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另外還有三昧火待修行,七十二變沒試驗,符籙,陣道,各種小法術都落灰了。

法力跟上了,法術也要跟上,所以陳浩回來的路上就總結了,這一次要好好的把自身的神通都整理一遍,系統的修行。

雖然天罡步天罡劍法,掌心雷是自己最厲害最熟練的,必須堅持。

但是另外的神通也不能荒廢,否則辛苦做任務賺來有毛用?

尤其是三昧火,這個神通雖然還沒成,但是多次接觸,還有道卷中記載,這玩意都屬於道門最最頂級的神通。

無物不燒,萬邪不侵。

如果能夠修煉成功,那陳浩就算是有了真正安身立命的護身之能了。

當然,現在只是三昧火的基礎,想要修成還遠,不過也要加入修行名單了。

迴轉道觀,陳浩就開始第一次嘗試修行三昧火。

人身三味,心火,腎火,氣海火。

三火人體之根本,聚焉而爲火,散焉而爲氣,升降循環而有周天之道。

這就是三昧火的本質,領悟這一點,即可修行三火,凝聚三昧。

陳浩接受傳承,就等於領悟了三昧火的根本,領悟這一塊,立刻就節省了無數時間,他所需要做的,就是按照傳承的知識,來不斷的實踐,摸索出最契合自身的修行之法。

緊閉雙目,心如止水,意念凝聚,內觀天地。

玄玄乎萬象變化,云云兮氣如闌珊。

修行不知數,日月輪轉。

等陳浩從修行中回神的時候,他的眼中似乎有火光冒出,一閃而逝。

雖然有着傳承和領悟,但是要契合自身也並不容易,這一次修行,陳浩也只是摸索了一個開頭,估計還要好幾次的深入鑽研,才能開始真正的修行。

不過即便只是摸索一點,陳浩也感受到了三味火的牛逼。完全相信,只要自己修煉成,那絕對是堪比現在掌心雷大成的手段。

這樣的感受,讓陳浩越發期待。

斂息起身,陳浩活動了一下身體。看看時間,居然已經是第二天的上午九點多了。

走到外間,陳浩發現有早餐清粥,小餅,鹹菜放在桌子上,只是沒吃,已經涼了。

宋敬廬去幹大事了,這做飯的任務,怕又落在趙靈巧的身上。

話說回來之後,也只是當時見了小妮子一面,也沒太注意她臉上的傷疤怎麼樣了。

心中一動,陳浩走了出去,意念感知片刻,陳浩就邁步離去。

很快,在道觀外的小樹林看到了趙靈巧。

小妮子當真是練武入迷了,在小樹林弄了很多練習道具,尤其是一顆樹幹上捆綁的繩子,正在接受趙靈巧奮力的攻擊。

還別說,這才幾個月,小妮子和第一次見到就完全不一樣了,身體還是那麼瘦,卻給人一種厚重幹練,強力的感覺。

尤其是現在,小妮子踢打樹木,一招一式,都是兇狠狂暴,打出啪啪啪的聲音,完全能讓人相信,這若是踢在一般人的身上,那絕壁要半條命。

正攻擊呢,趙靈巧感知到什麼,停下來,轉身一看,就咧嘴笑了。

“大師,起來了。”

陳浩點點頭,仔細打量趙靈巧。

看起來趙靈巧練習時間不短了,臉上汗水滴落。

而在陳浩眼中,趙靈巧的臉,和以前有了巨大的改變,那原本醜陋的疤痕,現在淡化了許多,如果不注意,幾乎看不到。

這也讓趙靈巧不再遮掩,大大方方的暴露出來。

看到這個,陳浩鬆了一口氣。

能治好就行,總算是沒有辜負人家母親的囑託。

“練武也有一段時間了,現在感覺怎麼樣?”陳浩笑着問道。

趙靈巧點頭道:“剛開始很累,現在很喜歡,就是感覺缺點什麼。” 缺點什麼?

聽到趙靈巧的話,陳浩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四周,突然笑了:“我知道了,你缺一個陪練。”

陪練?

趙靈巧一愣,旋即搖頭道:“不對,藍師父一直在教導我,也陪我練習,還有松鼠大頭,它還教導我爬樹和閃避,我不缺這個。”

陳浩道:“這是教,不是陪練。你看看你現在,對練的都是死物,看起來兇猛,實際上完全沒有對戰經驗,畢竟以後你要真有了敵人,人家可不會站着讓你打,所以你需要的是一個勢均力敵,能讓你發揮,積攢對戰經驗的對手。”

趙靈巧眼睛頓時亮了。

陳浩這話,說到她心裏了。

就是這個感覺,一直練習,她都感覺怪怪的,現在琢磨,可不就是嘛,自己打的都是死物,真正的活人怎麼可能站着不動讓自己打!

“大師,那怎麼辦?我需要一個對手。”趙靈巧認真說道。

陳浩笑道:“我記得之前讓一個鬼物過來,它叫金夢官,說起來,昨天在鬼校我也沒見着它,你知道它在哪裏嗎?”

趙靈巧道:“這個知道,好像是熊姐姐讓它去山裏了。”

“去山裏?幹什麼?”陳浩一愣。

趙靈巧搖頭:“這個不知道,自從它去了後,就一直沒見着,嗯,大師,你找它有事嗎?”

陳浩笑道:“金夢官雖然想讀書,但是它本身卻是個猛將人物,從小學習武功,說起來如果讓它教你,或許效果比藍蝴蝶更好,也能培養你的對戰經驗。”

趙靈巧不好意思道:“說是這樣,可是金夢官要讀書,不一定能教我。”

陳浩道:“沒事,回頭我問問熊老師,嗯,在這之前,你可以先預習一下,找找打人的感覺,等會兒你去找龍大師,最近道觀裏來了一個小子,因爲一些原因,我要督促他讀書,讓他考上重點大學,這小子因爲小時候過的壓抑,所以父母雙亡後,一下子反彈了,各種毛病。我估計想要教好有點難,晚上上課有熊老師負責,我放心,但是白天我怕他思想長毛,心裏鬆懈。就交給你了,如果他不聽話,胡鬧,只要不打死,其他的都沒問題。”

趙靈巧目光一動,問道:“是他的父母亡魂要大師幫忙的嗎?”

陳浩道:“是這樣。”

趙靈巧笑了:“那大師放心吧,我會照顧好他的。”

趙靈巧答應,陳浩點點頭,含蓄幾句,就離去了。

之後幾天,陳浩一直沉浸於修行之中,不斷的調整三昧火的修行之法,慢慢的進入了正規,開始正式修行這門大神通的基礎法門。

而道觀內,也沒有這麼平靜。

多了一個徐成,這小子原本以爲陳浩說好的教育,雖然很嚴厲,但是也不會太過分,會讓他慢慢適應。

可是進入學習後,徐成懵逼了。

我老婆是大明星 一天二十四個小時,劃分的滿滿當當。

晚上上課,雖然學校有點冷,同學有點怪,老師倒是不錯,看起來嚴厲,一個眼神就能讓他不由自主的挺起胸膛,不過這個老師還挺美,讓徐成第一眼就覺得滿意。

至少,讀書這些年,他經歷的女老師本來就少,而且還都是歪瓜裂棗。從沒有遇到過漂亮女老師。

而現在遇到了,徐成的腦中突然就腦補了家中電腦中D盤文件夾中收藏的一部女老師小電影。

嗯,這個胸是小了點,不過身材滿分,氣質滿分,要是……。

但是當熊老師開始上課後,徐成才發現,這老師不好惹,在它面前,根本就沒有任何偷懶的機會。

因爲是一對一,而且徐成哪怕稍微有點分心,都會被一種莫名的涼氣刺激,然後一個哆嗦後,不由自主的精神專注,而熊老師卻依然在講課。

講完之後,熊老師會提問,回答不上來,它就再次講,那聲音不斷往腦子鑽。

徐成開始還有些抗衡,最後承受不住了,果斷認真,表示學會了,讓熊老師開始下一個內容的講解。

這種不打不罵,就不斷逼你,而且還是讓你精神專注,根本就無法分心,一直持續的學習。對於一個已經習慣了自由自在,想幹什麼就幹什麼的人來說,真是巨大的折磨。

等到了凌晨三點的時候,徐成終於聽到了美妙的放學聲,可是這時候,他已經感覺精神有些崩潰,有種無法形容的累。

而後,徐成回到了宿舍,倒頭就睡。這是已經習慣了熬夜,並且有輕微失眠的他自己都無法想象的。

但是,早上,徐成就會被一盆冷水澆醒,被一個可惡的打不過的女人帶去吃早餐,去開荒。稍有不滿,就是拳打腳踢,有一次徐成真心累的不行了,看沒人就偷懶,可是不到一分鐘,趙靈巧就出現,胖揍了他一頓。

這一下徐成惱了。

就算是再嚴厲的學校,也沒有這樣虐待人的啊!這尼瑪,還要我每個月二十萬的伙食費呢,結果就這待遇?他表示抗議,不僅說不上學,不幹活,還要馬上走,態度非常強硬,表示要麼讓他走,要麼殺了他算了。

結果趙靈巧當場拿出了一把匕首,在他大腿上紮了一個洞,看着血噴出來,徐成瞬間成了老實寶寶。

幾天下來,徐成終於連續兩天沒有鬧出任何事了,不僅學習進步很快,而且工作配合,讓趙靈巧都挑不出毛病。

這一天,凌晨三點準時下課後,徐成乖巧的和熊老師道別,和同學們道別,然後迴轉道觀。

可是在走了一半的路後,徐成卻轉了方向,向道觀後面的山裏跑。

在徐成跑走不遠,一大片鬼影冒了出來,正是熊老師,陳老爺和一羣鬼娃們。

陳老爺攏起袖子笑道:“果然要跑,當年有一些地主家的奴工被壓制的太狠,就是這模樣,開始很聽話,等監視的人鬆懈了,就找機會跑。熊老師,怎麼着?要去把他抓回來?”

熊老師淡定道:“不用,這孩子很聰明,只是心態沒有擺正,需要調教一下,嗯,我帶學生們一起去,和他好好玩一場遊戲。” 第八十三節、天上真的會掉餡餅

「星河啊,你做的這個,我怎麼感覺看不懂呢。你圖什麼?」王大哥把我的廣告牌做好了,一臉疑惑。

「賺錢唄。」感覺也沒有必要去給別人解釋什麼的,不懂,說了就懂了?

「你看啊,你的廣告牌里,這麼說,一個星期里,裝修結束,地板優惠一半,裝修完不成手工費全免。怎麼算都是虧本啊。」

「新店開業,總要搞活動,不是嗎。」

「是啊,但是你開的不是家政服務公司嗎?和裝修有什麼關係。」

「家政服務只是表面,我會的不僅僅是保潔,好吧。」

「還是不懂。」

「沒關係,放這裡就行。」

「要是,我房子沒有裝修好,我一定找你。這福利發的,我都眼紅。」

「這有什麼。你沒有看到後面的話嗎。還有免責提示呢。」

「我看到了,誰會阻擋自己家房子裝修啊。」

「這誰說的准,萬一有人搞事情,我不是太麻煩了,而且刁民和無奈也不是沒有。」

「刁民和無奈,又不是傻子。」

「我簡單給你分析一下啊。」

「首先,你看一下,我的活動範圍,是不是就是這個玫瑰小區。這個小區有什麼特點,你看一下。」

「基本都是拆遷過來的,雖然有很多空房子,但是你仔細想想誰沒有地方住?」

「答案是沒有。」

「第二,你看一下,我做這個活動的時間節點。」

「這個時候,是不是每家每戶基本都有裝修好了的房子。剩下的房子都是多餘的。不準備裝修的。」

「嗯,是啊。但是這些不準備裝修的,誰還會裝修啊。」

「所以我做這個活動啊。」

「但是你別搞錯了,你在怎麼忙,依然是虧本的啊。」

「你別動,這不是還有第三點嗎,從設計施工開始,業主若是從中阻撓,就會失去這個優惠。」

「誰會阻撓啊,還不是趕緊支持你。你的活動是真的嗎?不會找理由欺騙業主吧。」

「我一直都在這裡,包括我的家也在這裡,我要是欺騙他們,我以後還怎麼混。」

「那你就是做好事?」

「都說了,為了賺錢。」

「可是我看不到你是從哪裡賺錢的啊。」

「我在七天之內做完,我就賺錢了啊。」

「怎麼可能,我家裝修都裝了一個多月。一般的都要一個月到兩個月的。」

「你那是精裝修,自己的家,自己住的當然要那麼長時間。」

「那你是簡單裝修?」

「不是,我說的是你家。」

「那不說我家,你給別人裝修,簡單裝修我相信一個星期能完成,精裝修怎麼可能?」

「那就完不成唄,按照地板半價給別人算唄。」

「你不會以次充好,亂定價格吧?」

「怎麼會,都是市場價,而且都是透明的,供貨商都是口碑比較好的,誰會砸自己的牌子。」

「不好說,總感覺你這個不靠譜。」

「怎麼不靠譜了?貨真價實啊。寫的是明明白白啊。」

「我說是這個福利有點虛幻了,虛幻到不真實。那我給你介紹一個客戶。」

「行,你仔細看一下合同,別說是我騙你的。」

「難怪你敢這麼做,原來是一條龍服務,全部包了。」

「對啊,我統一協調,其中的各種材料,我可以隨用隨到。」

「但是還是感覺你會虧本。」

「哎呀,就當是做活動了。給大家謀福利了。」

「哎,對了,店面裝修,你做嗎?」

「做啊,不僅僅裝修,我們還有設計呢。」

「那行,我給你介紹幾個其他的業務看看,總感覺你要把自己搞死了。」

「我就那麼脆弱?」

「你很堅強,是這個活動,要動你根基。」

「店面裝修,現在基本都是連鎖的了,接這類活,基本都是公司談的合作啊。」

「看的出來,你很專業,這都知道,我這邊做廣告牌的,有幾家也想翻新的,你要給他們優惠一點啊,只是別再虧了自己。」

「我知道,我這個剛剛起步,口碑還是很重要的。不然以後還怎麼混。」

「行,我也不要提成,你要是做好了,我以後跟著你混。」

「王大哥,你這麼說,就埋汰自己了。以後可以的話,我們一起發財。」

「我是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樣有協調能力的,看的出來,你剛剛步入社會才幾天,就聯合認識了這麼多材料供貨商。 苿莉黑 不簡單。」

「無非就是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罷了。」

真的是這樣嗎?

肯定是啊。只是這些只是一方面而已。

還有利益關係。

腹黑碰上傲嬌 只是我沒說而已。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