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叔叔,這裏是哪裏?你知道那些芭蕉樹爲什麼是空的嗎?”

“是你們,是你們又把這些惡魔引出來了。”

那男子憤怒的看着蘇齊,眼中呈現出一抹難以形容的恐懼。

蘇齊的心裏素質極好!

卻被男子的話驚得小嘴微張!

“你說的惡魔不會是它們吧?”

“不錯,它們是吃人的惡魔,是很邪惡的惡魔,它們是不會死的,你剛剛殺的那四個,半個時辰以後,又會活起來,之後便會展開瘋狂的報復。”

男子激動的衝着蘇齊怒吼!

朕的母后好誘人 蘇齊小小的身影快速的縮了縮。

“叔叔,你聲音稍微小一點,你這樣子我害怕。”

蘇齊嘴上說着害怕,可那臉上沒有一點害怕的表情。

不過真是邪門了,他就不相信它們殺不死。

“火銀,飛高一點。”

火銀眨了眨血紅的大眼:“齊兒,我也想飛高一點的,可是似乎被一股力量壓迫着,怎麼也飛不高。”

“這麼邪門?”

蘇齊看了看這片芭蕉林,無邊無際的,寬不可測。

整片芭蕉葉林裏都是驚天動地的奔跑聲。

那紫黑色的花朵煽動這巨大的花邊。

顯示着它們的憤怒!

“齊兒,你快想想辦法,飛不高,我們很快就會被追上的,他它們速度太快了。”

看到這一幕,蘇齊赤紅着雙眸。

“火銀,你先帶這位叔叔走。”

說完,蘇齊飛身停下。

蘇齊手中赫然多了兩個霹靂彈。

看着火銀和自己的距離已經拉開了很遠了。

“去死吧!”

蘇齊在扔下霹靂彈的時候,瞬間在狂奔的花朵周圍設下了屏障法。

“砰!!”

兩聲震耳欲聾的聲音傳來,蘇齊只覺得心口劇烈一痛,被這股強大的力量彈飛出去。

“噗!”蘇齊被一顆芭蕉樹擋住,落地時,一口鮮血吐了出來,粉雕玉琢的小臉上蒼白無力。

“孃的,這次怎麼震動得這麼厲害!”

蘇齊不顧胸口的疼痛緩緩起身。

“咳咳……。”一股強烈的疼痛感襲來。

蘇齊只覺得頭暈眼花。

蘇齊撤掉屏障,看到被炸得四分五裂的花朵,還有那一根根仍在動着的花蕊,他開心的笑了笑。

“如果這樣你們都還能復活,小爺也拿你們沒轍了。”

這時,火銀又快速的返回。

“齊兒,你沒事吧!”

蘇齊快速的擦掉嘴角的血跡。

“沒事!”

那名男子看着地上的被撕成碎片的花朵震驚不已! “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男子不可置信的看着蘇齊,他震驚一個小孩子會有這樣驚人的爆發力,能把這樣恐怖的惡魔炸成碎片。

“你不用管我是怎麼做到的?你只要告訴我,像現在這個樣子它們還會不會復活?”

“可能不會了吧!”

蘇齊一聽,差點一個白眼翻過去!

可能不會了吧!

這叫什麼答案?

其實,蘇齊看得出來,都被撕成碎片了,應該不會復活了。

蘇齊看了看那還在不斷扭動着的紅色花蕊。

他走近一看,瞬間瞪大眼眸,這根本就不是花蕊,而是一根根肉乎乎的觸鬚。

有的被炸成幾節,仍然在扭動着,而且在互相移動,被它們沾到的地方,全是黑色的,它們身上有劇毒。

蘇齊快速否決了心裏剛纔的那個想法。

它們還在會復活!

蘇齊猛的看向男子。

“叔叔,你告訴我,它們平常都會在什麼地方活動,爲什麼我們出現了?它們也就出現了?”

必須弄清楚,否則真的會死在這裏的。

“它們一般都會在芭蕉林的邊沿活動,而且善於隱藏!今日不知怎麼了,突然發現它們在打量往芭蕉林裏移動,我大着膽子到邊緣一看,沒想到碰到了你們。”

“這麼說來,它們不是我們引來的,而是一個巧合。”

蘇齊看着男子,他早就發現這些花有異動了,還要把罪名強加在他們頭上。

那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我們這裏從來不會有外人進來,今日你們一出現,這些惡魔就出現了……”

男子在蘇齊冷怒的目光下聲音瞬間戛然而止!

蘇齊不理會男子,他快速的凝集玄氣,將那些不停扭動的觸鬚擊得粉碎!

“這樣子應該沒有辦法活了。”

蘇齊拍了拍小手,看着四處血肉模糊的痕跡,很是噁心。

“咚咚!”蘇齊身子猛的一僵,小臉上一臉嚴肅。

抓着男子快速的回到火銀的身上大聲喝道:“火銀,快走!”

火銀聽出那聲音的恐怖,它拼命的的往前飛,生命多可貴呀!

就在這時,身後的黑影如泰山壓頂。

震耳欲聾的奔跑聲讓大地劇烈的晃動着。

蘇齊心頭浮現不好的預感。

而男子猶豫恐懼,緊緊的抓住火銀的鱗片。

“哈哈……。”火銀忍不住笑了笑。

“你快點放開我的鱗片,我怕癢癢。”

火銀身子不由自主的扭動了幾下。

哪有人抓住它的鱗片不放的,真是難受極了!

它這舉動讓自身的速度慢了很多。

蘇齊眼眸驚恐的看着身後。

一隻和芭蕉樹一樣高大的紫黑色的花朵,不是花朵,應該是下半身是蛇尾形狀的。

上半身就和他們剛纔見到的一樣,就是一朵花,與雷霆萬鈞之勢的速度追着它們。

蘇齊一看,臉都綠了。

這也太大了吧!

蘇齊第一感覺就是自己打不過,怎麼樣打不過眼前的龐然大物。

讓他練一練手的心思都沒有。

“火銀,再快一點。”

蘇齊大喊,這個時候他真的應該路見不平,繞道而行纔是。 “我已經是最快的了。”

火銀大聲說道,而且不停的回頭看。

“齊兒,你把人家一家老小都給炸了,它現在就是吃了你也不解氣。”

火銀看着那越來越近的身影,差點摔下去。

這什麼魔獸,速度驚人,如閃電般,它的速度已經非常非常快了,怎麼還是快要被追上了。

“笨蛋,你回頭幹什麼?看前邊。”

蘇齊看着離火銀不遠處的一棵芭蕉樹大喊。

看着離芭蕉樹越來越近,蘇齊瞪着大眼,額頭上冷汗涔涔。

“哦!”火銀回過頭,突然發現自己快撞上一個龐大的芭蕉樹了。

“啊……!”

它大聲叫着,身子快速的一側,蘇齊和那名男子差點摔下去,若不是蘇齊早有準備,他們還真是掉下去了。

“火銀,你專心一點,會把我們摔死的。”

蘇齊看着躲過一劫,瞬間舒了一口氣。

他心裏暗自對自己說道:要不要和它戰鬥一場試一試。

成了郝夫人後她秒變小作精 一個激靈,蘇齊不禁爲自己的想法狠狠的震驚了一把。

他一定是瘋了,會想着去和惡魔戰鬥。

不過不管是什麼恐怖的魔獸,這魔獸卻是要想辦法殺死,這樣一直逃跑,也不是辦法。

“小兄弟,這隻大的我們從來沒有見過,很有可能是那些小的父母。”男子緩過神來,戰戰兢兢的看着蘇齊說道。

“這是什麼魔獸,你們一直不知道嗎?”

蘇齊有些奇怪的看着男子,既然他們世世代代住在這裏,那麼應該知道它們是什麼魔獸纔是。

“祖先們都叫它們吃人的惡魔,這裏只有它們是最可惡的,而且殺不死,最近幾年還越來越多,我們不斷地向後遷徙,若是它們再逼下去,我們真的沒有地方可以去了。”男子一臉痛恨的看着那個龐大的不放棄的身影。

每一次都差一點要抓住他們,可還是差那麼一丁點。

不一會,蘇齊發現了一個更恐怖的問題。

它居然在實體與虛幻之間,可以隨意切換。

而且速度更快了!

“啊,好痛!”

火銀尾巴傳來刺痛,它用力的甩了惡魔一下,那惡魔吃痛,速度慢了很多。

“齊兒,你快想辦法,再這樣跑下去,我會被累死的。”

蘇齊看着惡魔凝思不回答,他自然也知道這樣跑下去會被累死的。

這惡魔虛幻虛實,但本質卻不會改變,那就是它本身玄氣凝聚的霧影。

既然如此,他就練一練身手吧!

下了這個決定以後,蘇齊簡直要吐血了。

可還是硬着頭皮的幻化出大冶神弓來攻擊它。

咻……!

蘇齊快速的拉了三下大冶神弓。

六支短如閃電般飛了出去。

那惡魔似是感應道了危險。

快速的往左邊躲避!

砰!!!

被帶着強大威力的箭射到的芭蕉樹瞬間倒地。

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蘇齊不放棄,他又迅速的左右拉了兩下大冶神弓,隔了一會,他又往中間射去了兩箭。

“小爺就不相信你躲得過去。”蘇齊大眼裏閃爍着濃濃的殺意!

今日若是不殺了它,還真沒辦法去救哥哥他們了。 “砰!”的一聲,那惡魔中箭,瞬間栽倒在地。

蘇齊瞬間笑了,他娘滴,在跟生命賽跑時,還是他的大冶神弓更厲害。

不過這大的惡魔並沒有瞬間枯萎,而是大力的掙扎着。

它周邊水桶粗的芭蕉樹噼裏啪啦倒了一地。

“這大的就是不一樣,中了四箭也不死。”

蘇齊眨了眨大眼,萌萌噠的樣子非常的可愛。

火銀一看,急得快要吐血了。

“齊兒,快點動手殺了它,這大的是有修爲的。”

“我已經殺了它了,可惜它沒死透。”

蘇齊眨着大眼一臉無辜的看着火銀。

火銀快速的一看他麼麼噠的眼神,簡直敗給他了!

對了,有了!

火銀快速的轉過頭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它快速的吹出一道火焰在惡魔的身上。

蘇齊一看,大眼裏劃過一抹亮光!

重生傾城冷顏:暗夜血妃 “火銀,我差點忘了你有這樣的本事了。”

“很久沒有戰鬥了,連我自己都忘了自己還有這點用處。”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