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受到別人的攻擊,自然不可能讓三當家這麼生氣,畢竟戰鬥的時候,誰也不可能保證自己能夠萬無一失的。真正讓三當家生氣的是,那一拳,竟然只有勢,而沒有力量!

也就是說,那一拳雖然將三當家擊飛了,卻沒有讓三當家受傷。為此,三當家感覺自己受到了屈辱。你這是在告訴我,我們兩人的差距很大,大到你想怎麼樣我就能怎麼樣我嗎?

一想到這裡,三當家立即就從廢墟中跳了起來。而也在這時,寇沖已經揮舞著劍向著三當家而來。

另外的一邊的二當家見狀,瞬間又明白了。原來自己的三弟根本就沒有受傷!

也就是說,從一開始自己就被算計了啊!或者說,從一開始到現在,自己都在被算計啊!

他們根本就沒有傷害三弟,他們是想要讓自己分心,繼而就出現了剛剛那一幕,自己在憤怒和著急當中受到了不應該受到的傷害!

好算計啊,當真是好算計啊,將所有的一切都算計了進去,甚至乎將所有的時機都算得那麼準確!

剛剛,如果衛藍倒下去的時候,三當家沒有被轟進來,如果衛藍的臉上不是出現了狡詐的笑容,二當家不就已經一劍穿透衛藍的胸膛了?

而後,如果寇仲不是突然出現阻擋二當家的去路,然後如果不是寇埴在背後全力一擊,而衛藍又向著看起來像是受到了嚴重攻擊的三當家而去,二當家會那樣分神,會這樣直接就被寇仲一劍刺穿自己胸膛?

不會!絕對不會!就是因為這麼多個及時,二當家才會上當,才會受傷!

想通這一點,二當家不再遲疑,向著寇沖掠了過去,既然都已經中了算計,那麼就不要再去管這些算計了,現在只要和二弟聯手殺了那玄尊人族,一切就能扭轉過來了。

刺!

又在這時,又在二當家將所有注意力放到了寇仲身上的時候,又在二當家剛剛掠起的一個剎那,一劍突然襲來,直從二當家身後穿過,再從二當家身前穿出!

血,又是紅紅的鮮血,又有鮮血在飛濺!

二當家滿臉的不可置信,頭緩緩地向後轉去,想要看清楚這一劍是誰刺出的,想要知道自己究竟錯在了哪裡。

一張美麗的臉孔,映入二當家眼中的是一張美麗的臉孔,美麗得讓二當家想要撕碎這張臉孔。

嘭!

二當家憤怒地揮動手中劍,不管不顧地奮力轉身,想要擊殺身後的這個女人。

卻在這時,衛藍卻理也不理二當家,直接連劍都不要了,轉身便掠走。

二當家想要追擊,拼著一口氣,也要殺了這個女人。

呼!

卻又在這時,又有一道劍氣生起,劍氣並不如何的強烈,如果是平常時候的二當家根本就理也不用理會這劍氣,但是現在接連身中兩劍的二當家卻不能不理會了。

二當家急速向前的身子,只好向後倒退了一步。然後……然後二當家不由大聲叫喊了起來。

「啊……」二當家在仰天長嘯,像是發了瘋一般,一手就將插在自己胸前的劍給掰斷了,任由身上的鮮血在狂飆!

「可惡可恨!該死!該殺!可惡的人族,我要殺死你全家,我要喝光你的血,我要吃光你的肉!」二當家像是真的瘋了,情緒完全失去了控制。

由不得二當家不如此啊。因為在此時聰明的二當家已經完全想通了韓宇的整個計劃。原來韓宇從一開始就不是單純地想著救人,最起碼韓宇是帶著要殺死他們這三兄弟的意思!

原來剛剛二當家已經想明白了韓宇的所有計劃的時候,卻正是深深陷入了韓宇的計劃當中。

那個時候二當家將全部注意力放到了三當家身上,根本就沒有考慮到自己。事實上,那個時候,二當家會那樣,實在是因為,二當家認為自己身邊已經沒有任何危險了。

這不,寇埴不是已經被擊倒在地上了?就算他還有戰鬥力,他要掠向二當家不是還要很長的時間?而衛藍?

衛藍!對的就是衛藍,二當家就是忽略了衛藍。因為再在前一剎那,衛藍不是已經掠向玲兒了嗎?衛藍不是要救玲兒走嗎?要救人的人怎麼還可能來殺人?

所以那個時候,二當家以為自己是絕對的安全了。

誰料!誰料衛藍根本就不是去救人,而是在悄無聲色中向著二當家掠了過來,悄無聲色地在二當家身後遞出了一劍!

好算計啊!真是好算計啊!

到了此時此刻,二當家在心中只能這樣想了,因為除了這樣的形容,二當家已經找不出其他的任何形容了。二當家從來沒有遇見過這樣的人,竟然將所有一切一切的細節算計了進去,竟然是這樣的一計接一計,好像這計謀根本就不會有終止的一刻一般,好像這計謀會一直延續到敵人死去!

當真是防不勝防,防了也沒用啊!

但此時想這些已經沒有任何作用了!

衛藍已經帶著玲兒掠走了。而此時二當家根本就無力去阻擋,因為寇埴已經纏住了他!

要是平常時候,二當家自然不害怕區區一個寇埴,但此時本來就已經身受重傷的二當家又被接連刺了兩劍,修為一降再降,幾乎都不如寇埴了!

又因為剛剛的怒火攻心,二當家此時的戰鬥力簡直就是渣了,甚至乎都讓寇埴逼得一退再退,接連又受到了不少傷害!

而另外一邊,寇仲對著三當家竟然也逐漸佔了上風!

如此下去,不用去分析,不用去思考,二當家也知道自己這兩兄弟要死在這裡了!

但是,此時的二當家卻沒有心灰意冷,因為他們還有一個大哥,他相信自己的大哥一定會來救自己的,以前的任何一次戰鬥都已經說明了自己的這個大哥的可靠。

而同一時間,大殿之外,兩個身影正在互相交錯,來往不斷……

一切還得看那邊的戰鬥結果啊! 不是有這樣一句話嗎?當雙方戰隊的實力相差無幾的時候,最後能夠決定一場勝利走向的,便是那名最強大的人。

因為如果那名最強大的人勝出了,那名最強大的人就能加入到其他的戰圈,從而奠定這場戰鬥的最終勝利歸屬者!

韓宇當然也很明白這一點,甚至乎在來這裡之前,在制定這個計劃之前。

在幾個時辰之前,在寇封離開之後,韓宇便開始計劃著一切了。當韓宇提出這個計劃的時候,眾人都不由都是一驚。

那個時候,衛藍的一雙眼睛簡直都要從眼眶裡瞪出來了,她想不到,想不到竟然救人也是可以這樣救的。不是在慌亂中急忙忙地將人救走,而是給予敵人沉痛的一擊,甚至是抱著將敵人全部殲滅的想法。

寇仲也不由張大了嘴巴,但寇仲和衛藍的觀察點不同。寇仲看出了韓宇這個計劃的慎密性。這可是環環相扣,將每一個細節都算了進去啊!如果其中任何一個細節出現錯誤,這個計劃就要告破的啊!

在那個時候,寇仲其實是提出過反對意見的,認為這樣做太冒險了。

可最終卻證明了,韓宇沒有錯!一切都按照韓宇的計劃在進行著!

所以到了此時,寇仲不得不再次佩服起韓宇,不得不對韓宇五體投地了!

所以,此時寇仲更加的有信心了,即便知道韓宇面對著的是一名玄尊巔峰強者,即便知道韓宇要戰勝那名玄尊巔峰強者簡直就是痴心妄想。但他就是相信,相信韓宇會贏的!

而此時,制定了全盤計劃的韓宇,正在激戰著,和大當家在激戰著!

到了此時,或者說從最開始,韓宇便感覺到了大當家的恐怖,知道自己和大當家之間確實還有著不少的差距。

回想著剛剛的一幕幕,一直在觀察著這邊情況的韓宇,不由暗暗心驚,心驚自己的這個計劃竟然能夠僥倖成功了。

當然,這些都已經不是重要的了,重要的是,現在韓宇要解決掉大當家!

嘭!

韓宇又是一拳揮舞了出去,炙熱的火焰的和冰冷的火焰,形成了一個大火球,隨著韓宇的拳頭揮出,向著大當家轟了過去。

面對這火球,大當家的眉頭不由緊緊皺了起來。

一來,這火球的威力實在太強大了,讓得身為玄尊巔峰強者的大當家都不由暗暗心驚,心驚這名看起來只有玄王修為的傢伙竟然會有這樣強大的力量。

二來,大當家覺得這人族的火焰實在是太古怪了,竟然有著兩種截然相反的氣息!你想要阻擋炎熱的同時,卻發現又有一股冰冷向著自己侵襲而來,根本就不能夠用巧勁去阻擋,只能單靠著力量去壓制。

如此,大當家就只能用一種堪稱是浪費的戰鬥方式來和韓宇戰鬥,而不能將自己的每一分力量都完美地利用起來了。

三來,也是最讓大當家憂心的一點。雖然現在的韓宇表現得很強,但大當家還是有信心殺死韓宇的。可!可那邊自己的二弟和三弟的情況很不妥啊!

和韓宇一樣從一開始,大當家就沒有完全收回對那邊的注意力。所以此時大當家對於那邊的情況也是很清楚的!

雖然不知道一些細節上的東西,但大體上,大當家卻能確定自己的二弟和三弟此時已經陷入了困局,如果沒有自己的幫助,怕是支撐不了多久了!

所以,大當家很想立即就結束掉這場戰鬥,或者先離開這裡,救出自己的二弟和三弟。

大當家甚至還嘗試過撕裂空間,想要直接離開這裡。

但卻不能啊!眼前的這個人族修鍊的不知道是什麼功法,一拳揮出之後,那些向著自己奔襲而來的火焰,竟然連空間都鎖定了,讓自己沒有任何可能脫身!

可惡!真是太可惡了。難纏,這個人族真是太難纏了!

不行!不能再這樣了,我一定要趕快解決掉這個人族!

「破!」大當家不由就是一聲大喝,拳頭就像是炮彈一般向前轟去。

呼!有狂風在呼嘯,是大當家的拳風。

拳頭在向前,一道道狂風在大當家的拳頭四周狂吹了起來。

嘭嘭嘭!

隨著大當家拳頭的向前,空間中吹掠著的狂風不斷變強,然後竟然形成了一個漩渦!漩渦在咆哮著,空間開始變形,扭曲。

拳頭之前形成了一個真空,空間完全破裂了開來,裂出了一個黑色的洞口!

火焰隨著這個漩渦一般的黑色洞口而旋轉了起來。

拳頭繼續向前,黑色洞口繼續向前,火焰或是在向著一側掠了開去,或是直接進入了黑色洞口之內,消失不見!

大當家在向前,不再被火焰給阻擋,要一拳解決韓宇!

韓宇感受到了前面的黑色洞口傳來的撕扯之力,發現自己的火焰已經難以受到自己的控制,發現自己的力量甚至是自己的氣機都被這黑色的洞口所牽連,而無法圓潤運轉了!

韓宇更清楚這一拳帶著的威力,知道憑藉著自己現在的力量或許還真是難以抵擋這樣排山倒海摧枯拉朽要將一切都給撕裂的一拳。

但是!但是韓宇卻沒有想過躲避,更沒有想過逃跑!

因為韓宇很清楚,如果自己沒能牽制住大當家,哪怕是一剎那,大當家也會離開這裡,回到那邊直接秒殺了寇埴,從而救出二當家,繼而將整個戰局扭曲過來。

韓宇怎麼可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如此,一番心血不就白費了,如此自己一直以來的努力不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一拳頭之後,韓宇又是一拳頭向前揮舞而去。

火焰在向前,在不斷變大變得猛烈,卻在一遇到那個黑色的洞口,便消散!

一拳還是沒用!一拳沒用,又是一拳,又是一拳!

一拳又一拳,只是一個瞬間,韓宇已經不知道揮舞出多少拳了。

火焰在燃燒,在肆虐在沸騰在咆哮,就像是一頭頭餓狼,就像是爆發的火山,只一瞬間,漫天便已經是那金黃色中帶著淡淡白色光芒的火焰!

甚至乎,韓宇和大當家的身影都已經淹沒在了那滔天火焰當中,顯得那樣的微不足道,就像是兩隻螻蟻站在了大山之前一般。

接連的拳頭揮出,讓韓宇已經不知道讓自己的修為損耗了多少,但還是沒用!

至少沒有多大的作用!

大當家依舊在向前,雖然速度慢了許多,雖然身前的拳頭已經無法完全讓火焰消散,甚至乎身上開始發出被烤熟的味道。

但大當家前進的步伐還是這樣的穩健,還是這樣的堅定,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雖千萬人我獨往的氣勢!

嘭!

大當家終於來到了韓宇身旁,身子一沉,將全身力氣都集中在了拳頭之上,要劈山要裂地!

拳頭在向前,就像是一柄巨斧在向前,要將一切給劈開!

拳頭還沒來到韓宇身上,便有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傳播了開去。

一層氣浪,只是一層氣浪,只是一層有著拳頭形狀的氣浪向著韓宇身下的大山而去,那座對最少也有百米高的大山,轟然倒塌!

轟隆!

一聲巨響,那座大山就像是一堆鬆散的沙子般不禁一擊,似是被人狠狠地一腳踩下,直接陷了下去!

而首當其衝的韓宇,自然也就感受到了這一拳的無與倫比,那強大的壓力讓得韓宇的身子不由稍稍退後了一步。

韓宇知道如果自己真要強接這一招,或許自己本來剛剛已經好了些許的道基會再一次受到傷害,甚至乎還可能讓自己以後再難恢復。

但韓宇卻還是沒有任何猶豫!

韓宇不能讓大當家通過自己,不能讓大當家傷害到自己身後的那些人,韓宇很清楚地記得自己說過,我沒有倒下之前,你們是絕對不會倒下的!

不是那難以兌現的承諾,而是決心,而是韓宇拚死的決心!

轟隆!

不是發生了爆炸,而是韓宇繼續運轉煉天功法,身體內突然洶湧的氣機一次性爆發的聲響。在這一刻,韓宇體內的那些通道,那些鏈接丹田和身體的通道,突然有颶風吹起,猛烈地吹著,竟然直接又將幾條通道給吹崩塌了!

而不知道是不是這陣風太過於強大了,那些崩塌的通道上的殘渣竟然直接被吹散。然後那些通道連成了一塊!

瘋狂的風,吹得更瘋狂了,它們有了更寬大的通道!

呼!

風吹到了韓宇的丹田之上,繞著那三個圈圈瘋狂地運轉了起來。

風不是普通的風,而是韓宇體內的氣機!

氣機在沸騰在瘋狂地運轉,韓宇丹田內的那個圈圈也在瘋狂的運轉。然後……

然後,那圈圈之上的火焰就像是遇到了氧氣快要熄滅的炭火一般,嘭的一聲,轟然點燃,亮滿了韓宇整個丹田。

嘭!

又是一聲巨響,韓宇全身上下每一個角落都有火焰迸發了出來。只在這麼一個順那,韓宇全身便被火焰充滿。

再然後,這些火焰開始不斷脹大,再脹大,竟然直接將剛開始的那些火焰給擠走了!

也在這時,大當家的拳頭終於衝破了重重火焰來到了韓宇的胸膛之前!

韓宇沒有閃躲也沒有去阻擋,而是……

而是也高高舉起了一個拳頭,重重地向著大當家轟了過去!

火焰在這一刻漫天,將太陽的光芒都比了下去,讓周遭的溫度瞬間升高了十度,將四周的空氣都給蒸騰出層層白霧!

來了!韓宇的拳頭就要落到大當家的胸膛之上了,大當家的拳頭已經貼在了韓宇的胸膛之上。

兩位勇猛的存在,要拚死一戰,要不顧一切地將對手殺死,這一拳究竟誰會更強?誰將會獲得最後的勝利? 這邊韓宇和大當家戰鬥中心的一側十里之外,一行六人正慢悠悠地向著戰鬥中心掠來。

為首的那人嘴角輕輕翹著,滿臉都不屑之意。

一邊掠著,這人一邊自言自語道:「呵……真是沒用的東西。我開始還以為會是多麼強大的人族,不過也就是這麼幾個跳樑小丑而已?竟然還需要因為這幾個人族而麻煩到我?更重要的是,我以前當真是看錯黑熊你了,還以為黑熊是可造之材,在不久的以後很可能成為我的左肩右膀……」

「竟然從一開始就陷入了那些人族的算計中,到了最後才猛然發現?什麼黑熊,我看是狗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