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厲鋒胤也算是摸清了她的睡眠規律,所以每次等她醒來時,時間都是那麼剛好。

收拾好后,她前腳剛邁進客廳,後腳就跟上了一碗熱氣騰騰的粥。

銀耳蓮子羹的味道,清香四溢,不甜不膩。

瞬間,她的肚子不合時宜的「咕咕」叫了兩聲。

不得不說,厲鋒胤的手藝,還是挺對她的胃口。

「筱雨,你起來了。」

看見她出來,厲鋒胤笑嘻嘻的,又從廚房裡端出一盤煎蛋卷。

「嗯。」

和平常一樣,她淡淡地回復著,不熱情,也不疏離。

乖乖地,她坐下來,拿起勺子一點一點慢慢攪拌。

厲鋒胤坐在她對面,一瞬不瞬地看著她,眉目里都是溫柔。

這段時間以來,這樣的相處模式,兩人也算是習慣了。

就在他伸手,準備像平常一樣把筱雨吃好的碗碟收起來時,女人不咸不淡的,突然說了一句,「關於你昨天說的那個問題,可以。」

話落,厲鋒胤拿著筷子的手,瞬間一頓。

下一秒,他喜出望外,「真的嗎?你願意和我回家見見我的家人嗎。」

他驚喜萬分,連唇角,都抑制不住的上揚。

或許是被他身上濃濃的喜悅感染,筱雨原本木然的眼神,霎那間有些微妙。

鬼使神差地,她微微一笑,點了點頭,「嗯,真的。」

而這個笑容,更是讓厲鋒胤渾身一顫。

她笑了,這是這麼多天來,她第一次對自己笑。

莫名的,他眼眶有些酸澀,「那你想什麼時候去,都聽你的。」

話落,筱雨低頭,像是思索了一會兒。

淡淡地,她開口,「今天吧。」

趁著自己現在還沒改變心意,況且,也總有這麼一天的不是嗎?

看著她,再三確認她不是在開玩笑后,厲鋒胤原本就激動的心,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好,好,我現在就去準備。」

他興奮得,連說出口的都是顫抖的。

看著男人在電話里忙裡忙下的安排,筱雨一顆淡然的心,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傍晚時分,兩人終於到了厲宅。

透過宏偉氣派的別墅大門,裡面一條種滿名貴綠植的小路,連接著一座偌大的音樂噴泉,有水花,還在中央源源不斷升起。

只一眼,濃濃的貴族氣息撲面而來。

這是筱雨第一次來厲家。

面對那道森嚴壁壘,筱雨的身體,忽而猛地一僵。

真到了這一刻,她還是會緊張得不行。

「怎麼了?」

察覺到她的異樣,厲鋒胤著急地拉住她的手,一雙黑眸里滿滿的擔憂,「如果你要是不想去的話,我們改天來也可以。」

男人握著她的那隻手很緊,筱雨彷彿找到了一點點安慰。

她輕輕搖頭,壓制著心裡的焦慮,「不用,來都來了。」

厲鋒胤看著她,臉上的神情錯綜複雜。

大概當下的個種滋味,只有他能懂吧。

此刻,早已等候多時的傭人連忙過來拉開了大門,載著兩人的車子,也緩緩駛進。

等在門口的,是一個穿著旗袍的女人,身資妙曼,舉手投足間富態華雍。

「筱雨,這是我母親,林靜嫻。」

其實不用他說,那眉目間厲鋒胤的影子,只一眼就能看出,他(她)們之間的關係。

筱雨輕輕點頭,「嗯。」

還未下車,女人就已經邁著步子走了過來。

「兒子啊,你終於回來了。」

一下車,不顧兩人還拉在一起的手,林靜嫻便在厲鋒胤肩上拍了幾下。

她略帶些心疼地說道,「這麼長時間沒回來,都瘦了。」

Boss兇猛:老公,喂不飽 厲鋒胤狠狠擰了下眉,不動聲色地扒開那雙搭在自己肩上的手。

「媽,這是筱雨。」

他攬上筱雨的肩膀,沉沉地盯著林靜嫻。

林靜嫻這才微斂神色,換了一副慈愛的模樣看著筱雨。

眼前清瘦的女孩,模樣雖算不上驚艷,卻也簡單幹凈,算是一枚標準的美女。

只不過,這乾巴巴的身體,也不知道自己兒子瞧上她什麼了。

她眼裡一閃而過的打量,皮笑肉不笑,「原來就是你讓我們家小胤茶飯不思啊,長得確實不錯,怪不得小胤那麼鍾情於你。」

「媽。」

厲鋒胤重重一聲,帶有些警告意味的撇了一眼林靜嫻。

林靜嫻住了嘴,明顯不太願意。

這一瞬間,筱雨突然有些後悔起來。 雲羅這一番出手雖然彈指之間就被鎮壓,引發的響動卻著實不小,可殿外值守的太監、侍衛卻像是變成了聾子瞎子,沒有任何反應。

雲羅沒工夫注意這一點,死死盯著王動,冷聲道:「你這惡賊休想騙我,要殺就殺,何必多言?」

她根本不信自家皇兄還活著,在她眼中,對方乃是謀朝篡位,十惡不赦的大奸人,既然假冒成功,豈會留下小皇帝這種禍患。

王動搖了搖頭,指尖一點眉心,絲絲縷縷的念力迸發,於心靈之中感應小皇帝,將其召喚過來。

沒過多久,一個白面無須,年約四旬的中年宦官匆匆入殿,瞧見殿內狼藉一片以及雲羅萎頓在地,不由得吃了一驚:「雲羅……這是怎麼回事?」

他三兩步奔至雲羅身邊,伸手去扶。

雲羅冷目掃來,叱喝道:「死太監,離我遠點!」

這白面宦官自然就是小皇帝,他沒去理會雲羅的喝罵,將癱軟的雲羅扶起,轉而瞧向了王動。

「你這段時日,看來獲益良多。」王動笑了笑。

「不錯,這一切皆拜尊駕所賜。」小皇帝以一種極為複雜的語氣說著。

小皇帝的確不同了,用『脫胎換骨』都不足以形容,昔年朱無視靠著吸納八大派一百零八高手功力而蛻變,今時之小皇帝在這段日子也是將東廠、錦衣衛大獄內的諸多高手掃蕩一空,那什麼鬼童子,魔教十天魔一類聽起來有著很厲害名號的人物,盡皆化成了他的資糧。

朱無視比他多出了二十年時間,可小皇帝也有著自身獨有的優勢。

即是王動。

在發現王動的確沒有殺他的意思后,小皇帝反而向他請教起了武學上的疑難,王動直接將玄天道人武道上的一些心得體悟凝成一股心念打入其識海。

玄天道人乃是王動遇到的第一位天人高手,給他留下了極深的印象,可惜此人時運不濟,先是被天宮神將魏元物打成重傷之軀,隨後又在玄陰山地宮內遭逢大敵,不得不以燃血解體之法遁出元靈,企圖奪舍重生。

奈何元靈被王動捕捉。

雖然在如今的王動眼中,玄天道人已不過爾爾,可放在這方天地,若是全盛時期的玄天道人,那絕對稱得上驚世駭俗的絕代人物,縱然天池怪俠重生,恐怕也未見得能與玄天道人爭鋒。

得了玄天道人部分心悟的小皇帝,某種程度上相當於拼夕夕版玄天老道,武學進境一日千里,在短時間內,他靠著吸功大法增進功力,消化玄天道人的武學心悟,提升境界,已然成長為天下頂尖高手。

或許比起朱無視仍有些不足之處,但已經是他必須提起重視的大敵。

正因為收穫太大,感受到了偉力歸於自身的美妙,小皇帝反而不知道該如何對待王動了。

感激?那不至於。

敵人?似乎也沒必要。

「我說過借你皇位一用,還你一樁機緣。現在我的事情做完了,這位子也還給你吧。」

王動屈指一彈,一縷氣勁激蕩空氣,氣流嗡嗡一響,一圈圈的漣漪泛起,襲卷小皇帝全身上下,好似一股股電流涌動,讓得他渾身不由自主的抖顫起來,皮膜、肌體、骨肉在那顫動之中發生著奇異的變化。

只聽得噼里啪啦密集如炒豆的爆鳴,在雲羅驚震的目光之中,眼前這白面無須的太監居然一點點變化身形,換容改貌,最終變成了她熟悉的模樣。

「皇、皇兄!」雲羅眼中帶著驚喜與不可置信,眼前的一切讓她覺得像是在做夢。

小皇帝從雲羅那睜大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的變化,心中長長鬆了口氣,同時也是百味雜陳,這些時日以宦官身份行走朝野,長進太多,也見識太多。

很多東西是他當皇帝時決不可能見到的,他念頭紛雜,最終化為一嘆:「雲羅,是我!」

「既然如此,我也該走了!」

於此同時,王動復歸本來面目,大手一探,不知從何處攝來一壺美酒,就那般痛飲一口,洒然笑道:「天山之巔,來不來?」

小皇帝已重新鎮定心神,笑道:「尊駕給了我這般大的機緣,我又豈能令你失望,況且鐵膽皇叔也絕不會放過這次機會,我正好藉此與他做個了斷。」

「鐵膽皇叔? 最美的青春遇上最不對的你 皇兄,你究竟再說些什麼?」

不再理會這對兄妹接下來的對話,王動哈哈一笑,身形轉動之間,愈發疏淡,漸至於無。

呼呼!

罡風厲嘯,襲卷於九霄雲端,那狂襲的勁風帶起巨大的迴響,一時間彷彿有著無數鬼神怒吼咆哮。

王動沒有動用氣場防禦,任憑罡風如刃,一次次刮過他的肌膚筋骨,冰冷的氣息在他肌體表面飛速凝成一層層冰霜。

他如若未覺,一步步踏在虛空之中,宛似踩踏著無形的台階,扶搖直上,越來越高,好似要飛到了那九重天闕之上。

唯獨酒液沒有凍結,王動把玩著酒壺,又是一口飲下。

看著腳下越來越小的京師,流動的人群如蟻穿行其間,眼前有白雲飄飄而過,蒼穹澄碧如洗,茫茫天地宇宙之間,渺渺然如只有他一人,朗然長笑:「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太白此句,道盡天地自然之機,人道至理。」

在這一刻,他的心靈之中彷彿有著某種東西在萌動,彷彿天地初辟之際,宇宙之間蒼蒼茫茫,一片混沌,空無無際,突然有一道撕裂一切靜寂虛無的雷電劃破長空,帶來了孕育一切的靈機。

與天宮三位神將,尤其玉小琴這位仙魔級數高手一戰後,王動冀圖的武道上新的靈機!

這一瞬間,他一生中近二十年修行的積累,藉由著「天哭經」洞徹到的風雲世界數千年的底蘊,加上這段時日觀想青銅門所得到的催化,忽然迎來了全新的天地。

「至人之道為人道絕巔,但這只是心靈境界,還需要一套完全匹配至道的武學,太初始原章雖也是唯心之武學,卻並不純粹!」

「此種武學,更應該超邁於太初之章,得之於至道,故而名之為『至道華章』!」

王動的眼中閃爍著能夠洞穿九天十地的神光,似乎勘破了天地宇宙間一切的奧秘,在他眼前,一門全新的武學緩緩成型,雖然現如今只是一個雛形,但卻已經具有了大體的框架,只等待著他去完善,將之升華至大成。

「『至道華章』可分為上下兩章,上章可為『萬物逆旅』,闡述天地之道,下章則是『百代過客』,講述人道之秘!」 「醫生哥哥切水果很好吃。」棉棉說出理所當然的答案。既然醫生哥哥能切好吃的水果,當然也能切好吃的烤鴨了。

很顯然,這家裡的娃子自小都有吃到醫生哥哥切的水果的口福。

耳聽這娃子的話有道理,孟奶奶其實也特別喜歡未來的孫女婿到家裡來,樂呵呵道:「行,等尚賢過來。」

瞧瞧,這老人家都直呼人家其名了。

說曹操曹操就到。樓下傳來車聲。幾個孩子跑到陽台張望,一個個喊著:「小四叔小姑姑——」

孟晨橙立馬在樓下仰起頭,激動地高喊:「磊磊,康康,棉棉!」

小姑姑一直都是這麼激動地與他們重逢,完全忘了其實昨天大伙兒還在一起呢。

磊磊想到這些摸腦袋的時候,一看旁邊弟弟妹妹被小姑姑感動到要流眼淚了,急忙拿手幫弟弟妹妹擦擦臉上:別被小姑姑的演技嚇到了!

噹啷噹啷,自行車響著鈴聲到了。把路明宇挪出車外坐上輪椅上的眾人,回頭看到了騎自行車到來的林尚賢。

「尚賢哥哥!」孟晨橙喊。

林尚賢停好單車,對小丫頭笑笑,再看到路明宇蒼白的臉上,眼底於是埋了幾分意味深長。

回到國內和妹妹相聚之後,路明宇自然不出國了,轉到國內治療。現在,路明宇的主治醫生是張大夫。張大夫正是林尚賢當年那位魔鬼老師。路明宇是什麼情況,他只要一問張大夫比誰都清楚。

「晨峻回來了。」走過去和大家一塊上樓時,林尚賢拍了拍孟家小四的肩膀。

被未來的姐夫拍肩頭,孟晨峻馬上回應:「是!」

對這個當醫生的未來姐夫,他向來是很尊敬的,像對自己大哥大嫂二哥那樣敬重。

「這次回來幾天?」林尚賢像長輩那樣問他。

孟晨峻張嘴笑笑,感覺得出,未來姐夫越來越越融入他們孟家了,對他的語氣越來越像他大哥二哥了。

「回來看晨橙演出。」孟晨峻一五一十地向他報告。

「多呆幾天吧。」林尚賢對他說。

孟晨峻愣了一下后,點了頭。

醫生哥哥開口要四哥留多幾天,孟晨橙高興地蹦蹦跳跳。

樓上磊磊給回來的家人開門。

棉棉在大哥後面露出小腦瓜,對到來的醫生哥哥彙報:「哥哥切烤鴨。」

剛到的林尚賢聽見小姑娘這話,不得不眨眨眼。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