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南宮雲的劍刺在血狼的屏障上時,發出一股驚人的爆炸,直接將血狼震退。與此同時,呂風並沒有閑著,他揮了揮利爪,從側面全速沖向南宮雲。

「叮叮噹噹……」

南宮雲倉促之下,被呂風震退。

這時,血狼反應了過來,他接著呂風的攻擊,全力向南宮雲拍去。

就這樣,血狼和呂風輪流攻擊南宮雲,南宮雲憑藉著他雄厚的神力進行抵擋,很難做出反擊。時間一久,他也感到有些累了,反應變得遲緩了一些。這並不是說他的神力消耗了太多,而是他的精神力消耗過度。

「噹噹當……」

「轟……」

南宮雲被血狼和呂風同時攻擊,震退出三丈開外,但他也只是受了些小傷,依然可以穩穩的現在地上,臉上還帶著微笑。

「雲兄,你可得加油啊!你要知道我和狼哥是不會手下留情的,你要是不小心,也許真的會死。」呂風哈哈一笑,抬起右爪,如風一般沖向南宮雲。


這時,南宮雲向上一躍,雙手各持一劍,同時向呂風一揮,兩道劍氣帶著神力,呈交叉撞襲向呂風。見狀,呂風不敢大意,他抬起雙爪,向南宮雲的劍氣一揮,無聲無息的將之化解了。

「雲兄,看你還有什麼招?」呂風得意的笑了一聲,身上的氣勢徒然暴增,一閃身便出現在南宮雲面前。對此,南宮雲有能力應對,但他身後還有個血狼,讓他進退兩難,不知該如何是好。

南宮雲倒也是個果決之人,他迅速的衡量了一下,決定重點抵擋呂風,因為呂風在他身前,他更方便抵擋。

「唰……」

南宮雲在身後揮出一道屏障,同時,雙劍格擋在身前,還不到下一秒,呂風的右爪揮了過來,而血狼也一爪拍在他背心的屏障上。

「咔嚓……」

南宮雲背後的屏障順勢破碎,他擋住呂風的攻擊的同時,卻被血狼抓了一下背心,留下了四道傷口,鮮血直流。

「嘶……」南宮雲痛得厲害,差點喊了出來。

「雲兄,還頂得住嗎?」呂風笑問。

「區區小傷,不成問題。」南宮雲一震身,氣勢又恢復了。

「看來,得給你更大的壓力。」血狼微微一笑,全力攻擊南宮雲,而呂風也加大了攻擊力度。

「轟轟……」

南宮雲一拳難敵四手,十個回合不到就敗下了陣來。現在,他喘著粗氣,一退再退,但血狼和南宮雲並沒有停手。其實,血狼一直都沒打算停手,只是呂風有時會關心一下南宮雲,可南宮雲並不領情。因此,呂風也懶得再關心他。

三人一直打到天黑,打了這麼久,龍傲宇和邪尊他們發現了動靜,都跑過來觀看,可是,星老和天道神君並沒有來。也許他們還在修鍊,不知道這邊的情況,或者他們並沒有興趣來看。

「橫老頭,你徒弟的攻擊方式還真是讓人提心弔膽呢!我來看了那麼久,他每一招幾乎都是用命在拼,你說,他至於這樣嗎?難道他和南宮雲有仇?」龍傲宇有些疑惑,又有些鬱悶:「平時,看他們稱兄道弟的,想在竟然打起了生死之戰。」

「龍傲宇,你小子這不是明知故問嗎?」橫霸風淡淡的瞥了龍傲宇一眼,又道:「我徒弟和南宮雲這是默契的在戰鬥,我想,他們都是想超越極限,激發潛能。他們雖然情同兄弟,但戰鬥起來絕不會含糊。」

「你就不怕他們有一方會擊殺另一方?」龍傲宇嚴肅的問橫霸風,剛問完又道:「他們都是天才,我都害怕有一方會死,而且,我們除了事先叫他們停手,根本無法出手救人。」

「你別多管閑事。」橫霸風也一臉嚴肅,道:「他們自有分寸,我們只管看就好了,就算有一方會死,也絕不會是我徒弟。這一點,我可以肯定。」


「橫霸風,你這老小子還能再自私一點嗎?」龍傲宇沒好氣的說道:「人家南宮雲可是貨真價實的天才,說句你不愛聽的話,南宮雲的武學天賦絕對比你徒弟高,這一點,你無法否認。」


「確實,我無法否認。」橫霸風呵呵一笑,問:「你想怎麼樣,說出來聽聽!」

「我想阻止他們繼續戰鬥。」說罷,龍傲宇又嘆了口氣,道:「可是,對於他們的戰鬥,我無權置喙,所以,還得請你幫個忙。」

「怎麼幫?」橫霸風點頭道:「只要我能做到,而且我覺得可以幫你,我不會拒絕的。」

「我想讓你勸血狼停手,否則,南宮雲真有危險,我實在不想看到這樣一顆璀璨的星辰就此隕落。其實,你幫的並不是我,而且極幻界。」龍傲宇說得很認真,橫霸風也找不出不幫忙的理由。

「我可以勸血狼,但我也不知道血狼會不會聽,而且南宮雲也不一定會答應。」橫霸風輕輕嘆息,沉默起來。

當血狼將南宮雲震退時,橫霸風傳了一道訊息給他,說要讓他停戰。

這時,血狼馬上回了橫霸風一句:「為什麼?」

橫霸風直接回答說:「南宮雲不能死。」

「我停手可以,但前提是雲兄先停手。」血狼轉身看了看橫霸風和龍傲宇,大聲問道:「你們,是怕我會殺了雲兄嗎?」

「是的。」龍傲宇回答血狼:「你們不能再打了,南宮雲已經身受重傷,再打下去,不僅不會突破,還很有可能會死。」


「雲兄,你說呢?」血狼看向南宮雲,發現他和呂風打得難捨難分。

「別理他們,我們繼續。」南宮雲哈哈一笑,一劍震退呂風,不要命的向血狼衝來。對此,血狼也只好做出反擊。


下一秒,血狼和南宮雲撞在一起。轟的一聲,紛紛後退,這讓龍傲宇很是氣惱。 「讓你們停下來,你們居然不聽,死了都活該!」龍傲宇哼了一聲,不再理會血狼他們,任他們打生打死。

「他們都不是三歲小孩,我們沒必要管。」清風上前對龍傲宇說道:「等著看吧!也許,南宮雲真能突破,因為他並非常人。」

「我也希望他能突破。」龍傲宇正色道:「到你們覺得可能嗎?他似乎還沒到二十歲啊!這個年紀就突破神力八段,你們說,意味著什麼?」

「不管意味著什麼,當我相信他能突破。」清風微微一笑,又看向邪尊,問:「邪尊,告訴龍傲宇這小子,你是幾歲突破神力八段的?」

「我,我都快忘記了。」邪尊抓著腦袋,想了起來。

這時,風婉雲拉下邪尊的手,笑道:「亞哥,看你糊塗得,你當年是二十歲突破神力八段,三十歲突破神力九段,四十歲突破神級的,我都還記得呢!」

聽著風婉雲的話,邪尊滿臉柔情,心裡暖暖的。再次遇到風婉雲之前,他還從未想過,這個世界,居然會有一個女人如此了解自己,如此挂念自己。而他更沒想到的是,這個女人居然還是他曾經憎恨過的女人。

「聽見了吧!?」清風看向龍傲宇,道:「既然邪尊都可以在二十歲突破神力八段,那麼,南宮云為何不能在二十歲突破神力八段?」

「這……」龍傲宇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希望如此吧!」

……………

血狼三人一直打到深夜,還是沒有分出勝負,但,南宮雲身上的傷勢已經很重了,他現在也是苟延殘喘的再抵擋著血狼和呂風的攻擊。而且,沒擋一次,身上的傷勢就更重一些。

看著南宮雲的狀態,眾人都捏了一把汗。

「你們,別留手,我……還可以……堅持!」南宮雲雙手握緊長劍,大喝一聲,全力斬向血狼,對此,血狼不敢小覷,他催動全身的神力,將神力運轉到狼爪上,迅速向南宮雲的劍拍去。

「轟……」一股巨大的能量向四周爆開,衝擊波將潮水直接震退。

隨後,眾人只看見南宮雲向後方飛了出去,而血狼也向後飛退。這時,呂風臉上露出一個微笑,他渾身一震,直接沖向南宮雲。

眾人只在夜空中看到一道殘影,下一瞬,呂風閃現在南宮雲身前,毫不猶豫的想南宮雲一爪拍下。

看著這一幕,很多人都認為南宮雲已經完蛋了,可不知什麼時候,南宮雲將劍橫舉在上前,擋住了呂風這一爪。不過,他還是被震飛了出去,大口吐著鮮血,樣子極其狼狽。

龍傲宇本來準備出手阻止,但卻已經來不及了,因為血狼已經衝到了南宮雲身前,一抓揮向他的腦袋。如果南宮雲擋不住這一下,腦袋也許會直接爆掉,靈魂都逃不出來。

現在,南宮雲僅有一秒鐘的時間,他必須在這一秒鐘時間裡做出應對方法,因為沒人能救他,開弓沒有回頭箭,就算血狼想停手也停不了。

當血狼的狼爪快要拍中南宮雲時,南宮雲的表情突然變得淡定起來,因為他的腦袋上出現了一層淡淡的光環,如同一層厚厚的屏障,將他的腦袋護在其中。

「咔嚓……」

咔嚓聲響起的同時,南宮雲如同風箏一般飛了出去,直接掉進了海里。看著這一幕,眾人都認為南宮雲已經沒救了,但這只是眾人的猜測,具體情況如何,還有待探查。

「快,快去將南宮雲打撈上來。」龍傲宇嚴肅的說道。

「不用。」清風卻淡定的說道:「我已經探查到,南宮雲並沒有死,他正在海水裡掙扎,我們沒必要去打擾他。」

「我也知道南宮雲沒死,但萬一他上不來,肯定得淹死在水裡。」說罷,龍傲宇準備下海,到就在這時,南宮雲突然從海水中沖了出來。

「呼……」南宮雲做了個深呼吸,又甩甩濕漉漉的長發,笑看著血狼和呂風,道:「很好,這就是我想要的戰鬥,洗了個海水澡,我感覺自己清醒了很多,也想通了很多,不用再戰了,看我在海邊突破吧!」

說罷,南宮雲坐了下來,此時的他,身上環繞著濃郁的天地靈氣,還有一絲絲神力,這些靈氣和神力散發著淡淡的熒光,在夜空中非常美麗,引來很多海中生物浮出水面觀看。

「南宮雲,真的是要突破了,幸虧我沒有強行出手阻止戰鬥,否則,我很難看到這樣的奇迹。」龍傲宇嘆了口氣:「要是我龍部落也有這樣的俊傑就好了,可惜啊!天不遂人願。」

「龍傲宇,你小子也別在嘆氣了。」橫霸風笑看著龍傲宇,道:「再怎麼說,你本人得到了真龍的軀體,這是你龍部落的萬幸,你還想怎麼樣?反觀我狼部落還有鳳部落和獅部落,也許你會偷偷的笑起來。」

「你狼部落不還有個血狼嗎?他這麼優秀,你還有什麼好說的?」龍傲宇扭頭看向血狼,又嘆了口氣。

這時,橫霸風也嘆了口氣:「從表面上看,血狼雖然是我狼部落的人,但他已經對我們狼部落死心了,從我們追殺他的那一刻開始,他就註定不再與我們狼部落有任何瓜葛。」

龍傲宇淡淡一笑:「雖然如此,但他終究是你徒弟,不是嗎?」

「是的。」橫霸風看了看血狼,欣慰的笑了起來。

………………

大戰過後,呂風找了個地方坐下,進行療傷,龍傲宇等人也不怎麼關注他,都在關注南宮雲。畢竟,南宮雲的名號太過響亮,而他呂風卻像是個平庸之輩,不被人看在眼中。

血狼回到了任羽思身邊,他們看了看遠處的呂風,然後向他走了過去。過去后,血狼並沒有打擾呂風,他也坐下來開始調息身體,任羽思就在一旁守著。

這時,邪尊看著呂風,對眾人說道:「你們覺得,那小子怎麼樣?」

「那小子畢竟是半獸人,很不錯。」龍傲宇說道:「但要是跟血狼和南宮雲比起來,還是差了點。」 「如果你拿他和南宮雲還有血狼比,那就是你的不對了。」邪尊呵呵笑道:「在我看來,血狼和南宮雲的舞台並不在極幻界,他們總有一天會去到神幻界,而呂風不同,他去神幻界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我們可以好好培養他。」

「呂風是海族的人,要培養也輪不到你來培養。」龍傲宇沉吟片刻,問道:「你是不是有什麼深遠的計劃想要實施?」

「深遠的計劃倒是沒有,但我覺得極幻界的實力太弱了,我只是想讓極幻界多一些高手。」邪尊正色道:「世事無常,明天是我們無法預知的未來,所以我們只能強大自身,以實力應萬變。」

「聽了你的話,我感覺你是想讓整個極幻界統一起來,這也算是一個深遠的計劃吧!」龍傲宇說道:「如果你想統一極幻界,肯定是不可能的,但你可以盡量讓極幻界的各大勢力團結起來。」

「我的意思就是想讓各大勢力團結起來,再遇到災難時,可以共同對抗,這樣才不會那麼不堪一擊。」邪尊嘆了口氣:「可惜,你和橫霸風都要去神幻界,不然,有你們相助,想讓極幻界的勢力團結起來,並非難事。」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龍傲宇笑道:「我們雖然準備去神幻界,但要是我們成功到了那邊,定不會忘記極幻界的,也許,我們很快就會回來,你也不必著急。」

「話雖如此,但我還是想儘快的培養一些人才。」邪尊感嘆道:「我們極幻界經歷了血盜盟和暗黑神教的屠殺,無數的天才還未崛起就已經夭折。現在,想找幾個資質好的都難,而像血狼他們這樣的,更是鳳毛麟角,所以,我們不能錯過每一個資質好的。」

「既然如此,我覺得你可以和嫂子一起建立一個宗教,然後招收弟子,成為下一個草原部落,屹立於極幻界之巔。」白狐站了出來,認真的說道:「我記得,星老之前攔下了十幾個準備去對抗五行神尊的神級強者,而那十幾個神級強者應該在西域,我想,你們可以去找他們幫忙。」

「那十幾個神級強者都是我們冰界守護盟的分盟主,我老爹死後,不知道他們還會不會幫我們,而且,我也不知道他們現在還在不在西域?」風婉雲無奈道:「也許,他們都已經散了,想找他們,還真有些困難。」

「他們再怎麼走,也離不開極幻界。」龍傲宇道:「你不是還有個哥哥嗎?他應該能聯繫上那些神級強者。」

「對啊!我哥哥還活著。」風婉雲突然又皺起眉頭:「可是,我也不知道我哥哥在哪,我更不知道他現在會怎麼對我。」

「他肯定還在你們原來居住的地點。」邪尊微微一笑:「明天,我和你去找他。」

「這麼急啊!」風婉雲似乎並不想看到她哥哥,從她的表情即可看出。

「我們現在急需勢力和實力。」邪尊做了個深呼吸:「如果能將那十幾個神級強者拉攏過來,我們做什麼事都方便很多,甚至可以和血盜盟抗衡。」

聽邪尊說血盜盟,龍傲宇豪氣的說道:「邪尊前輩,如果你想營救你女兒,只管說一聲,我龍傲宇定當全力相助。」

「我也會。」橫霸風義憤填膺的說道。

「各位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要攻打血盜盟,還得從長計議,他們的勢力,真不是我們能夠抗衡的。」邪尊呵呵一笑:「反正五行神尊也快出來了,等著星老他們吧!」

………………

南宮雲身上的光芒越來越強,越來越耀眼,眾人都仔細看著,連時間都忘了。

直到天亮,南宮雲身上的光芒漸漸消失,他發出來的氣息不再混亂,變得沉穩厚重了很多,因為他的神力發生了質的變化,體質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竟然那麼順利就突破了神力八段。」清風微微一笑,轉身離去,葉小軍和羅妙對視一眼,也跟了上去。

南宮雲站起身,看著眾人那羨慕的目光,他露出一個微笑,然後運轉神力,向上一躍,直接飛了起來。

這時,南宮雲很想放聲大笑,但他忍住了,很淡定的飄落到地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