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原以為慕洛琛讓周文達通知他們過來這邊,是為了給他們解決這次慕氏集團危機的方案,可這等了又等,從早上八點鐘等到十點,都沒見到他的人影,這是拿他們一票人開玩笑嗎?

股東們原本不滿意的心,此刻更加的不滿,幾個甚至抬高了聲音,攛掇其他人,把慕洛琛撤換下來,既然他沒能力管理好慕氏集團,那就交給有能力管理的人。

聽到股東們的話,慕知寒面色未變,只是靜靜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他不知道這次慕洛琛是怎麼想的,但昨晚爺爺跟他說,這麼做,只是為了逼著洛琛服軟,這次蘇念念的確是和他發生了關係,說什麼也要洛琛為蘇念念負責。

這麼做,無異於讓洛琛在蘇念念和簡汐之間選擇,慕知寒不贊成這麼做,甚至是反對的。

但腦海里閃過蘇念念的臉,慕知寒皺了眉頭,放在桌子上的手也忍不住的握在了一起。

時間指向十點二十分,會議室里已是喧嘩一片,脾氣暴躁的已經站了起來,拍桌子準備走人。

「這慕洛琛到底是什麼意思?從早上八點鐘,讓我們等到現在,他是準備放我們鴿子嗎?」

「就是,這次的危機,我們責怪他給公司帶來的損失已經是寬容大度,現在他竟然放我們鴿子。」

「連守時都做不到,他還有什麼資格做慕氏集團的總裁?」

……

會議室里你一言我一語,熱聲鼎沸,當怨氣達到最高點,大片的人開始離席,而就在他們準備離開的剎那,會議室的門嘭的一聲從外面打開,慕洛琛的身影出現在了會議室的門口,周文達、黎曼緊跟在他後面。

慕洛琛淡淡地掃了一眼會議室,喧鬧的會議室瞬間變得鴉雀無聲,剛才還在吵鬧的眾人,此刻僵在原地,一個字也不敢說出來。

慕洛琛沒理會那些起身準備離開的,大步走到最前面的位子,拉開椅子坐下,冷聲說:「都到了?現在開會。」

他的聲音一出,那些僵立的人紛紛的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每個人的面上都訕訕的帶著敬畏的神情。

這就是慕氏集團的天,仰望了六年,哪怕在極其憤怒的情況下,也只敢在背後說幾句,而沒人敢當著他的面說半個不字。

待所有人都坐下,站在慕洛琛身側的周文達,走上前,開始報告過去一周的業績,會議室里的每個人都在認真的聽。

彙報到近兩天的股票行情,辦公室里出現了小小的騷動。

慕洛琛面色淡然的沒一絲波紋。

半個多時候,周文達講完了,慕洛琛十指交握在一起,對眾人說:「在座的各位都是慕氏集團的老人,我掌管慕氏集團六年來,為慕氏集團做出的事情,想必每個人都清楚。」

聽到他話說道這,大多數人都以為他要打感情牌,企圖用過去的成就來掩埋這次的危機,心底里準備好了說辭。

但下一刻,慕洛琛的話,讓所有人有這種想法的人都打了臉。

「過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今天說這些,只是讓在座的人知道,這六年內我對慕氏無愧於心。而這次慕氏集團的危機,是由我帶來的,自然應該由我一人承擔,我不會推卸自己的責任。」

「所以,我決定辭去總裁一職,由公司的高層推選出新的總裁,讓他來帶領慕氏集團走上新的高度。」

慕洛琛最後一句話說出來,整個會議廳安靜的可以掉落一根針,每個人都驚愕的望著慕洛琛。

安靜了長達十幾秒后,會議室里嗡的一聲炸開了鍋,每個人都開始說起了話,身為慕氏集團的老人,有幾個是真的希望慕洛琛走的?希望把他退下那些話不過是氣話,慕氏集團一旦失去了慕洛琛,那對集團將是一場災難!

後果絕對比現在股價大跌要嚴重幾百倍,上千倍!

慕知寒坐在慕洛琛下手的位子,也愣住了,他也沒想到,洛琛會一聲不吭的就決定把總裁的位子讓出來。

在他心裡,慕氏集團就是洛琛的,一旦給了別人,哪裡還是慕氏集團?

「哥。」慕知寒站起來,叫了慕洛琛一聲。

慕洛琛神色淡漠的站起來,看著他說:「既然今天你也來了,那回家告訴老爺子一聲,他想要的,我已經給他了,希望他別再難為簡汐。」

慕洛琛說完,對周文達和黎曼說:「從今天開始,你們不用在慕氏集團了,我已經幫你們解除了合同,你們以後想去哪裡工作,就去哪裡工作吧。」

黎曼眼圈微微的有些變紅,她知道慕洛琛這麼做,是為了他們好。

在所有人眼裡,他們是慕洛琛的親信,是慕洛琛的左膀右臂,將來接人慕氏集團的人,哪裡敢重用他們?慕洛琛走後,他們只會被一步步的架空,而哪怕想離職,有合同在身,他們輕易離職,只會落下話柄。

「謝謝慕總。」

黎曼最後叫了一聲慕總。

周文達木著臉說,「我的工作是跟著少爺。」他的工作,原本就不是在公司里工作,而是在慕洛琛身邊。

現在慕洛琛離開了慕氏集團,只是讓他換了工作內容罷了。

慕洛琛看了眼周文達,沒說話,轉身往會議室外面走。

股東們紛紛圍了上來,要跟慕洛琛說話,周文達儘力把他們隔絕開,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慕洛琛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慕氏集團。 第357章不肯妥協

而在慕洛琛離開會議室不到短短十分鐘里,慕洛琛主動辭職的消息,傳遍了整個慕氏集團。

慕氏集團的每個角落都炸開了鍋,這段時間來,大多數人都在各守其職,就是相信慕洛琛能帶領慕氏集團度過危機。

而現在慕洛琛離職,是不是意味著,慕氏集團根本沒救了?

慕氏集團因為這個說法,所有職員都陷入了恐慌。

但這些,慕洛琛都管不著了,出了慕氏集團,他直接上了車,周文達開著車子,問:「少爺,去哪裡?」

「還能去哪裡?回家。」慕洛琛淡淡地說。

周文達迅速的把車子開向別墅。

慕洛琛拿出手機,給葉簡汐發了條信息——早點回家,今天中午,我親自下廚做飯。

公司里,葉簡汐接到信息,還有些莫名其妙,她怎麼感覺,越是緊要關頭,慕洛琛就越放鬆呢?

不過不用她自己想清楚這事,就有人上門給她解答了疑惑。

唐游銘聽到慕洛琛辭職的消息,立刻到葉簡汐的辦公室,「葉助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葉簡汐一頭霧水。

「慕總從公司辭職的事情,別告訴我你不知道!」唐游銘看著她滿是茫然的臉,忍著心頭的怒氣問。

葉簡汐聽到他的話,混沌的腦子裡驟然閃過一道光,如果唐游銘說的是真的話,那慕洛琛一系列反常的動靜,都有了解釋。

難怪他一點都不著急,從一開始他就沒想過挽回這次危機,他打算放棄慕氏集團!

腦子裡轟得一聲炸響,葉簡汐怔怔的站在原地。

唐游銘上前一步,抓住葉簡汐的胳膊問,「慕總到底是怎麼打算的,他現在這麼做,是不是應對慕氏集團危機的辦法?還是媒體以訛傳訛?葉助理,你不是跟慕總……」

他的話說到一半,葉簡汐忽然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和包,拔腿往外走。

唐游銘見她要走,上前想要追上去,情急之下,連葉簡汐的名字都叫了出來,「葉簡汐,你先別走,跟我說清楚再走!」

可葉簡汐哪裡還聽到他的話,狂奔出了公司。

搭乘了計程車,葉簡汐對司機報上了地址,拿出電話開始給慕洛琛打電話。

電話嘟嘟兩聲接通,她開口問:「你真的從慕氏集團辭職了?」

慕洛琛聞言,頓了兩秒,語氣淡淡地說:「沒想到消息傳的這麼快,的確是真的,我不打算做了,準備找個地方另起爐灶,慕太太,你不會擔心我養不起你吧?」

葉簡汐聽他說的話,鼻子迅速瀰漫了酸澀,原來他真的從慕氏集團辭職了,慕老爺子逼著他為蘇念念負責,他寧願捨棄了自己一手打造的商業帝國,也不肯妥協半分。

眼前的霧氣不停地積聚,最後順著眼角落了下來。

葉簡汐沉默了許久,鼻音囔囔的說,「哪裡會嫌棄,哪怕你不能賺錢養家,還有我呢,我出去工作,也能養得起咱們一家五口。」

慕洛琛輕笑著說,「我真是娶了位好老婆。」

葉簡汐說,「是我三生有幸,能嫁給你這樣的好老公。」

「好老公可不會讓自己的妻子,為家庭的生計操心,慕太太,快點回家,我在家裡等著你回來。」

低沉而溫暖的聲音從那邊傳來,葉簡汐無聲中淚如雨下,最後實在忍不住了,跟他匆忙說了一句再見,便掛斷了電話。

一個人默默地哭了很久,葉簡汐看著車窗外心又酸又軟,她能遇到慕洛琛,一定是耗盡了這輩子所有的運氣,所以才會多災多難。

不過,如果讓她自己選擇人生,她會連下輩子,下下輩子的運氣都堵上,以求能每次都能遇到慕洛琛。

媒體得知慕洛琛從慕氏集團離開,瞬間被引爆,這個曾經在商業帝國里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商業奇才,竟然這麼輕易地就放棄了慕氏集團!

每家報社都開始瘋狂的報道,慕老爺子看到消息說,慕洛琛已經從慕氏集團辭職,一句話沒說,身體一僵,往後跌坐在了椅子上,馮梓雲在一旁,連忙把藥丸往慕老爺子嘴裡塞,慕老爺子緩了好一會兒,才把胸口窒悶的氣順下去。

「爸,你別著急。」馮梓雲勸說道。

「不著急,不著急,我怎麼能不著急?打電話給那個孽孫,讓他立刻給我趕回來!」慕老爺子大吼。

馮梓雲見他這樣,哪裡敢耽擱,連忙打電話給慕洛琛,可撥打了一次又一次,根本就打不通,最後甚至直接成了關機。

馮梓雲正在犯難的時候,傭人進門說:「知寒少爺回來了。」

馮梓雲聞言,像是抓住了救星一樣,連忙去迎接慕知寒,剛出門口,剛好和慕知寒撞在了一起。

「知寒,你趕緊進去勸勸你爺爺。」馮梓雲心裡的算盤打的噼里啪啦的響,這次可不是她設計慕洛琛的,是慕洛琛自己主動交出來總裁的位置,跟她半點關係都扯不上。

現在慕洛琛不願意管理慕氏了,慕家能很出面的也就只有知寒了。

馮梓雲想到,知寒掌管了慕家,心裡頓時樂開了花,推著慕知寒往裡面走。

慕知寒進了書房,對老爺子恭恭敬敬的說,「爺爺。」

慕老爺子掃了一眼馮梓雲說:「梓雲,你先下去,我有話跟知寒說。」

「哎,爸,你們放心說,有什麼需要的叫我。」馮梓雲爽快的答應,臨走前還給了慕知寒一個眼色。

慕知寒只當沒看見,走到老爺子跟前,坐在了他的下手,說:「爺爺,我哥已經從公司裡面離職了,現在公司上下一片混亂,您……收手吧。」

「收手?」慕老爺子重複了這兩個字,神色頹然,「知寒,已經來不及了,哪怕我願意收手,也來不及了。」

「現在公司的情況還很穩定,只要洛琛回來,絕對可以挽回損失的。」慕知寒抬眸望著老爺子說。

慕老爺子嘆息了一聲,面色蒼老了許多,沒立刻回答慕知寒的話,而是沉默了下來。

房間里的氣氛變得格外的安靜,靜到連呼吸聲都顯得格外的冗沉。

慕知寒望著老爺子,心裡漸漸的變沉。

良久,慕老爺子眼角有些濕潤的說:「知寒,我說的並非是慕氏集團,而是洛琛來不及了。」

慕知寒皺著眉頭想要問什麼,可慕老爺子在他之前,語氣沉重的說:「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為什麼會針對簡汐和洛琛嗎?」

「嗯。」慕知寒誠實的回答,事實上,他不止一次問這個問題,但老爺子沒給他明確的答覆。

慕老爺子耷拉下眼皮,說:「因為我不想讓洛琛,為了葉簡汐萬劫不復。當初葉簡汐嫁入葉家的時候,我就發現了,她跟蘇家有關係。」

「簡汐和蘇家有什麼關係?她不是葉家的孩子嗎?」慕洛琛越聽老爺子說,越發不明白。

「你聽我接著說,我會把事情的前因後果都告訴你。」慕老爺子沉聲說道。

慕知寒沒再開口說話。

慕老爺子接著說,「葉簡汐的母親是蘇子夜,而蘇子夜的母親,也就是簡汐的外婆,是插足別人家庭的第三者,當初蘇子夜生下來之後,她母親沒多久就病逝了,蘇家的老太太覺得蘇子夜礙眼,便把她送到了別的人家養著。」

「所以外人乃至蘇家的人,都很少知道這個孩子的存在,更沒人會知道,葉簡汐和蘇家的關係。她是蘇家的外孫女,跟瑾年是表姐。」

慕洛琛聞言,臉上露出驚愕,難怪他有時候看簡汐,會覺得她有些地方像瑾年。

「蘇子夜在養母家長大后,和一個叫葉成書的人認識,兩個人背著家裡的人,偷偷地定了情,蘇子夜想嫁給葉成書,可那個時候,蘇老爺子已經替她訂了親,那戶人家的來頭不小,不能說毀約就毀約,所以,蘇家的人準備強拆開他們。」

慕老爺子回想起往事,目光變得越發的沉痛,「蘇子夜被抓回來之後,葉成書四處找人,可一個窮小子,有幾個人願意搭理的?他根本連蘇家人的面都見不到。」

「幾次碰壁之後,葉成書找上了本市的一個地痞,答應幫他們洗黑錢,作為交換條件,那個地痞,讓蘇家的人答應,把蘇子夜放出來,並且不再干預他們的婚事。」

「交易成立后,那個地痞拿到了蘇家的黑賬,讓蘇家人把蘇子夜交了出來,蘇家人的確把蘇子夜交了出來,但那之後,和蘇子夜斷了關係,蘇老爺子不願再認這個女兒。」

「饒是這樣,蘇子夜還是執意和葉成書結了婚,後來生下了葉簡汐。」

慕老爺子說到這頓了下,手緊緊地抓住椅子,說:「你聽到這,一定很想問,為什麼葉成書洗黑錢的事情,沒被揭發出來,而簡汐又和這些事情有什麼關係。」

慕知寒安靜的望著老爺子,的確他是想問這些。

慕老爺子苦笑了一聲,「沒被揭發是因為有人庇護著,洗黑錢的地痞,是當初A市市長姚明琪的小舅子,他能橫行整個A市,姚明琪又怎麼會沒關係?事實上,那個地痞手裡的黑錢,有三分之二來自姚明琪的手裡。」 第358章不能說的秘密(必看)

慕知寒皺了眉頭,姚明琪他有點印象,記得小時候姚明琪還來過慕家,看起來一個挺清廉的一個人,隱約中,他還記得,姚明琪做市長期間,A市的經濟正是翻天覆地的時候。

那個時候,整個A市的人,都把姚明琪奉為青天,沒想到背後竟然跟洗黑錢有關係。

後來,姚明琪好像是調到外市還是去了哪裡,他記不太清楚,只是這個曾經叱吒A市的人,終究漸漸的淡出了人們的視野。

「姚明琪是貧苦出身,他沒任何背景和靠山,能坐穩A市市長的位子整整十年,靠的就是這些黑錢,他用這些黑錢來賄賂人,而他每次賄賂人,都會記下這筆帳,他一份,他小舅子一份。」

「姚明琪後來調離A市,去京都任職,結果路上出了意外,死亡了。原本這件事情就應該塵埃落定的。」

「但在他死之後,他的助理親自向上面,舉報了姚明琪貪污受賄的事情,並且說,姚明琪就是因為這些賬單被害死的。」

「上面的人拿到他助理的遞交的資料,大為震怒,要求徹查所有和姚明琪涉案的人員。當時整個A市,上下人心惶惶,但調查了三個月後,最終只抓到了幾個犯罪人員,因為沒能找到姚明琪私底下那本記賬的賬目。」

「可沒找到,不代表這本賬單沒有,所有人鬆一口氣的同時,又提心弔膽。」

「姚明琪的小舅子沒落網,姚明琪的賬目沒找到,每個人的頭上,都懸著一把刀,而這把刀,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落下來,所以無論如何,都要找到這本賬目。」

「可他們找了姚明琪的小舅子十年,最後證實了,他早在姚明琪死的那一年已經死了,逃到國外,發生了暴亂被亂槍打死的,在他死之前,他找的人是葉成書,所以那些人最終找上了替他洗黑錢的葉成書,逼問他賬目的下落。」

「後來,葉成書告訴那些人,賬目早就被銷毀了,他親眼看著賬目銷毀的。」

「可那些人不相信,只管逼著葉家,一步步的把葉成書逼上了絕路。」

「葉成書死之後,他們又把目光盯住了葉簡汐,覺得葉成書把賬目給了葉簡汐或者蘇子夜。」

「知寒,若是簡汐一天沒把賬目交出來,他們就一天不會罷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嗎?」

慕老爺子話說到最後,眼淚順著眼角落下來。

慕知寒沒說話,因為他不知道說什麼才好,若是按照老爺子說的,那麼當初姚明琪案的官員,至少多達幾十人,這些人經過二十多年,早已分散到了各地,只要沒大錯,必定已經高升。

僅是在A市,他都不清楚,到底有幾個人在盯著姚明琪的賬目,暗地裡藏了多少敵對的人都不明白,那麼什麼時候死的,更不清楚。

慕家再怎麼財大勢大,也敵不過那麼多人的暗算,更別說,慕家本家裡就可能有人是參與當年姚明琪案子的。

難怪爺爺會想逼著洛琛離開葉簡汐,葉簡汐現在不只是一枚炸彈,而是核彈,當初姚明琪若是真的把賬目交到了葉家,而這本賬目又恰好落在葉簡汐手上,她一旦拿出來,將會轟動整個政圈。

哪怕她當初年幼,可能不知道這些事情,但只要有一絲可能,誰敢就這麼放過她?

慕知寒雙手不由自主的交握成拳頭,「爺爺,既然你知道這些,為什麼在一開始答應簡汐進慕家?非要等著我哥喜歡上簡汐,才會出手?還有那些人,為什麼這麼多年來都沒動靜,在她嫁入慕家后,又動作頻頻?」

「最開始,我並不知道葉簡汐就是葉家的那個孩子,事情過去了那麼多年,我早已經忘記了這些。而你奶奶,得知葉簡汐懷了孩子,便匆匆的找上了門,你奶奶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想做什麼事情,我能攔得住她?」

「等我發現葉簡汐就是那個孩子的時候,已經晚了,兩人領了結婚證,結婚的消息也傳了出去。」

慕老爺子站起來,在房間里走了幾圈說,「那之後,我試圖將葉簡汐趕出慕家,所以溫婉和婉如處處刁難簡汐,我沒阻止,而是助紂為捏,只希望她能知難而退。」

「可葉簡汐沒有,相反的經過那些磨難,她和洛琛的感情越來越深,洛琛甚至幾次為了她,不惜以身犯險。」

「再後來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

「至於他們為什麼當初放過簡汐,我想應該和她母親,蘇子夜有關係。蘇子夜從葉成書死之後,便消失的無影無蹤,或許她和那些人達成了交易,或許她找到了更為有權力的人做靠山。」

「這麼多年來,葉簡汐一直過的籍籍無名,所以那些人漸漸的對她放了心,但從她嫁入慕家后,她的一舉一動便能影響到很多人,若是有一天,她在媒體面前公布那本賬目,亦或者是,她把賬目遞交到上面……這就是那些人擔心的。」

「他們不能讓葉簡汐站在巔峰,所以做出了那麼多的動作,來把葉簡汐拉下泥潭。」

「可有洛琛和慕家在,他們不能輕易得手。」

「在前段時間,他們中有人找到了我,讓我逼洛琛和簡汐離婚,如果不行,他們會開始針對洛琛。」

「知寒,我並非鐵石心腸,簡汐嫁進慕家后,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裡,但洛琛是我的親孫子,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被簡汐拉入泥潭。」慕老爺子渾濁的眼裡滿是堅定。

「所以,知寒,你要幫我,若是你也不幫洛琛,那麼他會萬劫不復。」

最後四個字落下,慕知寒渾身都僵硬了起來。

幫助老爺子,在洛琛和簡汐的眼裡,他怕是會成為同樣的壞人吧?之前,爺爺在他眼裡,也成了一個冷血無情的人。

可……

不幫,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洛琛被那群人逼死嗎?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