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可是好不容易擦乾了一點,眼睛裏又立馬涌出了許多,那麼洶涌,任憑她怎麼擦也擦不乾淨……

第一次,她覺得她竟然也那麼怯弱。

他說過希望她一直快快樂樂的,她不能哭,她發誓過不哭的……

可是,爲什麼眼淚還是擦不幹……

哥哥……

我的哥哥……

她終究還是放棄了,只能緩緩蹲下身子,緊緊的抱着頭細聲嗚咽……

“唉……傻丫頭!你哭成了這個樣子,以後可怎麼辦呢?”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的頭頂才響起了伊俊熙沙啞無比的聲音,同一時間,一隻手輕輕的拍了拍她的頭……

原本因哭泣而顫抖的身體瞬間僵住,嗚咽聲也戛然止住,沒有絲毫的猶豫,諾熙立刻擡起了頭,看着蹲在自己的面前的伊俊熙,她先是一頓,但僅僅是一瞬間的停頓之後,淚水立馬又氾濫了起來。

“哥……哥哥!哥哥,是不是你?告訴我,是不是你?”

沉默之後,諾熙哽咽着開口問他。

“諾熙,是我,伊俊熙,你的哥哥伊俊熙!”

伊俊熙苦笑一聲,連忙掏出手絹給她擦着臉上的淚水……^_^ 以下是:

“伊俊熙,你個混蛋,四年了,你躲了我整整四年,爲什麼不肯出來見我,爲什麼?”

擡起雙手緊緊的捂住臉龐,諾熙哭的泣不成聲。

伊俊熙蹲在原地,拿着手絹手僵在半空中,愧疚將他折磨的幾乎快要死去了。

原來,一直以來,都是他錯了,他以爲兩不相見,便可以不再痛苦,卻不知,這樣咫尺天涯的距離,只會讓兩個人更加難過。

他愈發的憎恨自己了,如果不是他,便不會有那麼多傷害,如果不是他,她一定會快快樂樂的生活下去。

一切都是他造成的,他罪不可恕。

“諾熙……對不起!”

沉默了良久,除了這三個最沒用的字,他什麼也說不了,什麼也做不了……

哭泣聲戛然而止,顫抖着的身體忽然僵住,諾熙緩緩放下雙手,一臉悲傷的看着他。

“我不要聽你說這三個字!”

嘴脣微動,幾個字冰冷冷的字眼從她的嘴脣裏飄出來。

“我……”

伊俊熙的眼中閃過一抹倉皇的神色,卻終是一句話都沒說。

“呵!我以爲你懂的,伊俊熙,我以爲你會懂的……”

諾熙悽然一笑,喃喃自語的說着只有她自己能聽得懂的言語,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神色木然的向着前方走去……

我以爲你會懂的,會懂的……

可是,你卻什麼都不懂……

或許,你也懂,可你卻寧願裝作不知道……

如果那樣子你能夠好受一點,那麼,就當你不知道吧……

擦身的瞬間,伊俊熙痛苦的一閉雙眼,可是眼淚還是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對不起!諾熙,對不起……

除了這三個字,我什麼也做不了……

我不奢望能夠得到你的原諒,只是希望你能夠好過一點,哪怕只是一點點……

擡起手擦掉眼角的淚,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伊俊熙從地上站起身來,快步向着諾熙離開的方向追去……

早上八點半,太陽從東邊升起,金色的光芒瞬間灑滿大地,一片生機勃勃……

今天的太陽,似乎升起的太遲了些。

諾熙悲哀的想着,透過玻璃窗看着那離自己越來越近的鳳凰山,火紅的鳳凰樹如同一片片火紅的雲霞,團團包圍着美麗的鳳凰山。

鳳凰山,多麼美麗的名字。

那是她的母親長眠之地,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了,她卻一次都沒有來祭拜過她……

不是她不想來,是她根本就想不起來,很多很多的事情,在她的腦海裏,就如同被橡皮擦擦過了一樣,會有痕跡,卻沒有全貌……

最近一段時間,她總是夢魘不斷,夢裏,她總能看到媽媽溫柔的笑臉……

媽媽,是你想我了嗎?

你是否怪我,將你遺忘在了腦子裏的某個地方?

可是,媽媽,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會想起來的,一定會想起來的。

諾熙沒有來過鳳凰山,一次也沒有,可是她卻能很堅決的走向一個方向。

一直走,穿過樹林,穿過灌木,一直走到最北的那邊。

在那裏,有一塊極大的石頭,石頭旁邊就是一個墓,沒有太多的裝飾,十分乾淨。

墓碑上,女人的笑容如此溫柔美好……^_^ 以下是:

陽光透過樹蔭灑下,留下一地碎裂的光輝。

行至墓前,諾熙那顆燥亂不安的心才終於安靜了下來。

在墓碑前緩緩蹲下身子,將手裏新鮮的百合放在墓碑前,靜靜的閉上雙眼,靜心享受着這難得的安寧。

纖長的手指順着墓碑緩緩向上,最後停留在墓碑上女人的笑容上。

媽媽,我的媽媽!

這麼多年了,你依然同記憶中那般美麗。

你在那裏,快樂嗎?

那裏,是不是開滿了鮮花?

你,想我嗎?

你一定想我了!

要不然我不會一次又一次的夢見你……

可是媽媽,你何其殘忍,那麼多個日日夜夜,你竟然將我留在了那黑暗之中……

“媽媽……媽媽……你好嗎?”

喃喃自語着,諾熙痛苦的閉上了雙眼,滾燙的淚珠從她的眼眶裏流出,然後順着臉頰滑落,最後滴落到那白色的百合花瓣上,花瓣微微顫抖了一下,卻僅一瞬間便恢復如常了……

“諾熙,媽媽……她希望你能夠快樂!”

身後,緩緩響起伊俊熙略顯沙啞的聲音,諾熙的顫抖的身體微微一頓,嘴角迅速揚起一抹淒涼的笑。

快樂?

多麼遙遠的詞彙……

“俊熙,你快樂嗎?”

手指輕輕摩挲着墓碑上的照片,諾熙靜靜的開口。

伊俊熙無言,只是靜靜的的站在原地,目光悽楚的看着背對着他的諾熙。

“告訴我,俊熙,你快樂嗎?”

諾熙轉過臉來,靜靜的看着他,她的眼神那樣犀利,讓他無處可藏,無路可走……

諾熙,你又快樂嗎?

你知道嗎?只有你快樂了,我纔會快樂!

伊俊熙在心裏默默的說着,可是嘴上卻依舊未發一語。

從墓碑前緩緩站直身體,她仰起頭,苦笑着看着面前的人。

儘管陽光如此明媚溫暖,可是他的身上卻瀰漫着腐朽絕望的氣息……

哥哥,你若不快樂,我又何談快樂?

諾熙的嘴脣動了動,無聲的對他說,她不知道他是否聽得懂,她不奢望自己能夠將他從黑暗中解救出來,可是她希望他能夠在那黑暗之中看到一點光明……

一個人,如果沒有了活下去的信念,別人是幫不了他的……

這樣子的他,讓她感覺害怕。

她心疼他,可卻不知道該怎麼表達,他們,都太驕傲了,因爲都太驕傲,他們註定無法跨越橫在他們之間的鴻溝。

“哥哥,擡起頭看看天空吧!”

靜靜的說完,諾熙就邁步離開了,獨自將伊俊熙一個人留在了原地。

她終究還是心軟了。

哥哥,看看天空吧!

看看那如此明媚的陽光,你是否能夠找尋到屬於你的那抹光明?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路的盡頭諾熙的身影早已經消失,直到鳥兒嘰嘰喳喳的吵鬧聲越來越小,直到秋風捲起漫天黃葉從身邊飛過……

“伊少爺,墓園要關門了!”

當墓地管理員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了起來,伊諾熙才從思緒中回了過來……

“我知道了!”

側過臉,淡淡的看了一眼母親的容顏,然後又擡起頭看了看天空。

天已經黑了,今夜的天空,觸目所及全是漆黑,並不怎麼好。

原來,即使他擡起了頭,他依然是活在黑暗之中。

呵!

苦笑一聲,伊俊熙轉身離開……^_^ 以下是:

這一天似乎過得格外順利,當諾熙從鳳凰山回到雍景灣的時候,季唯亞他們也正好比完賽回來。

“諾熙,我晉級了,我晉級了!”

一見面,季唯亞就神經兮兮的拉着她不停的炫耀他在舞臺上如何風光耀眼。

“恭喜你!”

面對他突如其來的熱情表現,諾熙只是淡淡的一笑,然後不動聲色的推開了季唯亞的手。

“我們去吃飯好不好,我請客!”

毫不在意諾熙的冷淡,季唯亞依舊死皮賴臉的拉着她向着門外面走去。

“季唯亞,我今天真的很累,改天再去好不好?”

使勁掙脫了季唯亞的手,諾熙很不好意思的對他說。

“那好吧!你好好休息,明天陪我一起比賽去!”

聽到她說累了,季唯亞連忙看了一下的她的臉色,還好,除了疲倦一點,其他的都正常。

“嗯! 貪戀你又不是我的錯 明天我一定陪你去!我還要做你的跟班呢!”

看到季唯亞今天竟然如此通情達理,諾熙也不由得撲哧一笑。

季唯亞這個人,明明十七八歲了,可是很多時候,諾熙卻覺得他更像是一個小孩子。

“嗯!等我拿了冠軍,做了大明星,我們就回艾爾頓,到時候看誰還敢說我們遊手好閒!”

季唯亞狠狠的一點頭,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

“嗯!大明星!將來您老要是發了財,一定要讓我們也沾點光哦!”

諾熙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對他說。

“嗯!會的!有錢大家一起賺嘛!這個是理所當然的!”

被她這麼陰陽怪氣的鼓勵了一番,季同學更加的信心滿滿。

“嗯!大明星,那我睡覺去了,你記得好好練歌哦!”

笑嘻嘻的說完,諾熙連忙轉身向着樓上奔去。

回到房間裏,關上了門,她才擡起手擦了擦額角的汗珠。

季唯亞這個樣子,真心的感覺不習慣!

呵!

一場比賽竟然能夠改變一個人的性情,可真是個奇蹟!

洗完澡,諾熙躺在chuang上,盯着天花板發了一會兒呆之後,還是拿出手機給伊俊熙發了條短信。

我到家了!我的哥哥,希望你能快樂!

當短信顯示發送成功的時候,諾熙卻莫名的感覺鬆了一口氣。

其實,她也不願意這樣子相互撕扯,就像季唯澤說的那樣子,這樣的撕扯太過於疼痛,她應該嘗試着讓傷口結痂。

儘管會留下疤痕,但最起碼,不會那麼痛苦。

發完短信之後,諾熙依舊盯着手機屏幕發呆。

她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直到月上中天,她的眼角酸澀的留下了眼淚,她仍然倔強的不肯閉上眼睛。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什麼,可是她卻依然倔強的不肯放棄。

她終究還是累了,儘管她再怎麼的不情願,當睏倦如潮水般洶涌的□□的時候,她還是不可抗拒的閉上了雙眼。

迷迷糊糊間,她感覺手心傳來一陣震動。

猛然從睡夢中驚醒過來,看着那依舊亮着的手機屏幕上顯示的‘俊熙’兩個字,黑暗中,她忽然間咧嘴笑了。

按下確定鍵,整個手機屏幕上只剩下一行細小的字體。

“我們,都會見到陽光!”

是的,我們都會見到陽光的!當陽光照進我們心裏的那一刻,我們才能夠真正的快樂。

可是哥哥,那陽光是否能夠照進你的心裏?

會的,一定會的……

諾熙喃喃的自言自語着,也不知道是在說給伊俊熙聽,還是在說給自己聽。

直到睏倦再一次鋪天蓋地的□□,諾熙才安靜的閉上了雙眼。^_^ 以下是:

清晨的陽光透過巨大的落地窗照進房間裏,諾熙緩緩睜開眼睛,懶懶的伸展了下手臂,然後從chuang上翻身坐起來。

當睡意徹底消失之後,她光着腳走到陽臺上,眯着眼睛看着窗外的景物,她的嘴角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