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只是他沒興趣去做。

這些年來穿梭於諸多世界,閱盡天下紛亂,人間世事,也曾一手覆天傾,一劍山河染血,看得多了,也就淡了。

非是無情,而是忘情。

「哈哈!好小子,眼力不差!」古三通嗓音嘶啞,笑了兩聲,散亂枯發下的雙目盯向了王動,正欲說些什麼,忽然神情一定,仔仔細細的瞪視著王動片刻,枯瘦麵皮上流露出踟躕,驚愕之色。

「古怪!有古怪!但是古怪在哪裡?」

古三通忽然來回踱著步子,整個人神神道道,使勁抓撓著亂糟糟的灰發,「為什麼我瞧不出來?」

「古三通怎麼啦?」雲羅瞧著古三通瘋瘋癲癲的模樣,不由握緊了劍鞘。

這時古三通倏然轉身,再次面向了王動,嘩啦啦!漆黑鐵鏈晃動,他大手一探,隔著十數丈距離,猛地朝王動抓攝過去。

「你這小子很不對勁,過來吧!讓我好好瞧瞧!」

勁風突起,周遭數十丈內的氣流全都朝一個方向涌去,古三通一隻大掌如同化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充斥著磅礴的吸扯力道,王動整個人好似狂風中的柳絮,拔地而起,輕飄飄的朝他手掌投去。

「皇兄!」雲羅急呼一聲,長劍激鳴出鞘,身形撲出。

只是還未等她靠近,半空中罡風一盪,已將她迫得跌退。

「吸功大法!」

曹正淳臉色一變,朝前邁出半步,旋即又似想到了什麼,沉吟著立在原地,只是一雙眼睛卻是一瞬不瞬的投入場中。

人影飛來,古三通哈哈怪笑,手掌翻轉,扣向了王動的頭頂。

「小子,放心,我暫時不會要了你的小命!」

唰!

下一刻,古三通手掌自人影身上一穿而過,只是抓攝住了幾縷空氣。

古三通微微一怔之際,一把平靜的嗓音響起:「我當然放心得很,你也要不了我的命。」

聲音自古三通背後響起,隨即古三通就感覺到一根手指點中他後腦骨,但聽「叮」的一聲清脆響聲,宛如金鐵交擊。

叮叮叮!叮叮叮!

緊接著便是疾風暴雨般的攻勢,脆響不絕如縷,在千分之一息的時間裡,古三通背心要穴不知被點中了多少次,也幸好他金剛不壞神功已到了神通俱足的境界,哪怕不是主動催發,一旦受到攻擊,也會立即做出相對的防禦與反擊。

古三通旋身一轉,大手再抓,王動的身影與他手掌碰撞,立時像是鏡中花水中月,泛起道道不規則的漣漪,於半空中粉碎成不知多少道殘影,剎那之間,以古三通為中心,好似有著數百數千道影子晃動,充斥了整個石窟,從四面八方撲擊而下。

「這是什麼武功?」

古三通自負天下間的絕學奇功不敢說盡收囊中,也勉強了解七、八成,可眼前之人所施展的武功卻委實詭異到了極點,路數倒是與湘西的一門奇功『魅影神功』有些類似,但變化之奇詭莫測卻是還要在魅影神功之上。

縱然以古三通之能,也難以分辨出其中真身,他掌勢一變,一隻手掌凌空幻化,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竟是用出了少林秘傳的『千手如來掌』,遙空虛擊那一道道怪異的影子。

但依舊沒有用,他的武功在對方面前好似不設防,眨眼之間前胸要穴又被一一擊中,只是令他感到詫異的是,對方意圖好似不在於殺傷,指力並不顯得鋒銳,卻充滿了侵略性,一旦沾染到他的身體,瞬即遁入他的穴竅之中,牽引著他體內氣機流動。

古三通一生之中何止身經百戰,但也從來沒有遇見過如此詭秘難纏的對手,驟然一聲厲吼發出,音波如雷,轟然炸裂開來,也將那成百上千道影子一併撕碎。

驀地眼前一晃,王動竟已站在了他跟前,古三通已將對方視作平生僅見的高手,手掌一探,凌空拍出。

他這一掌疾如風雷厲電,更在拍下的過程中,掌上肌膚綻放出一道道璀璨金芒,待得接近王動面門時,一整條手臂已經化成了赤金之色,猶如黃金鑄造,散發著燦燦神光,古三通本來老朽的姿態在這金芒輝映下竟也好似天神托世,金剛下凡,凜然神威,不類凡人!

王動凝立不動,依舊是一指點出,正中古三通掌心。

當!

伴隨著洪鐘大呂般的迴響,縱是古三通有著金剛之力,他這記掌力也被對方一指攔截,再也前進不得分毫。

古三通眼睛死死盯住截住他手掌的那根手指,眼中浮現出難以置信,只因那根手指與他的手臂一般,同樣呈現出不染點滴雜質的赤金色。

他深吸了口氣,艱難開口:「金剛不壞神功,為什麼你也會?」

「剛學的!」

王動緩緩收回手指,籠入跑袖裡。

他來此的目的,只為了這門金剛不壞神功。

若是他至道無缺的話,在抵達這個世界的時候,只要心中思索著『古三通』,『金剛不壞神功』等字詞,立即就能獲取秘法心訣。

眼下他九成心力寄托在風雲世界的盤武天王軀殼上,免不得就要麻煩些了,不得不親自動手,牽引古三通體內氣機,從而反推出金剛不壞神功的心訣。

連蒼穹不滅體這種仙魔級數功法,到了他手中,前面幾重都能在一時三刻間融會貫通,遑論這金剛不壞神功了。 王動和古三通的交手猶如電光石火,快得不可思議,雲羅這時才穩住身形,瞪大了眼睛瞧往場中,心中升起無比荒謬的感覺。

「皇兄的武功,竟然這麼厲害?不對,皇兄什麼時候會武功了?」

曹正淳麵皮抽搐了幾下,眼帘低垂,喃喃低語著:「的確是古怪得很吶!」

久違了,沐叔叔 「剛學的?」

古三通啞然,心頭掀起了驚濤駭浪,他也是武林中不世出的奇才,於武學一道上的天賦,這江湖武林近百年時間裡,能與他爭一日之長短者寥寥無幾,可即使是他也是耗盡心力,方才將金剛不壞神功修至大成。

但對方只憑藉著與他交手的剎那光景,便洞悉了金剛不壞神功的一切奧秘,無須心法秘訣,彈指而成,這怎能不令他感到震駭莫名?

「你究竟是何方神聖?」

古三通神情複雜,沉聲問道。

「好教你知曉,你面前這位正是當今天子。」

雖然不清楚自己皇兄什麼時候成了高手,但以雲羅大大咧咧的性子,很快放下心頭疑惑,嘻嘻一笑,神采飛揚。

「天子?!」

古三通嘴裡喃喃念叨著這二字,像是聽到了世間最為荒誕的事情,麵皮緊皺著,擠壓成了一團,彷彿要將人類擁有的一切表情一起展現出來。

片刻后,他忽又放聲大笑起來,笑得前仰後合,氣都喘不上來了。

「老朱玀啊老朱玀,你終於有對手了。」

古三通並不蠢,他只是不喜歡在除了武學之外的其它事情上動腦子,這麼多年來,他當然早就想明白朱無視才是陷害他的幕後黑手。

他也了解朱無視的野心。

如果說他是朱無視武學上的最大對手,那皇帝就是朱無視追逐最高權力的最後之敵。

朱無視非但想武功天下第一,更想掌握這個天下,做那真正的天下第一人!

但如果等朱無視密謀好了一切,清掃掉所有阻礙,最後站在皇帝面前,卻發現皇帝的武功比他更強時,那會是什麼樣的景象?

只要一想到這樣的場景,古三通突然就想笑。

「我卻不想跟朱鐵膽打一場,那沒有任何意義。」

王動搖了搖頭。

事實上,以單純的戰力而論,現在的他非但較古三通遜色三分,只怕也及不上鐵膽神侯。

之所以能遊刃有餘的對付古三通,甚而將對方玩弄於鼓掌之間,完全是境界上的輾壓,即使如今只有一成心念之力,古三通的一切武學在他眼中都猶如小孩子的把戲,粗陋不堪。

至於鐵膽神侯朱無視,依憑著吸功大法堆砌出數百年功力,看似可怖,實則在他瞧來連真正武學的門檻都沒摸到。

到了仙魔層次,王動居高臨下俯視,凡俗武學在他眼中已只有兩個層次,凡人與天人。

悟通天人之道的高手真正動起手來,人天相合,精神交融於天地,以人心溝通天意,一分力便能撬動十分力,百分力……在那無窮盡的天地偉力面前,區區數百年功力又算得了什麼?

當然,帝釋天,笑三笑那種藉助神獸精血長存世間的異類又是另說了。

他們的生命本質早已非人。

「古三通,你壽元將盡,這一身武功隨你一起埋葬地下未免可惜,我替你找個傳人,讓他去延續你和朱鐵膽的較量如何?」

王動淡淡道。

「傳人?不錯,我的確應該有個傳人!」

古三通喃喃自語,眼光一轉,落到了雲羅身上,打量了幾眼,說道:「你這妹妹根骨絕佳,雖然及不上我,但也算不可多得的人才了。只是女子體柔,這是先天所限,怕是難以發揮出金剛不壞神功的威力,不過可用吸功大法補足!罷了!小丫頭,你可願意繼承我這一身功力?」

「啊!」

雲羅沒想到竟有天降大禮包砸到自己頭上,一時間腦子暈乎乎的,伸出一根青蔥玉指指著自己,有些無法相信:「我?!」

隨即她滿臉喜悅。

「多謝皇兄!」

王動瞥了石窟一角呆立的小皇帝一眼,默然無語。

他借了小皇帝的身份,是以打算還他一場機緣,原本想著讓小皇帝接受古三通的傳功,畢竟讓小皇帝和朱鐵膽展開最後決戰也頗為有趣。

但如果是雲羅的話……似乎也不是不行。

……

護龍山莊。

一頭通體晶瑩,閃動著瑩瑩白光的石龍卧于山庄中心,鱗爪飛揚,龍目低垂,似神靈俯視蒼生。

山莊主殿巍峨十丈,雄偉壯闊,此時一面目威嚴,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高踞宮殿上首寶座,「咔嚓」一聲,捏碎了掌中一小截竹筒,露出內里一張小小的紙箋。

他攤開紙箋,眼光掃過,面上毫無表情,眼神深邃如一汪看不到底的幽潭,誰也瞧不出他在想些什麼。

這人自然就是鐵膽神侯朱無視,其人手握護龍山莊,監察百官,可謂權傾朝野,滿朝文武也就曹正淳能與他爭一爭鋒芒。

百億豪門千金 朱無視盯著那張紙箋看了許久,忽然閉上了眼睛,紙箋無聲無息在掌中化成齏粉,他緩緩在桌面有節奏的叩擊了幾下。

嗤啦!

有輕微的風聲吹過,在寶座下的陰影里無聲無息出現了個黑袍人,跪倒在地,恭敬問道:「主人有何吩咐?」

朱無視睜開雙眼,沉吟了片刻,又擺了擺手:「無事,退下吧。」

「是!」黑袍人影又伴隨著一縷清風消散無蹤。

紙箋是他安排的暗子傳來,上面的消息讓他有些心緒不定,思慮半晌,終究還是決定親自去走一趟。

深夜。

一道黑影似融入暗夜中,利矢般掠過一排排屋舍,悄無聲息的潛入了東廠大牢所在。

這處京城人談之色變的禁地在他面前形同虛設,沒有引起一絲一毫的動靜,片刻之後,黑影從某個隱秘的暗道內出入,輕盈的躍入了囚禁古三通的地窟內。

一眼掃過地窟內的場景,黑影氣息微微有著波動,只因在先前囚禁古三通的所在,而今已是人去樓空,只剩下數條碩大的精鐵鎖鏈。

「古三通……你違背了諾言。」

黑影聲音冰冷,帶著種說不出的寒意。

「嗯?」突然他耳朵一動,似是被什麼驚動了,雙臂猛地一振,裹挾著巨大的狂風,掃蕩得整座石窟發齣劇烈的迴響,也就在同時「轟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從石窟上下左右幾個方向炸開。

耀目的焰火似黑夜裡的閃電,伴隨著濃烈刺鼻的火藥味兒,以黑影為中心,整片區域似是驚雷轟鳴,天崩地裂。 黑影瞬間明了,自己這是踏入了陷阱,這石窟內早不知埋藏了多少火藥,只等著他自投羅網。

朱門嫡女不好惹 轟隆隆!

伴隨著天崩地裂的驚爆,震蕩、怒焰、灼熱的氣浪鋪天蓋地般侵襲而下,整個石窟剎那間化成一座焚金煉鐵的巨大熔爐。

尋常人若是置身其間,只怕是連一個呼吸也堅持不住,便會落得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嗡!

黑影體表綻放出一層又一層的無形罡氣,好似滔滔怒浪,阻擋著來自四面八方的磅礴衝擊。

他整個人便如大海怒潮之中的一座孤島,任憑海嘯漫天,潮起潮湧,卻始終無法將之摧毀。

但更為可怖的災難隨之而來,石窟在劇烈的爆炸中解體崩塌,碎石濺射,煙塵滾滾流瀉,一方方巨大的石塊從上方砸落而下,裹挾著千鈞萬鈞的力道,星隕月墜一般,眨眼之間便要將黑影淹沒在其中。

黑影冷哼一聲,雙臂揚起,足尖踏下!

頃刻間,以黑影落足點為中心,方圓十數丈內的石地寸寸龜裂崩碎,彌散的罡氣由下往上的一卷,掀起凜冽的狂風,好似一條無形長龍,上為龍首,下為龍尾,龍尾一卷一收,就將黑影包裹在其內,龍首仰天怒吼,迎著墜石衝撞上去。

砰砰砰!

一方方大石在『龍首』猛烈撞擊下或是四下盪開,或是崩為粉碎。

這場爆炸雖然堪稱威力巨大,但石窟上方的九重天牢銅澆鐵鑄,打造得是固若金湯,竟沒有受到多大的影響,僅有第九層因結構因先前就被王動等人破壞的緣故,往下坍塌。

黑影在罡氣環繞下,登空而上第九層,但他腳步尚未落實,一把帶著譏嘲的聲音響起:「這是什麼人啊,來了本督主的地盤,也不打聲招呼?」

拳風卻比聲音更快,一顆瑩白如玉的拳頭毫無徵兆的出現,擊穿空氣,卻沒有發出絲毫聲響。

這是將所有勁力都收納於一拳之內,沒有多餘的宣洩,只有拳頭擊中目標時才會在一瞬間爆發出去,毀滅敵人。

黑影不發一語,旋身揮掌。

他雖然是倉促間回擊,腳下更是虛無借力之處,但這一掌擊出,仍然是剛猛無儔,掌力與空氣一觸,驀地就有一道霹靂炸開,顯現出至剛至陽的力道。

下一刻,拳掌相擊,拳力與掌勁在方寸之間轟鳴,先是極致的收縮,隨後是如同泄洪般的爆發,宣洩向了四面八方,勁氣撞上天牢的銅牆鐵壁,頓時激起一道道洪鐘大呂般的轟響。

黑影身軀一震,軀幹後仰,似是在這番拳掌交鋒中微落下風。

一道身影掠殺而出,正是曹正淳,他得勢不饒人,渾身天罡元氣鼓盪,雙拳如轟雷,要將黑影劈成粉碎。

雙方再次交手,數個呼吸之間,人影閃爍交錯,勁力碰撞了數百次,黑影抓住時機,一掌迫開曹正淳,身形一閃,掣如閃電清光,消失而去。

曹正淳並不追擊,緩緩平息躁動的真氣,臉色陰晴不定,半晌才吐出一句話來:「好一個朱鐵膽,果然是深藏不露,本督主以往真是小覷了你。」

那黑影人雖然黑巾覆面,卻依舊被曹正淳抓住了氣機,洞察出了真身。

何況他這陷阱本就是為朱鐵膽布置。

曹正淳向來以朱無視為宿敵,不僅想要在權勢上壓倒對方,更要在武功上打倒朱無視這位所謂的「天下第一」。

原本他雖無十足之把握,可心中琢磨著怎麼也能五五開,但自與古三通一戰後,曹正淳頓時知曉自己錯得離譜。

或許他並未小看朱無視,但朱無視隱藏得太深了。

為了驗證心中的猜想,曹正淳果斷坑了朱無視一把,正如護龍山莊有東廠密談潛伏一樣,曹正淳也明白東廠中必然藏著護龍山莊的暗子。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