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即使他一言不發,薄清歌心裡也明白了,他這是要折回去救宋黎,是一定是這樣的。

不行!

不能讓大哥涉險!

那些人根本就是亡命之徒,如果大哥落到他們的手裡,到時候肯定會很危險,無論如何,我都不能讓大哥折回去救她了。

阿黎,對不起!我沒辦法不自私。

薄清歌拚命地朝他搖頭,十根纖細的手指用力地抓住他的衣袖,目光里流露出乞求之色:「大哥,不要!就當是我求你……」

「放手!」

他的聲音很冷,比夜晚的海水還要冷。

薄清歌心頭一跳,不敢置信地瞪著自家大哥,與此同時,也驚得她立馬鬆開了手指。

「我的事情用不著你管!」

「大哥!」

……

C城的某星級酒店。

「怎麼樣了?能定位到阿黎現在的位置嗎?」傾城急切地問道。

姬唯皺起眉,一雙眼睛如銳利的鷹隼死死盯著手機屏幕,說話的語氣越發冷沉:「阿黎身上的信號在經度180°緯度90°附近消失的,很有可能那艘郵輪上安裝了很先進的反追蹤系統。」

聽他這麼一說,傾城越發著急了,這可關係到阿黎的安危,「照你這麼說的話,我們之前的計劃沒辦法進行下去了?」 姬唯臉上的神情很沉重,像是積壓了大片的烏雲,陰沉沉的,「我們現在只能等薄寒池回來再說了,看他那邊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傾城皺眉,「也不知道他們那邊進行得是否順利!」

沉吟了一會兒,姬唯趁著嗓音說道:「這個倒是不用擔心,如果老佛爺想順利從阿黎身上得到想要的,那他一定會如約放他們離開。」

「老大,不好了!」

書生突然急切地喊道。

姬唯冷不丁皺起眉,心裡生起不祥的預感,「出什麼事了?」

書生指著筆記本電腦的屏幕,說道:「老大,你看這裡,這是距離阿黎消失的經緯度一百海里的地方,有一股很大的颶風正在形成,它將朝著南海海域,以每小時五十海里的時速推進。」

「也就是說,五個小時之內都不宜出海。」

姬唯瞬間變了臉色,嘴裡喃喃地說道:「五個小時之內都不能?」

他們都知道五個小時意味著什麼,這是救援阿黎最佳的時間。

……

游輪上。

「老佛爺,我必須知道他們安然無恙地回到酒店,我才能願意配合你。」

這是阿黎唯一的條件。

她不得不防著老佛爺,以她現在的實力,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忍耐。

老佛爺抬起頭,一雙銳利的眼睛,意味深長地看著她。他忽然笑了,嘴角微微扯開,問道:「你這是擔心我會殺了他們?」

阿黎挑眉,臉上掛著的笑有些譏誚,「說實話,我並不信任你!」

老佛爺的心情似乎不錯,問道:「那你想怎麼樣?」

阿黎愣了一下,沒想到他竟然會答應,她連忙說道:我要跟薄寒池通話,只有跟他通話之後,我才能確保他的安全。」

「小丫頭,那傢伙是你的心上人?」

樓梟突然八卦地問了一句。

阿黎鄙夷地瞪他,他看起來也不壞,為什麼非要跟老佛爺同流合污!估計晚點他又要從她身體里抽血了,一想到這裡,阿黎心情就格外的暴躁,忍不住怒懟了一句:「要你管!」

「我說小丫頭,你這人根本就一條狗似的,逮著誰都想咬一口啊!」

樓梟輕嗤一聲,不滿地瞧了她一眼,晚點給她抽血扎針的時候,一定要用力一點,多扎幾個地方,免得她總以為他很好欺負!

阿黎冷笑,目光中毫不猶豫的鄙夷,「你才是狗!一條老佛爺身邊的走狗!」

下一秒,樓梟的面色變得極其難看,眯起的眼睛翻湧著怒氣,那怒氣就像是炙熱的岩漿,恨不得將眼前的小丫頭燒得屍骨不存。

對上那一雙冷幽的黑眸,阿黎只覺得一陣心悸,她用力地握了握拳頭,傲慢地抬起頭冷聲說:「樓梟! 我的微信連三界 你凶什麼凶!你以為我很怕你嗎?」

樓梟忽然笑了,他幾步走到阿黎面前,居高臨下地盯著阿黎,阿黎猛然一怔,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幾步,警惕地地瞪著樓梟。

如果樓梟真的敢動她,她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出手教訓她。

別後再愛 樓梟眯眼,嘴角勾起玩味兒,嗓音低沉得如同低音炮:「宋黎,你要是活膩了,我可以幫你解脫。」

阿黎的瞳孔猛然一縮,腦袋裡也有一瞬間的空白。下一刻的時候,她忽然伸出手,用力他推開。

與此同時,無數個黑黢黢的槍口對準了她的心臟和腦袋。

阿黎剛才是下意識地出手,完全沒有控制住自己體內的「洪荒之力」。

樓梟的身形瞬間不穩,趔趄了好幾步,要不然旁邊的保鏢強行扶住他,他早已經飛出去了。

「樓醫生……」

那保鏢皺眉問了一句。

樓梟擺擺手,又擦了擦嘴角滲出來的血跡,看向阿黎的目光越發興趣盎然,「老佛爺,你答應了我的事情可千萬別反悔。」

「樓醫生儘管放心,我這人一向守信。」

老佛爺呵呵笑了笑,笑聲從變聲器里傳出來,透著森冷和詭異。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樓梟邪氣地笑了,「先把宋小姐綁起來,我要給她注射鎮定劑。」

老佛爺打了一個手勢,立刻就有幾個黑衣保鏢圍住宋黎。

她心下一驚,冷聲呵斥道:「你們想幹什麼?」

「都愣著做什麼!把宋小姐綁起來,萬一我再被她傷害,你們負得起責嗎?」

樓梟似笑非笑地開口,手裡把玩著那一支注射器。

阿黎知道他們不敢對她怎麼樣,更不會輕易讓她死,可那種昏迷之後任人宰割的感覺,讓她整個人都處於一種即將要崩潰的邊緣。

「老佛爺,你不是想要我的血嗎?你就眼睜睜地看著我的血被污染嗎?」

她看向坐在沙發上的老佛爺,有那麼一瞬間,她覺得他的眼神很熟悉。

面具下的那一張臉有些鬆動,老佛爺睇了一眼樓梟,說道:「樓醫生,不如還是算了!」

樓梟卻是一笑,「這種藥物不會在宋小姐的血液里停留多久,再說,宋小姐體內血液的凈化能力很強,最後一丁點都不會留下。」

「真的?」

「當然是真的。」

……

之前送薄寒池和阿黎的人,一直都沒有離開,那人老實地坐在車裡,一雙眼睛如深山裡最老練的獵人,他不是別人,正是跟姬唯他們一起趕過來的阿一。

他冷漠地注視著前方,當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視野里,他連忙下了車,大步朝著薄寒池迎上去,「少爺,您還好嗎?」

薄寒池垂眸,不動聲色地瞧了他一眼,「先回酒店再說!」

阿一心領神會,忙應道:「是,少爺!」

上了車,薄清歌原本緊繃的情緒,總算是放輕鬆了,這一次,她差點死在了那裡,就因為宋黎,以後,一定要離她遠一點……

薄寒池低頭瞅了一眼手腕的全鋼手錶,然後抬眸看向身邊的薄清歌,「這個時間已經沒有航班了,我會讓阿一明天一早送你回去!」

要說幾個哥哥薄清歌最怕誰,那自然是從來不苟言笑的薄寒池。

可,他還是冒著生命危險救了她,薄清歌不由得覺得跟自家大哥的關係變得很好了,至少比以前要好很多。 想了想,薄清歌小心翼翼地試探道:「大哥,那,那你呢?」

薄寒池漠然地睇了一眼小歌兒,沉聲說:「阿黎還在游輪上。」

「你要去救她?」薄清歌瞬間睜大了眼睛,緊緊抱住薄寒池的胳膊,「大哥,那些人手裡都有錢,你要是去救她的話會很危險的。」

似是沒想到小歌兒會說出這樣的話,薄寒池微怔,眼底閃過一抹暗芒,說道:「她是你最好的朋友,難道你不希望我去救她嗎?」

「我……」

薄清歌一下子就噎住了。

薄寒池斂眸,嘴角勾起一抹冷誚的笑,「阿黎要是知道你說出這樣的話,她會原諒你嗎?」

對上那一雙深不見底的黑眸,薄清歌心下一驚,頓時一陣慌亂,她連忙攢住薄寒池的衣袖,急切地說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擔心你的安危……」

「小歌兒,阿黎的年紀跟你一樣,你會害怕,她也同樣會害怕,可儘管如此,她還是毫不猶豫答應了老佛爺的要求。」

聽自家大哥這麼一說,薄清歌立刻就不高興了,她從小受盡寵愛,又是家裡最小的,父母更是將她視為掌上明珠,她現在卻因為宋黎被綁架,難道她不應該救她嗎?

是因為她,她才會有此遭遇的!

「大哥,你的意思是,她不應該來救我嗎?我是因為她才被綁架的?你知道我當時有多害怕嗎?我不想死,我想好好地活著……」

薄清歌痛苦地掩面而泣。

末世之保護小師姑 薄寒池皺眉,面色瞬間變得冷沉,他沒有出聲安慰,只冷冷地睇了她一眼。

坐在駕駛室認真開車的阿一半句都不敢多言,可心裡卻不滿腹誹了薄清歌好幾句。

好一會兒,薄清歌總算是止住了哭,她抬起頭,淚眼汪汪的,「大哥,對不起,我錯了,我,我只是太害怕了,我擔心你會出事。」

見她不再無理取鬧,薄寒池臉上的神情也緩和了一些,他垂了垂眸,輕聲說:「放心吧!我不會有事,而且也不是我一個人去救她。」

「那,那就好。大哥,你要是有個好歹,媽和奶奶都會承受不住的。」

「嗯,我知道。」

他嘴上這樣應著,可心裡卻不以為然,他母親應該恨不得被綁架的那個人是他吧!

薄清歌又偷偷看了一眼自家大哥,最初落在心裡那一顆恨意的種子,悄無聲息地發了芽,宋黎到底有什麼好的,二哥是,大哥現在也是,每個人都對她那麼好,都恨不得付出自己的性命。

生活點點點 她不甘心!

薄清歌緩緩地閉上眼睛,恐懼如海浪一樣,一波一波地涌過來。

……

阿黎被人用黑黢黢的槍口指著腦袋,她半點也不敢反抗,老佛爺不會讓他們殺了她,但萬一有人的槍走了火,那到時候她後悔也不及了!

她的手腳被人綁了起來,嘴裡塞了一個特殊的小球,阿黎想要將小球吐出去,可她根本就做不到。

阿黎憤怒地瞪了一眼樓梟,她突然覺得樓梟比老佛爺還要可惡!

「小丫頭,別這麼瞪著我,你放心好了,老佛爺要的只是你,對其他人不感興趣。」

說完,樓梟拿起那一支針管,狠狠扎進了阿黎的頸脖中。

藥水緩緩地被推進去,很快,她陷入了昏迷中。

「將她抬回休息室。」樓梟站起來,冷聲吩咐旁邊的保鏢,又意味深長地叮囑了一句,「記住!最好別碰她,否則我不介意殺人!」

那倆個保鏢又看了一眼老佛爺,老佛爺抬了抬手,示意他們聽樓梟的。

「老佛爺,距離我們一百海里的一點鐘方向,有一股颶風正在形成中,根據目前的路徑,颶風不會從我們這裡經過,但為了安全起見,我還是建議儘快撤離這裡,五個小時之內,這一片海域都不安全。」

老佛爺的貼身保鏢路斯大步走進來,將自己檢測到的情況說了出來。

樓梟愜意地往後一靠,翹起二郎腿,又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

他勾了勾唇,悠哉地晃動著紅酒杯,絲毫都不擔憂,「老佛爺,你在這附近不是有一個島嶼嗎?我們剛好可以去那裡避避。」

老佛爺眯起眼,眼底飛快地閃過一抹警惕,說道:「吩咐下去,我們現在就啟程去那裡。」

「是,老佛爺!」

……

兩個小時之後。

書生猛灌了一口咖啡,又繼續死死地盯著電腦屏幕,突然,一片寂靜的屏幕上出現了一個小紅點,那小紅點忽隱忽現的。

他連忙擦了擦嘴,拿起手機給姬唯打電話,「老大,小阿黎有消息了!」

此時此刻,姬唯和薄寒池正拿著從黑市買的武器往酒店趕,老佛爺的那些保鏢都是持槍的,誰知道他還有沒有其他更厲害的武器。

要想從老佛爺那裡把阿黎救回來,他們就必須有足夠好的武器。

不然的話,他們的一切計劃都只能是空談。

「有消息了?」

姬唯一驚,扭頭瞧了一眼正在開車的薄寒池。

書生立刻說道:「是的,有消息了,從地圖上的信息來看,他們現在應該處於一座孤島上,想來應該是去那裡躲避颶風了。」

「我知道了,我們馬上就回酒店。」

「好的。」

……

起風了,風很大,空氣里瀰漫著一股海水特有的腥味兒,沿海邊上的棕櫚樹葉被狂風吹得嘩嘩作響,有無數的落葉被吹上了半空。

頃刻間傾盆大雨而至。

大街上看不到一個行人,就連車輛也極少。

相比起陸地上的狂風暴雨,海面上,颶風所到之處,掀起了幾米高的巨浪,足以掀翻幾米高的游輪,快艇就更不用說了。

回到酒店之後,薄寒池和姬唯連忙跑到電腦前面,「書生,小阿黎怎麼樣了?」

書生連忙站起來,說道:「老大,薄少,你們看這裡,這個小紅點顯示的小阿黎的位置,應該是為了躲避颶風,老佛爺帶他們去了小島上。」

薄寒池陡然眯起眼,沉聲說:「去查一下那座小島屬於誰!」

「沒問題。」

書生答應得很爽快,飛快地敲擊鍵盤,很快,電腦屏幕上就出現了一系列的代碼。 雨夜,一片漆黑。

這座小島並沒有被人為開發,上面還保留著最原始的風情,大片的棕櫚樹,還有其他種類的高大樹木,綽綽有餘的枝葉,遮天蔽日。

傾盆大雨澆下來,空氣里充斥著海水腥味兒,還有泥土的味道。

因為下著雨,又是漆黑的夜晚,島嶼上沒有任何照明的公共設施,唯獨在島嶼的中間有一座樹屋,樹屋很大,裡面一應俱全。

此刻,樹屋裡亮起的燈光,是這座島嶼上能找到的唯一的光源。

那些保鏢隱蔽地躲在雨中,警惕地觀察著周圍的一切,可因為雨太大,即使他們戴了夜視儀,依舊沒有辦法看得太遠距離。

於是,就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有幾個黑乎乎的身影出現了。

其中一個速度很快,如風般,那身形夾雜在島上的暴風雨中,聽不出半點聲響。

很快,他出現在一個黑衣保鏢的身後,不等那保鏢反應過來,一把鋒利的匕首,悄無聲息地劃過唯一暴露在空氣里的頸脖。

頸脖上的動脈破裂,一股鮮紅色的血液瞬間噴出來,很快,那種令人作嘔的血腥味兒被雨水衝散了。

重生之逆天寵愛:首席老公太無賴 那保鏢沒有倒在地上,而是順勢被那人抱在懷裡,拖進了密林中。

緊接著,第二個黑衣保鏢悄無聲息地倒在地上,又被那人拖走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