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可他從來不是一個絕對的好人。

是喬崢先無視他的警告,違背約定,接近清歡姐姐的。

如今落得這般下場。

在諸天實現願望 也是他逼自己做的,怨不得任何人。

……

青城向來行動迅速,派到A市的人暗中四處搜尋喬崢。而偽裝成喬崢的傅靖安,在察覺到后,便偷偷地躲了起來。

他在A市成長,比任何人都了解這裡。 第2215章雙生花:求見

要避開青城的耳目,還是很簡單的。但他不可能一直躲避,清歡很快要回A市,怎樣才能在不被青城發現的前提下,跟清歡接觸呢?

傅靖安認真的想了下這個問題。

最後,他決定去找慕家的人。

葉簡汐開車,送家裡的四個孩子去學校后,又跑去花店,買了幾束花,用來裝扮家裡的客廳和餐廳。

做完這一切,她正打算給朋友打電話。

邀請他們來家裡玩時,卻聽到傭人彙報,「太太,有個看起來很奇怪的人,要求跟您見一面。」

葉簡汐聽到這話,頭也不抬道:「不見。」

因為慕氏集團越做越大,不少人為了利益,企圖接近她,以便搭上慕家。

她以前會傻乎乎的上當。

對別人掏心掏肺。

可現在不會了。

人都是趨利避害的動物,吃過幾次虧,還不會學著改變,那是傻子行為。

傭人聽到她的話,打算退下去,吩咐保鏢趕走那人。

但走了幾步,想起來一件事。

把手裡的東西,遞到了葉簡汐跟前,說:「太太,那個人給了這個東西,說他認識喬少爺。」

喬少爺?

喬崢?

原本跳動的很平穩的心臟,瞬間激狂了起來。

葉簡汐抬眸,看向了傭人。

傭人也有些心裡打鼓。

在這個家裡,誰不知道『喬崢』二字是禁忌?

可對方說,一定要跟太太說,不然,惹出了大麻煩,誰都跑不了。

她只能硬著頭皮,來找太太了。

葉簡汐接過東西,看了一眼,覺得沒什麼特別的。

「他給了你這東西,沒說其他的嗎?」

「沒有。他說,要親眼看到太太,才肯說明來意。」

「……」

葉簡汐反覆的將東西看了幾遍,腦海里閃過一道靈光。

這個是……

葉簡汐臉色一沉,「你去請他進來。」

「是。」

傭人微微頷首,趕忙走了出去。

葉簡汐拿著東西,額頭上驚出了一身冷汗。

這是她給清歡的貼身物件,因為清歡身體不好,總是生病。醫生說她免疫力差,需要加強鍛煉,可鍛煉后,身體也沒好轉多少。她後來聽寺廟裡的一個老和尚說,清歡身體虛弱,容易招來鬼祟的雜物。需要貼身的護身玉葫蘆,鎮壓住那些東西,才能平安健康的成長。

她很少迷信這些。

但為人父母的,只要有一絲絲的可能,都會努力嘗試。

她最終還是從老和尚那裡,買下了一隻玉葫蘆。

玉葫蘆很精巧、細膩,通體碧綠。

原本是吊墜。

可清歡不喜歡佩戴在脖頸,總是做成手鏈,掛在左手上。

這之後,該生病還是生病……

她覺得玉葫蘆沒什麼用,也漸漸地忘記了這事。

因此,剛才乍看到,沒能立刻想起來。

玉葫蘆沒用,但清歡一向很珍視。

怎麼會落到那人的手裡?

想到傭人彙報,說帶來玉葫蘆的人跟喬崢有關係。

葉簡汐便覺得,自己必須跟他見面。

……

分神的功夫,傭人已經領著人進來。

葉簡汐目光複雜的看著來人,問:「你是怎麼得到玉葫蘆的?是喬崢給你的嗎?」 第2216章雙生花:花言巧語

傅靖安冷靜的望著葉簡汐,聲音嘶啞的說:「葉阿姨,我就是喬崢。」

喬崢?

怎麼可能?

葉簡汐驚詫的盯著眼前毀容的人。

但不管怎麼看,都無法從他身上,看到喬崢的身影。

「嗯,的確是我。」傅靖安說,「當初,我被傅靖安綁架,送到了一個小島上,小島四面環海,沒有船隻或者飛機,根本無法離開。後來……我被他們打傷,毀去了容貌。花費了很長的時間,都無法離開那裡……直到一位好心人幫忙,我才逃離了小島……可我變成現在的模樣,無法面對家裡人,以及清歡……所以沒跟你們說……」

他每說一個字,葉簡汐的心臟就縮緊一分。

最後,她攥住手心,不知道該怎麼說。

喬崢被傅靖安抓走的事,他們不怎麼知情,只知道他的下落不明。後面……喬崢受了這麼多的罪,更是令人心疼……

但作為一個母親,不管喬崢經歷了怎樣不堪的過往。

她都不希望他跟清歡,再有任何瓜葛了。

也許這兩個孩子,註定有緣無分。

否則,怎麼會在一起后,發生那麼多的波折呢?

葉簡汐囁喏了幾秒,道:「你先回家好好休息,等過幾天,我們再談,可以嗎?」

「葉阿姨,我知道你不願意讓我跟清歡見面。」

「阿崢,我不是這意思……」

葉簡汐想安撫他幾句。

但傅靖安沒給她這個機會,「你放心,我回到A市,不是為了跟清歡破鏡重圓的。淪落到現在的地步,我有自知之明,絕不會打擾她的生活。我過來,只是想請你們幫忙,照顧下我爺爺。」

「喬老爺子,我們自然會照顧的。」

喬家在帝都那邊,但喬崢失蹤了很久,喬老爺子覺得孫子回來,肯定會來A市見清歡,所以特地搬來了A市。

這也是為什麼傅靖安第一時間來A市的緣故。

正常人死裡逃生,都會趕去見自己的家人。

『喬崢』也不例外。

偽裝成其他人,自然要偽裝的像一些。

「那我就放心了。」

傅靖安鄭重的九十度鞠躬。

葉簡汐趕忙伸手,把他扶起來:「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嗎?」

「我不想去見我爺爺。他看到我這樣,肯定會心疼的。但他老人家身體不好,我也不放心把他丟下,所以,想默默地在背後照顧我爺爺。等他百年之後,便離開這片土地,去深山老林,找一處靜養的地方,度過餘生。」

傅靖安說的頗為可憐。

葉簡汐其實很欣賞喬崢,自然不捨得他這樣落魄:「阿崢,阿姨可以幫你請最好的醫生,看看臉上的傷痕。你別灰心喪氣。」

「看得好,又能怎樣呢?我喜歡的……永遠都得不到了。」

話里暗指清歡。

葉簡汐擰了眉頭,「對不起……」

「阿姨,不用跟我說對不起。是我自願放棄,跟清歡在一起的,怨不得任何人。」

傅靖安說完,轉身,一瘸一拐的往外走。

葉簡汐跟了兩步,問:「你現在住在哪裡,手裡還有錢嗎?」 第2217章雙生花:想法子脫身

「阿姨,你不用管我。我有辦法,能照顧好自己。」

太后,請您正經些 傅靖安丟下這句話,轉身離開。

途中,他還不小心絆到了一盆花,身體踉蹌了幾下,這才站穩。

葉簡汐本想上前幫忙的,可看他倔強的神情,又停下了腳步。

暗暗地在心裡嘆了聲氣。

喬崢失蹤之後,他們派人去追查過他的下落,可惜找了很久都沒能找到。

已經打算放棄尋找了,他卻又出現了。

現在該怎麼辦?

看他走路的樣子,似乎眼睛好轉了一些,但依舊不利落。

喬家如今只剩下了他跟老爺子……

一個年邁,一個身有殘疾,也不知怎麼過得下去……

而且,比起喬崢身上的謎團。

葉簡汐更擔心,倘若清歡知道喬崢回來了,反應是怎樣的。

她真的……一點都不希望……這兩個孩子再在一起了。

葉簡汐緊擰了眉頭,陷入了沉思和糾結中。

……

……

葉簡汐跟慕洛琛說了喬崢的事情,兩人沒能商量出一致的決定,只得吩咐家裡的傭人,以及知道喬崢回到A市的人,暫時禁止對清歡提及。

另一邊,青城手底下的人,也向他彙報了情況。

說『喬崢』跟慕家的人聯繫上了,他們不方便再動手。

青城聽到這個消息,不由得冷笑。

之前,他聽清歡姐多次提及喬崢,所以對他的印象很好。

可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

他覺得喬崢這人也不簡單。

明面上答應,不再跟清歡姐往來,卻私自逃脫,去接觸清歡姐姐。

察覺到他的人,便回到A市,躲避他的人手。

如今更是堂而皇之的跟慕家人見面。

若是說他心裡沒鬼,青城可一點都不相信。

「你們暫時盯著他,不要有下一步的行動。我會親自跟慕叔叔談的。」A市畢竟不是他的地盤,要解決這個小人,還是得慕叔出手。

青城沒有多猶豫,便撥通了慕洛琛的電話,跟他說了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最後道:「慕叔,你可別被喬崢騙了。也許他以前的確是好的,也是真心對清歡姐的。可時間會變,人心也容易變。小心他借清歡姐,做什麼不軌的事。」

青城身處皇室,除了自己的至親和朋友,誰都不相信。

尤其是喬崢這種莫名其妙出現,行為處處透著詭異的人,更是多三分猜忌。

慕洛琛頭痛道,「好,我知道了。青城,多謝你這段時間為清歡費心思了。」

「慕叔,清歡姐姐跟我親姐姐沒什麼兩樣,不用跟我客氣。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儘管開口,我定會全力以赴。」

「好。」

青城又跟慕洛琛聊了幾句,隨後掛斷了電話。

他丟了手機,有些不放心,召來了兩個警衛,對他們說:「從今天開始,你們跟著清歡姐。不管她去哪兒,都要盯著。不許任何陌生人,靠近她,也不要讓她離開皇都。」

只要她人在瑞典皇都,那就沒人能真正傷害得了她。

「是。」

警衛領了命令,開始暗中跟蹤清歡。

……

時間眨眼過去半月。

野營的日子終於到來。

清歡收拾好東西,司機和傭人幫忙拿進了車裡。

露娜不舍的握住她的手,說:「你身體才好沒多久呢,就去野外露營,我實在不放心。不然,我跟你們老師,打聲招呼,咱們再緩一個月,舉行露營……」

「阿姨,我真的沒事了。醫生不都說了嗎? 重生贅婿兵王 我身體完全好了,你看我現在能蹦能跳的,怕什麼呀。」清歡撒嬌,抱住了露娜,輕輕地蹭了她的臉頰兩下,「好啦,我就去兩天,很快就回來了。」

露娜紅了眼睛,微微點頭:「好,你走吧。」

「阿姨,再見。」

清歡想到接下來有一段時間,不能看到這些至親的人了。

心裡猶然生出一股不舍。

邁開的腳步,又收了回來。

再次抱住了露娜、蘇涼和查理。 我在東京教劍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