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卻說喬語,背著顧予寒在其他人的掩護下,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喬語覺得幾輩子的勁兒都用完了似的,將滑落的顧予寒向上顛了顛,咬咬牙,繼續向前走著,還有幾米了,只要回到國內,槍聲就會停下了,追兵也會停下腳步。

「小語,放我下來!」蘇醒的顧予寒緩緩道。

「你閉嘴!」喬語兇狠地道,「我沒有放棄同伴的習慣!」

說完,低哼了聲,努力提起腳,向前走去。

背後的顧予寒看著她的側臉,那張臉上混滿了泥土,汗水,還有鮮血,但是,在他的眼中,卻是那麼美。

「小語,你要我怎麼放下你?」

終於,身後的槍聲漸漸停止了,喬語心下一松,隨即就陷入了無邊的黑暗!

終於送走了蘇媛媛,梁景銳回到卧室,看著一室黑暗,獨自失眠到天亮!

第二日,蘇媛媛早早地就來到了梁氏,前台看到,立即熱情地為這位小姐引路,並殷勤地為她按下總裁辦公室樓層按鈕。蘇媛媛彷彿覺得天經地義一般,矜持地點點頭,道:

「謝謝!」

看著電梯門合上,目測到這一幕的人立即交頭接耳起來:

「這是誰啊? 魅力華容道 這麼大派頭!」

「這位你都不知道?著名畫家蘇岐山的獨生女兒,蘇媛媛小姐,最重要的是她曾經和總裁……你們懂得!」

「哇,怪不得,還是這個蘇小姐配得上總裁!」

大家都認同地點點頭!

蘇媛媛非常享受這種感覺,這才是她的人生,被他人羨慕的人生,所以,她必須要得到梁景銳!

來到梁景銳辦公室,蘇媛媛直接敲門進去,看到她,梁景銳楞了下,隨即想起了昨天答應的事,就招呼蘇媛媛道:

「你先坐,我叫周立去幫你!」

說著就要給萬能助手打電話。

蘇媛媛一呆,道:

「阿銳,難道不是你~幫我?」 梁景銳停下手中的動作,皺皺眉,道:「不要叫我阿銳,自從你離開后,這麼多年了,該散的也都散了,該淡的也都淡了!現在我有心愛的人了,你這樣會讓她誤會的。」

蘇媛媛臉一白,差點說出:「就是那個名聲盡毀,周旋在幾個男人之間的喬語?」

趕緊捂住唇,她知道,這樣說一定會惹怒梁景銳的。

蘇媛媛委屈地咬咬唇,看著認真工作的梁景銳,那儼然與平時不同的嚴肅穩重,彷彿指點江山的帝王般,讓她的心神蕩漾了下,她輕輕脫下了外套,露出驕人的身材,將衣扣解開兩個,顯出深深的鴻溝,她緩緩來到梁景銳身後,將手溫柔地圈上樑景銳的肩,傲人的渾圓緊緊貼在梁景銳的後背上,櫻唇輕啟,伏在梁景銳的耳邊,吐氣如蘭道:「景銳,為什麼要那麼絕情?難道你忘了我們以前~」

梁景銳敲擊鍵盤的手一頓,冷冷地拉下了她的手,生氣道:「如果你再這樣,那就永遠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蘇媛媛臉色難看,她羞憤地道:「景銳,難道你忘了從前我們有多麼好嗎?」

梁景銳回頭看著蘇媛媛,嘲諷道:「你都說了那是從前了!」

蘇媛媛看著冷漠不近人情的梁景銳,一把拉起衣服,委屈道:「那你說要幫我父親舉辦畫展的!」

聽到她的要求,梁景銳疏遠道:「可是,我這裡還有很多事要做!」

蘇媛媛一聽,立即善解人意地改口道:「看我,是我考慮不周,那你忙吧,派個人協助我就好了!」

梁景銳一聽,叫來了周立,將蘇媛媛交給萬能的助手,就繼續埋頭工作,似乎忘了蘇媛媛的存在!

周立心裡叫苦,不知道這又是怎麼回事?是要盡心儘力呢,還是隨便敷衍呢?但看總裁沒有繼續示下,只好帶著蘇媛媛離開了總裁辦公室。

他說愛情已遲暮 看著忙碌的梁景銳,蘇媛媛知道這是送客的意思了,心中有些生氣,但面上仍然大方道:「謝謝你,景銳!」說完,就隨周立離開了辦公室!

看著周立親自帶著蘇媛媛走在公司里,大家都沸騰了,總裁是有新歡了?竟然將貼身秘書都派給了蘇小姐!

「看,那是總裁的新歡吧!」

「哪裡?哪裡?哇,真的很漂亮啊,很有氣質!」

「是呀,比那個喬語好多了,還是蘇小姐配得上我們的總裁!」

半路婚情 大家議論紛紛,女員工們則羨慕地看著蘇媛媛。

聽到大家的議論,蘇媛媛不動聲色地直了直腰,享受地走過眾人的面前。

看著周助理和蘇媛媛的背影,剛好回來梁氏的付于晴氣憤地跺了跺腳,恨恨道:

「這個狐狸精!」想著,趕緊給小語打電話,可是手機仍然是關機的聲音!小語為什麼還是聯繫不上?再不來,總裁就被狐狸精搶走了!

總裁辦公室中,梁景銳疲憊地靠在椅背上,昨晚一夜沒睡,今天分外的疲勞。可是,小語還是沒有回來!

想到這裡,梁景銳立即坐起身,打給了溫良:「溫經理,找到喬語和顧予寒了嗎?」

那頭的溫良似乎被這每天一個的電話弄得都已經沒了脾氣,無奈地道:「梁總裁,我正要給你打電話,喬語他們回來了!」

砰~梁景銳立即從椅子上站起,厲聲道:「在哪裡?」

「市人民醫院!」電話里傳來溫良的聲音!

啪~掛了電話,梁景銳疾步走出辦公室,看到總裁出來,秘書立即驚訝地站起來,道:「總裁?」

「所有會議取消,我出去一下!」扔下一句話,梁景銳就進了電梯,只留下驚慌的眾人,紛紛猜測是不是要出什麼事了?

梁景銳將車開地飛快,不顧身後追逐的交警,一個漂移,將車扔在門口,就衝進了醫院,溫良正好等在大門口。

梁景銳迎上去,焦急道:「怎麼回事?」

溫良安撫地拍拍他,道:「小語沒事,就是力盡虛脫了,現在正昏迷著,醫生說好好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梁景銳長出一口氣,這才放下心來。緊跟著溫良,來到了小語的病房。

看著床上那個瘦弱的人,梁景銳不禁心疼道:「怎麼會瘦這麼多?」

溫良愧疚地看著床上的喬語,道:「這次任務超出了我們的預期,他們能活著回來,已經是奇迹了!」

梁景銳聽到這裡,抓著喬語的手,輕輕吻了下,抬頭看著溫良,冷冷道:「以後絕不允許小語再接任務,她已經不是你們公司的人了!」

溫良點點頭。

梁景銳想到之前喬語的情緒確實不太穩定,難道除了是蘇媛媛的原因,還有其他原因嗎?

沉思了下,握著喬語的手,柔聲道:「好吧,等小語醒來,我問問她的意見!不過,不能接國外的任務,還有危險的任務!」

溫良高興地點點頭,從這次小語答應執行任務時,他就看出來了,小語還是習慣這樣的生活!在這樣的生活里,她能找到最強的自己,擁有無比的自信!現在既然梁總裁答應了,這樣最好了!

見梁景銳目不轉睛地看著喬語,溫良沒有再打擾兩人,默默地離開了!

來到門外,看到靠在牆上的人,不禁又氣又急道:「你怎麼出來了,傷口還沒好呢?」

顧予寒搖搖頭,道:「我沒事,死不了就行,小語呢?」

溫良嘆口氣,道:「小語沒事,你不是把她保護的很好嗎?予寒,你這又是何苦呢?他們兩個是兩情相悅,你這樣只會苦了自己!」

顧予寒苦笑了聲:「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沒辦法,心裡過不去!」

溫良呆了呆,只好扶著他,向著病房走去,邊走邊道:「你還是回去吧,你傷的比小語重多了。不過,我希望你能控制自己,不要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也毀了和小語的這份情誼!」

顧予寒心虛的眼神一閃,沒有說話!隨著溫良回到了病房。

喬語病房裡,看著床上的人,梁景銳輕輕地摸了摸喬語的臉,思考著溫良的話,不由得問出了聲:「小語,你真的不喜歡這樣的生活嗎?也許吧,是我沒有替你著想,你喜歡的是簡單的生活,沒有勾心鬥角,爾虞我詐,沒有虛情假意,表面一套,背地一套,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是我錯了,我的霸道,讓你過著不開心的生活!對不起,小語!」

「不,景銳!」床上的喬語喃喃道,輕輕地搖著頭,然後慢慢地睜開了眼睛。

梁景銳激動地親了親喬語,道:「你醒了,小語!」

喬語看著憔悴的梁景銳,難過道:「景銳,對不起!是我不好,是我胡思亂想,一走了之,傷害了你!」緩了口氣,看著梁景銳自責的眼神,繼續道,「我很喜歡語然,看著語然一步一步強大起來,我很開心!」

梁景銳摸了摸喬語的頭,道:「好,以後如果你想接任務了,就去接吧,不過答應我,不能太遠,也不能太危險!」

喬語笑著道:「好,謝謝你,景銳!」

梁景銳動情地吻上那期盼已久的紅唇,將自己的思念盡數訴說!

和梁景銳和好讓喬語的心情大好,恢復起來也很快,沒有兩天就可以出院了,可憐的是顧予寒,還得再多呆幾天。

喬語出院這天,帶著梁景銳來看顧予寒,當兩個男人對視時,喬語有種奇怪的感覺,似乎空氣中充滿了火藥味,肯定是自己的幻覺。然後拉著梁景銳,對顧予寒道:「G,這是我男人,梁景銳!」

聽到喬語的介紹,梁景銳的嘴角不自禁地上揚,示威地看著顧予寒,笑道:「你好,梁景銳!」

喬語又歡快地對梁景銳道:「景銳,這是我生死拍檔,顧予寒!」

顧予寒的眼中立即閃過得意的光芒,看著臉黑的梁景銳,點頭道:「你好,顧予寒!」

兩個大手握在了一起,等了一會兒,喬語奇怪地道:「你們怎麼還不放手?一見如故嗎?」

梁景銳和顧予寒同時道:「誰和他一見如故了!」

說完,同時嫌棄地背過身。

喬語見狀,偷笑了兩聲。站在邊上看著的溫良暗嘆了口氣,心道:「真是遲鈍的丫頭!」

梁景銳早就看顧予寒不順眼了,眼見場面走過了,就拉了拉喬語,道:「看過了,就走吧,媽還等著吃飯呢!」

喬語無奈地笑笑,歉意地對顧予寒道:「G,有時間我再來看你,你好好養傷!」

顧予寒笑著點點頭,目送兩人離開。然後起身,站在窗前,看到喬語和梁景銳出了大樓,兩人是那麼的親昵,顧予寒的眼中閃過一絲黯然!

溫良拍拍他的肩,道:「傷好后,就回去吧,慢慢地也就淡了!」

顧予寒依然看著窗外,聞言搖搖頭,道:「不了,我決定留在這裡了!」

溫良驚訝地道:「你要留在這裡?可是我們FC的根在M國啊!別忘了,你是FC的首領!」

顧予寒淡淡道:「我決定了!」

那淡然的口氣中含著不容決絕的威嚴,透著不悅的氣息!

溫良只好放棄勸阻,最終道:「我只希望你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不要讓自己後悔!」 「不去做,我才會後悔!」顧予寒決然道。

聽著這句話,不知道為什麼,溫良總覺得未來的日子不是那麼的平靜了!

顧予寒出院了,喬語本來要去接人,可惜被奸詐的梁景銳提前壓著加班,所以,只好錯過了,喬語覺得對不起自己的這個夥伴,向顧予寒說了很久的抱歉!然後對梁景銳抱怨了幾句,都被梁景銳給拿嘴封住了!

這天,喬語剛從語然出來,就接到了顧予寒的電話,只聽顧予寒笑道:「怎麼?家規森嚴,出不來了?」

喬語嘴硬道:「怎麼會?說吧,什麼事?」

「我決定在這裡定居了!」顧予寒首先扔了一個炸彈。

「什麼?你不是一直在M國呢嗎?」喬語驚訝道,她知道FC組織總部在M國。

顧予寒笑了笑,道:「我畢竟是華人,不是嗎?在國內感覺舒服,怎麼樣,你這個地主能不能陪我找個房子?我想買下來!」

喬語猶豫了下,她早上出來時,景銳說要接她一起下班的!

顧予寒呵呵笑了兩聲,道:「快去請示吧!等你回復!」

毒醫雙絕:辣手狂妃 喬語臉一紅,趕緊掛斷電話,準備打給梁景銳,誰知還沒撥通呢,景銳的電話就過來了:「對不起,小語,臨時有點事,你自己回家吧,好不好?」

喬語眼睛一轉,如果告訴景銳要陪G看房子,肯定會遭到拒絕的,還是不說了,等看好了房子,立馬回家!

隨即大方地道:「好,那你早點回家啊!」

梁景銳答應了一聲,喬語高興地掛了電話,回復G:老地方見!

來到熟悉的咖啡館,喬語看著精神的顧予寒,不禁驚訝道:「不愧是不死神G,這恢復能力,簡直變態啊!」

顧予寒無奈地笑笑,起身道:「時間緊張,就不請你喝咖啡了,我們直接去中介公司吧!」

喬語也想趕在梁景銳之前回家,就點點頭,贊同道:「好,走吧!」

他們來到本市最大的,也是最有名的房屋中介公司,一位女工作人員一看兩人氣質不凡,立即熱情地招呼著兩人,喬語和顧予寒靜靜地聽著介紹,突然,喬語對顧予寒道:「你想住哪裡?」

顧予寒沒有考慮,直接道:「離你近的!」

喬語楞了下,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聽工作人員笑著道:「這位先生是想離女朋友近點嗎?真是羨慕這位小姐啊!」

喬語剛要糾正工作人員的稱呼,就聽身後一個冷冷的聲音道:「你們在這裡幹什麼?」

喬語和顧予寒轉頭,才發現身後不知什麼時候站著梁景銳和蘇媛媛,蘇媛媛似乎很驚訝地看著兩人,道:「好巧啊,你們也來看房嗎?」

喬語內心苦澀,不是說忙嗎?怎麼和蘇媛媛在一起,看兩人親密的樣子,只覺得這畫面很刺眼!

梁景銳寒著臉,看著喬語再次問道:「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喬語咽下心中的苦澀,正要回答,顧予寒上前將喬語護到身後,道:「喬幫我看房子,我決定在這裡定居了!」

看著顧予寒的動作,梁景銳臉色鐵青,厲聲道:「為什麼不告訴我?」

喬語聽著他那質問的口氣,心中也不由得來了氣,嘴硬道:「你陪蘇小姐,不是也沒告訴我嗎?」

說完,喬語不禁打了個寒顫,只覺得從景銳身上傳來的寒氣更勝了!

「過來!回家!」梁景銳命令道。

梁景銳也覺得心中有股火氣無法控制,在門外就看到兩人親密地挨在一起看著資料,聽著工作人員的玩笑,儼然讓人覺得他們就是一對馬上要結婚,正在選婚房的情侶,那種怒氣,是怎麼也無法壓制的。

誰知,聽到他的命令,喬語難堪的咬了咬唇,再看看超然物外的蘇媛媛,下巴一昂,冷硬道:「我陪G看了房子再回去!」

梁景銳冷冷道:「看來,要讓你明白,你是誰的女人!」

說完,一把拉過喬語,不由分說得吻上那個誘人的又氣人的紅唇,輾轉廝磨,不容反抗,那力道似乎要將喬語吃了。

喬語心中委屈,為什麼,為什麼他就可以帶著蘇媛媛,而她只不過給朋友幫個忙,就要受到這樣的折辱?

對,這個吻不僅讓喬語沒有感到一絲的甜蜜,反而心中升起一股難過。於是,她使勁地掙扎著,越掙扎梁景銳越生氣,那吻的力道越大,突然,梁景銳悶哼一聲,放開了喬語的唇。

只見他的嘴唇上已經有兩個牙印,而且還流了血!

喬語一把推開了梁景銳,眼中水霧瀰漫,眼淚似乎要控制不住地流下來。

喬語狠狠地咬牙,抬高了下巴,將眼中的淚強行咽了下去,在誰跟前哭,都不會在蘇媛媛面前哭。這裡,她再也待不下去了!於是冷聲道:「G,對不起,改天再陪你看!」說完,沒有看任何人,挺直了背,一個人離開了!

顧予寒握了握拳,想追卻又停下了腳步,一個人站立著不知道在想什麼。

梁景銳渾身僵硬,在看到喬語的眼淚時,他突然清醒了,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竟然傷害了小語,不由得懊惱地暗罵自己一聲。

蘇媛媛極力壓下自己眼中的得意,溫柔地挽住梁景銳的胳膊道:「景銳,你沒事吧?」

梁景銳一愣,回頭看著蘇媛媛,彷彿才發現了她似的。

蘇媛媛看著他懊惱的神色,臉色一僵,手上的指甲都快掰斷了,臉上還維持著笑意,道:「景銳,我們還……」

梁景銳立即打斷道:「畫展的地址你自己選吧,或者我讓周立來!對不起,我有事先走了!」

說完,彷彿等不及了,立即朝著喬語離開的方向疾步追去!

「嗤~」顧予寒嘲諷了一聲。

蘇媛媛的氣似乎終於找到了一個發泄口,立即反唇相譏道:「你有什麼好得意的?不還是眼睜睜看著他們兩個走了嗎?」

顧予寒不慌不忙道:「好歹喬語還當我是好朋友,我看你在梁景銳那連空氣都不如!」

「你~」蘇媛媛氣結,轉念一想,笑道:「你的喬把你當好朋友,好朋友就是——不可能,永遠不可能!」

顧予寒奇怪地看著她,失望道:「果然是個沒腦子的,我們共同的目標都忘了嗎?你應該盼著我和喬在一起,這樣你不就可以和你的阿銳在一起了?」

說完,整了整衣服,大步離開,不錯,他們是一起的,為了同一個目標!

獨自跑出來的喬語仰起臉,卻無法阻止眼淚從臉頰滑落,她越走越慢,終於忍不住,坐在路邊,抱著膝蓋,將自己緊緊地抱住,不讓任何人知道自己的脆弱!

追出來的梁景銳焦急地尋找著,剛轉過一個人行道彎,就看到那個抱著自己的女人,縮成一團,似乎想將自己藏起來!

梁景銳鬆了口氣,心疼地走過去,在她身邊坐下,靜靜地陪著她,他知道,這個時候,小語需要的是陪伴,而不是懷抱!

看著街道,梁景銳突然想起,當年就是喬語將他從失控的車子前救了他。這個姑娘啊,彷彿是從天而將的英雄,一腳將他踢了出去,雖然事後被踢的地方很疼,但好歹性命無憂。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