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原本正執著筷子的蕭修在看到他擋在慕時前面的時候那一刻,眼中就開始帶上了一絲冷漠。

又是他!

雖說知道他僅僅只是慕時的徒弟,但不知為何就是對他絲毫提不上來任何的好感。作為一個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他很清楚這個人的心思,估計和自己一樣。

一時之間前廳中的火花愈演愈烈,而坐在桌子另一旁的蕭箏。在看到顧未宸走進來的那一瞬間,目光就緊緊的鎖在了他的身上,絲毫也撼動不了。

眼中是滿滿的驚喜,是他!

蕭箏的嘴角微微抿了抿,在不經意之間拿起自己手中的帕子,朝著自己的嘴巴輕輕擦了幾下。自己還是應該在他面前要點面子的。

正應了那句話,淑女的心思你別猜。

兩個大男人之間的火花愈演愈烈,慕時在後面看著津津有味。

因為他知道他們兩個肯定不會打起來,阿宸的性格自己還是略微有一點點比較清楚的,所以絲毫不必擔心。

但……另一邊的蕭箏不是這麼想的,她感覺兩個人之間的殺氣這麼重,為了以防萬一……

「公子,你和慕姑娘趕快坐下吧,飯都快涼了」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終結了這場火星四射,顧未宸一把拉過自己後面正在看熱鬧的慕時,直接對著她的鼻子狠狠的颳了一下。

「時時,看的可開心?」

他可沒忽略自己身後小混蛋,自己剛剛和那貨眼神交流的時候,她可是一直在後面看的可得勁兒了呢!

慕時當場像是被抓包了似的,看著幾雙眼睛唰唰唰的朝自己射來,尷尬的都不知道怎麼回答了,只能無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鼻頭。

「還還,還好!」

「快吃飯吧,」蕭修看著。眼前兩人的互動,心中雖是疑惑,但還是並未開口,只簡簡單單的說了這一句。

……

早上的這一份鬧劇在吃飯時候以結束而告終。

吃過飯之後,蕭箏和蕭修告了個別,畢竟她也在王府呆了諸多時日,雖是很開心,但還是要回到皇宮去的。

作為一個熱情好客的人,慕時見唯一一個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女孩子即將要走了,心中當然是有諸多的不舍,但還是只能送送她。

於是就出現了接下來的一幕。

慕時和顧未宸兩個人在王府的大門口一邊靠著一個,背靠著門的邊沿,而蕭修負手看著蕭箏,蕭箏嘴裡和蕭修說著話,但是眼中不住的朝著門口顧未宸的方向瞟,

慕時似笑非笑地看著這一幕,看著自己對面的娃子,面上的表情越來越黑。眼看著都想打到人家身上的樣子。

她這才無奈的伸出了手,輕輕的摸了摸他的頭,小聲的說,

「乖,沒事啊,你有對象」

看到慕時突然安慰自己,原本還「黑火朝天」的顧未宸。瞬間陰轉晴,疑惑的看著她,對象?是什麼?

看到自家小徒弟突然疑惑的面容,慕時回想了一下,這才意識到,阿宸好像還不知道對象是什麼意思,不小心順口了。

再次小聲的開口,跟他解釋,

「對象就是道侶的意思,就像我和你。」

可是慕時萬萬沒料到的是,雖說這句話聲音很小,但是畢竟在場的人都是修鍊靈修的,自然而然會比平常人更盛一層,他們都很清楚的聽到了慕時的這一番話。尤其是,蕭修和蕭箏。

兩人的腦子當場炸開。

道侶?!

蕭修。聽到這話的時候,背負在身後的手,瞬間狠狠的攥在了一起。

蕭箏眼中略有些焦急,正欲邁開步子,想問清楚,眼中的神色不言而喻。

「蕭箏,該走了」

這一句話瞬間將蕭箏心裡的那一番話,咽了下去,

「皇兄……」

「該走了」她很明顯的看到了他眼中的一絲失落,但還是被迫點了點頭。

「哦。」

轉身便上了馬車……

蕭修。看著他遠去的方向,見見馬車,在遠方成了一個小黑點,消失不見,他這才轉過了身,眼中帶著欲言又止的神色,看著慕時,想說些什麼,但最終還是抬步走進了屋裡。

罷了,隨緣就好,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一瞬間門外瞬間就就只剩下了依舊靠著門的兩人和守門的侍衛。

慕時剛剛看見了他眼中的神色,但她還沒來得及問,蕭修就已經走進了屋裡,不禁的疑惑了一下。他怎麼這個樣子,莫不是自己剛剛的那些話有問題?應該沒吧。

可下一秒自己就直接被顧未宸給牽手帶了出去。

她不清楚,但是顧未宸心裡清楚的很,為了以防萬一,自己還是帶著她出來住吧,買個宅子,正好他也有錢,不耽誤。

早晨的街道人並沒有很多,又或者是因為昨天是乞巧節的原因,所以導致人們都還在休息。

「買個簪子吧,可好看了」

「包子,熱氣騰騰的包子,剛出爐的包子」

……

旁邊的叫賣聲不絕於耳,但是好像絲毫沒有影響到兩人的心情……

妄魂宗,

時風屈膝盤坐在石床之上,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眼中凈是疑惑,為何自己入定不了?

自從上次將小丫頭放出去之後,自己就久久不能入定。這究竟是為何?

眼中越來越沉重,這不是一個好徵兆!

時風看向石洞中的一處,略有一些嫌棄的開口。

「來都來了,還不出來?等我去請你,」

空氣中慢慢浮現了一個穿著月牙白衣服的男子,等全部浮現出身影之後。也沒有一點錢,讓絲毫不客氣的直接朝著石床走去,

緊接著就一屁股坐在了上面,全程的那種感覺就跟回家了似的。

時風嫌棄的朝旁邊移了移,

「你果然是沒救了」

「累了,來你這裡休息一下」

語氣中帶著濃濃的疲憊開口。

時風聽到這話,眼中略帶擔憂的看了他一眼,雖然還是有些嫌棄的意味,但這次也沒有再多說多說些什麼。

看著他的疲憊樣子,時風無奈的嘆了口氣,他們兩個已經相識了多年,日子久了他都快記不清了。自己也快記不清他到底為什麼要讓自己那麼拼了,

明明地位是那麼的高,明明自己的實力是那麼的強。卻有他的那麼多說不出口的理由。

這應該就是身居高位的人的一種痛苦吧。

當然,自己也挺高的,時風心裡想著。

雪崩的時候,每一片雪花都不是無辜的。就像當年神界,如果沒有那個信念,他一定撐不到這個時候。

「塵哥哥,你等等我啊」

那道清脆的聲音依舊回蕩在他的腦海中。若不是當年的那場災難,當年她沒遇到那個人,現在她是不是會生活的很好?

千年過去了,你到底在哪裡?

在這千年之中他不住的徘徊往複,看著自己身邊的人一個又一個的死去,他找尋了人,神,魔三界。

去絲毫找不到她的任何蹤跡。

當年陪伴她的人一個又一個的投胎轉世,但自己就是找不到她。

如今自己當年刻在她身上的那個印記,突然出現了閃動,

如果不出意外的是,她應該離自己不遠了。 陳天龍是一個雷厲風行的了,說干就干,當即打開衛星電話,撥通了老首領的聯繫方式。

「老首領,我想問一下,您還記得六七年前,您主動送進龍魂軍團的那個小鳳凰么?」

「記得,怎麼了?」

很快,老首領滄桑而有些疲倦的聲音,便從電話那頭響了起來。

聽聲音,老首領的身體似乎愈發差了,都是當年鎮守西南邊境在戰場上留下的病根兒。

陳天龍心頭一酸,道:「您最近身體不太好么?回頭我和潛龍他們去瞧瞧您。」

「用不着,小帥最近調來帝都研究所了,泰山也陪在身邊,你們就甭瞎操心了。」

老首領緩緩搖頭道:「現在國家需要你們,你們要做的事情,可比探望我老頭子重要多了。」

頓了頓,老首領道:「說起來,你為什麼忽然詢問關於小鳳凰的事情?她出事了?」

「啊不。」

陳天龍整理了一下心情,然後搖頭道:「不是出事了,只是有些好奇,想多了解一下。」

老首領心細如髮,卻沒有多問,而是直接道:「說起來,對於那小姑娘的具體信息,我也不太清楚。那小姑娘是我一位救命恩人送來的,我欠人一條命,再加上我信任你,所以就將她留在你身邊,讓你調教一二。」

「救命恩人?」

陳天龍挑眉道:「那是個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背景?」

「背景不清楚。」

老首領搖頭道:「我只知道,那人勢力滔天,曾於萬軍之中救我性命,如探囊取物,易如反掌。這樣的人,如果想要害你,直接取走你的性命就行了,決不會用特別麻煩的手段,所以小鳳凰絕不會害你。而且,那樣的神秘強者,你藉助小鳳凰這樁機緣結交一番,是一件好事。」

聽到這話,陳天龍微微皺起眉頭。

很顯然,對於小鳳凰的真正背景和來歷,連老首領都不清楚。

老首領只知道,小鳳凰背後站着一個手段滔天的神秘強者。

那麼,這強者到底是誰?

他將小鳳凰安插在龍魂軍團,又究竟有什麼用意?

又寒暄幾句后,陳天龍便掛斷了電話。

潛龍如今已是先天中期武者,聽覺敏銳,聽到了電話中的內容,當即咂了咂嘴。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