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卻正好聽到傅引修回答楚昭陽:「也好。」

—題外話—三更一~ 姜雲卿聞言突然便生出些好奇來:「那暗谷到底是什麼樣的?」

君璟墨輕笑:「就是之前為了屯兵和訓練一些人手,所以便在隱秘之地開闢出來的一處訓練場罷了。」

「暗谷就在京城以外六十里的一個隱蔽山谷里,外間有些機關陣圖,若無人帶路旁人是進不去的,而暗谷這稱呼也是葉三他們幾人叫的,時間長了便也習慣了。」

「等回去之後,我領你過去看看,也讓他們都認認你這個主母。」

姜雲卿點點頭同意下來,將手中的錦帕放在一旁后,這才又說道:「對了,唐恆和徽羽是怎麼回事?」

君璟墨揚唇:「還能怎麼回事,唐恆的心思所有人都看得出來,只是徽羽對他一直冷冷淡淡的,唐恆膽子又慫,喜歡的不得了卻從來不敢跟徽羽說。」

「上次徽羽中毒之後,南宮淮使了壞,讓唐恆以為徽羽要死了,痛哭流涕的表了心跡,結果知道自己被耍了之後怕被徽羽拒絕,還沒等徽羽醒過來,唐恆就先打了南宮淮一頓自己跑了。」

「噗!」

姜雲卿噴笑出聲:「他怎麼這麼人才?」

她之前就聽葉三說起過徽羽和唐恆的事情,也說過唐恆在徽羽中毒的時候表白的事兒,卻不知道唐恆自己跑了。

難怪上次她問徽羽她跟唐恆的事情時,徽羽那神情是又羞又惱又一言難盡,複雜的讓姜雲卿都有些看不明白,感情那唐恆居然這麼慫。

這個唐恆怕不是老鼠膽子吧?

表了白之後還沒等女方回答呢,他先自己把自己給嚇跑了?

姜雲卿笑得不行,一邊揉著腮幫子一邊問道:「後來呢?」

君璟墨眼底帶著笑:

「後來就那樣。」

「徽羽醒過來之後,知道他們乾的事兒后,也將南宮淮打了個半死,然後就來了赤邯尋你。」

「而唐恆原本還想要偷偷摸摸的試探著跟著徽羽,可誰知道聽說徽羽揍了南宮恆,以為被拒絕了,滿心傷情的跟著張集他們一起去了邊關幫我鎮守駐軍去了。」

「聽葉三說,唐恆知道徽羽揍了南宮淮那天晚上還大醉了一場,然後抱著張集嚎啕大哭,一邊哭還一邊沖著張集喊你別不要我,你要我幹什麼都行……」

「然後整個駐軍之中都知道他們兩喜好男風,還傳言張集對唐恆始亂終棄。」

「哈哈哈哈!!」

姜雲卿爆笑出聲,想著唐恆抱著張集的腿大哭,然後叫嚷著「你別不要我」的樣子,捂著肚子笑得眼淚直流,險些想要捶桌子。

那個唐恆,簡直要笑死她了。

光是想想就知道張集會有多委屈。

好好的兄弟突然抱著他大哭,害他被迫成了「渣」男,身上還背上了個始亂終棄的名聲。

他怕是會氣得吐血吧?

君璟墨說起這事兒時也是忍不住直笑,實在是唐恆辦事太不地道。

這事兒鬧出來的那時候,張集剛巧在在邊關那頭瞧上了個喜歡的姑娘,鐵樹開花頭一遭,他剛準備跟人表白呢,就變成了始亂終棄的渣男。 明語桐想找個理由離開,可之前楚昭陽聯繫她的時候,她已經答應了,把所有的行程都推掉。

這會兒,也找不到合適的理由。

就這麼著,跟著一起回到了齊臨樓頂的空中花園攖。

今晚空中花園餐廳被楚昭陽包了場。

與顧念離開時,裡面一張張小桌子不同償。

在他們不在的時候,服務生已經將一張張小桌子和拼成了一個大方桌,讓楚昭陽他們都能聚在一起。

空中花園餐廳的廚藝果然是頂級水準,就連這幾個口叼的,都說好吃。

雖是西餐,但這兒都是朋友,誰也沒端著,說說笑笑的,氣氛活躍。

也只有明語桐食不知味,一直埋著頭,臉都不敢抬。

誰知道怎麼回事兒,傅引修竟然坐在了她的對面。

她埋頭吃飯的時候,總覺得有雙眼睛在看著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傅引修在看。

他一向不喜歡應酬,聚會。不是關係特別好,向來不參加。

這一點,跟楚昭陽他們幾個是一個脾氣。

楚昭陽他們那是兄弟情誼,可傅引修跟他們並不熟。

那麼爽快的接受邀請,是因為……她嗎?

明語桐的動作頓了一下。

落在自己頭頂的灼灼視線,實在是讓她忽略不了。

她大著膽子,打算偷偷看一眼,快速的,傅引修不一定會發覺吧。

抱著僥倖,明語桐飛快的抬眼。

結果……

一下子,就被傅引修給逮了個正著。

傅引修目光嘲諷,冷冰冰的,一點兒情意都沒有。

明語桐心跳彷彿都頓了一下,在他的黑眸中,跌入深潭。

握著刀叉的手忍不住發抖,臉色蒼白。

就連盤中的牛排都沒吃幾口,等到服務生上來準備撤盤的時候,出生詢問:「明小姐,這道菜不和您口味嗎?」

明語桐失神,服務生又問了一遍后,她才反應過來,低聲說:「不是,是我胃口不太好。」

「語桐,你臉色怎麼這麼差?哪裡不舒服?」顧念發現,立即問。

今天是楚昭陽和顧念高興的日子,明語桐並不想掃興。

她壓下心頭的酸澀,沖顧念笑笑:「沒有,最近胃口都不太好,你別擔心,我一到天熱就是這個毛病。」

明語桐放下刀叉,說:「我去下洗手間,馬上回來。」

顧念點點頭,想說陪她去。

明語桐臉色這麼蒼白,她實在是不放心。

可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見明語桐起身,恍惚間被椅子絆了一下。

顧念一驚,卻見突然一道身影飛快的閃過去。

明語桐腳下踉蹌,眼看就要摔倒,胳膊卻突然被一隻手牢牢地握住。

「沒事吧?」傅引修的聲音傳到明語桐的耳中。

她好似,從這低醇的聲音里,聽到了嘲諷,還有他慣有的肆意不羈。

「沒事。」明語桐渾身僵硬,抽動了一下胳膊,想要逃離他的鉗制。

可傅引修攥的緊,她越僵硬,他越高興似的,嘴角的笑容勾的越來越深:「我送你過去。」

明語桐整個人都僵住,掙了幾下胳膊,臉色更加蒼白:「不用麻煩。」

她聽見傅引修嗤笑一聲,說:「不麻煩,怎麼,不敢?」

明語桐終於肯看他,學著他的模樣,扯唇冷笑:「是不願意跟你牽扯。」

傅引修笑容隱去,臉沉了下來。

可看她這嘲諷的表情,都跟自己有八分像。

那時候,她還是個單純的小姑娘,什麼都愛跟他學。

不只是商業上的事情,就連小習慣,表情,都要學的跟他一樣。

她說,這樣就能跟他更親近一些。

他也願意,讓她跟他越來越像,彷彿兩人骨血相融。

那是他第一次,那麼願意的去寵一個小姑娘。

不然,她以為,他對誰都那麼有耐心教導?

可她終究讓他失望了,竟然……

傅引修想到那天她對著傅璟時的態度,低聲,以只有他們兩人聽得到的聲音說:「不願跟我有牽扯,那就離璟時也遠點兒。」

明語桐的臉嘩的煞白。

他的意思,如果不叫他送,那麼,他也不會讓她再有機會見到傅璟時。

哪怕,只是偷偷地,遠遠地,躲在一旁看一眼。

明語桐眼眶泛紅,咬牙吐出兩個字:「卑鄙!」

傅引修咬著牙關,臉色更怒。

他再卑鄙,也比不上她!

沉怒的臉上突然勾起一抹冷嘲,也不說話,等著明語桐的回答。

明語桐僵了僵,才以正常的音量說:「那麻煩傅先生了。」

傅引修勾唇,無聲嘲笑,手仍握在明語桐的胳膊上不放,表面看著,像是扶著她走了。

直到兩人離開,魏之謙才眨巴眨巴眼,說:「我怎麼看那兩個人有點兒不對勁兒呢?」

「吃你的吧,怎麼跟個女人似的,瞎八卦。」韓卓厲白了他一眼。

「卧槽,咱們都是單身狗,不許互相嘲笑!」魏之謙怒。

楚恬小聲咕噥:「可不許冤枉女人,我們可沒八卦。」

—題外話—三更二~ 那天夜裡唐恆抱著張集大哭的樣子所有人都瞧見了,那頭都在傳著張集對唐恆始亂終棄的事兒,那姑娘一氣之下跑了,張集氣得差點沒捶死唐恆。

要不是後來將人追到解釋清楚,那姑娘也原諒他了,怕是張集恨不得跟唐恆老死不相往來。

姜雲卿聽著君璟墨說著後面的事情,笑得直打跌,一邊笑一邊說道:「張集可真可憐,不過唐恆怎麼就這麼蠢,他就沒想想,萬一徽羽打南宮淮只是因為害羞了呢?」

君璟墨扶著笑得不可自已的姜雲卿,搖搖頭:「唐恆腦子一根筋,誰知道他怎麼想的。」

姜雲卿被唐恆的糗事逗得笑得不行。

之前她也見過唐恆他們幾人,而且也讓唐恆幫她做過事情。

那時候她還覺著唐恆是挺精明一個人,辦事也妥帖果斷,卻沒有想到他在感情上面居然這般遲鈍。

不過這樣的人也好,唐恆的遲鈍和單純說明他在感情上真的什麼都不懂,而這種人一般愛上一個人便會對她一心一意的好。

姜雲卿想起之前她在徽羽面前提起唐恆時,徽羽臉上的神色。

雖然有些惱怒,可眼中卻是含著羞怯的,而且之前在大燕時,徽羽對著唐恆時也遠比對著葉三幾人時要親近的多,對著唐恆時雖然也是一副不假辭色的樣子,可眼底的笑意卻是瞞不住人的,想來徽羽對唐恆也是有意的。

姜雲卿抹了抹笑出來的眼淚說道:

「等回大燕之後,你將唐恆召回京城吧。」

「他雖然傻了點,可是我瞧著徽羽對他也不是沒有意思,說不得還能全了他的心愿。」

姜雲卿不會主動去要求徽羽一定要接納唐恆,或者像是旁的那些人一樣,替身邊的丫環指婚。

可是她不介意讓徽羽自己選擇。

如果徽羽喜歡唐恆,而唐恆也對她這般在意,那麼他們兩人能走到一起自然是最好,可若徽羽不喜歡,姜雲卿也絕不會強求。

君璟墨自然明白姜雲卿的意思,含笑點點頭:「好,到時候我召他回京。」

……

兩人說笑了一會兒之後,窗外天邊已經出現了魚肚色,眼見著便要亮了。

姜雲卿睡醒吃飽本就沒了睡意,而君璟墨之前靠著小憩了一會兒,這會兒也不困,君璟墨便走到一旁翻著大燕那邊送來的摺子,而姜雲卿則是坐在旁邊有一下沒一下的翻著手裡的話本子。

等君璟墨將那些摺子處理好,招了影子進來將東西送出去,快馬加鞭的送回大燕之後。

姜雲卿才放下話本子問道:「明天的事情準備的怎麼樣了?」

君璟墨點點頭:「已經差不多了。」

他放下筆,捏了捏右肩。

姜雲卿見狀起身上前,直接站在他身後,伸手替他輕輕揉捏著肩膀。

君璟墨感覺著肩頭輕輕按壓的手,臉上露出舒緩笑容來。

「隨行出宮的人已經安排妥當,至於行宮那邊我也已經去過一趟,在周圍埋了一些探子,裡面策應的人也已經安插好了。」 魏之謙:「……」

偏偏,楚恬是大傢伙兒的小妹妹。

他可不能像對韓卓厲那樣說楚恬,只能滿心鬱悶的哽了半天,才對莫景晟說:「管管她!償」

楚恬一聽,竊喜的臉紅了一下,忙埋了頭攖。

魏之謙這意思,是覺得她跟莫景晟是一對兒的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