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南宮黎下了一大跳,心底泛起了一股吃驚和疑惑,這是怎麼回事?在這裏誰敢傷害嶽公子。

“阿櫟,嶽公子這是怎麼了?”

蘇櫟看了一眼嶽桐梓,突然想起了馨兒。

馨兒這會還不知道躲在哪裏哭呢?

“他吃了盤中的食物,中了媚毒,馨兒願意給他解,可是嶽大哥寧願自殘也不願意傷害馨兒,馨兒現在一定很傷心,我這裏有事暫時走不開,你拿着我的令牌去明月山莊,讓明月山莊的人帶你去明月軒,馨兒肯定在那裏,你去陪她一會吧。”

說完,蘇櫟遞了一張令牌給南宮黎,卻是滿臉的憤怒。

南宮黎快速的接過令牌。

舊愛心歡,心有千千劫 那明月山莊可是十萬大軍都攻不破的,太神祕了,沒想到今日可以進去看看,簡直是天大的榮幸。

明月山莊的傳奇,這十年來,一直都在皓月國京城裏流傳至今呢?

“嗯!”南宮黎點了點頭,原來馨兒喜歡嶽公子。

“阿櫟,我走了,那你自己要小心一點。”南宮黎起身,眼角的餘光偷偷的打量着他。

他此刻很生氣,連她都有些害怕。

“你擔心你自己就好,出去告訴羅山,他會帶你去明月山莊的。”蘇櫟冷冷地說道。

“好!”南宮黎咬了咬脣,快速地轉身離去。

那些人只怕是真的把他惹得氣到想殺人了。

蘇櫟快速的關上門,去給嶽桐梓處理傷口。 蘇櫟快速的將嶽桐梓的衣服撕開,看到嶽桐梓的傷口居然奇蹟般地癒合了。

他知道嶽大哥剛剛那一刀的力度,都快刺到內臟了。

現在卻是奇蹟般地愈發了。

蘇櫟微微蹙眉,嶽大哥不是人類,只有神獸和人類的孩子,纔會有這樣神奇的事情發生,就比如她孃親,他們算是隔代,即使是體內擁有爹爹古月夢神族的力量,也不能做到這樣的程度。

蘇櫟回頭想了想,嶽大哥這些年受的大大小小的傷也不少,而且,他記得有一次他爲了救自己,腹部被狠狠地刺了一刀。

蘇櫟很是疑惑,快速地解開嶽桐梓腰部的衣服,那裏光滑細膩,根本就沒有一絲傷疤的痕跡。

蘇櫟微微一笑,這樣也好,嶽大哥應該也能活很久,應該能照顧馨兒很久,他的心,也快速的放心下來。

將嶽桐梓的衣服拉好,蘇櫟快速的往包間外邊走去,必須先把今日的事情給處理好。

秦詩語被秦凱帶着出來星辰閣。

秦詩語還心有餘悸的看着身後,生怕有人過來抓她。

秦詩語緊緊地抓住哥哥的手臂,一臉擔憂地說道:“哥,怎麼辦,冷豔那個蠢女人把我給供出來了,說是我指使她們去爲難南宮黎的,大哥,現在怎麼辦?”

秦凱一臉鬱悶與着急,“大哥不是讓你不要自己動手嗎,你寧願讓別人去碰馨兒,也不要讓自己去碰馨兒呀,你怎麼那麼蠢?現在嶽桐梓中了毒,蘇櫟反而沒事,現在正在大張旗鼓的查下毒的事情呢,大哥剛纔看了一下週圍,四周全部是暗衛,下毒的人不是你,應該會沒事。”

“秦小姐,少主有請!”一個黑衣人突然從天而降。

秦詩語一聽,整個人瞬間害怕起來。

蘇櫟這麼快就查到她頭上來了嗎?

“大哥。”秦詩語求救的看着大哥。

秦凱不自然的笑了笑。

“語兒,快過去看看,少主找你應該是有其他的事情。”

秦凱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毒不是妹妹下的,如果暗中有暗衛,會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的。

只怕是爲了南宮黎的事情?

“走,快走!”

秦詩語剛剛要走,突然看到七八個女人被一羣黑衣人帶着出來。

是冷豔她們,蘇櫟做事一向雷厲風行,沒想到真的不放過她們。

這樣一想,秦詩語的心變得更加害怕了。

“秦詩語,是你,是你害了我,我饒不了你。”冷豔看到秦詩語,情緒變得更加激動,滿臉殺意的看着秦詩語。

秦詩語看着她冰冷的目光,死死地咬住下脣。

不,她不能着急,自亂陣腳者只會死的更快!

南宮黎出來的時候,就看到這樣的場面。

她目光微微一閃,不理會她們,畢竟,阿櫟在包容她,她也知道他的脾氣,他不可能因爲她就不去懲罰這些人。

他這樣做的意思,她多多少少明白一些。

對敵人心慈手軟,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秦詩語突然看到了南宮黎,她大眼一轉,突然朝着南宮黎走去。

她笑吟吟地喊道:“阿黎,你這是要去哪裏?” 南宮黎目光復雜的看着秦詩語。

秦詩語,沒想到最後,她們還是連朋友都做不成了,今日的事情,沒想到真的是她做的。

“我要去明月山莊。”南宮黎語氣中帶着幾分淡漠。

“去明月山莊?”秦詩語臉色瞬間變了變,她去明月山莊幹什麼?

不對,她居然可以有特權去明月山莊?

明月山莊不是什麼人都能近的。

那赫管家也是一個雷厲風行的人。

“阿黎,少主要見我,不如,你陪我一起見了少主以後你在去嗎?”如果有南宮黎在,她一定會爲自己求情的。

畢竟,她是唯一一個會去找她玩的人。

南宮黎搖了搖頭,她真的秦詩語到此刻還想利用她。

新婚厭爾:前任老公太霸道 她不會在上當的,也不會在同情她了。

“詩語,我還有事情要做,我先走了。”南宮黎想了想,馨兒現在應該很傷心。

南宮黎這一想,快速的往一旁的馬車走去。

羅山和小玲一看,也快速的上了馬車。

等南宮黎一進入馬車以後,羅山駕車快速的離開。

“阿黎。”秦詩語咬着脣,沒想到阿黎會拒絕她。

阿黎可是最聽她的話的。

可是這一次,阿黎卻拒絕了她。

“秦小姐,請吧,不要讓少主久等了。”黑衣人的很不友善。

這更是讓秦詩語的心裏七上八下的。

包間裏,嶽桐梓依然靜靜的躺在牀榻上。

蘇櫟面無表情的坐在一邊,優雅的端着一杯茶水,輕輕抿了一口。

秦詩語被帶進來的時候,看了一眼蘇櫟,黑亮垂直的發,斜飛的英挺劍眉,深邃銳利的黑眸,削薄輕抿的脣,棱角分明的輪廓,宛若黑夜中的鷹,冷傲孤清卻又盛氣逼人,孑然獨立間散發的是傲視天地的強勢。

這樣的男人,不無時無刻都在吸引着女人的眼光。

彷彿只要他的一滴眼淚,就能讓人看到了心裏的全部海洋。

黑衣人將秦詩語帶入包間以後,就快速地離開,也將門關了起來。

關門的聲音讓秦詩語整個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看着一身冷冽的蘇櫟,秦詩語此刻更是六神無主,她弱弱地問了一句:“少主,你找我?”

蘇櫟沒有說話,依然看着手中碧波盪漾的茶水,有些燙,他一直在輕輕晃動着,一股淡淡的茶香味讓他異常的享受。

沒有得到迴應,壓抑的氣氛讓秦詩語連頭都擡不起來。

房間裏靜謐得只聽得到彼此的心跳聲。

秦詩語從來沒有過這樣壓抑的感覺。

就在自己感覺要暈過去的瞬間,蘇櫟優雅啜了一口茶水之後,才緩緩開口:“秦小姐,一路走來,安排了這麼多事情,真是辛苦了!”

秦詩語的心瞬間驚了驚!

他這是什麼意思?

她艱難的扯出一絲笑容:“少主,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他是知道了些什麼嗎?

不可能,他一定是試探自己的。

秦詩語在心裏安慰自己。

蘇櫟依然沒有擡頭看秦詩語一眼,冷酷無情的聲音如寒冬臘月:“看來秦小姐的記心不太好,難道要本少主一一提醒你嗎?” “少主。”秦詩語抿着脣不說話,她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壓,強大得讓她想暈過去了。

此刻更是連思考的都無法思考。

蘇櫟這才慢悠悠的放下手中的茶杯。

眼尾冰冷的掃了她一眼,他緩緩起身,挺拔的身姿散發着一股嗜血的冷意。

秦詩語的身子開始止不住的顫抖着。

“在本少主第一次遇到你的時候,你收買了一羣廢物作爲山賊,趁機想和本少主結識,英雄救美,美女以身相許,這個主意確實不錯。”

“可是後邊的那些事情你就不該在做了,特別是今天的事情,敢給本少主下藥,害的本少主的妹妹流眼淚,害的本少的女人毀了一條本少主看着認爲漂亮的衣裙。”

最後一句,蘇櫟說的及其的重和憤怒。

秦詩語的身子,瞬間癱軟在地,他知道了,他都知道了,他說,南宮黎是他的女人,他真的喜歡南宮黎。

“不是的,少主,除了第一件事情,其他的詩語都沒有做過,少主,你要相信詩語,詩語對你是真心的。”秦詩語快速地解釋道,事情怎麼會敗露得這麼徹底。

她只是喜歡他,想嫁給他纔會做這樣的事情的。

蘇櫟猛然的低頭看着她,一字一句冰冷地說道:“本少主只相信證據,這半個京城都是本少主的人,就你們兄妹二人那點小把戲,本少主還不放在眼裏。”

秦詩語瞬間面如死灰,蘇櫟剛纔的話,她就如被宣判了死刑一樣。

“還有,上次我孃親受傷,若不是你大哥在暗中安排了殺手,將本少主引開,我孃親怎麼會受傷,那是這個世界上本少主最敬愛最在乎的孃親,你們也敢動!?”蘇櫟一提到這件事情,怒氣比剛纔更加的大,如果冰冷的氣息能殺人,秦詩語早就死了好幾次了。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秦詩語害怕的搖着頭,她自以爲做的天衣無縫,沒想到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就等着一次性宣判她的死刑。

她還一直惦記着要嫁給他,沒想到在他的心裏,自己早已經就是一個死人了。

“本少主會和你們秦家解除合作關係,本少主也從來不打女人,證據會交給皓月皇處理。”

“啊!”秦詩語失聲尖叫,沒想到她的任性換來的是他們一家人都獲罪的命運,交給皓月皇查,這一查還得了,她的爹爹背地裏也做了一些事情,若是被查出來,她們全家都得死。

秦詩語終於知道了什麼叫做不作就不會作死。

“來人。”蘇櫟話音一落,立刻又兩個黑衣人走了進來。

“少主!”

蘇櫟看着地上的秦詩語,冷冷地吩咐道:“將秦詩語帶走,直接帶入皇宮,交給皓月皇處理此事。”

“是,少主。”兩個黑衣人快速的將秦詩語從地上拖起來往外走。

秦詩語早已經被嚇得連聲音都發不出,她目光死死地盯着蘇櫟,幾次張口,卻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她做夢都想不到,蘇櫟會這麼狠! 南宮黎趕到明月山莊,在湘兒的帶領下來到了明月軒。

已經長大的湘兒也出落得很水靈,在三年前,她嫁給了少羽,只是現在還沒有孩子。

少羽和天痕,依然跟着默娘打理丹藥鋪的生意,大家過得很幸福。

湘兒一身粉紅色衣裙,一舉一動大方得體。

“南宮小姐,馨兒小姐就在明月軒的後院,那有一個小湖泊,小姐心情不好的時候就回去哪,你一直往後走就能找到。”

“謝謝!”南宮黎衝着湘兒溫婉一笑。

“去吧!”湘兒也微微一笑,她剛剛看馨兒心情不是很好,也知道她遇到了不開心的事情了。

有她的朋友過來陪一陪她,她會很開心的。

南宮黎按照湘兒指的方向,一直往後院走去。

南宮黎邊走邊看周圍,不得不說,明月山莊也很大很漂亮。

整個明月山莊雄偉壯觀,錯落有致,走在裏邊,讓人感覺很溫馨。

不遠處的湖泊邊,馨兒正端着魚食,在給湖中的金魚餵食。

看着自由自在的魚兒,馨兒很羨慕它們,縱然它們的生命很短暫,可是它們自由自在的,不會有任何煩惱!

想到嶽哥哥甩開自己的瞬間,她的眼淚又忍不住落下,她一向堅強,很少哭。

也不知道嶽哥哥現在怎麼樣了,她怕他在給自己一刀,她不忍心在看着他受傷,所以,她走了。

她以爲,這段時嶽哥哥對她很親密,嶽哥哥也是愛她的,可是,她會錯意了,嶽哥哥他只是把她當妹妹看吧?

奮斗在蒸汽時代 這些年,他對自己一直是若即若離的,雖然對她很好,可是,她總覺得那不是愛。

惡魔軍官,寵寵我 馨兒越想越傷心,索性放下魚食,雙手抱着自己的膝蓋,眼淚簌簌地往下掉。

南宮黎走過去的時候,突然看到那樣脆弱的馨兒,她的心裏閃過一絲心疼。

我的神秘老公 她快步走了過去,站在馨兒的身邊。

她輕輕扶着哭的傷心的馨兒,被自己心愛的人拒絕,心裏真的會很難過,她能體會得到馨兒的傷心。

馨兒緩緩擡起頭來,看到是南宮黎,她快速地把眼淚擦掉。

“阿黎,你怎麼來了?”馨兒強擠出幾分笑容,在外人面前,她不喜歡把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在外。

南宮黎對着她溫柔一笑:“馨兒,你大哥說你很傷心,我就想過來陪陪你。”

馨兒點了點頭,一臉感激,她應該很愛大哥吧,一提到大哥,她的眼神就變得很溫柔。

“謝謝你,阿黎!”馨兒挪了挪一旁的位置,讓南宮黎坐在她的身邊。

阿黎提了提裙襬,坐在馨兒的身旁。

周圍風景很美,這會多了兩個小美人,更是美得如一副畫卷一樣。

南宮黎知道馨兒傷心的緣故,她想了想,開口說道:“馨兒,嶽公子已經沒事了,我過來的時候,阿櫟已經在給嶽公子處理傷口了。”

“那就好!”馨兒看着地點了點頭,只要嶽哥哥沒事就好。

只是馨兒覺得有些不對勁。

對了……

馨兒快速地說道:“阿黎,你叫我大哥阿櫟,看來你們兩個進展不錯。” 南宮黎羞澀一笑,她快速的指了指自己的身上的污漬。

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馨兒,你走了以後,我被人欺負了,多虧了你哥哥把我解救出來,後來我就叫了他阿櫟,他也不反對。”

南宮黎知道,他心裏也是有自己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