不讓他輕鬆愉快呢。

看着閩南王一臉哭像,可這眼底卻是算計,皇上心裏就酸的難受了。

皇上能放心兒子們

尤其是對兒子們的府邸掌控力,皇上不怕臣子們造反,畢竟這種事情很少發生,看是兒子被臣子們攛掇着要造反就不行了。

皇上手裏有暗衛,安插在各個府邸的,一般的事情,各家的主人不知道的他都知道一些的。

鳳澤修還能看,可是那性子毒啊。

那麼多的孫子,就閩南王這個兒子家裏的孫子是最不成器的。

皇上看着閩南王,這個兒子也不是個省心的。大事上上有些拈輕怕重,好高騖遠。小事兒上完全是自私自利,隨了他這邊的根兒,對自己的孩子也是不盡心的。

他的十個兒子,七個都是帶有薛家血脈的。怎麼看這再出一個帶有薛家血脈的皇上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皇上那叫一個後悔,自己當初要是不這麼做的話,是不是薛家也不至於這麼的囂張

林太后當時不喜歡,可是他自己不爭氣啊。愣是覺得林太后是害怕他和親生母親的孃家走的太近了。故此就有一段時間以沉默來反駁林太后,這到了現在回頭再看。

要說皇上對自己的兒子們,那也是不怎麼盡心的。以前做皇子的時候,除了原配是先皇給定的,其他的女人清一色的是薛家女。

皇上徹底的懵圈了。 閩南王能不急嗎?他前腳纔到了鳳澤修的屋子,這還沒來得及問鳳澤修事情,趙側妃院子裏,他安排的下人就找過去了。

要生了,他最期盼的孩子終於是要生了。閩南王高興啊。雖然都三十了,孩子也有三四個,甚至眼看着孩子們都該成家立業了。

但是,閩南王就覺得自己這一次纔是真正的當爹呢。

男人就是這樣,喜歡你,你的一切他都能放在心上。這要是不喜歡你,你生兒育女的,他眼珠子裏都沒有你,甚至你生的兒女都不受他待見!

閩南王,你要說此人無情吧。那麼對趙側妃,那是用下作的手段也要留在身邊。

你說這人要是有情的吧。閩南王妃只是略施小計,閩南王就能放任趙側妃半死不活的。

男人的心,那才真的是海底針,不好說,說不清。

“怎麼樣了?”閩南王抹了一把臉上的汗就詢問閩南王妃。

這讓閩南王妃情何以堪?

閩南王妃臉上的笑容就怎麼也掛不住了。閩南王看着這個樣子的閩南王妃不說安慰說些好話,直接就甩臉子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是見不得我有孩子還是怎麼滴?我可告訴你,你要是敢給我做什麼幺蛾子,我可不會給皇后面子還留着你。”閩南王這話比之前在大門口還要不給閩南王妃臉啊!

閩南王妃心痛之餘就是心驚了。

甚至是後悔了。她早知道今日當初就不該想着慢慢的折磨趙側妃,而是直接毒死了趙側妃纔對。

現在徹底的騎虎難下了。

這閔南王府王妃的位置,她總覺得自己快失去了。

趙側妃在屋子裏聽見閩南王的聲音,本來還忍着不叫喊的她,愣是一聲慘叫,閩南王嚇的都腿軟了。

閩南王這下子不管別人怎麼說,也不管着產房是不是自己不能進的,直接就衝進去了。

閩南王妃的眼珠子就血紅一片啊。自己生一雙兒女的時候,閩南王別說擔心了,等孩子生出來了,才紆尊降貴的來看了一眼,臉上都沒個笑模樣啊。

在看看這會兒?

哪個女人生孩子不喊的?怎麼人家的待遇就這麼的好?

這是心裏還愛着閩南王呢,故此放不下啊。

閩南王妃站在院子裏不知所措,而屋子裏趙側妃看着閩南王,那是白蓮花技能瞬間爆棚。

“爺,你可來了,我這下子就敢放心的生孩子了。”趙側妃此言一出,屋子裏的兩個接生嬤嬤頓時跪在了地上。

閩南王冷笑的看着這兩個嬤嬤。

“我不管你們是誰的人,我就在這產房看着你們給接生。趙側妃母子安,你們就能活,要有一個出了問題,你們一家老小都跟着陪葬。”閩南王不用問都知道這府裏的接生嬤嬤都是閩南王妃的人。

兩個接生嬤嬤這下子苦逼了,王妃那邊是要留子去母的。王爺這邊要親眼看着她們接生。

重生最強傲妻 咬了咬牙,還是聽王爺的吧。

趙側妃還是不放心。這孩子來的比她想象中的快,本來說好的,明天閒親王妃給送來兩個接生嬤嬤的。可這不是不趕趟嗎?

“王爺,您看是不是給賢君郡王府去個信兒?您也知道閒親王妃那是我手帕交,說好了明天帶着接生嬤嬤來看我的。”趙側妃這話讓閩南王心裏不舒服。

自己女人生孩子,居然相信的不是自己,二十個外人。

可是想到院子裏的閩南王妃,還有府裏這麼多年不明不白的各種流產和夭折的孩子。

冷心總裁的廉價新娘 閩南王的目光就更就更加陰冷了。

“恩,一會兒請你幾個手帕交一起來看看你。”閩南王這會兒還真像個男人,完美好男人那種。

趙側妃那封住的心再次鬆動了,可是想到自己這十多年來過的日子,那鬆動也就一閃而逝。

“那爺讓清和也過來吧。清和醫術不錯,我這第一胎,還是兩個,總有些不放心,清和在,我心裏踏實一些。”這話算是提醒閩南王。

閩南王趕緊的讓屋子裏的丫鬟出去找管家去君王府傳信去了。

女人的第一胎時間都比較長,而趙側妃這也疼了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就沒反映了。

這是生產前的陣痛反應。

趙側妃看閩南王把一切都安排好了,這才放心的要下牀在走幾圈,把閩南王嚇得不輕。

“你這都要生了,怎麼還能下來亂走?”閩南王壓着趙側妃不讓下來。

趙側妃難得的給了閩南王一個真心的笑容:“現在不是很疼了,這還不到生產的時候,我這還要多走動纔好生,另外,還要多吃點兒纔有力氣生。”

趙側妃這種暖人心的笑容,閩南王看呆了。

又不是傻子,閩南王怎麼可能看不出來趙側妃心裏是怨恨他的?

這種笑容,自打他強了趙側妃之後,就再也沒見到過了。

閩南王心裏很激動,對趙側妃肚子裏的孩子更加看重了。

這兩個孩子是他和趙側妃之間解開心結的唯一途徑了。

“好,那我扶着你走,要不然我不放心。”閩南王關心的說完,就親自扶着趙側妃下了牀。

而趙側妃心裏卻複雜起來了。

十七年前的春獵,她和閩南王是家喻戶曉的要定親的未婚男女。兩人感情很好,每次春獵和秋獵的時候,她上馬下馬的,都是閩南王親自扶着的。

那時候的閩南王總是會說:“我扶着你,要不然我不放心!”

重生之財氣沖天 以前的沒好日子這一去就再也不復返了。

趙側妃也怨天尤人過,可最恨的還是閩南王。你自己要是沒那個意思,以薛家在皇宮的勢力,你怎麼可能被皇后和皇后的妹妹算計了?

趙側妃的緬懷也就一閃而逝,對閩南王的心再次冰封起來。

兩人走了大半個時辰,趙側妃的肚子再次疼了起來,可還是不到生的時候。

而這會兒,林氏和司徒清和是來的最快的。

林氏這肚子還沒顯懷呢。一路急趕,臉色不是很好。再加上孕吐的厲害,這人就看着沒精神。

閩南王不喜歡林氏和司徒清和。兩家人退婚到底是傷了閩南王府的面子。

可這會兒也不是計較的時候。

司徒清和伺候林氏坐在閩南王親自交代給搬來的一張羅漢牀上,讓林氏歪着休息之後,就幾步走到趙側妃的身邊,一下就擠開了閩南王,氣的閩南王的臉黑的不行。

可當看在司徒清和給趙側妃把脈的份兒上,閩南王告訴自己,這口氣她忍了。

趙側妃自己身體自己知道。只要不是認爲作惡,她順產的希望是很大的。故此司徒清和的臉色也好看了起來。還把異能傳遞過去一些。

趙側妃覺得渾身都精神了一些。

在隨後,肚子的疼痛頻繁起來。

司徒清和親自扶着趙側妃進了內室,隨後張羅接生嬤嬤給接生。

而她自己的手就一直沒離開過趙側妃的脈搏。

其實是在用異能疏導兩個孩子的體位和順序。這樣才能少受罪,快速生下來這兩個搗蛋鬼。

接生嬤嬤詫異的瞪大了眼睛。這未婚姑娘怎麼還能進產房的?

不負榮光,不負你 在一看牀邊站着瞪眼睛閩南王,得,這大男人都不嫌棄這裏污穢陪產呢。一個年輕姑娘來這裏還有什麼好稀奇的?

趙側妃就算得了司徒清和的異能相助,這生孩子也是需要時間,不是說一口氣就能生的下來的。

故此不大一會兒的功夫,何氏和賢君王妃都來了。

而閩南王的人也全都得了消息,趙側妃肚子裏的雙胎終於是要落地了!

鳳澤修躺在場上起不來。曲昊動手也是有分寸的,鳳澤修看着慘,其實都是皮外傷。一點兒沒傷筋動骨。只是因爲曲昊熟悉穴位,力氣又足,那一拳下去疼的你嗷嗷叫。

鳳澤修下不了牀,更多的是因爲疼的沒力氣了。

這也算是體驗了一把女人生孩子的樂於了。女人生孩子可不是十有八九的會因爲疼而是去力氣生不下來需要各種外力的輔助嗎?

鳳澤修心情說不出的複雜。他自己下的藥自己知道,趙側妃居然還能懷孕生子,司徒清和的醫術到底是有多高明?

而身邊伺候鳳澤修的司徒清雅此刻心裏也不是很舒服。

算計了一場,終於是跟了鳳澤修這個她稀罕的男人,可是現在的生活根本就不是她希望的。

她是不是做錯了?司徒清雅在被鳳澤修冷待,被閩南王府的人明着看笑話,暗地裏欺負的時候,就止不住的希望時光倒流。

司徒清雅伺候鳳澤修還是很盡心盡力的,只是不在是因爲喜歡,而是希望討好鳳澤修讓自己的日子好一些罷了。

“爺,要不是去看看西苑那邊?好歹也是生孩子呢。”司徒清雅提醒了一句,其他人可都去了。那西苑的母子可是閩南王的眼珠子呢。

鳳澤修沒有吭氣,可是卻強撐着起身了。

司徒清雅趕緊自己扶着鳳澤修一起去西苑了。

鳳澤修的臉都看不出來人模樣了。一進場就把人嚇的一跳一跳的。

林氏這邊休息好了,就坐直了身體和何氏幾人小聲說話,這看到鳳澤修也只是淡淡的。

司徒清雅看見林氏激動的不行,這好歹是她三嬸兒不是?現在又是君王妃,只要給自己說幾句話,這府裏她的日子也好過一些不是?

------題外話------

遇上一個蛇精病老師,可能要掛科了。好心塞,我們和是函授啊,有必要這麼逼人麼? 別說對妯娌們想罵就罵,就是對皇上的九個成家的成年皇子,那也是想罵就直接開口的主。。しw0。她害怕了,惹不起啊……

司徒清雅這會兒腦子清明瞭一些。聽見賢君王妃的話,頓時害怕了。林氏她習慣使然,說話挑釁的時候想不到林氏君王妃的身份,可是閒親王妃卻是九個皇子妃裏面最強勢的一個。

“哎呦,這一個個的都在做什麼呢?裏面的人拼死在生孩子呢,九弟妹這邊卻找什麼證據?九弟妹,不是七嫂說你,有你這麼辦事兒的嗎?”閒親王妃仗着自己七嫂的身份,一出口就把閩南王妃給氣了個半死。

閩南王裏面陪產生孩子呢。哪裏有閒工夫?

裏面趙側妃在生孩子,這貨居然找什麼證據?閩南王都不出來管管嗎?

何氏和林氏對視一眼,閒親王妃更是因爲遲來,此刻站在西苑門口目瞪口呆,她也就聽了個半截話,可是吃驚閩南王妃不要臉的程度啊。

她太希望能打到趙側妃了,故此都忘記了這個場合,這個話是隻能想不能說的。

“好孩子,咱家一直蒙受不白之冤呢,你只要把證據說出來,本王妃保證,一定讓你做澤修的平妻。”閩南王妃這次失態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