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只可惜他的旁邊還有着林雨晨,他不能拿着其他人的生命去冒險。

“你不必管我!”

林雨晨的魂兒都已經直接飛了出去,卻還是勉強的帶上了一分笑容安慰道。

“既然這樣,那就沒必要再忍耐了!”

秦飛緩慢地深吸了一口氣,直接打開了幾個按鈕,將燃油器制調整到了50%。

原本飛快的速度,居然又提升了幾分。

黃凱毅瞪大的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瞬間甩開了他的車子,只感覺整個世界都有些魔幻了。

“不就只是一個小几萬的家用車嗎?居然還能給我開出這樣的速度來!”

黃凱毅的腳放到了油門上面,又緩慢的離開他,現在沒有這份勇氣將車子飆升到最快的速度,他不能也不敢。

而在內圍之中,秦飛似乎若有若無的放慢了自己的速度。


黃凱毅趁着這個機會,一股做氣,直接想要搶奪到內圍的通道。

就在他馬上要插過去的時候,秦飛直接一個急轉彎,硬生生的撞開了黃凱毅的車子,讓他的速度一震。

“該死的!”

黃凱毅直接一拳猛地捶在了車子上面,帶着幾分暴虐的咒罵了一句 。

秦飛剛剛分明已經看清楚,黃凱毅就在他的身後,所以才直接開着車子撞了上去。

現在不單單黃凱毅已經被秦飛遠遠的甩開,甚至就連他前行的動作都略微有些遲緩。

要知道在賽車場上一旦有了任何一個失誤,那可就是瀕臨着夢想的破碎。

“既然你不仁,那可就不要怪我了!”

黃凱毅緩慢的深吸了一口氣,直接猛地踩死了油門,這才終於加快了車子的速度。

可無異於也將它的危險再一次的提升的幾分。

可現在黃凱毅的腦海之中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遠遠的甩開秦飛。

“他已經被徹底甩開了,我們是不是沒有什麼危險了?”

林雨晨看了看身後已經看不見影子的車子,這纔在旁邊問道。

“並不是,我們只有第一時間衝入到終點纔有可能獲得最後的勝利!”

秦飛沒有放棄自己的警醒,畢竟在戰場之中,任何一個小小的馬虎都有可能釀就大錯。

所以即便他現在已經勝券在握,但他卻也完全拿出了100%的精力來應對。

“看來他的那輛車子也不怎麼樣,居然還沒有這輛車子好!”

林雨晨並不懂這其中的門道,不過對於車子,她還算是略知一二。


秦飛在一側淺笑一聲。

“我帶你體驗一下極致的速度!” 原本便已經達到極致的速度,現在卻再一次的提升。

林雨晨已經徹底放開了自己的情緒,歡快地歡呼了一聲。

黃凱毅拼命的追趕,卻也只看到了空蕩蕩的車道。

剛剛秦飛所說要讓他看不見任何的汽車尾氣,現在居然變成了真的。

“現在我已經失去了秦飛的蹤跡,我根本就沒有辦法追上他,該死的那輛車絕對不簡單!”

一個尋常的家用車輛,怎麼可能會擁有着極致的速度,在這其中定然有着別的蹊蹺。

“行了,我知道了,廢物!”

王凱澤冷哼一聲,看着監控視頻,心中的怒氣橫生。

“現在你直接去走小路從前面攔截住他,我不管你付出什麼代價,我只想看到他們兩個人的屍體!”

黃凱毅的眼神之中多出了幾分興奮,走小路嘛,那倒也還是個不錯的選擇。

雖然他平時不屑於用這樣作弊的手段,可現在他卻想要捍衛自己的尊嚴。

若是讓別人知道他開着最爲頂級的賽車,卻開不過一輛家用車,豈不是顏面掃地。

秦飛一路保持着飛馳的速度,下一刻卻是眯了眯眼睛,黃凱毅的車輛不知什麼時候居然已經跑到了他的前面。

“這一次就讓你再看看我的汽車尾氣,畢竟只有這樣的氣息才符合你的氣質!”

黃凱毅甚至還從車窗處豎起了一根中指。

現在這是一條極爲狹窄的車路,根本沒有半分空隙容忍其他車輛超車。

所以黃凱毅也直接選擇在這一條車道上。

“他怎麼可能會跑到我們的前面?”

林雨晨在一側瞠目結舌地說道。

“想想就知道肯定是作弊了,不過下一趟彎道我會直接讓他付出代價,比試便要正大光明的進行,用這些歪門邪道的手段?只會令人更加不恥!”

樓主的心緒並沒有一絲一毫的波動,哪怕是看見面前這一分令他無比憤怒的一幕。

他臉上卻也只是帶上了幾分平靜的笑容。

可若是熟悉秦飛的人,便會知道秦飛越發憤怒之意,臉上的笑容便會越發深邃。

而現在顯然已經有些忍到極致了。

黃凱毅得意洋洋地開着車子,甚至時不時地還要踩一腳剎車,想要硬生生地逼停秦飛的車輛。

“這麼囂張?那就讓你等下明白什麼才叫做絕望的真相!”

秦飛舔了舔下脣,眼神之中倒是多出了幾分興趣。

下一個彎道轉瞬即來,而這幾乎是一個相當龐大的平臺,也是秦飛和黃凱毅真正較量的地方。

“就在這個平臺把你推下去吧,這裏可是萬丈深淵,恐怕就算是一隻鳥掉下去都沒辦法活下來!”

黃凱毅的心中仔細的盤算着,眼神中越發多出幾分興奮。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黃凱毅和秦飛的車輛同時加速。

就在彎道超車的那一瞬。


黃凱毅突然猛烈地開始撞擊起了秦飛的車子,想要將他撞出去。

而黃凱毅卻未曾想到,這幾乎是經過了層層加密的車子重達幾噸。

而他這個爲了保持好看和性能的車子,在這輛車的面前毫無比量的價值。

秦飛打開了車窗,衝着不可置信的黃凱毅露出了一個笑容,隨後猛的一腳油門快速加速。

而恰巧這時黃凱毅也準備着下一次的撞擊。

可旁邊的車子早就已經消失,他自己則是開着車硬生生的逼到了懸崖下。

“啊!”

一聲驚恐的尖叫傳來,幾乎震驚四座。

林雨晨沒有感受到車子的震盪之條件,黃凱毅不受控制的,摔到了懸崖的下面,不忍直視

“想要走一些歪門邪路,那你就去走一條更加快捷的小路好了!”

秦飛詭異的笑了一下。

而這一次秦飛則是慢慢悠悠地開起了車子,並不着急。

畢竟唯一的競爭對手都已經直接摔了下去了,着急也不會改變比賽的結果。

王凱澤滿腔怒氣的等待着卻只瞧見了,那唯一的家用車開了回來。

“怎麼回事黃凱毅呢?”

王凱澤的臉色不可控制地陰沉下來,怒氣衝衝地跑了過去質問道。

“我怎麼知道他一直在後面!”

秦飛冷冰冰的聳了聳肩,完全是一副無從所知的樣子。

“怎麼可能他分明走了小路超在你們的面前!”

王凱澤一時氣憤,一不小心將真正的真相透露出來。

“我說你剛剛怎麼信誓旦旦的要和我進行比拼,原來是在這裏畫好了陰謀就等着我鑽進來!”

秦飛陰沉着臉色說的。

“一定是你使用的什麼計謀,才讓他沒有辦法回來!”

既然事情已經暴露,那王凱澤便不再隱瞞,完全是一副逼問的態度。

“我怎麼知道,你們這邊不是早就已經有監控嗎?”

秦飛大搖大擺的說道。

王凱澤一時有些語塞,那個彎道正好是他們沒有安排監控的地方。

秦飛看到王凱澤啞口無言的樣子,心中便也有些偷笑。

作爲特種兵的警覺,早就讓他在開車的同時將一切的佈置全部收攬於眼底。

那些監控只安排在了最危險菌的車道,而剛剛的那個彎道沒有任何的風險便不會安插什麼攝像頭。

“既然我們現在贏了!你是不是也應該履行諾言了?”


林雨晨直接走了出來問道。

“什麼諾言?我剛剛可沒有跟你們承諾過任何的事情,這難道不就是一場簡簡單單的友誼賽嗎?”


面對於林雨晨的逼問王凱澤,直接矢口否認那一副無辜的樣子,倒真顯得有些令人不恥。

“沒有過任何承諾過的諾言?”

“你現在的這一幕還真是有些精打細算!”

林雨晨瞪大的眼睛咬牙切齒的說道。

“有本事你們就直接給我拿出證據來讓我看看啊,在這邊空口白牙的誣陷別人,你信不信我告你們誹謗!”

王凱澤現在越發的囂張,即便他剛剛已經將這件事情承諾出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