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古淼這才回過神兒來,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勉力安撫住內心的波動,緊握著萬東的手,道「萬兄弟,啥也不說了,你這一聲古大哥,我受了!從今以後,咱們就是親生的弟兄,不求同日生,但求同日死!」

「好!暢快!」薛文也是激動的不行,拍掌大吼。

萬東沖古淼重重的點了點頭,隨後一抬腿來到了藍道子的面前。萬東雖是年輕,但他今日的種種表現,卻完全無法讓藍道子將他當做後輩來看待,更何況,萬東的身上還寄託著整個靜海宗的生死存亡。此時看到萬東沖自己走來,不知怎的,藍道子竟是有些緊張。不像是接見自己的晚輩,倒像是拜見自己的長輩。

萬東年紀輕輕便能有這樣的氣場,藍道子也是真心服了!

正當藍道子腦袋急轉,籌措著言辭的時候,萬東卻已沖著他深深的拜了下去「晚輩萬東,見過前輩,更謝過前輩對晚輩朋友的仗義維護,請再受晚輩一拜!」

「啊!?這……這可如何使得?萬公子快快請起,快快請起!」

和古淼一樣,藍道子竟也慌張起來,可任憑他如何勸阻,萬東卻是堅持參拜,直到行完了最後的禮數,這才直起了身子。

藍道子有所不知,萬東對他是真心的感激。尤其是在聽了薛文的講述之後,他更是打心眼兒里將藍道子當做了恩人。若不是有藍道子的百般維護與周旋,恐怕等不及萬東趕到,薛文等人便往九幽去了。一想到,他差一點兒便失去了薛文,王青這一大批的兄弟朋友,萬東的心裡便餘悸不斷!

「萬公子啊,你這……你這可真是折殺老夫了!」受了萬東的參拜大禮,藍道子簡直就是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連聲說道。

「前輩這話,才讓晚輩惶恐!」萬東又是一禮,甚是恭敬。比起他之前怒壓劍空,廢掉元華的凌天氣勢,簡直就像是換了一個人。

此時在萬東的臉上,滿是溫暖謙和的笑容,讓人感不到絲毫的冷意。再加上萬東本就生的俊朗,更是顯露出一種濁世翩翩佳公子的氣度,不要說是倫婉兒等一干少女,就連藍道子這樣的老頭子,都不禁為之怦然心動。

藍道子捻著鬍鬚,一張臉簡直都要樂成一朵花兒了!

棋夢萱迫不及待的湊上來,笑著道「師尊,我說的對吧,萬公子謙和有禮,絕不是那種少年得志便不知天高地厚的膚淺之輩可比,您老就放一百個心吧!」

「是是是!萬公子的風采,老夫領教了!」

在萬東一臉溫暖笑容的感召之下,藍道子總算是放下了緊張與局促,滿意的放聲大笑。

謝過了藍道子,萬東又轉頭看向了吳法,揚聲道「吳前輩的高義,萬東也一樣會銘記在心!日後,不管是吳前輩,還是水雲宗,只要有用得著晚輩的地方,晚輩絕不推辭!」

吳法一聽這話,喜的都快要找不著北了!現在的萬東,不過才是一品真仙境,便能將劍空元華這樣的三品真仙虐的五體投地,可想而知,他的未來該是何等的輝煌!能提前與一個註定要成為一世之雄的人物結成良好的關係,這對任何宗門都是夢寐以求的好事兒!更何況,劍空不是已經『猜破』了萬東的出處了嗎?那種地方出來的人,背景得是何等的恐怖?吳法都不敢細想!

「萬公子言重了!真要說起來,我們水雲宗其實是對不住薛兄弟他們在先,我所做的這些,只是補過罷了。」吳法有些尷尬的說道。

「吳前輩也別這麼說,正所謂不打不相識嘛!哈哈哈……」

吳法還在忐忑的時候,萬東卻是放聲大笑了起來,一臉的風淡雲輕,對水雲宗之前的所作所為,沒有表露出絲毫的不滿與責怪。相比起對元華,劍空,以及江川等人的雷霆手段,萬東這簡直就是春風細雨,不,連細雨都沒有,只有春風!

「萬公子,你還記得我嗎?」上一次見到萬東,樓蘭便對他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又一次見到,更是覺得萬東猶如那空中的烈日一般耀眼奪目。

萬東回頭看向樓蘭,朗笑一聲,道「在下怎麼會忘了樓姑娘呢?」

萬東這話本是隨口而出,並沒有那麼多的意思,可是落在樓蘭的耳朵里,卻似乎是別有風味,竟是讓樓蘭的俏臉都為之一紅。

「哈哈哈……好!好!」

佛笑的目光在萬東和樓蘭之間來回掃視了幾次,大笑著叫起好兒來。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叫的什麼好兒,總之樓蘭的臉卻是更紅了。

「您一定便是神鳳門的佛前輩吧!今日您對我兄弟的維護之情,晚輩記下了,以後必定湧泉相報!」

「報什麼報啊,都是一家人!哈哈哈……」佛笑本就是個笑麵人兒,此時臉上的笑容就更精彩了。

「哈!佛兄,你這話說的倒是蹊蹺,萬公子他怎麼就和你們神鳳門成一家人了?」藍道子笑著望向佛笑。

佛笑拍了拍大肚子,道「你還不知道吧,萬公子他早已是我神鳳門的女婿了!」

「什麼?有這樣的事?」藍道子吃了一驚。

吳法,柳純心,劍空等人也是一樣的相視而驚!萬東要是與神鳳門真有這般親密的關係,那日後神鳳門恐怕真要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萬東無暇去理會眾人的反應,聽佛笑這樣說,立即便問道「佛前輩,樓姑娘,這次慕蓮沒有與你們同行嗎?」

萬東早就動用神識,將神鳳門的弟子全都掃視了一遍,卻沒有發現慕蓮的蹤影,這讓他不禁微微有些擔心。

佛笑搖了搖頭,道「樓蘭回到宗門之後,第一時間便對我說了你跟慕蓮的事情,我立即便找去了紫熏宮,可一問才知道,一個多月之前,紫熏宮的宮主紫熏上仙便帶著慕蓮姑娘去了第三神山的羽仙池了!」

「去羽仙池做什麼?」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萬東脫口問道。

「我問過紫熏宮的弟子,據說是紫熏上仙不滿於慕蓮姑娘的資質,要帶她去羽仙池脫胎換骨。」

「羽仙池能讓人脫胎換骨?」萬東心中吃驚,神山就是神山,果然神奇!

「可以!不過……要吃一些苦頭,不是大毅力的人,很難堅持下來!」佛笑斟酌著辭彙,顯得很是小心,生怕刺激到萬東。

可萬東的神色還是變了,一雙星目陡然眯起,一道寒光激閃而過「堅持不下來會怎麼樣?」

「這個……可能會有性命之憂……」

「會死!?」

萬東眯起的眼睛,驟然又睜圓了起來,這次在眼中閃爍的便不僅僅是寒光了,分明有殺氣在翻騰!這樣的目光,讓佛笑也是大呼吃不消,心中暗駭,若不是斬殺了萬把人,絕難有這樣的眼神。

「她怎麼敢!?」

萬東是真的怒了,一頭飄散長發,此時竟是瘋狂鼓盪起來,之前怒劈劍空,元華的那個煞星又回來了!眾人剛剛鬆弛了一些的心神,陡然又緊繃了起來。一個個噤若寒蟬,甚至連呼吸都屏了住。

「萬公子,你……你先別著急啊。」

樓蘭此時的一張俏臉,一片煞白,說話的時候,嬌軀不停的哆嗦。

佛笑也意識到不對,開始感到緊張。事情搞的好,那萬東有可能會成為神鳳門的女婿,可要是搞不好,萬東非成為神鳳門的噩夢不可!

「萬公子,羽仙池雖然是危險,但也要分情況!紫熏上仙是我神鳳門真仙境中的頂尖兒強者,有她在一旁護持,我想慕蓮姑娘最不濟便是『羽仙』失敗,應當不會有生命之虞。」

「最好如你所說!否則,我定要讓那什麼紫熏上仙陪葬!」萬東面色一片冰冷的怒聲喝道。

…… 謙恭之時,猶如翩翩公子,動怒之時,則為丈二金剛!一靜一動,一笑一怒,皆動人心魄!望著萬東,佛笑心中起伏不定,難能有片刻平靜,已經好久都沒有見到能有這般風采的年輕人了。

紫熏仙子的修為要比佛笑高的多,在神鳳門中的地位更不是佛笑能比,可此時此刻,對於這位平日里讓他仰望的存在,佛笑的心裡卻是充滿了同情。從此刻起,她的性命便不再為她自己所掌握!同時佛笑更希望慕蓮能夠吉人天相,羽仙成功,否則恐怕整個神鳳門都要受到牽連。

一想到將來有一天,神鳳門有可能站到萬東的對立面,佛笑的腦仁兒便痛的厲害!

「萬公子,古仙秘府開啟一次不容易,大家已經浪費不少時間了,我看還是讓大家趕快進入其中修鍊吧,需知,古仙秘府中修鍊一天,足抵得上平時百日之功,機會難得啊!」藍道子望了一眼正不斷往外噴吐七彩紅光的仙府之門,對萬東說道。

他這樣一說,薛文等人頓時便激動起來,一個個躍躍欲試,滿臉的迫不及待!如古仙秘府這般際遇,那可不是輕易能夠碰上的,進去歷練一番,必將會對他們日後的修鍊產生無法想象的積極影響,甚至可以說是他們未來步入強者之列的最好踏板!要不然的話,為什麼就連柳純心,劍空,元華這些個真仙強者,竟會對這一群人仙晚輩流露出那般羨慕甚至是嫉妒的目光呢?

「對對對,古仙秘府開啟有日,一刻也耽誤不得!」佛笑也趕忙正色催促道,不再與萬東繼續多說。

與此同時,上三宗那邊的弟子也是滿臉的焦急,恨不得這就一頭扎進古仙秘府,只可惜在萬東的面前,他們壓根兒就沒有這個膽量。此時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了萬東,眼巴巴的,滿是急切。

「小東,之前上三宗定下規矩,不准我們散修進入古仙秘府,你看咱們現在是不是也定個規矩,不準宗門弟子踏入仙府?嘿嘿……來而不往非禮也嘛!」

就在所有人都亟不可待之時,薛文卻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瞬間便讓在場的無數宗門弟子如墜冰窖般的渾然色變。那一雙雙投向薛文的目光,無不如利刃一般,透著森寒。

藍道子,佛笑,吳法也是驟然緊張起來,如此千載難逢的際遇若是錯過了的話,那後果實在是太嚴重了,首先一個後果,就是他們這些坐鎮真仙回到宗門之後,絕對無法向上峰交代。就算他們的上峰通情達理,並不怪罪他們,他們也無法向此番他們帶出來的弟子們交代。很有可能,從此以後,他們在宗門中將再無立足之地!

「萬公子,這個……」藍道子趕忙將目光投向了萬東,眼神中甚至帶上了乞求。

好在還沒等萬東發話,薛文便道「藍前輩,佛前輩,以及吳前輩,你們沒必要擔心,你們都是維護過我們的,你們的弟子當然是可以進入古仙秘府的!」

「呼~~~」

聽了薛文這話,藍道子三人高懸的心方才落了地,他們麾下的弟子們更是一個個大吐濁氣,喜笑顏開!

然而與此同時,其餘宗門,尤其是上三宗的弟子,卻無不是面色如土,冷汗涔涔。

柳純心身為柳家此次派出的坐鎮真仙,此時急的青筋都爆出來了,連聲道「這位公子,我們柳家可沒有跟御劍宗,太玄宗一起圍攻過您的朋友,而且禁止散修進入古仙秘府的規矩,那也不是我們柳家提出來的,我們柳家頂多是……頂多是附和了一下,有錯,但不至於這麼嚴重吧!」

「萬公子,我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而且你要我準備的東西,我也全都準備好了,十塊玄青龜的龜殼兒,一塊也不少,全在這裡!」柳宗也急了,不讓他進入古仙秘府,那還不如讓他去死!此時忙不迭從儲物戒指中送出一團青光,直落到萬東面前。

萬東信手將青光接入手中,微微一查,十塊玄青龜殼兒,還真是一塊都不少,而且品質都屬上乘。

「按照約定,我要將你的那面護身法鏡還給你,可是……」

還不等萬東把話說完,柳宗便趕忙擺手道「不用不用,您根本就不用還我,一面護身法鏡而已,就當是我給萬公子的賠禮。只希望萬公子您能高抬貴手,放我們進古仙秘府。」

萬東沒有立即回答,但眉頭卻是皺了起來,顯然是在認真考慮,司馬金科見狀,本就焦急的心情,更是如火如焚。要是和柳宗一道被摒棄在古仙秘府之外,他也就認了,大家還能在一個層面上競爭,可如果柳宗進了,而他沒能進,那他可接受不了。一旦柳宗從古仙秘府中出來,兩個人立即便是雲泥之別,他還拿什麼去和人家競爭?

劍空此時的心裡也是說不出的後悔,為了這趟古仙秘府之行,御劍宗可是準備了好久。如果這次上千名御劍宗精英弟子沒能進入古仙秘府修鍊,那無疑意味著御劍宗新一代弟子的全面落後,這勢必會影響到御劍宗上三宗的地位,這個後果太可怕了,根本就不是他劍空能夠承受的了的。

「萬公子,你廢了我劍空的修為吧!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我一個人來承擔!只希望你不要遷怒到我御劍宗的弟子!」劍空從來都沒有求過人,此時竟是用上了懇求的語氣。

「薛兄,咱們也是不打不相識啊,求你高抬貴手,我可以保證,進入古仙秘府後,我御劍宗弟子不參與到古仙傳承的爭奪!」司馬金科則將目光投向了薛文。

「我柳家也退出古仙傳承的爭奪!」柳宗緊跟著表態,生怕遲了一步,會引起萬東薛文的不滿,讓他們徹底失去了進入古仙秘府的機會。

「吉朋,你到底還是我太玄宗的弟子,你倒是替你的師兄師弟們說句話啊!」

一直蜷縮在一旁,志氣全消,生不如死的元華,此時也掙扎著發聲。修為被廢,對他固然是沉重無比的打擊,可是遠沒有成為太玄宗罪人的打擊來的大來的重!

元華心裡清楚,他若是開口去求萬東,薛文,只會起到反效果,此時他只能拉下一張老臉,去求吉朋了。

上三宗之中,無疑是太玄宗將薛文他們得罪的最狠,當薛文說出禁止宗門弟子進入古仙秘府時,一群太玄宗弟子就像是被人宣判了死刑似的,臉上無不是一片深深的絕望之色。此時聽到元華將吉朋推了出來,這才重新看到希望,一個個眼巴巴的向吉朋看去。

「吉朋師弟,你就……你就替大家求求情吧!」姚蘭也向吉朋看了過來,一張精緻的面容上,滿是讓人不忍拒絕的懇求。

吉朋苦笑了一聲,扭頭對薛文道「萬公子,薛兄,為了太玄宗,我已是數次讓你們為難,按理說,但凡是要點兒臉面的人,都不該再向你們張這個口,而且我一點也不覺得薛兄的提議有什麼不對,可我畢竟是太玄宗的人,我……」

吉朋的臉上滿是矛盾與羞愧,甚至還有些痛苦。他一直想要在萬東,薛文與太玄宗之間搭起一座友誼的橋樑,可總是天不遂人願,終於是鬧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吉朋夾在中間,豈能不痛苦?

看到吉朋的面色,薛文也是有些後悔,暗擇自己不該圖一時之快,結果卻讓吉朋陷入了這般難做的境地。

萬東微微沉吟了片刻,揚聲道「如今,正值仙庭劫難之時,我等本應眾志成城,共度難關,豈能相互撻伐,令親者痛仇者快?古仙秘府就在那裡,不是我萬東一人之物,誰想進便進,我絕不會阻攔!只是我希望,大家能引此為戒,從今以後,摒棄罅隙,團結協助,衛我家園,共度劫難!」

言語出自摯誠,自然動人!萬東這一番掏心窩子的話一出口,立時便讓眾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柳純心,劍空相視而嘆,就連元華也不禁皺眉沉思,藍道子,佛笑,吳法等人聽了更是心中振奮,頻頻為萬東豎起大拇指。

此時眾人方才發現,萬東不光修為過人,更有一種領袖風發,令人動容!

「萬公子,讓弟子們去古仙秘府闖蕩吧,我們在這裡等他們歸來。同時,老夫還有許多問題向萬公子你請教!」藍道子握住了萬東的手,笑言道。

「哈哈哈……藍兄說的對!弟子們歷仙境求仙果,我們則坐而論道,亦是美事一樁!」佛笑也是十分高興。古仙秘府一開啟,少說也得旬月工夫才會關閉。與其在這裡苦等,倒不如與萬東來一場坐而論道,說不定也能獲得諸多裨益。

「你們論道,我洗耳恭聽!」

吳法的境界不如藍道子與佛笑,戰力則不如萬東,此時聽三人要論道,吳法的臉上頓時流露出一片嚮往之色,將自身的姿態擺的很低。

這論道還未開始,三人便已是如此興奮,倒是讓萬東有些不好意思了,沖三人一拱手,笑道「恐怕晚輩要讓三位前輩掃興了,晚輩得隨晚輩的朋友們,一同進入古仙秘府,為他們護法,否則晚輩不能放心。」

藍道子眉頭一皺,道「怎麼,萬公子你不知道?這古仙秘府設有禁制,只有人仙境才能進入,真仙境及以上境界,若想強行進入,便會被秘府禁制無情轟殺!之前已經有一位真仙,抱著僥倖心理,欲要強行沖入秘府,結果卻被當場轟成血霧!前車之鑒,萬公子切莫強來啊!」

…… 「古人能設下禁制,難道我們這些後來人就不能將禁制破除嗎?」萬東微微一笑,從容言道。

萬東這話一出,立時在眾人心中掀起滔天漣漪。不過多數人在心神震動之後,卻又報之以嗤笑,本能的覺得萬東狂妄,已經到了沒邊兒的程度。什麼古人?那可是古仙,震古爍今的存在!別說是小小真仙了,就算是仙帝級的人物,也不敢如此輕視古仙設下的禁制。

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真能將這古仙禁制破除,那對在場的真仙來說,絕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在這古仙秘府中錘鍊一遭,必能為他們日後晉陞地仙,產生無窮的裨益!只是這怎麼可能呢?藍道子啞然失笑,直覺得自己荒唐,明明知道萬東所說乃是妄語,卻還是不由自主的為其所吸引,竟是YY起來。

「萬公子切莫大意,古仙之禁制若是能夠輕易破除,我想早有仙帝強者親臨,這天大的造化又怎麼會落在一群人仙的身上呢?」藍道子一面搖頭苦笑,一面對萬東勸說道。

「地上的一根毫髮,百丈高的巨人拈之不起,三寸頑童卻可信手拈來。我萬東雖然沒有仙帝之能,但對破除這種古仙禁制,卻是拿手!」萬東朗笑一聲,臉上盡顯自信。

「萬公子!」

藍道子搖了搖頭,心中嘆息,萬東到底還是少年心性,骨子裡終究是不成熟,要不怎會這般不撞南牆不回頭?正當藍道子籌措著言辭,準備將話說的再重一些,徹底打消萬東純屬送死的念頭時,萬東的身形卻在一片金色光芒的包裹下,徐徐飄浮了起來。同時一股藍道子之前從未感受過的,充滿古拙滄桑之感的磅礴氣息,從萬東的身上轟然迸發開來。

幾乎這氣息剛一傳出,天地大道便有了響應,九霄之上不停的有類似梵唱一般的大道真音響徹飄蕩。與此同時,在場眾人,甭管是人仙還是真仙,無不道基震蕩,心神狂顫。

「這是……」藍道子瞬間瞪大了眼睛,一張嘴巴更是張的不能再大,面色漲紅,渾身都在顫抖。

「好深邃的道!」劍空狂吼一聲,彷彿不由自主似的,拔劍狂舞。無數的劍氣,縱橫瀰漫,連連斬向虛空,激蕩起一道道水桶粗細猶如閃電般的劍芒,凌厲無比!

柳純心則盤膝浮立半空,雙手各掐著一個繁雜的手印,口中彷彿念經似的不停低誦,一道道紫色華芒,圍繞著他盤旋不休。

「你到底是什麼人!?是什麼人!?」而元華此時,卻是盡顯瘋狂,不停的沖著萬東嘶吼,臉上除了驚駭,便是深達靈魂的恐懼。

劍空,柳純心,元華三人最先有了反應,隨即佛笑,藍道子的神情也突然在一瞬間凝重起來。兩人幾乎是不約而同的盤膝坐了下來,眼眉低垂,臉上一片莊嚴肅穆。

再后是吳法以及越來越多的二品真仙,好像瞬間感悟了什麼似的,臉上紛紛露出喜悅陶醉之相!

這時,越來越多的金色紋路,隨著萬東的雙掌揮舞而迸發雀躍開來。這一道道金色紋路,在天空中飛舞翱翔,猶如某種神聖生靈,穿越了亘古,將光輝毫不吝嗇的撒向人間,猶如蒼天的饋贈。

萬東的意念無形而動,操控著那一道道金色紋路,如臂使指!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修為暴漲的緣故,此番催動起這些金色符文,他越發的感到得心應手,從中感受到的道義,也越發的廣奧深邃。

迷天印!萬東在道門大世界領悟的一門專門用來遮掩天道窺探的武技,此時變得越發的成熟。之前萬東只融匯了五六個金色符文,此時他卻一口氣調動了十二個。

漫天的金色紋路,先是匯組成一個個金色符文,然後這些金色符文,再不斷的碰撞融合,最終在轟的一聲巨響中,一個碩大的,深奧的,充滿神聖氣息的符文,當空閃爍不休。

萬東微微一笑,探掌而出,氣機引動,那巨大的神秘符文,立時化作一道璀璨金光,直射入萬東的掌心。

「王慧,你信不信我?」萬東攥緊掌心,扭頭看向王慧。

王慧飛掠出來,脆聲笑道「我要是不相信萬公子,怎麼可能活到今天?」

「那好!接著!」

萬東微一點頭,猛然揮掌打出,只見一道金光,立時從萬東的掌心激射而出,唰的一聲,自王慧的頭頂灌入了她的體內。王慧的臉上並無痛苦之色,只是打了個激靈,隨即眾人便駭然的發現,從王慧身上迸發出來的氣息,開始積聚的下降。轉眼間的工夫,便跌破了瓶頸,直從一品真仙降到了九品人仙。

儘管王青知道,萬東絕沒有加害王慧的道理,可是看到王慧的修為這般暴跌,一顆心還是吊到了嗓子眼兒。老王家好不容易出了這麼一個真仙,可不能有閃失。

「萬公子,這這這……」王青急的一時間連話都說不囫圇了。

薛文伸手拍了他一巴掌,忍俊不禁的道「你瞎緊張什麼?沒看出來嗎,王慧妹子跌落的只是氣息,自身的修為和戰力絲毫無損。不信的話,你上去試試,保險王慧妹子一巴掌就能把你拍出一千里遠!」

「哥,我沒事的,你別擔心!」薛文話音落地,王慧也抬頭對王青說道,這才讓王青焦急的心情緩解下來。

「這天下……竟然還有這樣的秘技!?」

王青跟薛文說話的這一會兒,藍道子,佛笑,吳法等人的神識早已如雷達似的將王慧上上下下掃了一遍又一遍。在他們的神識探查之下,王慧的的確確就只有人仙九品的境界,但王慧體內涌動的仙力,濃厚程度卻是絲毫也不遜色於他們,正如薛文所說,其真仙的修為與戰力,絲毫無損!

藍道子與佛笑對視了一眼,臉上無不滿不驚容!這手段,簡直堪比偷天換日!

只是萬東這一手兒能騙過他們的神識,能騙過古仙所設的禁制嗎?要知道,古仙可是堪比仙帝的存在!眾人的心中仍是充滿疑慮。

「妹子!」

眾人尚且如此,王青就更是不用說了,眼巴巴的望著王慧,嘴唇一陣陣發乾。

反倒是王慧自己,一臉的輕鬆,彷彿絲毫也不感到緊張。眼見眾人將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甚至都不用萬東開口,便咯咯一笑,身形化作流光,直向那仙府之門掠去。

一時間,整個天地都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哪怕用落針可聞來形容,也絲毫不為過!

唰!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