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可他不能。

知道媳婦只是生孩子,他淡定多了,轉身上床蓋上被子默默的與媳婦一同承受生子之痛。

他想他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這種痛。

「小禾,你辛苦了。」他眯著雙眸,無聲的說出這句話。

張宏圖跟劉阿燦見他就這樣睡了,兩人互相看了對方一眼,然後也上床睡覺。

這些天他們累得夠嗆,每天天沒亮就得起來軍訓,能睡還是抓緊時間睡。

直到半夜,張雲笙露出笑容,心裡把這一刻記了下來。

……

次日清晨,劉小禾是被餓醒,醒來看著扁扁的肚子,愣住了,模樣很滑稽。

過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自己昨晚卸球了,孩子還沒來得及看就睡了,也不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

陳可兒端著雞湯進來,見劉小禾揭被子下床,連忙出聲阻止。

「陳婆說你剛生完孩子需要躺在床上養著,也不能著涼了。」

「孩子在哪?是男孩還是女孩?」抓著陳可兒詢問。

殿下寵夫記 雞湯險些被弄倒,瞧著她著急找孩子的模樣,陳可兒笑起來。

「孩子劉嬸給你看著,好著嘞,是個男孩,你先把雞湯喝了,我去把孩子給你抱過來。」陳可兒把雞湯給她。

被餓醒的劉小禾抵抗不了雞湯的香味,伸手端過來便催陳可兒。

「快把我兒子抱過來,我要看看。」

她這個做親媽的居然是最後一個看到孩子,說出去估計別人懷疑這個孩子不是親生的。

「好,你趕緊趁熱吃了,不夠我再去給你盛。」陳可兒笑著說完才轉身出去給她抱兒子。

陳可兒這一就去,回來的時候陳婆劉嬸都來了。

可兒把孩子抱到她的跟前。

「這孩子可乖了,喝了羊奶不哭不鬧。」

瞅著皺巴巴的小傢伙,劉小禾擰眉一臉嫌棄,甚至質疑,指著孩子詢問。

「這真是我生出來的?你們沒有給我調包?」

三人聽了劉小禾的話,紛紛哭笑不得。

「陳婆劉嬸說了,剛出生的孩子都這樣,長個十來天就好看了。」陳可兒解釋給她聽。

「這是我見過最好看的孩子了。」陳婆笑道。

聽完可兒跟陳婆的話,她才接受眼前的小傢伙。

好吧,丑是丑了點,但的的確確是從她肚子里出來的。

她放下碗筷,把孩子抱在懷中。

「你先把雞湯雞肉吃了,待會就要涼了。」劉嬸提醒。

「對,先吃東西,待會我還得跟你說一些事情,說完我就得回去了。」陳婆跟著道。

聽陳婆要回去了,她點頭。把孩子遞給可兒后她重新端起碗筷喝湯吃雞肉。

「我家裡存了一些雞蛋,我去拿來給你月子里吃。」劉嬸說完便走了。

邊吃東西邊看著可兒懷中孩子的劉小禾,突然想起來寶兒,便向可兒詢問。

「寶兒在哪?」

聽她問寶兒,可兒笑著告訴她:「你放心,寶兒我也給你看著,這會兒還沒醒,在之前我住的那個屋裡。」說到這個,陳可兒有些不好意思,然後告訴她,「我想從老屋那邊搬過來,這樣方便照顧你月子跟孩子。」

「嗯,你不說我也打算讓你搬過來。」劉小禾笑著,沒有生氣。

陳可兒聽完她的話,心便安了,看她碗里的食物沒了,把孩子放在床裡面,伸手把她手裡的空碗拿過來。

「我再去給你盛一碗。」

「好。」

陳可兒拿著碗出去后,陳婆便開口跟她說月子里需要注意的事情。

「你月子里謹記不能碰冷水,還有不能見風,洗澡洗頭也別洗,要是實在不舒服你用熱水擦一下就行了。」

劉小禾點頭,跟乖寶寶似的,很認真的再聽陳婆說話,待陳婆說完,她才回答。

「好,我都記住了。」

說完她翻身背對著陳婆,進去空間拿了一錠十兩的銀子,速度很快,在陳婆的眼裡她也就轉身拿了一個東西而已。

「這個陳婆收好。」

陳婆看著她手裡的十兩銀子,擺手道:「一兩就行了。」

「陳婆,這是我的一點心意,請別拒絕。」她跟孩子能夠平平安安,她覺得這十兩給得值。

陳婆聽完,也沒矯情,伸手收下十兩銀子。

「有什麼事情讓可兒去陳家村找我。」

「好。」

「百日酒辦不?」陳婆詢問。

「不辦了,到時候各家發一個紅雞蛋就行了。」她是嫌麻煩的人,所以不想辦。

陳婆明白了,道:「那行,我先回去了。」

「陳婆慢走。」

陳婆走後,陳可兒進來,這次還有一碗米飯。

等到她吃完,可兒盯著她胸前,問。

「你是要自己喂孩子,還是跟寶兒一樣喝羊奶?」

劉小禾轉頭看著兒子,思量起來。

許久,她做了決定:「跟寶兒一樣喝羊奶。」

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時刻呆在孩子身邊。

「可兒,澋煜以後麻煩你多多照顧了,還有澋軒也是。」

可兒一聽「澋煜」兩字,吃驚的詢問:「澋煜是孩子的名字嗎?」

「嗯。」劉小禾看著孩子,眼裡滿滿的母愛。

「澋煜,張澋煜,這名字真好聽。」陳可兒笑道,然後對劉小禾保證,「你放心,我肯定會好好的照顧澋煜跟澋軒兩個孩子,我會把他們當做自己生的一樣。」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她就能夠放開膽子去做自己要做的事情了。 月子是枯燥乏味的,有可兒每天守著她想跑路也跑不了,只能在空間里練功。

等到三十天一滿,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沐浴洗頭,再不洗頭洗澡,她懷疑身上會長蟲。

穿戴整齊出來,站在院子里大口的吸了一口氣。

「啊,終於解脫了。」

「噗。」一旁抱著孩子曬太陽的可兒聽完她都話沒忍住笑出聲,「弄得好像你在坐牢似的。」

劉小禾轉頭,走過去。

「連門都不能出,可不就是坐牢。」說著從可兒手裡把兒子抱過來,「重了不少。」

「可不,自從羊奶里加了你給的那個東西,澋煜胃口大開,吃得多自然就長得快。」

「能吃就好。」她就怕孩子不能吃。

「可兒,我要出門一段時間,兩個孩子就交給你照顧了。」

「啊?」陳可兒愣住,連忙詢問,「你才出月子,你要去哪兒?」

「掙錢呀,如今雲笙不在,家裡就得靠我了,雖然手裡還有些銀子,但也不能坐吃山空。」

陳可兒沉默了,許久才出聲。

「我把布偶玩具的活撿起來。」

「不,你一心一意照顧孩子就行,錢的事情交給我。」一個人帶兩個孩子夠嗆,她可不想可兒累垮。

「可是……」陳可兒還想說什麼,但是被她盯著,最後妥協了,「行吧,我專心給你帶孩子。」

見可兒應了,她唇角上揚,雖然在笑,但是她的心裡是涼的,因為她想到葛凌那邊的事情。

這傢伙有好些天沒消息了,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

入夜,可兒帶著孩子睡下,劉小禾過來看了一眼便沒入黑夜無蹤影。

她的速度很快,半個時辰到了虞城往生門前,也就是曾經的閻樓。

葛凌就在院中間坐著,雙眸閉著養神,隨時應敵。

突然,兩個穿著妖艷的女子落入院中,兩人長相一模一樣,一舉一動都一樣,沒有絲毫的差異。

沒錯,這是一對雙胞胎姐妹。

二人看著面前的葛凌,譏諷笑起來。

「呵呵……居然是一個小鬼頭,真不知道那些人是幹什麼吃的,連一個小鬼頭都對付不了。」姐妹二人幾乎一口同聲,說出的話自帶音效,聽起來還挺有味道。

劉小禾就在樓頂望著下面,絲毫沒有要現身的意思。

葛凌睜開雙眸,眸光凌厲的掃向面前兩位衣不遮體的姐妹,狂妄的開口。

「呵,又來了兩個送死的。」

姐妹二人並沒有生氣,反而笑著很嫵媚,色咪咪的掃著葛凌,雖然帶著黑黝黝的面具,但是身材看起來不錯,便調戲起來。

「小弟弟,不如你從了我們姐妹如何?我們姐妹保證伺候得你欲仙欲死,讓你快活似神仙。」

葛凌心中嫌惡,身體周身頓時併發出濃烈的殺氣。

姐妹二人感覺到他的怒氣,不懼反而笑得更加浪蕩,在她們眼裡,面前的小鬼頭也就是小嘍嘍般。

「小弟弟,快到姐姐懷裡來,姐姐好好疼愛你……呵呵呵……」

葛凌擰眉,覺得這兩人很吵,起身主動攻擊。

姐妹二人接了一招,臉色一變。

「這小子的速度真快。」姐妹二人心有靈犀,再也不敢怠慢。

劉小禾坐在屋頂嘆息。

婚事涼涼 「可惜沒有瓜子,若是有瓜子就好了。」

「瓜子沒有,酒有一壺。」一道好聽的男聲響起,接著她的面前出現一壺酒。

「我還以為閣下想做一輩子的縮頭烏龜嘞。」說著抬手接過酒壺,並沒有喝。

她掃了一眼,看到的只是一張毫無特色的臉,頓時沒有興趣。

血玲瓏淺笑,見她並不喝酒,便知面前的姑娘很謹慎,雖然她遮住了臉,但光看那一雙眼睛便知此人很美。

不過有一件事很好奇。

「不知姑娘是哪路人?」

「你猜。」

「在下若是猜對了,可有獎勵?」血玲瓏看她盯著下方,笑問。

「有。」獎勵就是死。

劉小禾一邊跟身邊的人說話,一邊觀察下面的情形。

「什麼獎勵?」血玲瓏很好奇。

「等你猜對了便告訴你。」現在告訴你你還覺得跑,她才不傻。

這人雖然沒動手,但是她的直覺告訴她,這人不簡單,說不定也是閻樓的人。

血玲瓏見她不說,也不猜,轉頭看著下方。看著自己的兩位得力幹將居然傷不了往生門的小子,目光一凜。

看來往生門不容小視。

「啊……」突然一聲尖叫,其中一位捂著自己的臉,「你敢毀我容,我要殺了你,我要剁了你。」

說著就跟瘋子一樣沖了上去,另一個也很憤怒,便跟著一起衝上去。

掌門仙路 血玲瓏眸光一聚,已經知道她們的下場了,因為她們已經自亂陣腳。

果不其然,姐妹二人先後衝上去,沒有幾招就被葛凌挑了手腳筋。

兩人軟趴趴的在地上,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葛凌掃了她們一眼,冷道:「既然你們這麼喜歡男人,那我滿足你們。」

就在兩人一頭霧水的時候,葛凌走到她們面前,往她們嘴裡塞了一顆藥丸,一人一顆,然後一手提著一個,點足飛起向城西去了。

同樣一頭霧水的劉小禾跟上去,血玲瓏緊隨其後。

到了城西,葛凌把兩人丟進了乞丐窩,這裡的乞丐不說多,那也有幾十上百個。

藥丸起了作用,兩人渴望欲很強烈,抓到人就貼上去,這些乞丐哪裡受得了,瞧著她們美艷動人,顧不得小命不小命,直接解褲上槍。

幾十個乞丐輪流上,那場面血腥的不得了。

葛凌就在屋頂看著,他要看看葯的效果。

劉小禾看葛凌不走,扶額。

我滴神喲,她這是培養出一個小變態嗎?

血玲瓏臉色很難看,終究是不忍,抬手切出兩暗器,了結了姐妹的生命。

葛凌目光一凜,轉頭看向劉小禾跟血玲瓏身處的地方,點足飛躍過來。

滿身怒氣的葛凌看到劉小禾,雙眸掃到那平坦的腹部,便知夫人已經平安生下孩子,頓時隱藏起身上的殺氣,拱手作揖。

「夫人。」

「嗯。」劉小禾輕輕應了一聲。

血玲瓏看著身邊的女子,往後退了幾步,一雙桃花眼蹬圓了。

「你是往生門的人?」

劉小禾掃了一眼下面的人,更加確定這個男人是閻樓的人,便對葛凌吩咐。

「殺了他,然後回來找我。」

說完就沒入黑夜。

血玲瓏吃驚她的速度居然這樣快,還沒來得及思索,葛凌向他出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