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可惜呀可惜啊,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殺手慢慢走到灰袍人面前說,“我原本以爲面對我你多少會冷靜一些,但你居然慌張到自投羅網,真是愚蠢!”

灰袍人艱難的從地面上爬起,踉蹌着看着殺手,整個身體不由自主的抖起來。

“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就算死了,也可以再被醫生救活?”殺手這時候又說,“真是可笑,我來問你,你覺得在醫生眼中,是你重要還是醫生的身份重要?

只要醫生救了你,他自己就會暴露!這樣一來我們的目標就會立刻轉移到其身上!如此一來,你還覺得醫生會來救你嗎?”殺手不緊不慢的問。

灰袍人冷汗直流,沒錯,醫生會現身一定是在殺手被控制的情況下。而如果自己的屍體被殺手得到,醫生有很大機率不會出現!

因爲無論怎麼考慮,表面上一個醫生在遊戲中的作用,都要遠遠大於警察。只要醫生一直對自己扎針,就幾乎是不死之身,只要投票不投到醫生身上,就可以一直不死。

這對於殺手的威脅其實遠遠大於別的角色,是僅次於狙擊手的。

“想明白了?對,這樣纔是正確的,也就是說,當我找到你的這一刻,你已經被你的同伴拋棄了!

爲了保住醫生,誰也不會在意你的死活。你已經成了整個計劃失敗的陪葬,是無關輕重的人!”

殺手說完突然向灰袍人一指,後面的厲鬼怪叫一聲便鋪上前來。灰袍人見狀連忙閃躲,但玩家怎麼可能是厲鬼的對手?瞬間就被厲鬼抓住,然後一爪穿透了胸膛!

“啊!!!”灰袍人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在厲鬼手中掙扎了片刻後便垂下頭,徹底沒了氣息。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殺手見狀狂笑不止,經過這麼多算計,他終於成功將警察殺死!

“如此一來我們的計劃就已經成功大半!接下來就看醫生會不會出現了!”殺手衝厲鬼打了個響指,然後轉身便走。厲鬼立刻抓住灰袍人的腿,拖着屍體慢慢跟在殺手後面。

殺手就這麼帶着灰袍人的屍體,慢慢離開這片區域。他要找一個更隱祕的地方,靜靜等待醫生的到來。

遺蹟很大,殺手靠着牆慢慢行走在暗處,時刻注意着周圍的動靜,提放着平民一方的人前來搗亂。

就在這時殺手突然停下腳步,因爲殺手發現,身後的厲鬼似乎沒有第一時間跟上來。

殺手慢慢回頭,竟發現厲鬼正拖着灰袍人努力向前走。但厲鬼無論如何努力,就是無法再前進一步。

因爲此時地上的灰袍人,居然正伸手抓住一旁的牆角,雙腿不斷的反抗。

“這是?!”殺手見後一驚,對方明明已經死了,爲什麼還能出手反抗?

“難道他被花蝴蝶印了印記?!”殺手想到一種可能,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次可真的是得不償失。

平民一方什麼代價也沒有,就成功消耗掉了殺手的殺人機會,情況居然跟上一晚一模一樣!

這時灰袍人已經從厲鬼手中掙脫出來,爬起身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同時看着面前的殺手。

“雖然知道自己不會死,但被殺的那一刻也真是疼啊!”灰袍人狠狠地對殺手說,語氣中帶着仇恨。

“你……你居然沒有死!是花蝴蝶!一定是花蝴蝶幫了你!”殺手後退兩步,慌張的看着灰袍人說。

“什麼,花蝴蝶?”灰袍人聽了一愣,然後輕蔑的笑出聲來,“哈!真是好笑,原來你是這麼想的嗎?

怪不得你會落到這種下場,連我們的真實意圖都沒有搞清楚,還想獲得勝利?癡人說夢!”

殺手聽後一驚,不明白灰袍人什麼意思。

“你到底在說什麼?你難道不是靠花蝴蝶才……”殺手顫聲道。

“哼,你是不是直到現在還以爲我是警察?”灰袍人看着殺手饒有興趣的問。

“警察……你難道不是警察?!”殺手又問。

“當然不是!我已經說過了,你們根本沒有猜透我們的意圖!” 惡魔總裁契約妻 灰袍人笑着回答說。

時間回到殺手殺人之前,藍海辰一個人藏在某處,等待着接下來的進展。

“話說還沒有來嗎?那個電話……不會這麼傻吧,連這個都看不出來……”藍海辰百無聊賴的說。

這時藍海辰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喂?”

“是我,就像你說的,那種情況果然出現了!”

“很好,那就按計劃裏的進行就可以,我期待着最後的結果!”

“好的,我按計劃裏的行動。”對方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又過了片刻,電話再次響起,這次換了一個人。

“喂,我來了!”那個聲音說。 藍海辰聽後微微一笑,他站起身來換了個姿勢,拿出變聲器點點頭開口。

“你好,我差點以爲你意識不到我在幹什麼呢。”藍海辰開口說。

“怎麼會,你的目的別人或許意識不到,但以我的位置思考的話,很容易就可以想明白。”對方聽後回答說。,“表面上你是想利用殺手殺人,然後將醫生引出來。但其實這些都是假象,只是你用來欺騙殺手的手段而已,我說的對吧?”

“哈哈哈,跟聰明人說話就是簡單,你已經將我的計劃看得很透徹了。不錯,這些都只是假象而已,我真正的目的就是要引你出來,狙擊手!”藍海辰點頭笑道。

其實藍海辰之前計劃的根本目的,就是尋找狙擊手。藍海辰先是設下那棟建築中的陷阱,故意將殺手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中心小房間裏的人根本不是小丑,而是假扮小丑的莫非。反正四周都有牆壁阻擋,殺手根本無法短時間內發覺。

但藍海辰同時也很清楚,以殺手隊長的聰明,這種程度的計劃是絕對騙不了對方的。

殺手隊長一定會很快發現這其中的陷阱,然後發動人手去找真正的小丑。事實證明藍海辰是對的,殺手隊長一開始就發現了藍海辰的意圖,並讓厲鬼代替殺手進入建築中。

所以藍海辰從一開始就沒有寄希望於這一點上,從一開始,這就只是引誘殺手去尋找小丑的誘餌而已!

藍海辰的真正目的,就是讓殺手找到小丑,並自以爲聰明的將小丑殺死。

當然,這裏說的小丑當然是假的,一個由狙擊手假扮的,假的小丑!

藍海辰計劃的另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就是找出狙擊手。而且這個所謂的找出並不是主動去尋找,而是讓狙擊手自己站出來。

通過分析,藍海辰覺得如果站在狙擊手的視角,應該很容易意識到一點。

那就是如果由狙擊手去代替小丑被殺,那狙擊手就可以成功證明自己的身份,並與同伴成功聯絡。

畢竟狙擊手應該在時刻尋找機會聯絡同伴,思路會很自然的往這方面走,這點與其他玩家都不一樣。

只要狙擊手不傻,給他一定的時間,想到這點應該不難。而藍海辰的計劃,恰好給狙擊手留下了足夠的時間。

在殺手隊長派厲鬼進入建築的那段時間裏,狙擊手應該可以想明白這一切,並主動聯絡小丑。

藍海辰並不擔心殺手隊長對建築視而不見,畢竟站在殺手隊長的角度,他並不知道建築裏到底是不是真正的警察。

如果藍海辰故意反着來,讓真警察待在建築裏的話,殺手隊長就會十分被動。

因此殺手隊長一定會下雙保險,既派厲鬼進入建築,同時又搜索小丑的所在。

藍海辰已經把一切都準備好,讓小丑藏在地下,上面則是江雨煙在把守。這樣殺手的探查能力根本無法探查到小丑,就能避免小丑被找到。

而後面的事也很簡單,只要讓找上門來的狙擊手扮做小丑,在一處地點等待殺手現身即可。

唯一的不確定性,就是狙擊手會不會找上來。

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藍海辰猜對了。狙擊手是個聰明人,很快就意識到藍海辰的意思,並主動找上門來。

“話說我沒有來晚吧,你們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嗎?”這時狙擊手又開口問到。

“當然,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你只要扮成警察,並讓殺手殺人就好。

等你復活之後,殺手已經沒有能力反抗。到時候你就盡全力抓住他,看看他到底是誰。

不用擔心自己的身份泄露,因爲到投票的時候你就可以主動站出來,我會讓警察證明你的身份。

在你有可能是狙擊手的前提下,平民們沒有必要殺你。之後你就一直別開槍,這樣等到遊戲結束即可。”藍海辰對狙擊手自己解釋說。

“很好,沒有問題。我要怎麼扮成警察?”狙擊手點點頭又問。

“你聯繫警察,他會告訴你一個地點,那裏有棵大樹,你需要的一切都在樹洞裏。”藍海辰笑着回答說。

“沒問題,但願你的計劃可以成功。”狙擊手回覆到。

“放心,儘管放手去幹,我等着你勝利的消息。”藍海辰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這個遊戲……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藍海辰擡頭看天,自言自語的說。

於是狙擊手按照藍海辰所說的,在那棵大樹的樹洞裏找到僞裝用的灰袍與一部手機。

接下來的事便順理成章,殺手成功找到了狙擊手,並最終出手將狙擊手殺死。

而在殺手拖着狙擊手的屍體往回趕時,狙擊手成功復活,再次站在殺手眼前。

殺手與狙擊手對峙良久,殺手仔細回想着狙擊手的話,臉色慢慢變得難看起來。

“你是狙擊手!”殺手瞪大了眼睛厲聲對狙擊手說。

“哈,沒錯,你終於想明白了!”狙擊手哈哈一笑,點點頭確認了殺手的猜測。

“居然是這樣……我明白了……全都明白了!這一切從頭到尾都是你們的陰謀,爲的就是逼我出手,好證明你的身份!”殺手指着狙擊手狠狠地說。

老婆大人太囂張 “不錯,不過事到如今一切都已經晚了。你已經殺了人,現在你的厲鬼是不是已經沒有絲毫威力了?”

狙擊手說着伸手一推旁邊的厲鬼,厲鬼應聲而到,沒有進行絲毫反抗。

“算你們狠!算你們狠!!!”殺手說着掏出一把匕首,遠遠指向狙擊手的臉,“我到要看看,你這個傢伙究竟是誰!”

“哦,你要跟我打?我可是狙擊手!”狙擊手絲毫不懼,繼續用輕蔑的眼神看着殺手。

“你爲了自保根本不敢用能力,不要以爲我想不到!”殺手冷哼一聲立刻棲身而上,似乎要與狙擊手拼命一般。

狙擊手也擺好架勢,準備跟眼前的殺手鬥上一鬥。

但沒想到那殺手衝到一半異變突生,只見殺手一個甩手,手中的匕首呼嘯着像狙擊手飛去。

同時殺手一個轉身,竟然向另一個方向狂奔而去,居然想要逃跑! 殺手邁開步子拼命狂奔,他又不傻,怎麼會去跟狙擊手拼命?

狙擊手的身份是註定要泄露的,平民一方想要贏,就會讓狙擊手主動站出來,好讓平民們不要對其投票。

所以殺手纔不會冒着身份泄露的風險,現在去跟狙擊手拼命,這根本不值得。

狙擊手見匕首飛來,立刻閃身避過。他看着向逃跑的殺手,嘴角勾起一絲不屑的笑容。

“就你還想從我手中逃走?”

而後就見狙擊手一個閃身,飛速向向殺手那邊追去。狙擊手的速度奇快,只是幾步的功夫便追到殺手身後,飛身將殺手撲倒在地!

殺手哪能想到狙擊手會這麼快,慌亂之中再去掏匕首妄圖反抗。

狙擊手見狀一把抓住殺手的手腕,同時一拳上去,結結實實在殺手臉上來了一下。

殺手被打得眼冒金星,立刻明白自己根本不是狙擊手的對手。但殺手卻沒有任何辦法,只能任由對方連續出拳,打得自己徹底失去反抗。

狙擊手眼見殺手幾乎暈厥,冷笑一聲伸手摘下對方的面具,殺手的臉立刻展現在狙擊手面前。

“哼,原來是你!我知道了!”狙擊手冷冷的說。

之後狙擊手再不留手,直接抄起地上的石頭一陣猛敲,直到把殺手徹底敲暈才罷手。

“哼,沒了厲鬼這些傢伙也不過如此。”狙擊手說着站起身來,拿出手機撥通了小丑的號碼。

“喂,我已經成功了,也獲得了殺手的身份。”狙擊手說。

“很好,這樣我們距離勝利就又近了一步。”小丑聽後高興的說,“給你一個地址,過來我們匯合吧。順便給你介紹一下別的人,以後大家就是隊友了。”

“好的,我很快就過去。”小丑點點頭回答說。

於是不久之後,狙擊手又來到一棟建築前。

“應該就是這裏了……”狙擊手看着眼前的建築,打開門進入其中。

由於年代久遠,這棟建築頂部大部分已經塌陷,只剩下一小半還堅持在上面,懸掛般堅持在門邊。

陰冷的月光從上方的缺口照射下來,打在屋子的其餘地方。藍海辰和江雨煙以及小丑就站在屋子中央,靜靜等待着狙擊手的到來。

“你們……都是有身份的人?”狙擊手看着眼前的三人問到。藍海辰等人都穿着厚厚的僞裝,狙擊手看不出他們的身份,甚至分辨不出性別。

劇本樂園 “當然,你加入之後我們便有四個人了,只差醫生一個。”藍海辰笑笑回答說。

“不過不要緊,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幾乎已經立於不敗之地,就算沒有醫生也同樣可以幹掉那些殺手!”江雨煙也開口說。

“不錯,只要我們聯合起來,勝利不過是唾手可得的。”狙擊手點點頭,十分興奮的說,“那麼接下來,就讓我們進入正題吧!”

狙擊手說着掀起自己的袍子,上面血跡斑斑,看上去十分駭人。

“我可是被那個殺手結結實實的穿透了胸膛,所以作爲回禮,我也將他打了個半死。

恐怕現在那傢伙還在趟在那裏不省人事吧,畢竟我下手可不輕。”狙擊手對藍海辰說。

“面對殺手我們不需要手下留情,話說你拍照片了嗎?我是指殺手的臉。”藍海辰點點頭說。

“當然,我不可能忘記這個。”說着狙擊手拿出手機,裏面果然有一張照片,照片裏的人躺在地上,似乎被打得很慘。

但由於距離太遠,藍海辰等人並不能看清那個人是誰。

氣氛一瞬間突然變得緊張起來,雙方突然都開始默不作聲。雖然狙擊手已經成功完成計劃,也拿到了殺手的照片。但不知爲什麼,雙方至今爲止還是沒有卸下僞裝。

“其實你不用說的這麼詳細,你所做的一切我們都很清楚。”這時藍海辰突然開口說,“你仔細看看你的袍子下面,那裏有個小東西不知道你發覺沒有。”

狙擊手聽後眉頭一皺,忙低下頭去檢查自己的袍子。

“在裏側,靠近右邊等我地方。”藍海辰又提醒說。

狙擊手將袍子翻開,發現在藍海辰所說的地方果然有一個黑色的小東西掛在那裏。

“這是……監聽設備?”狙擊手看後說,“你們在給我的袍子裏放了監聽設備。”

“是的,但是你不要想多,我們也是爲了保險起見。”小丑這時開口說,“你要知道,當時我們並不能確定你到底是不是狙擊手!”

小丑站在屋子的陰暗處,狙擊手只能勉強看清小丑的輪廓。

“好吧,我理解,這也是謹慎的體現。”狙擊手點點頭表示,並沒有多說什麼。

“還有一個問題,我發現你剛纔拿的手機並不是你本來的那款。”藍海辰突然又開口問,“爲什麼要換手機用?”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我可是要拍攝殺手,萬一被他看到了手機,我豈不是有暴露的風險?”狙擊手立刻說到。

“但你之前卻說你已經將殺手打暈,這似乎有矛盾呀。”江雨煙也開口說,“從我們聽到的消息來判斷,你在毆打停止前並沒有功夫拿出手機拍攝,不是嗎?也就是說,你必然是將殺手打暈後,才把照片拍下來的。”

周圍的氣氛再一次緊張起來,有種莫名其妙的氛圍突然降臨,圍繞在其中。

“他們的話很奇怪,就像是在故意拖延時間一樣。明明根本不相信我的身份,卻又擺出一副認真求證的樣子,到底是想幹什麼?”狙擊手在心中暗想,同時默默查看周圍。

而當狙擊手再次看到小丑時,一個念頭突然涌上心頭。

“難道說,他們是想……”狙擊手想到這裏再次拿出手機,並將手機屏幕打開。

“就算殺手已經暈厥,我也應該時刻小心不是嗎?畢竟在這個遊戲裏,任何差池都有可能導致殺身之禍。

你們再看看這張照片,我可是真的將殺手拍了下來。”

狙擊手說着再次展示出照片,並趁機偷偷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

“果然如此,沒想到他們竟然謹慎到這種程度!”狙擊手看後在心中說。 在狙擊手眼中,藍海辰等人的意圖十分明顯。就是想盡量拖延時間,拖延到3點以後!

剛纔狙擊手偷偷看過了時間,距離3點鐘已經僅剩十分鐘不到。也就是說,藍海辰等人想憑藉各種詢問拖過這十分鐘,最後讓警察驗人!

“這幫傢伙,爲了保險難道不惜用掉警察的驗人能力嗎?” 嬌妻寵上天 狙擊手看着眼前的三人,心中暗暗叫道,“這麼珍貴的能力,居然用在查驗已經確認的隊友身上?”

狙擊手對藍海辰等人並不瞭解,因此還不清楚眼前到底是什麼狀況。但有一點狙擊手很確定,那就是絕不能讓藍海辰等人拖到3點之後!

“哈,你知道嗎?現在我們面對的情況有三種。”這時藍海辰突然開口說到,“第一,就是你是狙擊手,而且是站在我們這邊的。”

狙擊手聽後眉頭一皺,看向藍海辰的眼神也變得陰冷起來。

“第一種情況當然是最好的,這樣我們就可以默契合作了。”藍海辰說着語氣突然改變,變得嚴肅而且慎重,“但還有兩種可能,我們不能不提防。

首先就是你依然是狙擊手,但卻是站在殺手那邊的!這遊戲我一路過來,已經見過太多這種狀況。雖然這次遊戲規則有所改變,但我還是不能完全忽略這種可能。”

藍海辰說到這裏略微停頓,確實,他不能完全忽略叛徒這種可能,畢竟自己這邊已經有一個莫非需要提防。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