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只見她啟動了設備電源開關,然後靈活地撥弄著各個開關,看來她這個科學家的名號可不是吃素的!隨著一聲悠長的鳴響,所有設備都同時開啟了。

辛秣嬌長噓了一口氣,道:「好險,想不到他居然設置了自毀裝置,好在我能夠破譯他的密碼,不然還真前功盡棄了。」

秦浪這才知道原來辛秣嬌剛才做的工作有多困難,她居然在短短的時間內將密碼破譯!

「好了,不要發獃了,我們登錄聯合號的內部通信系統去看看!」

秦浪拉過椅子,坐在辛秣嬌身邊觀看她的操作。

電腦顯示屏上出現了一個畫面,兩名宇航員正全身著裝地注視著手中的儀錶板。

「這是什麼,過去的錄像?」

「不對啊。這是現場直播,可這個畫面是……」辛秣嬌突然驚呼一聲:「天,他們居然提前發射了聯合號!」

「你說什麼?」秦浪驚愕地望著辛秣嬌。

「現在是現場直播。而且我表哥的這個設備不是電視轉播設備,而是信號傳輸設備。是直接聯通到宇宙飛船上的。這個時候出現宇航員在太空的畫面,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們已經發射了太空飛船,此時飛船應該已經進入太空。」

「這個該死的q博士!」秦浪一拳砸在桌子上。

「我想你的懷疑是對的,q博士是這次航天行動的副總指揮,而總指揮在昨天突然昏迷不醒,這種情況下,q博士必然要暫代他的職責!」

「但發射一艘飛船。根本不是他一個人所能左右得了的!」秦浪有些懷疑。

「也許他還有幫手也說不定,而且利用設備假傳總統旨意也是可能的事情。我們要不要去nasa核實一下?」辛秣嬌扭過頭來望著秦浪。

「現在去已經晚了,他們一定已經提前離開了,我們還是在這裡密切注意飛船的變化,看他們到底要做些什麼?」秦浪提出了自己的觀點。

辛秣嬌和月兒同時表示認可他的計劃,於是三人緊盯著屏幕,關注著飛船內的情況。

飛船發射了起碼幾個小時,因為現在「聯合號」已經開始進入穩定行進狀態。幾名宇航員甚至開始脫去笨重的航天服。

「下面我們要進行直播,信號不會有多大延遲,過一會我們離開地球高軌道。通訊就更不容易了。」一個宇航員對著其他人說道。

「很好,同地面聯繫!」另一個看樣子是船長的人吩咐道。

那個宇航員立即開始調試設備,他們的舉動是秦浪等人大感疑惑。原己用的設備居然是在隨時直播,而宇航員們顯然並不知道他們已經能夠同地面進行聯繫,難道這個科研項目居然沒有告知那些宇航員?

「地球地球,我是方舟,請求通話!」一名宇航員喊道。

一陣沙沙的干擾音之後,傳來一個若隱若顯的聲音:「方舟方舟,我是地球,已經聽到你們的聲音!」

聯合號上的宇航員聽到地面的聲音,顯然都很高興。大家同時歡呼起來。

「我們這裡一切正常,請求和地面保持聯繫!」宇航員們說道。

「可以。系統顯示你們的飛船一切正常,允許建立聯繫!」地面指揮呼道。

突然。聯合號上出現一陣混亂,一個聲音在喊:「天哪,你們看,那都是些什麼東西?」

這種混亂的聲音不僅僅傳到了秦浪等人的耳中,也同時傳遞到了美國宇航局地面監控中心的每一個人耳中,毫無疑問,「聯合號」上的乘員遇到了大麻煩,不過到底什麼意外會令這些人如此驚慌呢?

在秦浪等人聽到「聯合號」上傳來的混亂聲音的同時,在太空的「聯合號」上,太空探險組成員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

他們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飛行物,準確的說,是一個巨大的小行星,不過這顆小行星擁有和其他太空物體不一樣的軌跡,它是筆直地向地球飛來。

更加恐怖的是,那顆小行星的運動軌跡居然和聯合號相重疊,也就是說,那顆小行星現在是正對著聯合號衝過來。而且這小行星的速度簡直是變態,根本就超越了正常速度,原本還是在雷達上發現,現在居然瞬間便來到了聯合號的對面。

眼看著巨大的陰影遮蔽了前面的舷窗,每個人的大腦在一瞬間都停止了運作。改變軌道已經來不及,小行星來得又快,根本沒有做出反映的時間了。

「上帝呀,是你要懲罰我們嗎,難道這是你的雷霆之怒?」領航員口中喃喃自語道。

所有人都在一瞬間閉上了眼睛,沒有人想到這次太空探險會是這個結果,居然還沒有離開太陽系便粉身碎骨了。

可出乎意料的是,預料中的大碰撞並沒有發生,那顆巨大的小行星居然就那麼停止在太空中。

此時的情形異常詭異,巨大的小行星居然說停便停。紋絲不動地懸垂在數萬公裡外的太空中。此時看上去,小行星幾乎將前面舷窗的可見視角塞滿,大概估計一下。這小行星起碼也有上千公里直徑,可既然它能夠說停便停。就說明一定是有人操縱的,難道,這是一個人工星球?

航天員們擠到了舷窗邊,想要看個究竟,這時候,從對面的小行星里,突然射出一團耀眼的光芒。

隨後便是數十道巨大的人影乘著耀眼的光芒出現,那些人影在數千公裡外站定。一個個殺氣騰騰地面對著「聯合號」的方向。

隔著數萬公里,居然能夠清晰地看到這些巨大的人影,那麼這些人到底有多大?每個人都吃驚地想。

當然投射到他們眼中的都是些虛像,只不過是那些人身體中能量發散出的投影而已,只是這樣高達數十公里的巨大投影,也顯示出這些人擁有多麼強大的能量!

這些人正是宇宙邪帝手下幹將邪姬帶領的邪帝軍團,飛出來的數十道光影正是一些邪帝軍團的戰士,為首的就是那個科勒將軍。他們當然不是為了聯合號而停下,而是因為他們遇到了意料之外的強敵。

那是兩道凌駕於邪帝軍團任何人的力場,顯示出對方擁有遠遠超過他們的能量。這種情況下他們自然不敢輕敵。邪姬立即停止了行星的運動,並派出科勒將軍打探對方的實力。

此時兩位老人正坐在聯合號飛船的頂部,無所顧忌地望著遠處的邪帝軍團戰士。

「我說老龍。你看對方那幾個傢伙能不能吃我們一擊?」

「不知道,和邪帝那傢伙鬥了好久,我們能量損耗過大,不然一擊致命會很輕鬆,現在不太好說。」

「不過說來也挺有趣,邪帝那傢伙居然被我們騙得團團轉,現在還在老遠的地方繞圈子,多虧一群朋友的幫忙,我們才得以回來找小烈會合。」

「是啊。我們必須保護好他,只有憑藉他的靈媒找到靈帝的元神。並促成靈帝的復生,我們才有希望戰勝宇宙邪帝。」

這說話的兩個人正是龍虎二位真人。他們吸引著宇宙邪帝穿越了無數的星系,幾乎到了宇宙的另一端。兩人先是佯裝和宇宙邪帝交手,然後在一大群朋友的幫助下,製造了他們仍然在那一帶的假象,之後兩人才又趕了回來。

他們一直很擔心秦浪的安全,不過這次趕到地球,發現秦浪依然活得好好的,而且已經自行解開了他們設下的禁錮。這說明秦浪的能力有了進一步的提高,兩人自然十分欣喜。

不料他們即將進入地球的時候,突然發現了遠處正快速趕來的邪帝軍團。如果放他們進入地球,那麼地球上的生靈難免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毀滅性屠殺,為了避免誤傷,兩人才決定在地球軌道之外截擊邪帝軍團的人。

邪姬原本以為來到地球這樣一個小行星取能源是手到擒來的事情,她已經對預料之外的情況有了足夠的重視,帶了這樣一隻龐大的軍團同往。誰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哪裡知道邪帝的天敵宇宙靈帝的主力戰將居然會同時來到這裡,她只知道對方很厲害,但還不清楚對方到底能厲害到什麼程度,所以她要試探一下。

科勒將軍等人算是罵陣的,說白了也是犧牲品,科勒的人本來就不是邪姬一系的嫡系,就如同被她吞噬掉本命真元的雅素,都是她的競爭對手邪帥法蘭的人,這一次出行,她自然要接機消除法蘭的勢力。

科勒將軍心中早將邪姬罵了一萬回,但這時候面對兩個強敵,也不得不硬著頭皮上來,不過他倒是很客氣,外表顯露出殺氣騰騰的模樣,一開口卻差點讓龍虎真人跌倒。

「兩位老人家,你們看上去很面善啊,不知道攔住晚輩有何吩咐?」

這話從凶神惡煞般模樣的科勒將軍將軍嘴中冒出來,再配上一張滿是褶紋,諂媚般笑容的臉,簡直有趣到極點。

「這小子倒是很有禮貌嘛!」龍真人笑著說道。

「不敢不敢,在下做人的道理還是懂的,前輩是宇宙爆炸前的高人。和我們豈能相比,在下遇到前輩,只有說不盡的敬仰呢!」科勒將軍臉上的笑越發純熟。甚至還顯得有了三分誠意。

「廢話少說,這裡是我們要留下的地方。你們就繞道走吧。」虎真人根本不買他的帳。

科勒將軍臉色都沒變一下,他笑著說道:「在下也說了不算,我回去將二位前輩的話轉達給我們的主將邪姬大人,看她能否給二位前輩這個面子。」這一下他又把皮球踢給了邪姬,看邪姬如何處理這棘手的問題。(

開始聽到科勒的話,邪姬心裡狠得要死,她也不想碰這兩個棘手的強敵,不過她此次是奉命而來。不進入地球如何將能量取走?

作為邪帝的幹將,邪姬對邪帝和靈帝之間的戰爭非常清楚,自然也知道龍虎二真人的實力。她本身也是邪帝手下的高手之一,不過比起龍虎真人來說還是差得太遠。原本以為龍虎真人為了避免麻煩也不會輕易和自己產生摩擦,但現在看來,地球上一定有兩人要得到的東西,所以二人才會有此反應。不過到了這個地步,她就更不能退縮了,因為龍虎真人要得到的一定是和兩大陣營的未來有著極其重要關係的東西。

想到這裡,她一方面向總部發出訊息通報情況。另一方面試圖聯繫就進的己方勢力,爭取得到一定的援助。

一道道詭異的思維力場從小行星發出,向著遙遠的太空傳播開去。這些無形的思維力場。幾乎毫無阻礙地穿透了星際空間,以遠遠超過光速的超級宇宙速度向宇宙的中心傳去。

不過奇怪的是,當這道思維力場傳到太陽系的邊緣時,就好像突然遇到了一堵無形的牆壁,力場能量又迅速地被反彈了回來,並在太陽系的空間內回蕩。

原來在邪姬發出求助信號的同時,龍虎真人也立即感知到了這道詭異的信號,二人自然知道她的意圖,當即驅動強大的思維力場。阻斷了邪姬的救助信號。

見到自己的花招被識破,邪姬只好橫下心來。放手一搏了。她雙手一展,一道黑色的能量光束便自虛空中出現。並筆直地照射在她的額頭上。漸漸地,一套黑色的戰甲顯現在她的身上。這套戰甲非常的詭異,它似乎有種能夠吞噬光線的力量。周圍的光線經過戰甲的時候,都奇怪地發生了扭曲現象。這使得從外面看去,那套戰甲似乎也呈現出詭異的不對稱外觀。

「哼,龍虎真人,真以為我怕了你們?這次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的法寶,讓你們知道輕狂自大的後果!」說完,她身形一晃在大殿中消失。

此時龍虎真人正笑吟吟地望著死寂的小行星,突然,他們面色一變,只見一道淡淡的光自小行星內部射出,划著奇怪的軌跡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這是?邪帝的邪帝斗甲!」兩人同時驚呼起來。

「哈哈哈,二位前輩,你們也知道這副斗甲的厲害嗎?」邪姬得意地笑道。

「真想不到,邪帝居然會把這寶貝的東西留給你!」龍真人苦笑道。

「這是邪帝對我的信任!」邪姬笑道。

「恐怕不只這麼簡單吧,這等寶物他會輕易送人?」虎真人冷笑道。

邪姬頓時變了臉色,她怒道:「廢話少說,咱們手底下見真章!」說完,她口中默默念起一道古怪的咒語,隨著咒語的響起,無數道詭異的光自她的斗甲上發出,並迅速地在空中布成一張巨大的網。

龍虎真人對望了一眼,道:「看來這場惡戰再所難免,我們要當心了!」說完,兩人同時自手中彈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兩道金色的光芒在空中匯聚,並凝聚成一個金色的光團。

「靈元匯聚**!」二人同時大喊道,隨後金色的光團發出一片絢爛奪目的光芒,然後直接朝著那張遮天蔽日的大網射去。

邪姬冷笑一聲,右手虛空一指,那張大網突然自中間裂開一道縫隙,並自縫隙中射出一道黑色的光團。

「看是你們的靈界靈元,還是我的邪帝靈元厲害!」邪姬嬌喝一聲,那道黑色的光團突然加速,並狠狠地同龍虎真人發出的靈元撞擊在一起。

「咻!」兩道光團撞擊,出乎意料地並沒有產生劇烈的爆炸。而是先縮小成了幾乎無法看見的一個點。片刻之後,那個點突然閃電般地開始放大,並迅速膨脹成不可思議的巨大能量團。

「呼!」能量團迅即將黑色大網湮沒。並繼續向四外擴散。

「不好,要發生大爆炸了。我們不能讓地球就這麼被毀了!」龍虎真人對望一眼,兩人下定決心般地點了點頭,同時自胸口浮出一團金色的火焰。

邪姬見狀大驚失色道:「你們真的不要命了?」

龍虎真人笑道:「有機會當然要保命,不過現在這樣的關頭,不出手就會後悔一輩子!」說完,兩人胸口的金色火焰如同生了眼睛,突然閃電般地沒入到正在迅速擴大的能量團中。

邪姬鐵青著臉道:「好,我倒要看看你們憑什麼本事將邪帝的能量法陣破壞!」說完她雙手一併。口中默念有詞,無數道黑色的玄光自她的指見射出,匯聚在她的眼前。

「嘗嘗邪帝的能量法陣最高層!」邪姬高喊一聲,那玄光在空中回蕩了幾下,便迅即沒入到已經充斥著整個空間的巨大能量團中。

受到兩道新能量的刺激,巨大的能量團突然擴大的數倍,而且擴大后的能量團更加充盈、狂亂。

「不好,靈元承受了太大的壓力,要爆炸了!」龍虎真人驚呼一聲,邪姬也瞬間變了臉色。

「轉移地球軌道!」龍真人大喊一聲。虎真人立即和他合力,用強大的能量奮力將地球推離了剛才的軌道。

就在他們剛剛將地球軌道轉移的同時,剛才的巨大能量光團發出了一道耀眼的光芒。然後迅速在太空中消失,在空間中留下的,只有無盡的黑暗。未來得及轉移的聯合號,也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此時在地球上,所有人都只是感覺到頭一暈,隨後便恢復了正常,人們還在照常工作生活,只有美國宇航局指揮中心發現了異樣。

「怎麼回事,為什麼所有時鐘都慢了半天?」發射總指揮驚訝地注視著大屏幕。

「對不起先生。我們也無法解釋,這現象太詭異了!」一個科研人員聳了聳肩。無奈地說道。

而此時在方宏進的住宅中,秦浪也感覺到了異樣。就在龍虎真人和邪姬等人同時消失的那一瞬間,秦浪也驚訝地站了起來。

「發生什麼事情了?」辛秣嬌好奇地望著秦浪,對他奇怪的反應感到不解。

「不太清楚,似乎有一道強大的能量場在太空爆發,時間也似乎在一瞬間發生了倒退!」秦浪看著手腕上手錶的指針,皺著眉頭說道。

辛秣嬌和林月兒連忙低頭看去,果然,手錶的日期居然回到了前一天的深夜,整整十二個小時之前,而太陽卻依舊高高地掛在天上,所有的時鐘都亂了套,電子系統也是一片混亂。

「太奇怪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辛秣嬌和月兒對望了一眼,臉上充滿了疑惑。

「不知道,不過事情一定和太空中發生的爆炸有關!」秦浪很肯定地說道,他很相信自己的感覺,剛才他很清楚地感覺到太空中強烈的能量爆炸,不過更令他奇怪的是,那場爆炸僅僅維持了片刻,便在沒有做最後爆發的情況下突然消失了,巨大的能量爆炸也能在半途被停止?秦浪絕對不相信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除非是誰用強大的力場把能量轉移了。放在別人眼裡也許認為這是不可思議的,但秦浪這個駕馭異時空能量的高手看來這種解釋再合理不過,只是他並不知道這股巨大的能量被轉移到了哪裡。

異時空能量是最難掌握和控制的,而人為造成的異界空間,也是根本無法偵測和定位,除非達到靈帝和邪帝這一恐怖的級別,否則一旦使用了異界穿越,在其他人眼中便等於無影無蹤了,所以秦浪也不知道龍虎真人他們的去向。

龍虎真人和邪姬等人利用異界穿梭到了遙遠的太空,他們對時空能量的掌握要比秦浪強不知道多少倍,因為他們的功力異常強大,所以剛才利用能量的瞬間移動將整個小行星在內的巨大空間都傳遞到了離地球比較遙遠的一個地方。

此時在遙遠的仙女座星雲邊緣,一道炫目的光華自黑暗中迸發,強大的光線瞬間將無數個星群照亮。光線竟然以超越光速的速度疾速飛射,所過之處,無數的恆星系發生了時空錯亂。有的星際航行器甚至瞬間便消失在無盡的虛空之中。

巨大的閃光過後,龍虎真人和邪姬等人才在太空中現身。雙方依然是警惕著對方,不過看上去龍虎真人相對要輕鬆些。

「龍虎真人,」邪姬首先開口了,她僵硬的表情有所緩和,臉上露出一絲勉強的笑容:「我們可以做到井水不犯河水,因為你我之間並沒有什麼仇怨,我只是要做完我的任務,僅此而已。如果你們肯退讓,我保證不找你們的麻煩。」

儘管雙方是敵對勢力,但一來邪帝目前照顧不到這裡,二來龍虎真人的實力的確很難對付,所以邪姬居然搞起了綏靖政策,試圖和對方在這裡搞一個戰略平衡。

龍虎真人和邪帝鬥了很久,也是元氣大傷,此時他們也想找個時間恢復,以防邪帝回歸帶來不可想象的後果。所以邪姬這個提議,反而讓雙方都有了迴旋餘地。

不過秦浪還在地球上。龍虎真人便無法無視他的想法替他做決定,所以兩人猶豫了起來。

「或者這樣,你讓我的人去地球取走我們需要的東西。然後我們就離開地球。」邪姬繼續耐心地談著條件。不是她不想對付龍虎真人,而是剛才龍虎真人強悍的實力嚇破了她的膽。原本以為邪帝的寶物可以很容易地消滅掉龍虎真人,想不到在她心中無可匹敵的攻擊居然被龍虎真人正面抗住,她已經沒有了最初的膽氣,現在只想盡量減少麻煩。

「這個我還要考慮考慮,」龍真人說道:「我們的一個朋友就在地球,也許你們要的東西是他所有也說不定,如果真是那樣,我朋友不想給你們。我們也不能放手不管。」

「那就這樣,我們派人過去取。和你們的好友爭鬥一番,這樣誰贏了那東西就歸誰!」邪姬忍著心中的怒氣。強作歡顏地同龍虎在真人談判著。

「這樣啊,這倒也好,這樣我們雙方都不插手,我想我們的朋友也會心服口服。」龍真人點頭說道。他當然也有自己的考慮,如果不是邪姬去地球,那麼其他人在地球上未必討得了便宜,兩人在天狼星見識過地球諸神的力量,知道憑藉地球眾神對抗邪姬的人馬還是有一些把我的。更何況,兩人說不插手,並不表示不假道他人插手,所以這應承里還有著其他的「考量」。

邪姬當然不知道在她眼裡的荒蕪星球,居然還有如此眾多的超能力靈類,所以難免有些託大,現在看到龍虎真人鬆了口,反而覺得討了大便宜。

於是雙方就這麼商定,由邪姬的人馬和地球靈類進行一番爭鬥,勝利者有資格取走那批能源。

雙方商定完畢,邪姬的人便派出了第一隻先遣隊,同時龍虎真人也迅速利用靈識傳訊給秦浪,讓他聯繫地球諸神做好迎戰準備,這樣地球諸神和邪帝軍團的較量,便正式拉開了帷幕。

得到了龍虎真人的訊息,秦浪感到事態異常的嚴重,他必須儘快將所有地球神明通知到,並且讓他們做好迎戰準備。

秦浪首先想到的是雅典娜,這個他所鍾愛的紅顏知己。他只知道眾神回到地球之後便紛紛在自己的神址隱居,雅典娜和穆特是住在了一起,不過為了安全秦浪始終沒有和她們聯繫,現在倒是可以光明正大地尋找她們了。

諸神儘管都住在地球上,但他們的神址並非那麼容易找到的,否則神仙也要成為公眾人物,天天被好事的人膜拜了。

要找到神址,首先要闖過神明布下的三道關卡,這三道關卡過去了,才能進入隱匿在異界空間的神界。

並非每個神靈都有能力開闢自己的異界空間——神界,只有宙斯、拉等主神,才有能力開闢異界空間,所以其他諸神多選擇同主神停留在一個異界空間。

雅典娜是個例外,她自己便擁有一個獨立的微型異界空間,這個異界空間又被稱為「雅典娜之宇」。

「雅典娜之宇」的具體入口在哪裡秦浪並不知道。他只知道雅典娜給他的一個提示。

「諸神的殿宇高聳在山上,高大的石柱遮蔽了太陽,只有那承載著眾神旨意的金車。方才奔向通天的方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