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可是奇怪,不知道爲什麼,他的手很冰很涼,而且還很黏,摸起來好像跟稀飯一樣,而且,他的手,似乎不是五指…

我低頭看了一眼,腦子裏一陣失神。

他的手,只有三根白乎乎的指頭,而且還是連在一起的,張開的話,像是我們女孩子的穿的那種蝙蝠衫衣服…

“姐姐,我們回家吧。”

我猛地擡頭,印入眼中的,是兩顆白茫茫的大眼球… 「去看看他們是怎麼回事?」黑衣男子看著身邊的白衣說道。

「是,護法!」白衣男子點頭道。其實,他自己也感覺到身體有些不舒服,只是被他壓制住罷了。

而除了他和黑衣人之外,其餘站在兩邊的那些黑衣人們,現在全部都感覺到渾身無力,而且這還不是最難受的,最難受的是他們的身體某處,像是快要爆炸一般的難受……

不過瞬間,一百多個黑衣人全部都癱軟在地上,嘴裡還發出類似煽情的動靜來。一群爺們集體發出這種聲音,這場面真不是一句詭異能夠形容的……

「怎麼回事?」黑衣人也感覺到不對勁的問道。

「護法,我們好像是被下藥了,嗯……」白衣男子隱忍著道。

如果不是他的實力比這些手下高,恐怕現在也倒在地上了……

黑衣人聞言一愣,他也發現他們被下藥了!而且還是這種無恥的春,葯!究竟是誰暗算了他們……

他完全沒有往寶寶的身上想,誰能想到一個四歲的孩子身上,會藏有這種毒藥啊……

「護法,藍到現在都沒有回來!我們是不是被歐陽碩給算計了?」白衣男子終於堅持不住,無力的單膝跪地問道。

黑衣男子面具后的臉色陰沉的可怕!雖然他不知道是不是歐陽碩乾的,但是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可是他們歐陽皇室的禁地中……

而且,能在他毫無察覺下對他們下毒!唯一能做到的便是歐陽一族,可是從頭到尾他們在這裡都沒有吃過東西,也沒有讓人進來過……

除非,黑衣男子眼神一眯的看著四周的牆壁……

既然不是人為進來下毒的,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了。那就是這間密室中有什麼機關,有人利用機關悄然釋放了毒氣,才會讓他們不知不覺的中毒……

寶寶低著頭,等待著這些人毒發身亡,因此,一直都沒有說話。反而在聽到這些人說話的時候,從他們的對話中知道,原來這些人是皇帝的人……

想來應該是那個被娘親退婚的太子搞的鬼吧!看起來上次的教訓還是太輕了……

這要是讓太子府此時,快要死了的歐陽落熙知道寶寶心裡的想法,估計直接就被氣死過去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除了實力比較高的白衣男子,和那個面具黑衣人之外。其餘的那些黑衣人,全部都受不了的開始撕扯自己的衣服,用手去抓自己的皮膚,彷彿只有這樣才能宣洩他們的慾望……

寶寶新配置的這種毒藥,完全沒有解藥的,即便是女人也是無法解毒的,唯一的解藥就是死亡……

這是寶寶專門為墨九琪研究的,沒有想到卻給這些黑衣人用上了!可是,這些人並不知道,他們現在的難受,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而白衣男子也震驚的發現,除了身體某處的強烈爆炸感之外,他的身體也變得毫無力氣了,連站都站不起來了,現在的樣子就算是給他個女人,估計他都動不了……

想到這裡,白衣男子心中一驚的喊道:「護法,我們都動不了了!體內的玄氣沒有了!」

黑衣男子自然也已經發現這個問題了,好在他的實力是最高的,即便如此,這毒藥強烈的反應,仍舊讓他的額頭青筋暴起,隱約冒著無數的細汗……

不行,再這樣下去,他估計也要像那些手下一樣,一旦玄氣流失盡了,恐怕他就只能任人魚肉了……

黑衣男子雙手緊緊的抓著座椅的扶手,掃了一眼他的手下們,一個個全部因為玄氣盡失,而躺在地上,即便雙手放在了某處,卻連動的力氣都沒有……

現在他們的情況,恐怕只有解藥能救他們了!即便給他們找到女人,都無法做事……

黑衣人男子的臉色黑的如同鍋底……

這時,他的眼角餘光剛好看到對面鐵架上面的寶寶。頓時,他的眼神一暗……

雖然她還是個孩子,可是現在他也管不了這麼多了。他必須要在自己還有力氣時,解了毒才行……

想到這裡,黑衣人一拍椅子,身體驟然飛起,直接落到了寶寶的身邊。寶寶見到飛過來的黑衣人,心裡就暗道不好……

沒有想到這個男人的實力這麼強,到現在玄氣都沒有消失。該死的,現在該怎麼辦……

雖然寶寶心裡有些緊張,小臉上卻仍舊是一副懵懂的樣子。

黑衣人知道自己沒有時間了,揮手扯開寶寶身上的繩索,將她往腋下一夾,飛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只是這樣過去將寶寶帶回來,也讓他感覺到吃力不已,彷彿經歷了一場大戰似的……

他將寶寶直接摔在了自己的座椅上……

「啊……痛死了!你幹什麼?」寶寶皺著眉頭不滿的喊道。

「小丫頭,雖然我也不想這麼做!但是,現在我也沒有辦法,我如果不這麼做,就只有死路一條了!所以,小丫頭抱歉了,你放心,你死以後,我會好好埋葬你的!」黑衣人眼睛有些充血的看著寶寶說道。

「你才要死了呢,你全家都要死了!」寶寶瞪著他吼道,心裡暗暗期待藥效再快一點,再快一點他就不能動了……

雖然她有藍玄巔峰的實力,可是在被抓來時,就被這些人封印了體內的玄氣。除了用毒,她現在真的只有四歲孩子的體力……

根本無法掙脫這個黑衣人的鉗制……

看著寶寶因為憤怒而漲紅的小臉,黑衣人變態的咽了咽口水,心裡暗道這毒藥果然夠變態,竟然讓他對一個四歲孩子,都有了不該有的反應……

體內的玄氣以著可怕的速度流失著,身體某處以著可怕的速度膨脹著,叫囂著。理智飛走的前一秒,黑衣人只能一隻手死死將寶寶按在座椅上,另一隻手粗暴的撕開了寶寶的外衣……

就在他抬手想撤掉寶寶內衣的時候,一道炙熱的玄氣直接打在了他的手臂上……

「啊……」

「彭……」

隨著黑衣人一聲慘叫,他的一隻手臂,直接被燒成了灰燼,身體重重的向後摔在了地上…… 我嚇了一跳,連忙退後幾步摔倒在地上。

這小孩…不是人!

黑暗中,它的兩顆白眼珠子瞪得很大,就快要凸出來一樣,可它明明沒有瞳孔,卻好像能看見我,搖搖晃晃的朝我走了過來…

克隆鋪第28位愛神 “不要…你是誰…不要!”我手腳齊動,驚慌失措下連連後退。

可我剛退幾步,就撞到了一個軟綿綿的東西。

我回頭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小孩跑到了我後面,兩顆大眼珠子一下子跟我面對面正視着。

我嚇得渾身冰冷,嘴裏乾澀,想喊卻好像有砂礫堵在喉嚨口處一般,根本出不了聲。

我就呆呆的看着它,因爲距離太近,我看不清它的臉,不過卻能看到它的頭。

就好像個大饅頭一樣,光禿禿的,變態般的白…

它突然擡手摸在了我臉上,一股冰冷的感覺瞬間麻痹了我的全身,由內而外。

還有水,它的手上有黏糊糊的水,讓人噁心。

因爲害怕,我顫抖的閉上了雙眼…

…………….

“老婆,醒醒,快醒醒。”徐鳳年的聲音出現在我耳邊。

我幽幽晃晃的睜開了眼睛,發現徐鳳年正看着我,我急忙坐了起來,愣愣的看了四周一眼。

呼…還好,我人還在車上,郭勇佳也還在開車…

“你怎麼了?”徐鳳年揉住我問道。

“沒…做了一個夢…”我還沒回過神,因爲剛纔那個夢給我一種特別的真實感。

“對了,你怎麼突然叫我?”我擡頭看着徐鳳年。

“我聽見你一直再叫不要,想你可能做惡夢了。”徐鳳年摸了摸我的臉。

“你太累了。”

“嗯…”我點了點頭,有徐鳳年抱着我,我漸漸感覺不害怕了。

“嘿嘿,做了惡夢?那是在釋放壓力,沒什麼的。”郭勇佳一邊開車一邊笑道。

我看了看窗外,雖然黑乎乎的一片,但是能看到外面有許多密密麻麻的樹。

“你睡了半個小時,我們剛過那個山頭,這是中間的路,前面還有山頭,翻過以後就好了。”郭勇佳回頭看了我一眼,見我看着窗外發呆解釋道。

我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而是閉上了眼睛躺在了徐鳳年懷裏。

剛纔那個小孩,他到底是誰?

真的只是一場惡夢嗎?

因爲惜玉曾經也到過我的夢裏,所以我現在夢到這些恐怖的東西都會不由自主的想到是有鬼進入我的夢裏。

尤其是這地方實在太偏僻了,不是荒山就是樹林,總給我一種特別不安的感覺…

我躺了大概三分鐘,久久不睡着,這時候,郭勇佳突然出聲了。

“咦,我靠,這什麼情況?”

我一個激靈,立馬起身,和徐鳳年看了看窗外。

外面還是黑乎乎一片,四周都是樹林,並沒看見有什麼奇怪的東西…

“你一驚一乍的幹嘛,嚇死我了。”我拍了拍胸口鬆了口氣。

郭勇佳沒回話,只是一直不停的看四周。

徐鳳年和他一樣,不停的看着窗外,眉頭皺的緊緊的。

我心裏一咯噔,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連忙問道:“到底怎麼了?”

“我們…好像迷路了?”郭勇佳又叫了一聲。

“不對,是我們開回來了。”徐鳳年突然出聲道。

爸爸駕到 我聽着兩人莫名其妙的話,又看了看四周,但還是沒發現什麼異常。

郭勇佳猛地轉過頭,看着徐鳳年問:“你都記得路?”

婚然天成 徐鳳年搖頭:“我不記得,但是我看到了車外面的東西。”

“什麼東西?”這句話是我問的,他們兩這說的我根本聽不明白,讓人不禁開始害怕…

郭勇佳和徐鳳年同時打開了車門,我急忙跟他們下了車。

“這是我剛纔打碎的玻璃。”徐鳳年指了指腳下。

我和郭勇佳用手機燈光照了照,果真是玻璃,而且玻璃旁邊…還有車輪的印子!

我心裏瞬間明白了他們說的話,郭勇佳開了半天,又繞回來了?

“鬼打牆!” 閃婚小甜妻:葉少高調寵 我驚呼道,同時整個人靠在了徐鳳年的身上。

我被無頭男糾纏的時候,經歷過這個事,當初還是郭勇佳救了我。

現在是半夜,我們又是在荒山野嶺這種壓抑的地方,更何況他們兩個剛在這裏滅了一大波鬼,可能漏掉了幾隻我們並不知道…

“不是鬼打牆。”郭勇佳蹲在地上撿起了玻璃片拿在手裏看了看,神色陰沉道。

“沒有鬼能在我面前玩這個。”

徐鳳年扭頭看了看四周,眉頭緊皺,沉默不語。

“那肯定是你剛纔開車的時候走錯了路,所以我們繞回來了…”聽到不是鬼打牆,我心裏舒服了不少。

郭勇佳點了點頭,“雖然我可以肯定我沒有開錯路,但我希望是我搞錯了,上車吧。”

我們三人回到了車上,郭勇佳沒急着開車。

“如果我們真的繞回來的話,前面就是村子,我們先開過去看看。”郭勇佳發動了車子,朝前面開了過去。

我和徐鳳年聚精會神,眼睛盯着前面的大燈。

可是開了好幾分鐘,村子沒見到,又發現路邊的玻璃碎片…

我們三人都沒說話,下車盯着玻璃看了半天,三人你看我,我看你的。

“這肯定是鬼打牆,有鬼在附近!”雖然我不是很想接受這個事,但是我們直路開車都會回到原地,不是鬼打牆還能是什麼?

“不可能啊,我說了,沒有鬼會在我面前玩這個,你不就是鬼麼?你能感覺到什麼?”郭勇佳回了話又看向了徐鳳年。

“這肯定不是鬼打牆,我感覺不到鬼,是什麼,我也說不上。”徐鳳年學郭勇佳,聳了聳肩說了句。

我看他們兩都否定了我的話,心裏也十分納悶。

“這不是鬼打牆,是什麼?我們一直都在原地,這跟幻境一樣,走不出去啊…”

“鬼打牆不是幻境,鬼打牆還有一個名字叫鬼遮眼,那是被鬼迷惑了,以爲自己一直在走,可就是找不到出路,幻境是直接把人帶到一個製造的虛幻空間裏,兩個根本不一樣,幻境要高級的多。” 重生農門小福妻 郭勇佳說完,拍了拍自己的臉,又說到:“看情況,我們是被什麼東西帶到了幻境裏。”

我雖然聽得不是很明白,但也懂了,我們碰到了一個比鬼打牆更厲害的東西…

“那現在怎麼辦?你們能不能破解這個幻境啊?”我焦急道。

“現在不知道什麼情況,先回車上。”郭勇佳招呼了一聲。

我們三人回到車上以後,郭勇佳和徐鳳年不斷的在討論,而我則自己在旁邊聽着,只是我越聽,心裏就越害怕。

因爲這幻境,郭勇佳和徐鳳年都沒有遇到過,所以根本就沒有解決的辦法。

不知道爲什麼,我腦子裏冒出了剛纔的那個夢,那個叫我帶他回家的小孩…

因爲我們現在就迷了路…

“我剛纔做了夢,夢裏看見了一個小孩,他說他迷路了,讓我帶他回家…”我輕聲開口,打斷了他們的討論。

“小孩?什麼小孩?長什麼樣的?”郭勇佳皺了皺眉。

“我沒看的很清,那小孩差不多三四歲剛會走路的樣子,他的眼睛,全是白色的,沒有瞳孔,而且它的頭很大,比我們成年人的頭還大,還是個光頭,還有他的手,長得很奇怪,只有三根手指,跟…..跟鴨子的鴨爪一樣,是連在一起的,手上還有水,黏糊糊的跟稀飯一樣…”我努力回憶起之前的夢。

郭勇佳聽完,面色大變,連忙說道:“他的臉長什麼樣?還有嘴巴,你有沒有看見?”

“太黑了…我沒看見他的臉,也沒看見嘴巴…”我搖頭。

“哎…我靠,這回完蛋…”

郭勇佳氣急敗壞的嘆了一聲,還狠狠的拍了一下方向盤。

我嚇了一跳,徐鳳年這時開口:“你知道是什麼東西?”

“我早就應該想到是它了…這該死的陰童!”郭勇佳罵了一句。 「寶寶,寶寶怎麼樣?給娘親看看你有沒有事?都是娘親不好,都是娘親不好……」墨九狸一把摟住懷裡的小人兒,自責的說道。

帝溟寒隨後趕來,看到的便是墨九狸,抱著懷裡的女兒,落下眼淚的情景。這一幕,讓他的心裡狠狠一刺,有種衝動想要上前,將她們母女二人抱在懷裡,好好的安慰……

對於自己這種莫名奇妙的心悸,他現在已經有些習慣了。看著此時緊緊抱著寶寶,不斷自責到流淚的墨九狸……

他有些無法相信,剛才在外面出手毫不留情,狠辣嗜血,和眼前看著溫柔如水,脆弱無比的女子是同一個人……

「娘親,我沒事啦!娘親乖,不要哭,再哭就變醜了,變醜了就沒有男人要你了!」寶寶賴在墨九狸的懷裡,抱著自家娘親顫抖的身子說道。

墨九狸被寶寶的話,弄的苦笑不得,卻仍舊沒有鬆開寶寶,只有這樣緊緊的抱著懷裡的小人兒,才能讓她覺得真實一點……

帝溟寒被寶寶的話雷到了,這小丫頭倒是有意思……

「都怪娘親沒有把你帶在身邊,以後娘親再也不會讓寶寶一個人遇到危險了!相信娘親……」墨九狸心有餘悸的說道。

前世今生她第一次體會到失去和恐懼,沒有人知道,她在得知寶寶出事以後的心情是怎麼樣的……

那種恨不得毀了全世界,毀了一切的絕望,那麼的深刻!那種寶寶可能會受傷,可能會死掉的恐懼,險些讓她喘不過氣來……

前世她一直都是一個人,任何她想要的東西,都能輕易得到。她從來不知道失去是什麼感覺……

所有的東西,有和沒有,對於她來說都沒有區別……

今生,有了寶寶以後,她慢慢的變了許多,多了牽挂,多了責任。可以說今生她才活的像個人了……

從寶寶出生到現在,一直都跟在她的身邊,因為寶寶體內的毒,她沒日沒夜的修鍊,提升自己的實力。平時,只要想起寶寶毒發時的難受,她都心疼不已……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