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可我沒有摔到地上,而是直接撞上了一個軟綿綿,黏糊糊的東西。

我感覺到不對,立刻擡頭。

可擡頭的剎那,我直接忍不住驚叫出聲!

此時站在房間裏的,是一個怪物,不折不扣的怪物。

他長得是人的模樣,不僅如此,還是一個小孩,看上去大概就十歲左右的模樣。但他渾身都黏黏的黑漆漆的軟體,就好像是什麼軟體動物一樣。

而且我很快感覺到,他身上的鬼氣!

那個東西一看見我,黑不溜秋、模糊不清的臉上,就浮現出一個詭異的笑容,嘶啞的嗓子開口:“媽媽,你看到我難道不開心麼?”

我此時如果還不明白過來,就真的是傻子了。

關在隔壁的,根本就是不容止,而是另外一個小鬼。

真正的小鬼。

這個小鬼被這個男人給抓過來,被關在隔壁,他應該也是一直在等自己的媽媽來救自己,所以聽見了隔壁有人,所以就以爲是自己的母親,過來詢問。

但好巧不巧的,我正好也在尋找自己的孩子,這樣陰錯陽差的,我就以爲他是容止了。

因爲我先入爲主的觀念,覺得這個山裏頭,只有我和容止兩個活人了,所以就直接問,他是不是容止。

這個小鬼還是很聰明的,雖然發現我不是他的媽媽的,但爲了利用我逃出去,所以故意裝作是容止的樣子。

該死的!

我真的是關心則亂,竟然上了一個小鬼的當!

可現在顯然不是想這個的時候,那個小鬼看起來很虛弱,顯然已經是餓極了,獰笑着,就惡狠狠的朝着我的脖子咬過來!

我原本本能的想要閃躲,可突然,我想到了什麼。

我眼神一亮,依舊是側開了身子,但卻是直接主動的擡起了胳膊,擋住那個小鬼。

於是那個小鬼的血盆大口,就直接咬向了我的胳膊!

這是我的計劃。

我雖然現在已經不能掌控靈力,直接鬥,我恐怕都不是這個小鬼的對手,但我還有另外一樣武器。

那就是我的血。

我的血是鬼物的剋星,不僅如此,隨着我不斷的修煉,我的血已經殺傷力越拉越大,雖然現在靈力被禁錮在丹田裏,但這個血液的作用,還是存在的。

於是我才故意讓這小鬼咬我的胳膊,然它咬出血來。

這是我的打算,但很顯然,旁邊的那個男人,並不知道我的計劃。

他看見我要被咬到,竟比我還着急,尖叫一聲:“不要!”

說着,他直接撲向那個小鬼。

我嚇了一大跳,萬萬沒想到,這個男人竟會那麼擔心我的死活。

那個男人很快就撲到了小鬼身邊,那小鬼也被惹急了,直接吼了一聲,鬼氣洶涌而出!

那個男人,之前就已經被我打傷了,虛弱的很,這樣一來,被鬼氣擊中,又踉蹌了好幾下,直接重重的砸到了牆上,口吐鮮血。

那個小鬼顯然已經餓極了,也沒有繼續針對這個男人,立刻又朝着我要過來。

胳膊上,很快傳來疼痛。

那個小鬼,咬破了我的胳膊,鮮血流出!

那個小鬼原本在貪婪的想要吸我的血,可才吸了一口,他就好像喝到了滾燙的開水一樣,尖叫起來。

他立刻意識到不對,放開了我。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他猙獰烏黑的臉上,帶着我的血,血所碰到的地方,從他的嘴巴里面開始腐爛長泡,他也痛苦的倒在地上,擰作一團。

而我,顯然也不打算這樣輕易放過這個小鬼。

我立刻衝過去,直接用自己身上的血,滴在他身上。

他頓時嚎叫的更加痛苦了,還結結巴巴的求救,“媽媽!媽媽救救我!”

作爲母親,雖然知道對方是一個小鬼,但這個樣子,我也有於心不忍。

但我也知道,現在不是婦人之仁的時候,於是直接用手掌沾滿血,塗向那個小鬼!

可這時,不想身後已經幾近昏厥的那個男人,突然大吼:“不!不要弄死它!”

我不由震驚了,轉過頭,就看見那個男人掙扎的站起來,急迫的說:“如果殺了他,他的媽媽就會感覺到,會馬上找過來!我們必須管着他,他媽媽纔不會動我們這棟房子!”

聽到這話,我手裏的動作才緩解了一點。

看來,這個男人似乎沒有騙過我,他現在的慌亂也不像裝出來的。

該死的,就相信他一回吧。

想到這,我一把抓起那個小鬼,直接扔進他的房間裏,重新把門鎖上。

看見我的動作,那個男人還不來不及鬆口氣,突然就又變了臉色。

“喂,丫頭!你要去哪裏!”

我沒有理會那個男人,只是迅速的走向走廊旁邊的樓梯口,跑上去。

我要離開這裏。

無論這個男人到底是不是好人,容止下落不明,我都要去救他,而不是被關在這個地方!

“丫頭!你不可以出去!”那個男人嚇壞了,踉蹌的追過來,可他受傷太重,又瘸了腿,哪裏跟的上我,只能絕望的大喊,“丫頭!丫頭你趕緊回來!我真的沒騙你!外面真的去不得!”

我根本沒講這個男人的話放在心上。

我知道,我暈倒的村子裏可能的確有鬼,而且我的靈力被封,但我有血,離開這裏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所以我必須離開,去找容止。

我很快爬上樓梯,到樓梯的門口。

可是那個門很嚴實的封住了,甚至縫隙都被反水泥給死死的封住了,非常的結實。

門上面,有一個窗戶一樣的透明部分,我看到外面霧濛濛的,什麼都看不真切。

我迅速的用手裏的那串鑰匙,開始試哪一個可以打開。

與此同時,我聽見那個男人也踉蹌的追上來了。

我怕他阻止我,趕緊加快動作。

終於,我成功插入了一個鑰匙!

我心裏一喜,正準備打開,可就在這時。 我們三個落地後,顧不上上身體傳來的一陣陣劇痛,馬上站起身扭回頭去看那個蓋子飛起的石棺,只見在那石棺之內坐起了一具骸骨,它渾身上下都是血紅色,骷髏的後面還梳着少數民族特有的髮髻,它的兩隻胳膊扶在石棺沿兒上,其中一隻手裏還握着蒙古彎刀,然而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那石棺之內竟然滿是鮮血,如同一個裝滿鮮血的浴缸一般。

“胖子,你個烏鴉嘴,看來真讓你說中了,這……這應該就是那皇陵之中陪葬的奴隸殭屍!”我驚悚的說道。

“少廢話,準備迎敵,”說罷胖子口唸咒語,催動心法,我們面前頓時出現了一排金黃色的符咒,將我們和石棺隔離開來。

看見胖子已經進入了狀態,我也不敢馬虎,立刻祭起太乙天雷降妖陣,將我們三個保護起來,乾、坎、艮、震,巽、離、坤、兌,八個卦象頓時升起了道道金光,開始旋轉,只要有邪物一旦靠近,立刻就會遭到天雷之火的誅殺。

我和胖子剛剛布好陣法,那血紅的骸骨便一躍而起,舉起彎刀就向我們三個砍來,當它接觸到胖子佈下的符咒之時,頓時傳來了驚天的爆炸聲,只聽見噼裏啪啦的聲音,那紅色的骸骨被震的七零八落,摔在牆上後散落一地,那鋒利的蒙古鋼刀也叮叮噹噹的落在了地上。

看見那血紅色的骷髏殭屍在胖子的陣法面前不堪一擊,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罵道:“孃的,裝神弄鬼,沒想到竟然是隻紙老虎,一捅就破!”

然而此時我看見胖子的表情卻沒有那麼自然,他緊緊的咬住嘴脣,腦袋上的青筋條條綻出,豆大的汗珠一滴一滴的滴落下來。

“胖爺你?”我驚駭的瞅着胖子問道。

“快助我一臂之力,在我的十六字天罡陣前加持三昧真火!”胖子緊張的說道。

我從胖子的語氣裏聽出,問題遠遠沒有我想象的那麼簡單,於是立刻催動心法,將太乙三昧真火布在胖子的陣法前面,妖力催動的熊熊烈火燃起,讓這本來就陰森可怖的圓形大廳顯得更加神祕詭異。

不多時,那紅色的骸骨漸漸的動了起來,它那散落一地的骨頭像是被磁鐵吸引一樣,又結合在了一起,關節之處相互嵌合,形成了一副完整的骨架。

它站起來後,嘴裏吐着血霧,又向我們三個衝了過來,這個時候胖子如臨大敵般的大吼了一聲,那道道符咒立刻熠熠生輝,射出和陽光一樣的道道金光。

那血僵踏入我的三昧真火之中,吃痛的暫停了一下,冒出了一陣陣鮮血烤糊的味道,十分的難聞,它仰天怒吼了一聲,揮起鋼刀向胖子的符咒砍來,胖子此時也大喝一聲,那些射着金光的符咒立刻飛起,將血僵死死的纏住,緊接着又是一聲驚天巨響,符咒和血僵一起炸開,紅色的碎骨崩的滿地都是,鋼刀也再次被崩飛,插入墓室的牆壁之中。

此時胖子如同虛脫了一般,癱坐了下來,大口大口喘着粗氣。

我見胖子如此狼狽的樣子,不解的問道:“胖爺,不至於吧,就一個陣法就把你累成這個樣子,咱們後面的對手還多着呢,你怎麼……?”

“你知道個屁,我剛纔把我的魂力加持在十六字天罡陣中,那是我壓箱底的本事,威力比尋常的陣法要強上百倍不止,還有,我用弒神匕首祭陣,更是窮盡了我一切的能力,依然不能將這個血僵消滅!”此時的胖子,已經疲憊的渾身顫抖。

“這……這不可能,那弒神匕首連星宿都能誅殺,這孫子算什麼東西,一個門戶奴隸而已,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強的造化!”我驚駭的說道。

“摧毀和徹底消滅是兩回事,你沒見它一次次被我的陣法震的七零八落嗎,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我能感覺到這個血僵有一種奇特的能力,可以一次次重新復活,無論你用什麼辦法,都不能將它徹底的消滅!”胖子氣喘吁吁的說道。

胖子的話音剛落,那血僵被崩碎的碎骨渣子,又如同磁鐵吸引一般開始慢慢的聚攏,一根根骸骨重新成形,不一會兒的工夫又復原成原來的樣子,揮舞着鋼刀向我們砍來。

胖子一看它那架勢,無奈的說道:“兄弟,看你的了,我剛纔消耗了太多的真氣,一時半會緩不過來,說完竟然兩眼一閉打起坐來。”

“胖子,你!”我皺着眉說道,這是我第一次看見胖爺面對敵人時,如此的聽之任之,完全將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在我的手上。

此時,那血色殭屍已經來到我們近前,我將太乙天雷陣催動,一個巨大天雷之網將我們罩住,將那血僵隔絕在雷網之外。它揮舞着鋼刀就要朝我的頭顱劈下去,胳膊剛一接觸陣法催動的雷網,一陣陣天雷之火就將它纏繞了起來,一連串的爆炸的聲音響起,那紅色骸骨被震的到處濺出火花。

然而,事實證明,即使我有強大的妖力做後盾,但催動的陣法依然沒有胖子的陣法厲害,那血僵只是被放慢了動作,渾身的骨頭亂顫,卻沒有被崩碎的意思,它的胳膊緩緩劈了下來,鋒利的鋼刀閃着火花,一點一點的向我額頭劈來。

正當那鋼刀馬上就要劈到我腦袋的時候,麗麗的尾巴立刻飛起,纏繞住那血僵持刀的胳膊,只聽見“咔嚓”一聲,它的手腕被麗麗的尾巴撅斷,連着手中緊握的鋼刀被麗麗甩飛了出去。

那鋼刀不偏不倚剛好刺入這大廳中央的黑色大樹之上,頓時那如同煤炭的樹幹之上流出一股股鮮紅的血液來。

那血僵見此情景,仰天大叫,樣子似乎十分的憤怒,它不顧一切的向我們三個撲了過來,一道道電光雷火在它的骸骨間竄來竄去,樣子十分的駭人。

麗麗見我的陣法不能剋制住血僵迎面撲來的架勢,幾條尾巴齊齊甩出,跟鞭子一樣將那血僵抽飛,重重的摔在牆壁之上。

“它的骨頭好硬啊,跟鋼條似的!”麗麗神色凝重的說道。

見麗麗對它也皺起了眉,我才意識到現在癱坐在地的胖子剛纔使了多大的勁。

這血僵被麗麗尾巴抽飛之後,並不着急的站起來,而是仰起頭髮出一聲聲有節奏的怪叫,看那姿態,竟像是在笑。

“它笑什麼,”我驚駭的說道,一般一旦遇見怪物冷冷的發笑,都預示着將有更大的危險即將來臨。

“平哥,我們有大麻煩了,”麗麗拍着我的肩膀指向那顆大樹說道。

我立刻將頭扭了過去,只見那滿是紅色樹葉的枝幹間,那我們以爲是果實的紅色鼓包越來越大,越來越大,最後竟然露出了一張張骷髏的臉,緊接着又長出一根根細小的胳膊來。

“孃的,那究竟是什麼東西!”我被眼前的場景震住了,那一個個紅色的鼓包竟然一個個小血僵的腦袋,此時它們慢慢的長大,露出了猙獰可怖的面孔。

還沒等我們反應過來怎麼回事,那身高不足一米的小血僵便一個接着一個跳了下來,粗略數上去也有好幾十個,他們落地之後生長依然沒有停止,不一會兒的工夫,身高竟然已經長到了成人般大小。

我暗自叫苦,糟糕了,看來今天非死不可了,這一個血僵就這麼厲害,如此這般來了這麼許多,可叫我如何是好!

這壓箱底的本事一件又一件的全部都使上了,此時我再沒有更厲害的法門了,麗麗就算兇猛異常,也只能對付一個兩個,這麼一大羣一起衝上來,她也招架不住。

胖子此時經過短暫的休息,睜開了雙眼,淡定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後斬釘截鐵的說道:“夥計們,敵人實力強大,而且蜂擁而至,但我們不是束手就擒的羔羊,看來背水一戰的時刻到來了,妹子,老馬,我們不要被敵人囂張的氣焰嚇倒,置之死地而後生!和他們拼了!”

聽了胖子的戰前動員,又重新喚起了我和麗麗的鬥志,我們各自擺好架勢,準備和這些噁心的血僵決一死戰。

我催動了“在”字訣和“兵”字訣,讓自己的潛力激發到了最大,又重新祭起了太乙雷陣,看見他們數量衆多,我召喚出了七煞鎖魂陣中的七位邪神前來助陣。

胖子此時也不含糊,催動本派心法,召喚出六丁六甲神祗,布在那羣血僵前面。

此時,十九召喚出的神物站起我們的前面,加上我們三個,一共二十二人,從陣容上來說,我心中漸漸的有了一些底氣。

這是我們能發揮出來的極限了,如果這樣依然不能將這些血僵制服,看來今天真的是天要亡我了。

七個我召喚出來的邪煞二話不說的率先衝了上去和那些血僵們扭打在了一起,胖子召喚出的六丁六甲也尾隨其後發起了進攻。

坦率的說,要是但從實力上來將,我召喚出的這七個祖宗威力絲毫不比那些血僵差,但是令人頭疼的是,這些傢伙根本就打不死,七位邪煞將它們一次次擊碎之後,它們不一會兒又能完好無損的復原,而那七位煞神的身上卻的傷痕卻一道一道的多了起來,這樣下去用不了不多久,它們將全軍覆沒,特別是魃,由於全靠橫衝直撞的那股子猛勁,肢體不夠靈活,不一會兒的工夫,身上就被撕咬的東一塊,西一塊的。

看到這個情況,胖子皺着眉說道:“我們必須儘快想出剋制它們復原的辦法,不然結局只有死路一條!” 砰!

只聽見門上傳來一聲巨響,我嚇了一跳,開鎖的動作頓時停止了,擡起頭,就嚇得倒退了兩步。

只見門上那塊透明的玻璃上,透出外面的景象。

外面本來是霧濛濛的,可現在又一張慘白的臉,死死的貼在門上。

那是一張死人臉,眼珠子猩紅,嘴邊全都是血,一下又一下的重重砸門,如果不是這個門有夠結實,恐怕早就已經砸爛了。

那個人臉不過撞了剎那,很快就被另一張鬼臉,給擠開了。

緊接着,又是第三張,第四張鬼臉擠過來。

我倒抽一口冷氣。

剛纔外面的霧太大,所以我沒有看真切,但現在這些鬼物全部都貼過來了,所以我纔看清楚,數目有多麼的驚人。

外面的鬼,少說幾十只,說不定都有上百隻!

但這還是不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我透着門,都能感覺到凌冽的鬼氣!

這些鬼,相當的厲害。

我感到毛骨悚然。

雖然我有血液作爲武器,可那麼多鬼,我用光全身的血液不夠啊!

這時,那個男人已經踉蹌的跑了過來,看見我沒有開門,終於鬆了口氣。

他慌張的將鑰匙給拔出來,確定還是鎖好的,看着窗戶外面的那些鬼物,臉色白了白,才終於轉過頭,對着我有些疲憊的開口:“丫頭,現在你總算是相信我說的話了吧?鬼月的時候,你是絕對不可以出去的。”

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看着外面一張張鬼臉,終於放棄了出去的想法。

還是要搞清楚,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比較重要。

想到這,我對着那個男人開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www★Tтká n★CO

那男人又嘆息了一聲,看了看我胳膊上的傷口,開口:“我們先去處理傷口吧,一邊處理,我一邊告訴你,這個萬象村的故事。”

萬象村?

就是這個村子的名字麼?

所以說,外面的這些鬼,就是這個村子的村民?

那看這個鬼物的數量,起碼是整個村子的人都死在這裏了,還都變成了鬼物?

我疲憊的點點頭,跟着那個男人,回到地下室。

回到地下室裏,這個男人總算再將我給銬起來,他拿出一個藥膏,我一看就知道是處理鬼氣的,我阻止道:“我不用處理鬼氣。”

剛纔那個小鬼咬我時,鬼氣沾到了傷口,正常人馬上要處理鬼氣,不然鬼氣入體不就就會屍毒而死。

但我,本來就是吃鬼氣爲生的,那些鬼氣早就已經被我吸收了。

那男人蹙眉,終於忍不住問:“丫頭,你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你的血能夠對付那個小鬼,還不怕鬼氣?”

我看着他,反問一句:“你先回答我的問題,這個村子到底怎麼回事?”

那個男人看着我一臉固執的樣子,終於一掃之前的暴躁,嘆息了一聲,一邊給我包紮,一邊將這個村子的故事,緩緩的說了出來。

“這個村子,叫做萬象村,以前雖然說不上富裕,但也算是人丁興旺的一個村子,我也是這裏的村民,只不過我後來去當兵了,離開了這裏很久。”

原始部落大冒險 我之前猜的果然沒錯,這個男人,是個軍人。

“這個村子在這裏已經好多年了,大家一直安居樂業,直到十多年前,我從部隊回來的時候,就看見所有的村民,都突然死了!”

我臉色一變,“是因爲化學污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