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原因很簡單,不管葉風犯了什麼事,他只要出示自己的軍官身份,警察肯定不會動手,最多很請示警局領導,再由警局領導跟軍方這邊打招呼,不能隨隨便便的就帶走一個將軍。

但葉風偏偏沒有這麼做,任由警察給帶走了。

總裁的呆萌冤家 這就有點奇怪了!

雖然沒有猜出葉風的用意,但許太虎也沒有耽擱,直接去了一趟京都大酒店。

剛進去,便看到徐璐和張玉等人坐在大廳里聊著天。

「許將軍!」

徐璐等人連忙站了起來,問了一聲好。

「既然你們都在,那我就問幾句,葉風的事情,到底怎麼搞得?」

許太虎也來不及客套,一開口便問了起來。

「我們也不知道,好像是趙千秋的父親找上門來了,還帶了警察來!」

徐璐解釋道,「但小風當時跟我說,讓我們不要做什麼,他會來處理,什麼都不要管!」

「對,當時葉先生被帶走,我也在場,他就是這麼吩咐的,似乎很有把握!」

張玉也點點頭,附和了一句。

「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麼名堂啊?」

許太虎撓撓頭,也沒有想明白。

「既然葉大哥那麼有自信,那就讓他去做唄,我們就別插手了,反正以他的身手,就是進了警局,想出來也沒啥問題!」

張雪寧在旁邊插口了一句。

「這話倒是不假!」

許太虎點了點頭,到了葉風那個層次,關押普通人的地方很少有能關住他的,想出來,也沒人能攔住他。

……

京城派出所里!

即便是天子腳下,但京城的派出所關押室也是人滿為患,葉風進去之後,也沒有什麼特殊的待遇,和一個老頭關在一起。

「小夥子,你也是掃黃掃進來的?」

那滿頭花白的老頭瞥了葉風一眼,開口問道。

啥?

掃黃?

葉風一陣莫名其妙,隨即笑道:「大叔,你都這一把年紀了,還出來找姑娘玩啊?」

「咋地,你瞧不起我啊?」

葉風這話讓那老頭一陣不滿,沒好氣的說道:「有本事你也掏出來,咱倆比比,我的還不一定比你的小呢!」

額……

葉風一陣尷尬,這老頭還真的是個直率的性子,張口閉口就是直接看的。

「我告訴你,你還別不信!」

那老頭注意到了葉風撇嘴的動作,笑道:「老子我年輕的時候,那身邊也是美女環繞,妻妾成群!」

「哦,那現在怎麼還要到外面找呢?」

葉風不動聲色,隨意的問了一句。

額……

葉風隨便的一句問話,便讓老頭的臉色難看了起來,「你懂個屁啊,家花再香也沒有野花香啊!」

「等等……說了半天,你是怎麼進來的?」

老頭被這小子擠兌了好幾次,心裡不爽,便轉頭問起了葉風。

「我啊?」

葉風隨意的道:「廢了兩個小子的一條手臂和一條腿,就被抓進來了!」

「呦呵……你還挺狠的啊!」

老頭一陣驚訝,「那你怕是短時間內出不去了,估計要賠個幾十萬的!」

賠償幾十萬?

葉風笑了笑,他打了人,就壓根沒打算賠償,這破地方,他要是想出去,還真的沒人攔得住!

「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葉風淡淡的道。

「你牛逼!」

老頭豎起了大拇指,笑了起來。

兩個人閑聊了一下午,到了晚上的時候,便都各自休息了。

第二天一上午,葉風便被警察給帶了出去,進了審訊室,屋子裡只有兩個警察,一男一女,男的負責審問,女的則是負責記錄。

「姓名!」

男警官嚴肅的開口問道。

「葉風!」

葉風也沒有任何多餘的表示,問什麼就回答什麼。

「性別!」

「男!」

「年齡!」

「二十五!」

……

足足問了十幾個無關緊要的問題,葉風統統全都說了出來,沒有任何的不耐煩之色。

咦……

葉風的表現,也讓男警官一陣無語!

他之所以問這麼多無關緊要的問題,就是想讓葉風產生逆反心理,誰知道,這傢伙的心態也太好了,不管問什麼,就回答什麼,一點都不生氣,跟他同年齡段的年輕人差距也太大了。

「為什麼要打傷陳馳和吳狼兩個人!」

男警官終於放棄激怒葉風的打算了,開口問道。

「他們欠打!」

葉風淡淡的說道。

「放肆,每個人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憑什麼就定義一個人欠打?」

男警官怒聲說道。

「我覺得欠打就行!」

葉風絲毫沒有被對方的吼聲給嚇住,區區一個小警察,他有什麼可怕的,「你也不用嚇唬了,趙無極讓你們審問我,就來點真實的,老是這麼來虛的,有什麼意思?」

「什麼趙無極,我不認識!」

男警官冷冷的說道,「請注意你的言辭,否則,我要採取審訊手段了!」

「裝下去有什麼意思呢?」

葉風笑了笑,「你們也只是個小警察,我呢,奉勸你們一句,不要插手我和趙無極之間的事情,否則,吃虧的是你們!」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這句話你們有聽過嗎?」

葉風其實也知道趙無極的打算,無非就是把自己抓進來,讓許家的人來救自己,到時候趙家就能抓住許家的把柄。

雖然葉風不清楚許家和趙家之間是不是有什麼競爭,但趙家這麼做的目的,似乎也只有這樣了。

他也很想看看這警察局裡能玩出什麼花樣,便決定進來看看。 第622章

神仙打架?

那男警官忍不住一笑,沒好氣的說道:「就你還神仙?得了吧,在京城的地面上,敢自稱神仙的都沒有幾個,你算個屁啊?」

我算個屁?

葉風看著男警官那不屑的樣子,微微一笑,什麼都沒有說話。

隨後又問了幾個問題,便將葉風帶了回去。

「怎麼樣,今天有沒有毒打你?」

一回去,那老頭便好奇的問了起來。

「為什麼要打我?」

葉風隨口說道,「我可是守法的好公民!」

「切,你扯什麼犢子呢,都廢了人家的手臂和腿,你還守法,裝什麼大尾巴狼呢?」

老頭一陣好笑,語氣里都是不相信。

得了……

又是一個不相信自己的!

……

趙家,趙千秋的房間里。

前兩天他一直住在醫院裡,今天才在醫生的允許之下,回到了趙家,他的情況說嚴重也嚴重,說簡單也簡單,好在葉風那致命一擊留了點力氣,沒有將心肺重傷,否則的話,估計當場就一命嗚呼了。

「你說葉風那小子被抓起來了,還被關在警局裡?」

趙千秋聽完了自己的手下人彙報之後,震驚的問道。

「對,少爺,我聽上次跟著老爺去京都大酒店的人說的,千真萬確!」

趙元是趙千秋的手下,對趙千秋是忠心耿耿,家族裡發生的事情都會跟他彙報一遍。

「好小子,你也有今天!」

趙千秋一陣激動,但很快又想到一個問題,說道:「不對啊,那小子身手那麼好,警察就是想抓也抓不住啊?他想走,警察又攔不住?」

「少爺,這您就不懂了吧!」

趙元立馬獻殷勤了起來,說道:「你想想啊,那小子身手是很好,但警察可是國家的執法機構,他要是敢亂來,那面對的可是整個國家,他擔待的起這個責任嗎?給他十個膽子也不敢啊!」

這麼一解釋,趙千秋頓時明白了過來。

個人武力再強,也沒辦法面對國家機器!

「那這麼說,他在警局裡,我可以去教訓他了?」

趙千秋下意識的問道,眼睛里閃爍著興奮之色。

「理論上是這樣,反正在警局裡,那小子翻不起什麼大風浪來!」

趙元點點頭,但很快又擔心的說道:「萬一被家主知道了,那……那可就糟糕了!」

「怕什麼啊,只要不跟他說就行了!」

趙千秋想當然的說道:「你扶我起來,我要去警局,這小子差點害死我,要是不給他一點教訓,還真把自己當個什麼人了!」

「是,少爺!」

趙元攙扶著趙千秋下了床,穿上了衣服,直奔警局。

葉風上午才剛被提審,下午又受到了傳喚,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人在警局,也只有配合了。

剛走進審訊室,便看到了裡面的幾個熟人!

一個趙千秋,一個是上午審訊的男警官,然後便再也沒有其他人。

「呵呵,葉風,你不是挺牛逼的嘛,怎麼也被抓到警局裡來了啊!」

趙千秋看到手上戴著鐐銬的葉風,頓時就得意了起來,忍不住炫耀著說道:「我承認,你的確是很厲害,但對付我們趙家,你還是太嫩了!」

「趙少,這個死東西敢跟你過不去,那可真是找死!」

男警官立馬拍著馬屁說了起來。

「劉警官啊,你去把他固定在椅子上,不能動,然後這裡的事情就交給我了,你出去吧!」

趙千秋不耐煩的吩咐了起來,催促著。

「是,是,我這就來弄!」

男警官知道,趙千秋這是想要自己動手教訓這個葉風,但又怕葉風掙脫出來,所以才要求固定在椅子上不能動彈,他也沒有拒絕,這可是趙家大少,未來的趙家繼承人,他想在警局裡揍一個人,那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當即便將葉風帶到了椅子上,手腳全都被固定住,怎麼看,都不像是能掙脫的。

「好了,你可以走了!」

趙千秋揮揮手,便要那男警官走人。

「趙少,您……您悠著點,畢竟……他是……」

「行了,快點滾吧,對付一個手腳都被綁起來的人,我還是沒問題的!」

男警官剛想叮囑趙千秋別靠近葉風,誰知道這傢伙壓根懶得理睬。

「是!」

男警官碰了一鼻子灰,只好悻悻的走了出去,關上了大門,一句多餘的話也不敢再說。

門一關上,屋子裡只剩下葉風和趙千秋兩個人。

區別就是,一個手腳被固定住,而一個則是坐在葉風的跟前,翹著二郎腿,那樣子,有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葉風,你看見了嗎,這就是權力的好處!」

趙千秋忍不住炫耀了起來,「你身手再高有什麼用,還不是被警局給抓了起來?」

「你再看看我,明明罪罰比你還重,偏偏什麼事情都沒有,還能在警局的審訊室里和你對話,你說爽不爽!」

趙千秋越說越爽,但唯一讓他有點不爽的地方就是對面的葉風沒有一丁點的表示,甚至,一點多餘的臉色眼神都沒有,只是一直看著他,古井無波。

「你特么倒是說一句話啊!」

剛剛還很興奮得意的趙千秋,這會已經非常不爽了起來。

可惜的是,葉風依舊懶得搭理他,只是看了看窗外,一言不發。

「混蛋!」

直接被人無視了的趙千秋,怒從心起,一把抓起桌子上的一個杯子,狠狠的朝著葉風砸了過去。

「嘭……」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