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原來,宋靜書早就傳信給趙錦承,只要他能幫著丞相府對付楊威那個渣男,能護著高丞相與高夫人不被將軍府的人欺負的話,就給他一大筆報酬。

這個一大筆報酬,對於宋靜書來說,自然不是一筆小數目。

所以,趙錦承才這般急匆匆的來了丞相府。

高丞相無奈搖頭。

心裡卻又鬆了一口氣,忍不住因為周友安與宋靜書的關心而感動。

這兩個孩子,也沒有白疼……

「高丞相你放心,靜書已經告訴了我該怎麼做。即便是本太子拿了靜書的報酬,可我心裡也挺瞧不起楊威這個渣男的!」

獨家婚約:替身媽咪快轉正 趙錦承重重的一拳敲在桌子上,「楊威這個渣男,簡直是丟盡了我們男人的臉!」

高丞相汗顏,忍不住扶額,「太子殿下,你還是說說,靜書是不是說了接下來該這麼辦吧?」

他相信,既然趙錦承收到了宋靜書的信,就一定告訴了他接下來該怎麼做。

果不其然。

趙錦承輕咳一聲,又將宋靜書的計劃,告訴了高丞相……

很快,高丞相重病的消息就傳遍了整個京城。

「你們聽說了嗎?那楊將軍真是不要臉!分明是自己對不住楊少夫人,做出這般臭不要臉的事情來,還做出一副受盡委屈的樣子,讓皇上斥責高丞相!」

「就是!皇上雖然愛才,可也不能這般顛倒黑白啊?」

「因為楊少夫人的事兒,丞相大人已經傷心到了極點,皇上還這樣做,不是更加傷了丞相大人的心么?」

「可不是么,對丞相府而言,簡直是雪上加霜啊!」

「所以,我聽說丞相大人才會病倒,換做是我只怕是也會被氣得卧床不起了。」

「自己最疼愛的女兒被人這樣欺負,還惡人先告狀,真是要氣死人!「

「……」

將軍府,楊老將軍不住咳嗽,躺在床上臉色灰白。

楊老夫人坐在床邊,不住的抹眼淚,嘴裡斷斷續續道,「這,這到底都是,都是些什麼人?!我家威兒,已經被氣,被氣得瘦了一大圈了。」

「如今,就連老爺你也倒下了。」

楊老夫人眼睛都哭腫了,「丞相府,這是要逼死我們老兩口嗎?!」

陳鳳雲也坐在一旁抹眼淚,小聲道,「爹,娘,要不咱們將爹生病的事兒,也放出去吧?」

她心想,高丞相生病就是重病,讓京城眾人紛紛同情,為丞相府說話。

可將軍府的老太爺生病,不也是生病么?

說不準,接下來京城百姓就會調轉矛頭,將目光對準丞相府?!

「不行!」

楊老將軍咳嗽的厲害,氣喘吁吁的阻止了,「先來者居上!若是再將我生病的事兒放出去,百姓定是會以為,我這是裝病、效仿丞相府。」

「那時,對我們將軍府的形勢更是不利。」

不得不說,姜還是老的辣。

楊老將軍能想到的,是陳鳳雲與楊威都想不到的。

楊威陰沉著臉坐在一旁,聽到這話抬眼看了楊老將軍一眼,「不知道,爹可有什麼高見?」

「高見算不上,拙計倒是有一兩條。」

楊老將軍又氣喘吁吁的咳嗽了一陣,隨後才意味深長的看向楊威,緩緩說道,「威兒,你應該知道,如今皇上雖然為你說話。只是因為你是將軍,而不是因為……當真贊同你的作為。」

「所以,目前取得皇上真正的支持,對咱們將軍府才是最有利的……」 在楊老將軍的指點下,楊威很快就想出了主意。

當日下午,便進宮去見皇帝了。

卻沒想到,太子趙錦承也在勤政殿,這倒是讓滿腹心事、已經想好了該對皇帝說什麼的楊威,頓時就開不了口了。

不知方才趙錦承與皇帝說了什麼。

眼下見楊威進來了,皇帝臉上神色分明染了幾分不渝。

「楊將軍這個時候進宮,可是有事?」

「微臣……」

楊威神色有些緊張的看著皇帝,又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趙錦承,地垂下頭飛快的在心裡思索片刻,突然一膝蓋跪在了皇帝面前,「皇上,微臣有罪!」

「微臣今日,是特地進宮來請罪!」

趙錦承與楊威年紀相仿,倒也有些往來。

加之楊威心中清楚,趙錦承與高寧夕關係良好,與周友安宋靜書也都是至交好友。

自從楊威納妾后,趙錦承與楊威的態度,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的冷待了。

甚至,趙錦承已經明確的表示了,自己厭惡「渣男」。

這會子,說不定趙錦承是幫著高寧夕與丞相府,正在皇帝面前說他什麼壞話了,所以皇帝臉色才這般難看。

方才趙錦承看向楊威時,眼中也有一絲顯而易見的厭惡。

楊威心中有數,不敢隨意開口。

「哦?」

見楊威突然跪下來了,還說什麼請罪的話來,皇帝倒是疑惑了,放下手中的奏摺沖他挑眉問道,「楊將軍此話何解?你又犯了什麼罪行需要請罪?」

極品神醫闖都市 楊威神色忐忑的看了趙錦承一眼,言外之意便是請求皇帝先讓趙錦承避一避。

偏偏,趙錦承是個「不識趣」的。

不等皇帝開口,他就已經主動笑道,「父皇,兒臣怕是能猜出來,楊將軍是為何要自己請罪了。」

楊威下意識轉頭看向趙錦承,眼神緊張。

皇帝像是沒有察覺到楊威的忐忑不安,只對趙錦承問道,「那你倒是說說,他是為何?」

楊威心裡不安的預感愈發強烈了。

直覺告訴他,趙錦承這廝怕是要搞事。

果不其然,只聽趙錦承緩緩說道,「近些日子來京城裡的傳言,兒臣倒也是有所耳聞!楊將軍身為一員虎將,卻管理不好自己的後院之事,也著實是有罪。」

皇帝蹙眉,楊威低眉。

趙錦承淡淡的瞥了楊威一眼,繼續慢條斯理道,「楊將軍為我朝出力,顧不得打理後院之事倒也無可厚非。」

「只是,楊將軍到底是朝中重臣!做出這般事情來,讓京城百姓議論紛紛,說不準百姓們還在背地裡議論,說此事是不是父皇有意為你撐腰……」

趙錦承話還沒說完,就被皇帝重重的打斷了,「簡直是胡言亂語!」

「朕乃一國之君,怎會為朝臣的家事撐腰?」

皇帝虎著臉,明顯不悅。

楊威見皇帝動怒,忍不住打了個哆嗦,跪的更加筆直了。

「父皇,這話可不是兒臣說的!」

可趙錦承顯然是見慣了皇帝動怒,一臉無辜的看著他,「父皇,這也是兒臣聽人說起的。」

「說如今京城的百姓,可都知道父皇為了楊將軍,而斥責高丞相一事了!因此眼下京城裡的百姓才會對此事議論紛紛,認為父皇是在給楊將軍撐腰呢!」

趙錦承毫不在意的站起身來,背著雙手走到楊威面前。

他繞著楊威走了一圈,又咂了咂舌,「要我說,楊將軍還真是有臉面呢!」

「要知道,父皇平日里可不會為了哪個大臣的家事如此操心。楊將軍也算是,這有史以來第一人了。」

言外之意,便是楊威確實是有罪。

這些年來,皇帝從未操心過哪個大臣的家事。

可楊威卻是第一人,也是第一個讓皇帝這麼操心的人,甚至還害得皇帝被百姓誤會,所以不是有罪是什麼?

皇帝氣得重重的拍了拍桌子,「妄議!簡直是妄議!」

「父皇,這些話可都是百姓說的,並非兒臣。」

趙金晨不怕死的抬頭,繼續挑釁皇帝的威嚴。

他就不信了,京城這麼多百姓,自家父皇還會為了一句話,將所有百姓抓起來、拷問是誰說了這樣的話不成?!

既然不會,自然是由著他隨便說就是。

果然,皇帝的臉頓時就更黑了。

楊威抬頭,小心翼翼的看了皇帝一眼,見他臉色如此難看,忙又垂下頭去。

要死了要死了!

今日他本來已經打好了小算盤,誰知道正好碰上趙錦承也在勤政殿……早知道趙錦承在的話,楊威寧願多忍受一天百姓的閑言碎語,也不會這個時候進宮來找死!

「放肆!」

皇帝直接砸了手邊的硯台,低聲怒斥,「這幫百姓,簡直是胡言亂語!」

楊威聽到皇帝的聲音,更是心驚膽戰起來。

良久,見皇帝與趙錦承都沒有說話了,他才小心翼翼的開口,「皇上,微臣今日進宮,的確就是因為這件事而來。」

「微臣也是聽聞百姓的傳言,知道名不副實定是會給皇上造成困擾。因此今日特來給皇上請罪,微臣有罪,還望皇上重罰!」

說罷,楊威便重重的給皇帝磕了個響頭。

見楊威如此「實誠」,皇帝的臉色倒是好轉了一些。

不過,仍是陰沉的嚇人。

「楊威,你老實交代,如今將軍府的後院,當真是百姓傳言的這般?」

皇帝沉聲問道。

若是仔細看去,還能看見皇帝眼中一閃而過的好奇。

趙錦承微微一笑,「父皇,其實這事兒兒臣……」

「你閉嘴!」

趙錦承話還沒說完,就被皇帝給打斷了。

他滿頭黑線,只能閉嘴了,憤憤不平的在一旁坐下。

皇帝輕咳一聲,對嚇得不輕的楊威說道,「楊威,你只管將真實情況說出來!不管如何朕也只是想聽聽怎麼回事罷了!所以最好不要妄想隱瞞朕什麼情況。」

楊威忙不迭的點頭。

於是,又將將軍府的情況,事無巨細的告訴了皇帝。

當然了,隱瞞了他們一家逼走高寧夕、用計讓陳鳳雲進門的實情。

只說是高寧夕自己小氣,容不得他納妾才會離家出走。

然後,又開始將各種罪名往丞相府頭上推,聽得趙錦承火冒三丈,真想將楊威按在地上暴打一頓! 皇帝認真的聆聽楊威對丞相府的控訴。

只是,在趙錦承這個角度看去,分明看將皇帝緊緊捏著手中的毛筆,手背上青筋暴起。

一看,便知道也是在強忍怒火。

頓時,趙錦承就樂了。

楊威怕是自己在找死吧?

看來今兒不用他動手,自家父皇也不會讓楊威好過了……竟是敢在父皇面前,這般污衊高丞相,當真以為這些年來,自家父皇還不了解高丞相是什麼人么?

楊威絲毫沒有察覺,皇帝已經再次陰沉下來的臉色。

嫁給全城首富后我飄了 他聲淚俱下的控訴高丞相,而後又道,「皇上,高丞相簡直是欺人太甚!」

「奈何他是微臣的岳丈,微臣無法與他辯駁。因此才會鬧得這般難堪,讓京城百姓都得知此事,從而看熱鬧了。」

楊威可是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了高丞相頭上去。

趙錦承已經收起臉上的憤怒,坐在一旁自顧自的看書。

他更好奇,今晚父皇會如何處置楊威這個渣男……

聽完楊威聲淚俱下的控訴,皇帝神色晦暗不明的點點頭,「不錯,高丞相此舉著實是不妥!簡直有負朕的看重與信任!」

「既然如此,朕便即刻派人將高丞相請進宮來,與你當面對質、解決此事吧!」

說著,皇帝就要下令,命人去請高丞相進宮。

楊威頓時就急了。

他慌忙阻止了皇帝,著急的解釋道,「皇上,微臣也只是將實情告知皇上罷了!還請皇上莫要請岳丈進宮裡,否則定是要傷了微臣與高丞相之間的和氣!」

「不管如何,即便是微臣與高丞相不是這種關係,也是同僚……」

言外之意,便是他們倆低頭不見抬頭見,關係不能鬧得太僵。

趙錦承涼涼的接了一句,「和氣?你與高丞相之間,還有和氣可言嗎?」

只一句話,楊威的眼神,瞬間就黯淡下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