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叔啊,我們這堂是課外體育課,在教室裏面的同學都是跟老師請了假的。其他的同學,都跟着體育老師在操場上做體育訓練呢。”

“這位同學,如果我沒猜錯,你就是小燕班上的班長曉明吧?”郝健先發制人地問道:“以前我家小燕在電話裏就常誇,他們班上有一個公正嚴明長得還有點小帥的班長,說的就是你吧。”

“對啊!我是。”陸曉明不知所以然的回道,不過轉而又有點小害羞在臉上一閃而過,旋即眼裏充滿着一絲小驚訝和幾絲不敢相信的表情,反問道:“叔,劉小燕她真是這麼說?”

“當然,她…當然是這麼說的了。”郝健一本正經的說道:“她還說你常常在學校樂於助人,幫助同學們輔導習題呢!”

他心裏卻樂呵呵的想到,原來這個叫做陸小明的班長對那個“失蹤”了的劉小燕頗具好感,他算是看出來了,初中生不僅早戀,居然還有暗戀,感覺好潮啊。

“其實我沒那麼好啦。幫助同學是應該的。對了,劉叔叔,你是她的?”不會是她老爸吧?以前聽說劉小燕的老爸是一個有錢人,可是這位叔,看着穿着打扮也太寒磣了一點,很普通啊?

“呵呵…我是劉小燕的遠房大伯。我今天過來探親,她家裏沒人,連門都沒有進到。重慶這天實在太熱了,所以我就到他們學校來找她了。”郝健這個藉口找的也太實在了。談話間,他還刻意揩了揩自己額頭上的熱汗,表示實在是太熱了,纔到學校來找她的。

“哦哦,原來是大伯啊!”陸曉明恍然大悟地點頭道:“我怎麼從來都沒聽小燕提起過你呢?”

“對,遠房大伯,不過我以前很少過來的。就是最近沒有聯繫到小燕了,家裏電話也打不通,我纔想着到學校來找她,過來看看。”郝健尷尬的摸了摸後腦勺的頭髮,轉移話題道:“對了,這位班長啊,我來這麼久了,在學校裏都沒看到小燕,小燕她到底去哪裏了?都急死人了。你們在哪個操場上練習體操啊,要不你帶我過去找她?”

“這樣啊,叔,你難道不知道嗎?小燕她已經有大概快一個月的時間沒來學校上課了?”陸曉明驚訝的表情,繼而又轉換爲擔憂的表情。

“什麼,都一個月沒來學校上課了?!”郝健表現得很驚訝的樣子,“你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叔,是這樣的,幾個月前我們去野外秋遊回來後,我就再也沒見過小燕到班裏來上課了。”陸曉明說道:“直到兩三天後,班主任發現不對勁了,就給劉小燕的家裏打去電話,叫她回來上課,不要逃課貪玩,結果,他家裏的人告訴老師小燕秋遊回來,去學校上課以後,從那天起就再也沒回家了!他們才意識到劉小燕失蹤了,就打電話報警了。”

郝健從陸小明的話語裏找出來一些疑惑和矛盾點。

就比如說,爲什麼人都已經沒來上課兩三天了,班主任才發現不對勁?

爲什麼都已經兩三天沒見到自家孩子了,他爸媽纔想到要報警?

其中還有一個矛盾點,學校方說,秋遊回來以後,劉小燕就再也沒有去上過學。家長方說,秋遊回來以後,她去上了一天學就再也沒回來了。

所以,看來這個關鍵點還是在秋遊上啊!

秋遊到底發生了什麼,她不去上學,也不回家?

上學。回家。這兩點都是很重要的事情,她同時都沒有做到,說明她可能遇到了什麼更嚴重的事情。

分析到這裏,郝健心裏大概有點譜了。

“有妖氣!”在腦意識空間層裏的冥龜突然放下他手中的遊戲遙控器,對着一旁正在換皮的西海蛇王大吼了一句!

“拜託,冥龜兄,這不是正在換皮的季節嗎?當然有妖氣啊,我就是妖啊。”

“不,我說的是在外面,我感覺到了!郝健那傻小子居然到了一個被強大妖氣籠罩着的地方,我得去提醒提醒他。”

“我擦,你們師徒倆夠心有靈犀的呀!去吧,去吧,我換個皮以後,等你回來了,咱再來一局。”

大蟒蛇面上的那層黃色的老皮一點一點褪去,裏面竟然出現了淡青色的皮膚,哇塞,他這是換衣服呢?顏色都可以變!666。

“你幫我主持大局,我去也,記得照顧地裏的太陽花。”冥龜說完這句話,直接撲通一下就跳到了井裏,關鍵是沒有聽到井裏傳出一絲任何的響聲。西海蛇王爬過去一看,這傢伙不會是自盡了吧?!咋就可以消失不見?

實質上沒有人知道,只有冥龜一個人知道,這口會發光的井纔是郝健的真正大腦!

那所謂的腦意識空間層其實是一個小世界!

在迷霧的深處、還有更深處,存在着一些不可思議的地方和東西,屬於未知開發區。

冥龜徑直跳入他的大腦,可以隨時控制他的中樞大腦,但是他不會那樣做,他會在裏面長住,然後協助郝健,除掉那個具有強大妖力的妖物。

冥龜目前就像一個在他腦中裏面植入的系統一樣。 第1151章勾引別人老婆

「說起來,盼夏這幾天都沒過來。」

「要不明天你們就在這裡聊天,順帶著讓盼夏將衣服帶過來。」陸司寒建議道、

南初挑挑眉,那個訓練沒有完成,怎麼可以就不去。

而且將盼夏叫到這邊,不就意味著這段時間所做的一切都將拆穿。

這樣一想,南初覺得這件事情堅決不可以鬧到盼夏那邊。

「在想什麼,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沒想什麼,那我現在就問問盼夏。」

南初說完,拿起手機就走到外面,開始裝模作樣的撥打電話。

片刻功夫,南初走進客廳,陸司寒正坐在沙發上面,看著報紙。

看到南初過來,陸司寒裝作漫不經心的詢問道:「怎麼樣,盼夏怎麼說?」

「盼夏說是這段時間沒空,不能過來。」

「可是今天早上不是剛剛過去盼夏那邊,不是一直都很空閑的嗎?」

「這誰知道,可能就是臨時有事吧。」

陸司寒知道姜南初在欺騙自己,臉色微沉,直接上樓進入書房。

陸司寒沒有在第一時間和南初對峙,因為心中想著,每個人都是需要自由,需要空間的。

南初瞞著自己或許就是想在外面透透氣,不該將她逼的太緊。

在自己的世界里竟然缺錢 只要南初明天不要這麼過分,不要欺騙自己就好。

誰知道第二天在餐桌上面。

南初用完早餐,照樣打算離開。

「這次是要去哪裡,不是說盼夏沒有時間和你閑聊嗎?」

「盼夏是沒空,可是還有幼儀。」

「這次是去幼儀家,其他事情晚上再說。」

連續七天,永遠都是這個時間出門,陸司寒要是再不在意,都成傻瓜。

這次不單單是陸司寒緊張,就連徐管家都有些看不下去。

夫人今年只有二十五歲,正值年華,長得這樣好看,就算生過孩子,可是在男人面前依舊是充滿魅力。

「先生,這次的事可得重視起來。」

「現在外面男的,可都就喜歡夫人這種。」徐叔悄咪咪的說。

「這件事情給我少管。」

「我們應該相信南初,現在D.E集團有件事情需要讓我處理,先出去一趟。」

陸司寒嘴上這樣說,可是在南初離開以後,連忙緊緊跟在後面。

為防止南初察覺自己正在跟蹤,陸司寒選擇和一名警員更換汽車,然後緊緊跟在南初身後。

陸司寒倒是想要知道南初究竟要去哪裡。

一路望著市區駛去,最後南初在一家健身中心停下來,興高采烈的朝著裡面走去。

陸司寒拿出手機直接撥打南初電話。

南初剛剛走進健身中心裏面,就接到陸司寒的電話。

「怎麼,是你丈夫嗎?」一名金髮碧眼的健身房教練詢問道。

「沒錯,是我丈夫,真是粘人。」

「你先進去,馬上我就進來。」

健身教練點點頭,走進單獨訓練室內。

南初則在外面接通電話。

「司寒,找我是有什麼事情?」

「在哪裡?」陸司寒語氣不是那麼好的開口。

「不是一早就和你說過,是在幼儀家中。」

「剛剛到幼儀那,幼儀正等和和我說話,有什麼事情晚上聊。」南初說完連忙掛斷電話,然後進去訓練室。

陸司寒的眉緊緊皺起,陸司寒真不明白,姜南初為什麼好端端要連去健身房這種事情都瞞著自己。

這次,陸司寒不準備忍耐下去,準備將所有一切事情都查到清清楚楚,所以直接下車,朝著健身房走去。

在前往健身房的電梯當中,陸司寒看到兩名中年婦女,體型有些微胖。

「最近國外來的兩個健身教練可真帥。」

「不單單是帥,身材更是好的要命。」

「上回偷偷摸過他的腹肌,就我老公練個十年八年都練不出來。」

「誒誒誒,看看這個男的,感覺也是非常不錯。」

兩名中年婦女聊到興頭處,將目光鎖定在陸司寒的身上。

「的確很好,看著那一身肌肉不比那兩個國外來的健身教練差。」

「真想讓他教我。」其中一名中年婦女是這樣想的,同時直接問出來。

「帥哥,是不是準備應聘這家健身房的健身教練。」

「要是是真的,那你不如以後單獨教我,好嗎?」說完以後,中年婦女撩撩頭髮,露出一條粗金項鏈。

「不想死就給我滾遠點。」陸司寒語氣冰冷的說。

自己可不是來應聘什麼教練的,說的難聽一點,自己可能就是過來抓姦的。

很快電梯抵達健身房前台中心。

兩名中年婦女見這個男的態度這樣惡劣,索性不再搭理,直接進入健身房裡面。

陸司寒同樣想要進去,結果卻讓前台攔住。

「幹什麼?」

「為什麼她們可以進入,而我不可以進去?」

「因為她們是我們健身房的會員,而你不是。」前台一副公事公辦的口吻。

陸司寒迫切的想要知道姜南初在哪裡,於是打開錢包,直接從裡面隨便抽出一張卡,交到前台面前。

「現在給我辦卡。」

「還有打聽一件事情,姜南初在這裡做什麼?現在在哪裡?」陸司寒好奇的問。

「其他會員的隱私,我們不能透露。」

「做一年會員。」

「先生,這個我們真的不能透露。」

「做十年會員。」陸司寒幽幽的說

「這個——」

「姜女士目前就由我們特地聘請的國外教練,進行私教,目前就在專門的訓練室內。」

前台話音落下,陸司寒直接朝里走去。

很好,姜南初的翅膀越發硬了,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思考間,陸司寒已經找到前台所說的專屬訓練室,裡面正傳來陣陣聲音。

「對對對,就是這樣,堅持,堅持!」

「不行,好累,真的好累。」

裡面的那道女聲,就是姜南初的聲音。

陸司寒氣的直接一腳踹開訓練室的門。

教練發現訓練室的門讓人踹破,目露不解。

「這位先生,請問是有什麼事情,為什麼要破壞我們健身房的門?」

「為什麼?」

「為什麼,你不清楚嗎?」

「勾引別人老婆,你可真行,信不信直接封掉你們這個健身房,盡干這些齷齪玩樣!」 冥龜目前就像一個在他腦中裏面植入的系統一樣。

這時,在他腦海裏面的冥龜插了一句道:“小子,你現在正在哪裏?!”

“龍捲風中學啊!咦?師傅你怎麼有空出來玩兒了?”

“我跟你說正經事,這個學校有點不太平,裏面充滿了妖氣,而且是一股強大的妖氣。”

“那我怎麼辦?!我可以用破爛罐子把他們給收服嗎?”

“破爛罐子,只能收服一些小鬼小妖。對於這種修爲超過上百年的妖怪,咱得從長計議,你放心,這些日子我會幫助你,一直陪在你的身邊,幫你收了他們。”

“太好了,師傅!”

“你記得有什麼突發情況,隨時跟我聯繫,或者隨時在心裏招呼我一聲就行了,不可與這妖怪硬碰硬,因爲他在暗處,你在明處。我先去太上老君的藏書閣幫你找找能打敗這妖怪的辦法。”

“別呀!師傅,你先別走啊!”

“你小子到底還有什麼事兒?平時也沒見你這麼慫啊,怎麼一到關鍵的時候膽子這麼小了。”

“那個師傅,你能不能先送我兩個幫手啊,至少可以讓我在關鍵的時候保命啊?!你看你平時收服的鬼有這麼多,能不能給我一兩個厲害的鬼當保鏢啊,那感覺還是蠻拉風的。”

“你這樣一說倒是提醒我了,幾百年前,我還真收服了兩個法力強大的近千年的鬼卒,這樣吧,今天我就把他們賜予你,當你的小跟班!”

“真是太好了,謝謝師傅!”這個糟老頭總算有點用了!哈哈。

“你小子在心裏想什麼,居然叫我糟老頭兒!信不信我把他們倆都收回來?”

“別,別呀!師傅,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我擦,這老頭越來越厲害了!居然能夠聽到我心裏的想法!看來我還是老實一點。

“對嘛,這就對了,老實才好!由於這兩個鬼卒幾千年前,南天門上面的西北門神,所以你可以叫他們小西和小北。”

“好,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師傅,你快點把他們召喚出來吧,我都等不及了。”郝健心裏超級期待。

“天靈靈地靈靈,小西小北快顯靈。”冥龜唸了幾遍咒語,然後兩道看不見的符紙從天而降,一左一右的齊齊貼到郝健的腦門上,並且化在了郝健的腦門上,然後一點痕跡都沒留下。

然後冥龜再對着郝健說道:“你等從今以後的主人就是他了,要絕對的服從他的命令,幫助他降妖伏魔。”

“……”

“小健,他們已經被我召喚出來了。”

郝健東張西望,什麼也沒有,連個影子都沒有。

“師傅,可我怎麼看不見他們啊?!”郝健心裏納悶道,這老頭子該不會是騙我玩吧?

“呵呵,瞧我這糊塗勁兒,我忘記給你開天眼了,一旦將你的天眼打開,你就可以看見他們了,不僅如此,你還可以看見一些其他的東西。現在你快閉眼!!!”冥龜呵呵地笑了起來,不過他的笑容咋這麼瘮人呢?

於是,郝健十分聽話的就把眼睛給閉着了。

他閉着眼靜等了一秒兩秒三秒,很快,他感覺到自己的腦門中央什麼東西給蜇了一下,莫名其妙的刺啦的痛了一陣,他的天眼就這樣無聲無息地被老鬼頭給開了,但是他自己卻不知道。

“好了沒啊,師傅?我現在可以睜眼了嗎?”郝健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上又沒有什麼傷口,剛纔那陣撕裂感是從哪裏來的呢?

“可以了,你睜眼吧,我去也。”冥龜說完這句話之後,頓時在他腦子裏面消無聲息了。

郝健睜開眼,四處打望了一下,還是什麼都沒看見,就連一個影子都沒有。

反倒是站在他面前的還是隻有那個躲在門縫對面的陸曉明,他的臉上還是掛滿了擔憂,還在用手在郝健的面前晃來晃去,問道:“喂,大叔,你不會是太激動了,被嚇傻了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