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可偏偏,南宮茜的尖叫聲引來了聚會上的不少人。

這每一個都是來自北國高門貴府的小姐,雖然離開時都保證不會傳開去,但這種事哪真的止得住呀。

老夫人臉色又黑了下來,看著慕易那副桀驁不馴的模樣,卻也無可奈何。她心中清楚的很,這件事,絕對有人設計,慕易也不過是著了別人的道了。可不管怎麼說,如今這損的是他們南宮家的臉面,她說什麼也要妥善將這件事解決了!

老夫人的目光又在院中逡巡了一圈,狠辣而尖銳。

一些人有些受不住,慌張地低下頭了。

老夫人心中已有計較,冷哼一聲,說道:「平日里,你們要怎麼爭!我都不會管!可若是誰做的事,損了南宮府的名聲,我絕不會不管!今日之事,到底是怎麼發生的,某些人心裡清楚得很!行,不指望你們會承認!但是你們自己去打聽打聽,我從前是什麼脾氣,是什麼樣的人,別以為我年紀大了,就會對你們從輕處理!」 這邊小青還沒到大夫人那,遠遠便看到院門口一群亂象。

幾個護衛擋在院門口,而院裡頭似乎有什麼人一直要闖出來。

小青仔細看過去才發現,原來是眾人攔著要衝出來的大夫人,爭執之下才鬧出的動靜。

小青快步走了過去,朝著眾人問道:「你們在做什麼?」

如今南宮璃在府中的地位越來越高,許多人自然也認得小青這個南宮璃身邊的貼身丫鬟,馬上有一個護衛出來,引著小青走到一旁,恭敬回道:「小青姑娘!今日大夫人也不知怎麼回事!拼了命地非得闖出來,我們,我們都要攔不住了。你說這大夫人雖然軟禁在這裡,可畢竟身份擺在那,我們要不敢動粗啊是吧!哎!」

小青挑了挑眉,問道:「怎麼?大小姐的事你們難道不知道?」

護衛疑惑問道:「大小姐?大小姐怎麼了?」

小青的心中頓時一滯,朝著大夫人的方向看去。

只見大夫人依舊是剛才那副掙扎想要出來的模樣,她身後還跟著幾個丫鬟,一邊防著護衛們對大夫人動手,一邊又小心翼翼地拉著大夫人不讓其受傷。

如果連這些護衛都不知道大小姐出事了,大夫人又是怎麼知道的?

小青朝著大夫人的方向又打量了幾眼,這才收回了目光,朝著護衛道:「小姐吩咐,讓我帶大夫人去老夫人那兒,你們將人放出來吧。」

護衛一愣,一下子還沒有反應過來,朝著依舊在吵鬧的大夫人看去一眼,又回過頭來看著小青,試探著問道:「小青姑娘,這到底是老夫人找呢,還是璃小姐找。」

如今這府中一共就南宮茜和南宮璃兩位小姐。

因為南宮茜大一些,便佔了這大小姐的位置,南宮璃只能排到二小的位置。可事實上,南宮璃又才是南宮府正正經經的嫡小姐,若叫二小姐的話,這嫡庶之別擺在那,實在說不過去!是以如今府中下人,大多直接喚南宮璃為璃小姐。

這小青乍一聽還真覺得有些不習慣,在小青心中,這小姐啊,永遠只有一個!「算是老夫人找吧。」

護衛聞言立馬精神一抖,瞭然地點點頭,「哎呦,老夫人那裡可怠慢不得啊!」說著馬上引著小青走向大夫人那位置,朝著周圍其他護衛打了手勢。

原本攔著大夫人的,一下子都散開了。

大夫人的目光倏然落到小青身上,目光眥裂,很是兇狠地喝道:「怎麼?現在連一個丫鬟也可以來看本夫人的笑話了?」

小青恭敬地低垂下眉眼,淡淡道:「小青聽聞大夫人在此修身養性,卻沒想到,大夫人的脾氣依舊是半分沒改進。」

大夫人頓時怒目圓瞪,揚起手就要打過去!

誰說的她在此修身養性?

她分明是被逼的!是被困在這裡的!

可恨如今一個小小的丫鬟,也敢當場頂自己的嘴!

可大夫人這才剛揚起手,卻不知被誰拉了一下,頓時清醒過來,恨恨地放下來了手,哼聲道:「走,我們去老夫人那裡!」

說完,帶著兩個侍女,朝著老夫人的院落而去。

等到大夫人離開,小青這才抬起頭,看向大夫人離開的方向,若有所思。 當大夫人趕到時,看到的便是這樣一副場景。

老夫人言辭疾厲的發話,兇狠至極,頗有當年自己剛入府時見過的冷硬模樣。

這麼多年來,這老夫人,竟是與當初沒有半分差別。

在老夫人前方位置,南宮璃姿態端莊大方,亭亭而立,的確頗有大家風範。

可是,自己一向引以為傲的女兒卻跪在地上,一臉倉惶無助的模樣。

頭髮凌亂,衣衫不整,臉上的妝容也是完全花了,與南宮璃一比,差別鮮明!

此情此景,深深刺痛了大夫人,她加快了腳步,走到院中。

在大夫人出現在院門口的時候,便已經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更是跟隨著大夫人,一步一步又移到了老夫人那裡。

只見大夫人走到老夫人跟前,噗通一聲跪下,磕了一個頭,哭道:「求老夫人替茜茜做主!」

老夫人眉心一皺,氣得差點就要吐出一口血來!

這一個兩個,是非得將事情往大了鬧去嗎?

南宮府如今雖然地位尊崇,可和皇家永遠是不能比的!

這慕易好歹也是齊王世子!

可她們娘倆一口一個做主,就像是看不起齊王府一般!

好像嫁給齊王世子是委屈了她們一樣!

這娘倆的心思,她會不知道嗎?不就是覺得齊王府空有尊位,卻無實權!委屈了南宮茜京城第一美人的名聲!

可這種話這種心思,是能隨便表露出來的嗎?

這不是當中在打齊王府和皇室的臉面嗎?

老夫人的臉色愈來愈黑,越想越氣說不出話來。

南宮璃在心中暗暗搖了搖頭,覺得這大夫人也實在太沒眼力界了點。

讓小青把她帶過來,可不是為了讓她來氣祖母的!

南宮璃轉過身,安撫似得握了握老夫人的手。

老夫人立有所悟,回瞪了過來,意思是,這人是你叫過來。眼中的埋怨不贊同啊,不要太明顯。

南宮璃又急忙拍了拍老夫人的後背安慰道:「祖母你不要生氣了,大伯母也是關心茜姐姐啊。」

老夫人哼了一聲,道:「呵,關心?她如果真的關心,一開始撲向的應該是她女兒,而不是跪我!」

老夫人說話毫不客氣,直戳人的痛點!

原本就有些無助倉惶的南宮茜,此時聽了老夫人的話更是渾身一抖,一股悲涼感蔓延到了全身。

大夫人立馬反應過來,可此時若是再撲向南宮茜的話,那著實有些假了。大夫人一向利益為上,她明白,如今最重要的不是去安慰南宮茜,而是在既定事實發生的情況下,怎樣才能去獲得最大的利益,得到最好的結果!這才是她拚命趕過來的主要原因!至於其他的!一切可以慢慢說!

可到底是自己的女兒啊,肯定是心疼的,尤其是看到南宮茜眼中的失望悲涼后,大夫人的心更像是被撕扯了一般的痛,她終於忍不住對南宮茜安慰道:「茜茜,你別怕,娘親在,娘親會為你討回公道的。」

公道?南宮茜突然輕笑了起來。

本來只是低垂著頭,輕輕地笑著,可漸漸地卻像是控制不住似的,笑得整個肩膀都發起抖來。

大夫人看著這樣的南宮茜,心中擔憂更甚,擔憂地問道:「茜茜,你怎麼了?」 南宮茜慢慢抬起頭來,表情悲涼,道:「娘,茜茜沒用,茜茜不僅不能幫您,還害得您要為我在此求公道,娘!是茜茜沒用啊!」

笑著訴著,眼淚便留了出來。

南宮茜生得美貌,沒有了剛才的激烈模樣,此時委屈可憐抹眼淚的模樣,著實讓人心疼。

大夫人原本就有些心疼南宮茜,此時聞言更是受不住,挪著膝蓋來到南宮茜旁邊,一把將南宮茜抱進了懷中,哭道:「茜茜沒事的,娘會為你討個公道,娘不會讓你委屈的!。」

大夫人也不知是在安慰別人還是安慰自己。

可兩人抱在一起,感動的卻只有她們自己。

南宮璃看了兩人一樣,目光卻落在慕易身上,加重了語氣,問道:「世子,現在這個情況你也看到了!不管事情是怎麼發生的,又為什麼發生,都已經成了定局。可是我們南宮府的聲威擺在這裡,你齊王府的地位也擺在這裡。你認為,真的單單憑你齊王世子的一句娶,就能解決所有問題嗎?」

慕易擰著眉看過來,頓了一瞬,才反問道:「那,你想怎麼樣?」

間慕易態度有所緩和,南宮璃點點頭,態度也緩和了下來,此時此刻老夫人沒有說話了,也就表示默認了南宮璃的行為。

南宮璃往前走了兩步,回道:「世子,將你知道的、經歷的所有事情都詳細說一遍。包括整件事情做,你遇到了什麼人,說了什麼話。事無巨細,我們都要知道。」

慕易皺了皺眉,問道:「你真的要我說?」

南宮璃點了點頭。

慕易又朝著老夫人的方向看去,只見後者目光沉沉,並無阻止或者反對的意思,甚至對跟前苦著抱在一起的兩人也就像沒看見似的,便也終於拋開了其他顧慮,開口道:「那時我坐在角落飲酒,後來覺著時間差不多了,別想著來和老夫人道個別再走。因為從沒有拜見過老夫人,便隨手叫了個丫鬟問路!那個丫鬟肯定有問題!就是走了她指的那條路,本世子的頭不知道怎麼的愈來愈覺得發暈,走到一半還迷了路···」

南宮璃不確定地問道:「走了一條會讓人發暈的路?那那個丫鬟呢?你還記得她的長相特徵嗎?」

慕易抿了抿嘴,沒有開口。不過隨口叫來的一個丫鬟而已,他怎麼可能去注意對方的長相!況且今日南宮府中來往的人本來就多,就更加記不得了!

這些話,老夫人已經聽過一遍,此時聽了還是覺得有些可笑可悲。暗道這小子真是不長心眼。

誰都聽得出來這丫鬟十有八九是有問題的!

但他自己不記得人家的長相,他們又能怎麼辦?總不能隨便拉個出來頂包吧?

見到慕易的反應,又瞧見四下眾人的神色,南宮璃瞭然地點點頭,說道:「繼續說。」

「然後,我便看到了你!」

南宮璃朝左右看了看,這才看向慕易,甚至還不確定地用手指了指自己,問道:「你說,在那莫名其妙能『讓人發暈的路上』,看到了我。」

慕易肯定地點了點頭,指著南宮璃此時的裝扮,說道:「沒錯,就是你。」 「就是這副裝扮,這副衣裙。雖然那時頭有些發暈,但是基本眼力界本世子還是有的,你身上這款雲錦面料,整個京城也拿不出第二件。」

被人這樣指認,南宮璃也沒有著急,點點頭應道:「的確,這是慕王府送過來的雲錦,成衣昨日才剛剛送來。」

慕易見南宮璃這般淡定,心中卻已漸漸清明起來,不管是老夫人的態度還是南宮璃的姿態,都很好說明了一個問題,這件事跟南宮璃是沒有一點關係的!可是為什麼,下手的人要將南宮璃拖下水呢?

這臭丫頭自己惹了麻煩,如今卻要讓自己賠上一生幸福!一想到這,慕易又不爽快起來,哼道:「那時候本世子的狀況已經不太好了,想著你我總算相識一場,便叫了你一聲,你倒是停了下來,卻沒想到很快你便慌慌張張小跑起來,再叫你的時候,你非但沒有停下腳步,反而帶著我七彎八繞地不知道往哪裡走去。直到,本世子跟著你來到了一個房間門口。而你,卻已不見了蹤影。」

那個房間里,便躺著同樣被下了葯,卻只是四肢無力口不能言的南宮茜。

其實在踏進房間之後,慕易馬上察覺到不對勁,可那時卻已經晚了,甚至連床上是誰都看不清。

後來的事,他就完全不知道了。

再清醒時,便是眾人闖進來的時候了。

南宮璃聞言,煞有其事地分析道:「看來幕後的人膽子很大,不僅敢對茜姐姐下手,就連齊王世子也不放過!」一邊說一邊悄悄將目光往場中一掃,將眾人的表情盡收眼底。

「這所有證據都指向你,你在這裡說得倒是輕快。」

南宮璃眉毛一挑,馬上擺著手撇清道:「今天一開始,我的一舉一動都在眾人的目光之下。哪怕我離開的那一段時間,也是應了祖母的要求去見了兩個人。還是劉嬤嬤帶著我去的,你們隨便拉一個在場的人問就可以知道。然後這一下午,我都跟那兩位長輩在一起,絕不可能出現在你所說的地方!更不可能引你去一個地方!」

傾世獨寵:凰後難求 儘管知道這事跟南宮璃沒有半點關係,可慕易心中的不甘哪這麼容易壓下去,冷哼道:「你說你和兩位長輩在一起,那人呢?可敢把他們叫過來對峙!」

「慕易!」南宮璃言辭急厲,指著慕易喝道:「你搞清楚一點!不管你是齊王世子還是誰,如今受了委屈的是我的茜姐姐,是我南宮府!有理的是我們而不是你!我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你卻還要橫加指責於我,怎麼?是不甘心嗎?」

慕易被戳中小心思,正要開口反駁,卻再次被南宮璃開口打斷:「但就算是不甘心你也要認清楚一點!今天我去見的兩位,是你們在場的任何人都惹不起的人物!你想見他們,也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分量!」

南宮璃的目光落在老夫人身上,繼續說道:「還有,祖母一向公正嚴明,她就算再寵溺於我,也不會在我犯錯時有任何偏幫!你剛才說什麼,慌慌張張?拜託你搞清楚一點,我南宮璃見到你何需慌慌張張?論輩分,你還得叫我一聲嫂子呢!」 這最後一句話,南宮璃說的倒有點孩子氣。

可也正是因為這句話,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稍稍有了緩和。

其實要論身份,慕易齊王世子的身份一點都不比。

再加上其平時囂張跋扈的性子,現在這種乖乖跪著的模樣著實不像他。

慕易會乖乖聽話地跪著,無非就是因為兩點。

一他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做錯了的確是做錯了。

二他是真的怕老夫人,小時候的事歷歷在目啊。

慕易在心中嘆了口氣,要不是因為這些,他現在會被南宮璃這個臭丫頭壓著嗎?

慕易已經說不出任何反駁的話,只輕哼了一聲道:「就你這樣,還想當我嫂子。」

南宮璃問道:「你在說什麼?」

「沒什麼!」

「好!本世子姑且相信你說的話!但是這麼說來,就是有人故意嫁禍於你。你是不是也應該想想自己做了什麼事,才會招惹這些禍端,最後你倒什麼事沒有,平白讓本世子攤上一樁禍事。」

慕易說話的時候還看了南宮茜的方向一眼,那表情就是嫌棄到了極點。

誰會喜歡一個硬塞過來的女人?

況且明顯得很,這個女人一點都看不上自己,她的心可大著呢。

慕易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面上冷意泠泠。

南宮茜被大夫人抱著懷中並沒看到慕易的眼神,可大夫人卻看得清楚,心中怒恨更甚!指著慕易質問道:「禍事?世子!茜茜她從未許過人家,今後恐怕也不能再許人家,她清白之身給了你,你非但沒有一句安慰懺悔,還要在這裡言辭辱於她,你,你真當我們好欺負的嗎!」

良辰美妻 慕易聞言挑了挑眉,根本不想回話。

在慕易眼中,整個南宮府除了老夫人和南宮啟天之外,沒有一個人可以讓他以晚輩之禮對待。何況這陸家人從前仗著陸皇貴妃得寵,可從來也沒將齊王府還有自己放在眼裡。如今他們落魄,自己更不用理會他們了不是。

慕易的反應更是刺痛了大夫人,大夫人還想要說什麼,卻被老夫人打斷了:「夠了!還嫌不夠丟人嗎?好好待著!」

大夫人眼睛一瞪,卻不敢反駁。

老夫人重重呼了一口氣后,又將目光投向南宮璃,示意她有什麼想做想說的,繼續下去。

南宮茜整個人都埋在大夫人懷裡,沒有人看得到她的表情,可也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時此刻的心境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原本應該維護自己的家人,最關心的事卻不是自己。而是南宮府的聲望,南宮府的面子。沒有人真的關心她,他們永遠只會關心她,能為所有人帶來什麼樣的好處和利益。

南宮茜在心中冷笑了一聲,原本的憤怒憎惡卻漸漸平息了下來。自己這個妹妹啊,雖然讓人厭惡,可她卻說得沒錯,如今以她的身份和表現,的確沒有陷害自己的理由。今日讓自己吃這麼大虧的人,恐怕另有其人。可能,還是身邊人。

對南宮茜的沉默不語,南宮璃反而有些好奇,可最終也沒在南宮茜的問題上多做思考。轉而朝著不知什麼方向打了個手勢,然後目光又落在了場中某個人身上。 可南宮璃嘴裡說出來的話,卻是對著慕易的:「世子有些話卻說錯了。禍端這種東西,只能看那些人想不想製造,而不是我有沒有做什麼事。有些時候啊,這人心就是這麼難測,就是這麼骯。你好好地在那兒什麼都不幹,也能惹來一身腥!因為什麼?因為妒忌!因為看不慣別人好!更是因為自己的私慾,或是···受人脅迫,逼不得已。阿桑,你是哪一種呢?」

阿桑猛得抬頭看向南宮璃,只見後者似笑非笑中帶著一絲嘲弄,那目光像是已落在自己身上許久,亦觀察了許久。

阿桑噗通一聲跪了下去,「璃小姐!我!」

南宮璃卻在此時擺了擺手,阻止了阿桑的辯駁,笑道:「你不用跟我解釋,還是跟你自己的小姐去解釋吧。你一直跟在茜姐姐身邊,她的衣食住行都有你在一旁服侍著,茜姐姐出事,難道你真的一點都沒有察覺嗎?還是當時,你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我!」

阿桑根本來不及說話,大夫人便已踉蹌著站了起來,一巴掌狠狠地打了過去,阿桑的嘴角馬上有了殷紅的血跡,她的臉頰一下子腫了起來,發燙漲紅,當下便說不出話來。

「原來是你這個白眼狼!茜茜是怎麼對你的!我是怎麼對你的!你竟敢做出這種事來! 聖者降臨 你!你!」大夫人像四周望了望了,隨手拿起不遠處的一個茶杯,猛得朝阿桑的臉上砸去。

阿桑驚恐地睜大了眼睛,眼中極快地閃過一絲陰狠,咬了咬牙,抬手去擋。

砰得一聲,杯子應聲而碎,阿桑的臉保住了,可是手卻被砸地鮮血直流一片狼藉。

南宮璃收回目光,這才慢悠悠地繼續說道:「大伯母你這麼著急做什麼?阿桑不過是一個丫鬟,就算給她千百個膽子,也不可能對茜姐姐下手。哪怕她真的做了,也是有人指使的,並許諾好處的。你現在將所有錯歸到了她的身上,不就是擺明了將人往幕後黑手那裡推嗎?到時候就算把阿桑抓起來治罪了,可那幕後黑手猶在,茜姐姐也不能保證永遠平安,南宮府的鬧劇也隨時可能再去。」

大夫人心知南宮璃並不會真的憐憫她們,其中說不定大半還存了幸災樂禍的意思在其中。可此時大夫人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動作,問道:「那依你說,幕後之人是誰?」

南宮璃雙手一攤,回道:「如果我知道早就指出來了。」

銅羅鎮愛情 大夫人瞪著南宮璃沒有說話,隱隱感覺自己在被南宮璃牽著鼻子走,心中更加惱怒。

此時南宮茜卻慢慢抬起頭,抬頭看向南宮璃。

就像經過了洗禮和鍛煉,整個人都沉靜了許多,問道:「璃兒,你可有證據?」

「證據?什麼證據?」

「你說是阿桑背叛我,你,可有證據?」

南宮璃的雙眸中難得閃過一絲讚賞,她這位茜姐姐到底還不至於愚蠢至極,阿桑縱然最有嫌疑,可是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任誰都定不了阿桑的罪。如果此時是南宮府內部的事務也就罷了,直接暗中將人處置了也就一了百了。可如今,偏偏還夾進了一個慕易! 南宮璃沒有馬上回答,而是說道:「我只是覺得,阿桑作為茜姐姐的貼身侍女,多多少少總能察覺到一些事情,至於她在其中到底扮演了什麼角色,我可不確定,說不定什麼也沒做,只是冷眼旁觀而已。」

「阿桑是我的侍女,哪怕她什麼都沒做,光冷眼旁觀這一點,也足以處置她!」南宮茜說完這句話,將目光移向大夫人,後者原本還有些不安,此刻卻漸漸冷靜了下來。

「所以,璃兒,你若是察覺到什麼蛛絲馬跡,不妨都說出來。我也好回想,剛才有什麼異常的事情發生。」冷靜下來的南宮茜,竟讓人覺得有一絲可怕。就連跪著的阿桑也禁不住顫抖起來,頭更低了,乾脆一點都情緒都沒有了。

天降福女:我家王妃是寶貝 「我說過,一開始我就去見了兩位長輩,不在場,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不過大家可以再等等,我已經讓人去搜南宮府的各個角落了。先先看看能有什麼發現吧!」

搜南宮府?什麼時候的事?

眾人面面相覷,均不知道南宮璃是什麼時候下的命令。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