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可手邊的工作剛一結束,那種鋪天蓋地的空虛和擔憂,讓他一刻也坐不住,立馬買了飛往她的機票,奔向她。

只是當凌晨抵達她下榻的酒店后得知,余卿卿宋笛一行人從兩天前進山後,就沒有回來過。

所有人的大件行禮都還在酒店房間,嚴驄甚至在余卿卿的床頭柜上,看到了那條他為她設計的項鏈。

可她的房間里,已經沒有了屬於她的氣息。

嚴驄眼皮沒來由地狠狠狂跳了幾下。本來還不算擔心的他,立馬心慌得發緊。

他們的工作內容他是清楚的,按照計劃來說,他們今晚應該回到酒店才對。

為什麼沒有及時回來?

是出了意外……還是?

嚴驄渾身一抖,緊繃的面部很是難看。他不敢深想下去,試打余卿卿的電話,不在服務區。打給宋迪,依然如此。

通訊方式起不到作用,嚴驄只能把希望寄託到提前安裝在余卿卿新手機的定位晶元上。

至余卿卿發生了在爭春發生了那種事後,嚴驄就將那枚晶元擅自在她的新手機里。

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就會用到它。

定位發出的信號很微弱,時有時無,斷斷續續。不過好在已經確定了余卿卿的大致方位,找到她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所以一得到她的位置,嚴驄立馬接聯繫人準備去接她。絲毫不敢想,有可能信號發射的位置,並不是余卿卿所在地。

經過昨天的「不懈努力」,余卿卿總算把織布染布的工藝學了個皮毛。

雖然其間跟宋笛用嘴「互相關照」了數和回合,余卿卿還算小有成就。

今早天還不亮,余卿卿哈欠連天起身,洗漱完簡單吃了點早飯,就興沖沖地往簡遠住的那幢小樓而去。

昨晚挑燈夜戰到凌晨三點,可算把她想實施的項目逐一列了個初稿。

這不,天還沒亮她就興奮地想把這個消息,第一個分享給簡遠。

將自己手寫的初步方案交到了簡遠手裡,余卿卿靦腆地笑笑,像等待老師檢查作業的學生。

天邊漸白,豆燈孱弱。不過余卿卿那驚艷一笑,還是落進了簡遠的眼底,與他記憶里的她千萬笑容重疊。

迎著她背後的一絲薄光,藏進了簡遠往後歲月的最深處。

簡遠低頭,目光落到余卿卿拿著紙張的手上。那隻本來瑩潤可愛的白皙玉手,此刻殘留著染料的污漬。

默默接過那幾頁薄薄的紙,簡遠緩緩側身,淡淡的聲音依舊沒有喜怒。「進來吧。」

余卿卿倒也不客氣,徑直往裡走,坐在她昨天坐的矮桌旁。

好像跟簡遠沒有曖昧只存在工作關係后,讓余卿卿能很自然地跟簡遠相處。

進了房間,簡遠沒像昨天那樣兀自整理自己的東西,而是先為余卿卿倒了杯茶。

余卿卿接過茶碗,笑盈盈地看著他。「可能還有很多不足和稚嫩的想法,希望學長多多指正,多提意見。」

簡遠點頭,坐到床邊,接著晨曦逐漸明亮的光線,仔細閱讀那刪刪改改的幾頁紙。

等待的時間有點無聊,余卿卿轉頭打量起這個簡陋的房間。

房間里只有一張木板床,兩張桌子和幾條板凳。除此之外,就只有簡遠的一些隨身物品,東西很少,就像個不常出門的旅人。

屋裡沒有特別只得多停留目光的物品,唯一讓余卿卿看一眼就移不開目光的,是坐在窗邊的簡遠。

窗明几淨

她可以趾高氣揚,肆無忌憚。也可以是掏心掏肺的鄰家大姐姐。

海市蜃樓終會在太陽底下消散。

第2020章開始

明明有大把的美少女等著他青睞,他青眼偏偏落到了個名花有主的身上。

這句話響起的時候,一群男生已經走了一段距離。只有落在最後兩個同學聽見。

「啥?」因為簡遠的話不由往回走了幾步,男生看看遠處的人,再看看簡遠,有點糊塗了。

莫不是他聽錯了?

「簡哥我聽錯了吧?」另一個男生同樣驚訝,抬手貼上簡遠的額頭,「這也沒中暑啊,怎麼開始說胡話了?」

簡遠轉頭瞥了說話的人一眼,那雙犀利的眼瞳,可一點都不像在開玩笑。

「不是所有人生而就需要光環。擁有光環之後,你也許會抵抗整個世界的黑暗。哪怕那些黑暗不應你承受。」

「人生的風險是沒辦法上保險的。你能做的是除了抱怨之外,走穩自己的每一步。別去管那些看你不順眼的人,也別去聽那些討厭的聲音。」

簡遠:

他也試圖用心理學來合理化自己的執著和情感認知。可真正的愛情,又哪裡是幾個片段的文藝,就能概括描述的?

竇楠:

他又恨又悲。

恨狠心拆散他們的所有人,所有不明詭計的動機。

不折手段,心狠手辣。

他更恨他自己,沒能保護好他們的感情。讓人那般作踐,毀壞。

可悲的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他既不敢恨,也不敢回以反擊。任憑她割下他心裡的肉。

更可悲自己懦弱得不堪一擊,連相信他們堅固感情的勇氣都沒有,就選擇了逃避。

他和余卿卿的分離,加害者有份,他自己,亦有一份。

其實竇楠非常清楚,余卿卿不是一個脆弱的女孩兒。她對他完全信任,也對他們的感情充滿自信。

如果他當時有膽說出實情懇求她原諒,她即便再生氣傷心,也一定會諒解他。

可事發突然,被恐懼支配的竇楠,已經沒有了引以為傲的理智。

一想到她厭惡嫌棄的眼神,會諷刺出如何錐心刺骨的話語。他崩潰得再也沒有顏面見她。

他再也不是她心裡的陽光了。

明明,他可以一直都是的。

現在想來,他們的感情真的太順遂了,沒有波折,也沒有爭吵。

沒有遇到情感挫折的適應能力。

再次來到繁花城,竇楠心裡幾番感慨。

曾經打算用來求婚的場所,再看物是人非。

好像,在談戀愛的時候,一直都是竇楠在付出。

到現在還依然保留著他寵出來的小習慣,也始終改不掉。她做不到絕情滅心。

可她也知道,這樣對於嚴驄,有多不公平。

明明他對自己那般好。感到萬事都想親力親為替她做好。

所以也不敢再步步緊逼,讓她難受。。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239章

正在這時,林壞來電話了。

陳玄武神情亢奮起來:「是林先生,他還活著,肯定是打電話來求救了!」

李破天也急道:「兄弟們都已經準備好了,快問問林先生現在怎麼樣了。」

陳玄武忙接通電話:「林先生,你在哪兒啊,死了嗎?」

林壞:「……」

「草,你才死了,老子還活得好好的。」

「我問你,你在幹啥?」

陳玄武一臉茫然:「我?我在等你的死訊……哦不,我在等你的消息啊。」

林壞:「我車胎爆了,誰他媽掛個賓士的車胎在我車上。」

「你給我買個新輪胎,記住,買奧迪q3的。」

「一會兒你幫我帶過來啊。」

陳玄武:「……」

李破天:「……」

卧槽,什麼情況?

……

東邊碼頭上。

趙斌氣得都拔刀了。

生死攸關,林壞居然還想著他的車胎!

這是有多不把自己放在眼裡!

過分!

過分啊!

趙斌怒道:「林壞,你要為你的傲慢無禮付出代價!」

「兄弟們,給我上,砍死他!」

「殺——」

眾人高喊,聲音震天!

齊唰唰的砍刀揮舞而來,很快就要劈到林壞頭上了。

林壞突然喊道:「等等!」

趙斌抬手,冷笑:「怎麼,想求饒?」

「告訴你,晚了!」

林壞:「不是,我是想問問,你們誰有奧迪q3的輪胎。」

眾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