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原來在這短短几天的時間裡,不僅只有豐城爵一個人在孤獨和彷徨中受盡煎熬,連帶著無辜受累的艾小咪也承受到了不堪重負的打擊。

秦昊開始後悔了,他後悔自己為什麼沒有事先調查清楚就我行我素地來找艾小咪幫助。

這個可憐無助的女孩才剛滿十八歲,不難看出因為豐城爵的病給她帶來的衝擊是很致命的。

「艾小姐,你聽我說,不是豐城爵派我來抓你的,我發誓!」

「不,我是不會相信你的!你和那個惡魔是一路的,仗著自己有錢有勢就可以隻手遮天。你們都是一樣的,都是魔鬼!」

天吶!

從艾小咪口中蹦出的這一句魔鬼,瞬間將秦昊震驚到無言以對。

看來豐城爵在這個女孩心目中的形象是徹底地毀了!

即便如此,秦昊覺得自己處於人道精神還是應該想方設法去替豐城爵彌補和挽回。

誰讓這是他這個私人醫生的職責所在呢!

「艾小姐,真的很抱歉。事先我並不知情你被學校開除,不過你不用擔心,一切都過去了,學校的事我會找人處理,我以人格擔保,請你相信我!」

「嗚……你,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艾小咪抹著眼淚,在她看來眼前的男人似乎是真誠的,至少他沒有像豐城爵那個瘋子一樣對自己使用暴力,只是他說的話究竟值不值得相信呢?

「艾小姐,其實爵爺這些天一直很內疚,即便他也知道是因為自己病入膏荒才會對你做出那些禽獸不……的事。所以他想補償你,派我來是為了把這個給你。」

無奈之下,秦昊本是計劃威逼利誘艾小咪好讓她就範答應幫助自己去救治豐城爵的病,可是當他見到艾小咪的一瞬間就已經打消了這樣的念頭。

就如他之前所認定的那樣,這個女孩是無辜的,她沒有責任和義務去幫助一個曾經傷害過自己的陌生人。

「這,這是什麼?」

艾小咪顫抖著接過秦昊手中的紙條,半信半疑將它打開。

五百萬?

天吶,居然是張五百萬的支票!

「艾小姐,請你一定要收下,這是爵爺特意交代的。但是也請你不要誤會,他並不是那種認為用錢就可以解決一切的人。」

「哎……事實上,自從你走了之後,他的身體越來越差,現在都已經下不了床了。」

「恕我直言,恐怕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秦昊聲情並茂連連嘆氣,他一面無奈地搖頭,一面卻在用餘光細細打量艾小咪的表情。

親愛的,我們離婚吧 這是最後的機會,一切就看豐城爵這個傢伙自己的造化了。

果然,「你是說他,他就快死了嗎?」艾小咪的反應令到秦昊極為滿意。

所以他決定再接再厲:「這件事現在還不能對外公開,希望艾小姐一定要幫我保密好嗎?」

「好,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我發誓!」這下,艾小咪是徹底地相信了。

穿書之替嫁千金 原來豐城爵的病真有這麼嚴重,原來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身不由己,原來他也……並沒有想象中這麼壞。

「艾小姐,其實爵爺這次派我來找你是想見你最後一面?」

小女生就是好哄,秦昊知道現在是可以表明自己真正來意的時候了。

「他,他為什麼要見我? 重生娛樂圈之奮鬥人生 我不要,我不要去見他!」

雖說艾小咪已經沒有之前那麼抵觸了,不過一說到豐城爵要見她,腦中還是會立刻浮現出一些驚悚的畫面來。 豐城爵就快死了,這是他臨死前最後的遺願,那就是:贖罪。

他希望得到艾小咪的原諒,他希望在自己的眼睛緊緊閉上之前不會留下任何的遺憾。

在這之後,秦昊走了。

在這之後,病房裡只剩艾小咪獨自一人,還有她手中的五百萬支票。

這是好大的一筆錢,是她一輩子都不可能擁有的財富。

這是豐城爵給她當作補償的錢,可是她真能堂而皇之地收下嗎?

「不,這錢我不能拿!」

猶豫再三之下,艾小咪深吸了一口氣,毅然決然將手中的支票塞進了包包里。

當天傍晚,時鐘再度敲響六點。

艾小咪一手拉著行李箱神情凝重地站到了豐城爵的卧房門前。

因為秦昊早有指示,所以西山別墅的保衛人員一見到艾小咪就主動放行,護衛車還沿路送她進入了豐家的別墅區。

「艾小咪,來都來了,你就當是可憐一個生命垂危的病人,你就當是在做好事……」

在來的路上,艾小咪接到了學校的電話,校長在電話里不停向她賠禮道歉,並且撤銷了開除學籍的處罰。

艾小咪知道,這一切都是秦昊安排的,看來那個醫生並沒有說謊騙她。

所以,如今躺在卧室大床上的豐城爵,他是真的就快要死了嗎?

事隔幾天而已,艾小咪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還會再次踏入豐家別墅的大門,她也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還會心甘情願地來見豐城爵最後一面。

也罷,轉念想想,如果艾小咪沒有背著豐城爵翻窗逃跑的話,他也不會因此而被激怒對自己做出那些……不好的事來。

「算了,反正就這一次。」也是最後的一次。

艾小咪鼓足勇氣踏入了豐城爵的卧室,誰知撲鼻而來一股濃烈的藥味嗆得人止不住咳嗽。

「咳,咳,咳……」

艾小咪一個沒忍住,很快驚動了床上的男人。

「我說過,除了她什麼人都不見,出去!」

卧室沒有開燈,華麗的窗帘遮擋住戶外的光亮,黑暗中艾小咪聽到豐城爵說話的聲音,只是她沒想到竟會如此虛弱。

秦昊所言不假,豐城爵現在的狀態真的很差,他連說話都有氣無力,隱約中是一個骨瘦如柴的男人正背對著艾小咪躺在床上。

他一動不動地躺著,彷彿是在等待著死神的來臨。

豐城爵快死了,他真的好可憐啊!

當下,艾小咪不再猶豫,她憑著之前的熟悉一個箭步衝到了豐城爵的床邊。

「是我,我來看你了。」

不知道為什麼,艾小咪覺得自己的眼眶濕潤了,一連串晶瑩的淚珠不自覺滑落面頰。

心裡泛起陣陣酸楚,就連她自己也無法解釋這種酸楚的來源。

躺在面前的這個男人曾經狠狠地傷害過他,她痛過、怨過、恨過,但如今……那些不好的感受竟在一瞬間化為烏有。

是同情心在作祟,因為艾小咪從來都是一個善良感性的好女孩。

所以她心軟了,這也意味著她已經原諒了豐城爵當初對待自己的所作所為。

「艾?艾小咪?」

難以想象,豐城爵一連躺在床上數日竟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不過即便是幻聽也好,此時此刻他真的已經沒有任何力氣去分辨了。

豐城爵激動地轉過身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身邊的女人牢牢抱住了。

「啊,豐城爵,你不要這樣……好痛!」

這種猶如蟒蛇纏繞式的擁抱對於艾小咪來說並不陌生,她想起那天豐城爵就是這樣死死把自己按在懷裡,險些讓她透不過氣來。 「小咪?你真的是小咪嗎?」

再次聽到懷中女人的聲音,豐城爵突然間意識到自己並不是做夢。

是真的,這一切都是真的!

艾小咪回來了,她真的回來了。

「是,是我!好痛,求你先放開我好嗎?」

豐城爵的擁抱滾燙如火,這讓艾小咪原本打算壓抑在心底深處的恐懼下意識又冒了出來。

「呵,太好了。你回來了,我就知道,你會回來的!」

其實秦昊在說完那番話之後並沒有十足把握打動到艾小咪,所以他也沒有把自己找艾小咪談話的事告訴豐城爵。

「豐城爵,你不要這樣好不好?有什麼話好好說行嗎?我知道你就快死了,所以我是來見你最後一面的……」

什麼?

他就快死了?

這麼大的事為什麼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卻會從艾小咪的口中得知?

「你回來就是為了看我怎麼死嗎?」

真是氣不打一出來,豐城爵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確實不佳,可是他渾身無力的原因只是因為時刻想著艾小咪所以才睡不著覺啊!

難不成這才幾天不睡覺他就已經悲慘到一隻腳踏進棺材的地步了嗎?

這個愚蠢的艾小咪究竟是從哪裡聽來他就快死翹翹的謠言的?

真是讓人忍不住要來氣!

「不是,不是這樣的。」艾小咪很快發現了自己口誤,情急之下拉住了豐城爵的手哽咽道,「豐城爵,我都已經知道了,所以我來看看你。還有,我想對你說,我已經不再恨你了,我已經原諒你了。所以,你不用再覺得內疚了,你可以安心地……上路。」

「艾小咪,你說什麼?」

這個可惡的女人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他什麼時候內疚了,他什麼時候需要得到她的原諒了?

還有,她這是當著他的面在詛咒他嗎?

因為卧室里沒有光線,所以艾小咪看不清豐城爵此刻的表情,她單純地認為這個男人已經受到了良心的譴責所以才打死也不承認內心真實的想法。

「嗚……豐城爵,你不要再裝下去了,秦醫生都已經告訴我了。」

下一秒,艾小咪痛哭失聲,她張開雙手一把摟住了豐城爵的脖子。

「艾小咪,你……」原來如此。

又是秦昊那個庸醫在背後搞的鬼,這次他居然還不怕死地詛咒他命不久已?

不過,不得不承認,那個庸醫有時候還是有些頭腦的。

因為艾小咪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主動地親近過他,美人在抱的滋味好極了,或許小小的謊言可以重新開啟他和艾小咪之間心靈的羈絆也說不定啊!

「咳,咳,咳……既然你已經什麼都知道了,那我也不再瞞你了。」將錯就錯,豐城爵自然不會傻到白費了秦昊的苦心,他輕輕推開了懷中的艾小咪,故意轉過身去和她保持距離,「是的,自從你走後,我吃再多葯也於事無補。我知道自己快不行了,我也知道自己沒多少時間了……」

豐城爵一方面覺得自己演技高超,另一方面卻在心裡不斷苦笑,他突然間發現自己有些可悲,而更多的還是可笑。

他豐城爵居然也會有今天,居然為了留住一個女人不惜詛咒自己?

呵呵,這還真的是一世英明毀於一旦都不帶絲毫遺憾啊!

艾小咪啊艾小咪,你的身上究竟是有什麼大不了的魔力,才會令到他豐城爵這樣的大人物混成了如今這幅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死德性?

「嗚……豐城爵,真的對不起,是我誤會了你!我不知道你會病得這麼嚴重,是我不好,我不應該走的,都是我的錯!」

艾小咪哭得撕心裂肺,她開始自責為什麼當初會如此狠心去怪罪一個得了不治之症的病人。

豐城爵不是壞人,他只是一個命不久已的可憐人而已! 豐城爵看人的眼光果然從未有錯,艾小咪的確是一個善良單純的女孩子,和他之前接觸過的那些女人無一雷同。

她生性敏感、耳根子軟,她敢愛敢恨、從不做作,她自然可愛、不貪慕虛榮。

只是可惜了,這麼好的一個女孩,居然還只是一個涉世未深、哪哪兒都還沒長開的小丫頭。

從頭到尾,豐城爵就沒想過會對這樣一個抱起來沒有半點女人味的小女孩出手,之所以把她強硬地帶回家裡圈養起來,只是出於那第一眼的渴望。

沒有什麼可解釋的,他豐城爵想要得到什麼就能得到什麼,他就是整個黃金城的主宰。

「小咪,你是一個好女孩。其實你不應該回來的,就讓我一個人在這裡慢慢等死吧!」

如果說,利用一個女孩的善良去達到某種目的算是一種卑鄙行為的話,那麼此時此刻的豐城爵似乎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成為了那樣的卑鄙小人。

無計可施,沒有艾小咪陪在身邊的日子實在煎熬,豐城爵幾天幾夜合不上眼渾身無力、四肢癱軟。

可奇怪的是,豐城爵一觸碰到艾小咪兩眼就犯困,這女孩擁有一種類似抱枕般的體質,也是目前豐城爵最為需要的。

「不會的,你不會死的!豐城爵,你這麼有錢,你一定可以找最好的醫生救活自己的,你一定會好起來!」

豐城爵真的瘦了很多,他幾乎使不出力,腦袋耷拉著虛弱地掛在艾小咪肩頭。

他呼吸微弱,雙手垂在身體兩側就連抬起來抱住她的力氣也沒有。

豐城爵好像真的快死了,之前還好好的一個大活人如今卻被病魔逼到了這幅田地。

真是太可憐了!

艾小咪於心不忍,即便她和豐城爵並不熟悉,但他們好歹也算是共處過一室,共同生活過在一個屋檐下。

「沒用的,醫生說我無藥可救了。小咪,即便我富可敵國也換不來自己的一條命。」靠著小咪抱枕睡覺真是舒服,感覺渾身輕飄飄的,豐城爵忍不住打了個哈欠,懶洋洋地調整了下坐姿,感覺說話越來越提不出氣,「我現在只剩最後一個願望了,陪著我,不要走……」

話音一落,艾小咪只覺掛在自己肩頭的腦袋逐漸往下滑落……難道?

「豐城爵,你不要嚇我啊!」

豐城爵不會就這麼死了吧!

「來人啊,快來人啊!豐城爵,你不要死,你不要死啊!嗚……」

豐城爵不省人事一頭倒在了艾小咪的懷中,可是他的一隻手竟還抓著艾小咪的衣角不放,緊緊地抓著。

門外的傭人聽見了艾小咪的叫聲連忙衝進卧室,眾人驚慌失措紛紛採取搶救措施。

「嗚……豐城爵,你不要死啊!嗚……豐城爵,你不是說要我一直陪著你嗎?好,我答應,我不走了,我再也不走了。你快醒醒啊,你千萬不要死啊! 努力刷經驗 嗚!」

窗帘拉開的一瞬間,艾小咪終於看清了倒在自己懷裡的豐城爵。

只是短短的幾天而已,這個男人的臉上布滿了滄桑,他骨瘦如柴,雙唇不帶一點血色。

他死了嗎?

「嗚……你們趕快找醫生過來救他呀,你們快去啊!」

艾小咪失聲大叫,她一把抱起豐城爵的腦袋,淚水不斷從眼眶湧出。

不會的,事情不應該變成這樣的!

豐城爵不會這麼快就死的,他剛剛還在說希望自己能夠陪他走完最後的人生,可是現在卻?

等到秦昊收到消息匆忙趕到現場的時候,他依在門邊開始由衷地羨慕起豐城爵來。

因為艾小咪無論一邊的傭人怎麼規勸也不願放手,她抱著豐城爵的身體嚎啕大哭、捶胸頓足,而她此刻的神情看上去竟是生無可戀般的慘痛。 秦昊眼中認定一個男人的幸福是這樣的:當你死了(或在裝死)的時候,在你身邊至少還有一個女人會因為你的離開而落淚。

「現在你該滿意了吧?」

事後,秦昊這般問道。

「這不是你的計劃嗎?」

豐城爵睡了一個好覺,現在精神抖擻。

「爵爺配合的天衣無縫,不是嗎?」

秦昊含笑推了推鼻樑上的金邊眼鏡。

「是那個女人在玩欲擒故縱的把戲,我不是在配合你,是在配合她!」 神奇寶貝:我變成了皮卡丘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