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可是,她的心裡明確的告訴她,事情絕對沒有這麼簡單!

外面的雨越來越大,幾乎是從屋頂上情到下來的,完全擋住了眼帘,就連這個小小的容身之所,也在不知不覺中,浸潤了好多水跡,整個空間更加的潮濕,清冷起來。

總裁的33日孕妻 莉薩一直蹲在角落裡,安靜的不發一語,卻一直目不轉睛的盯著外面的草叢,有著嘲笑,也有著得意!

草叢裡,顧芊芊慢慢轉醒,全身被雨水打的生疼,冷意完全傳到了骨子裡,就連動一下,都覺得是一種奢侈。

這是在哪裡?

這是怎麼回事?

她的心中有很多的疑問,整個世界似乎都沉浸在雨聲中,一點一點的,很是吵雜,全身的力氣似乎被抽光了,就連身體,都是呈現出一種奇怪的姿勢躺著,腰身被扭的生疼。

嘶……

顧芊芊不自覺的倒吸一口涼氣,幾乎是用盡了自己全部的力氣,這才稍微扭動一點身子。

突然,身體的重心下移,猛地一下朝著地面摔去。

呼……

顧芊芊全身似乎都散架了,甚至出現麻木的狀態,只是呆愣在原地,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反應。

地面全是石子,眼前的草叢不知道是什麼植物,劃過身體,瞬間就出現了一道道血痕。

她想要大聲呼救,剛剛張開一點嘴巴,雨水無情的打到她的嘴巴中,根本無法說出一句話。 慢慢的,顧芊芊的意識開始薄弱起來,雨水無情的打在她的身上,一點一點的吞噬著她的生命力。甚至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自己身體的溫度慢慢的冷卻,慢慢僵硬起來。

自己是要死了嗎?

她不得而知,眼眸卻是慢慢的闔上,沒有辦法再次睜開。

在顧芊芊意識消失的最後一瞬間,隱約聽見不遠處,有著腳步聲在慢慢靠近,似乎有人在拍打著自己的臉龐。

下一瞬,她完全墜入無盡的黑暗之中!

七寶摸了摸面前的女人,全身滾燙,全身早已濕透了,衣服黏在身體上,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

「這樣的雨天,怎麼會有一個女人在這裡?」他輕輕的搖晃了幾下,身下的女人完全沒有反應,「難道是受這島上不知道什麼事情的影響,被人丟在這個地方,任她自生自滅的?」

不管是什麼原因,顧芊芊完全激起了七寶的好奇心。

她無所謂的搖了搖頭,拍了拍顧芊芊早就失去了知覺的臉頰,「你遇上我,算是你的運氣了,我這人呢……就是好奇心過重,我救了你,到時候你就拿你經歷了的事情來報答我,不說話,就當作你同意了……一……二……三……你沒有說話,那就是同意了。」

七寶一個人蹲在雨中,自言自語,彎起身體,一個巧勁將她甩在自己的背上,慢慢的消失在雨水中……

……

「芊芊,要不要吃點東西?芊芊……芊芊……」朵音走在她的身邊,叫了好多次,都無人回應。

她慢慢的轉身,將目光對象旁邊的幾人,悄然的流露出自己心底的想法。

幾人臉頰上表現的無動於衷,卻是悄悄的對視著,早就心照不宣。

不管顧芊芊是怎麼回事,他們都要弄清楚!

那一小段空白的時間,真的很想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芊芊!芊芊!」朵音不厭其煩的一直在他的耳邊說著話。

莉薩眼角劃過明顯的不耐煩,雙手揣在兜里,握成拳頭。

這些人怎麼這麼討厭,這個愛說話,能不能保持安靜!

「芊芊,你一下午都沒有說過話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可以告訴我們的,畢竟人多力量大……」

嘛!

「你煩不煩,可不可以讓我安靜的呆一會兒!」朵音的話還沒有完全說出口,莉薩眼眸深處的耐心明顯已經完全消耗完全,不耐煩的脫口而出。

話音剛落,她似乎感覺到那麼一剎那,很多雙眼睛全部射向了自己。

「額……我……我……我不是有意的!」莉薩彆扭的開口,迎視著他們的目光,竟然有些自己做錯事的錯覺。

怎麼會有這種錯覺?

這是怎麼回事?

朵音不甚在意的笑笑,發出了清朗的聲音,輕輕拍打了幾下她的手臂,這才無所謂的開口,「芊芊心情還有些糟糕,我們都能理解嘛,放心,我們一定幫你找回聶博弈,問問他那個負心漢,為什麼不回來,害你傷心了這麼長時間。」

「對對對!」一時間,所有的人都尷尬的笑著,附和著她說得話,臉頰上的笑容有著尷尬。

莉薩望著這群人,不屑的移開。

這是一群什麼人?

怎麼感覺每個人腦袋都有問題!

莉薩不在理會他們,站起身子,朝著通風口走去,就地坐下,順著傾盆大雨,一直死死的望著外面的草叢。

我就不相信,這樣的環境,你還有辦法活著離開。

幾人面面相覷,完全摸不著頭腦。

她到底怎麼了?

只有角落裡的柔琳似乎看出了某些弊端,目光緊緊跟隨著她的手指晃動。

顧芊芊的手指沒有這麼細長,也不會對著地面畫出這些奇怪的圖形。

她認識的人,只有……

思及此,柔琳瞳孔瞪大,不敢相信她所猜想到的,如果真的是這樣,那真的顧芊芊去哪裡了?

她一刻也不敢耽誤,給了明朗一個微笑,就朝著顧芊芊靠近,背對著眾人,剛好擋住了莉薩的臉龐,學著她的樣子,蹲在地上,百無聊奈的玩著地上的石子。

「顧芊芊去哪裡了?莉薩!」最後兩個字,柔琳咬字特別清晰,聲音卻很低沉,用著只有兩人聽得見的聲音。

莉薩也不躲閃,冷漠的勾起唇角,目光迎視著她的目光,不甚在意的開口,「看來,你們的智商也不是真的那麼差!」

「我在問你,顧芊芊去哪裡了?」

「去了一個最溫暖的國度,再也沒有辦法回來了!」說這話的時候,莉薩目光中迸現出異常瘋狂的目光。

「莉薩,你瘋了嗎?就不怕我拆穿你?」

「呵呵……大不了來的魚死網破,你也休想完成你的目的!」 柔琳一直視若無睹,縱使心裡帶著極大的恐怖,不了解她想要做什麼,也不清楚她會做出什麼事情來,只是盡自己最大的可能,保護自己可以完成心底的任務。兩人也算是相安無事的過了好幾天,即使他們的心底會覺得現在的顧芊芊有哪裡不一樣,但是也找不到什麼確鑿的證據。

唯一不同的是,這幾天,聶博弈出現在他們的話語中的次數明顯下降了,就連顧芊芊,也沒有再提起他的名字。

柔琳一直在悄悄的打聽著關於這個島嶼的消息,不放過任何一個,想要知曉顧芊芊的安全,可是,那一切都是徒勞。

這幾天,傾盆大雨一直不停歇的下著,整個大地都浸潤了好多的雨水,甚至已經出現水大量的聚集,已經浸沒了很多地方。

海面上也是波濤洶湧,想要乘船出去,也成了天方夜譚,否則還沒有來得及行駛出去,就會葬身在大海深處。

不得已,他們全部都滯留在象島,靠著廚房裡那微薄的糧食過著日子,所幸的是,這些天,已經開始慢慢的吃上熟食了。

……

聶博弈站在不遠處的石包頂端,透過層層的雨水,漆黑的目光緊盯著那棟破舊的容身之所,在這樣的狂風大雨中,一直堅強的抵在他們頭頂上的石板,已經在開始搖搖欲墜。

他的目光卻始終圍繞著打扮成顧芊芊模樣的莉薩轉動,不管怎麼樣,給他的感覺,總是不一樣了。

難道那個女人原形畢露了?

那些天只是給自己的一個假象?

他不得而知,高大的身軀站在風雨中,屹立不倒。

良久,他轉身離開,不帶有一絲留戀,深沉的眸光中卻帶著絲絲的落寞。

那個女人,難道一直都在欺騙自己嗎?

聶博弈丟掉手上的傘,整個人完全融入冷冷的雨水中,冰冷的雨水無情的打在他稜角分明的臉頰上,高大的身軀竟然有些顫抖。

為什麼自己的心底竟然有些疼痛?

他在心底默默發誓,一定不會讓這個女人再次影響自己的心情,慢慢的,整個人變得面無表情,不甚在意的抹了一把臉頰上的雨水,欣長的髮絲軟綿綿的搭在頭頂上,卻帶著某種獨特的霸氣,整個人身上的氣息完全是拒人於千里之外。

顧芊芊,從今以後,你我各自天涯!

我也不會嘗試著,讓你走進我的心裡!

……

漫無邊際的草原上,天空漆黑一片,身旁不斷的拂過冷風,顧芊芊不自覺的環抱住自己的雙臂,全身的寒毛不自覺的全部樹立了起來。

這是哪裡?

顧芊芊在原地轉了好幾個圈,一望無際的草原,沒有一點人氣,氣氛甚至有些詭異。

她心底毫無防備的升起害怕的感覺,蹲下身子,全身忍不住的顫抖。

博弈,你去哪裡了?

我好害怕!

「顧芊芊!」突然,一個熟悉的溫柔磁聲在頭頂響起。

顧芊芊慢慢的睜開雙眸,入眼之處,一雙錚亮的皮鞋,修長的雙腿,眸光慢慢往上移動,精壯有力的身體一一呈現在自己的面前,在慢慢往上。

聶博弈?

她猛地站起身子,一把扣住了他的脖子,腦袋使勁的朝著他的脖子裡面湊,激動的聲音中夾雜著恐懼,「博弈,你去哪裡了?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這個地方還恐怖,我還害怕!」

只是,下一瞬,聶博弈的雙手慢慢上移,一直觸碰到她的手腕,修長的手指一點點的抓住她的手腕,突然,一個用力,一把扯下了她的手腕,目光中帶著冷冷的疏離意味。

「顧芊芊,你還真是多面性,幹嘛在我的面前裝的這麼愛我,沒有必要。」聶博弈的聲音,很是清冷,全身散發著疏離的氣息,就連一直溫柔的目光,這一刻,也是出奇的冷漠,甚至夾雜著一絲的嫌惡。

顧芊芊愣在原地,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雙手僵硬在半空中,使勁的搖著頭,「博……博弈,你……你這是怎麼了?我做錯什麼了嗎?」

她的聲音一直在顫抖,幾次嘗試著想要抓住他的手腕,都被他無情的推開了。

「顧芊芊,這一次,我來這裡,只是為了告別,從此以後,你我形同陌路。」

聶博弈的聲音決絕,不帶有一點挽留的痕迹。

「博……博弈,我……我……」顧芊芊被震驚在原地,完全不知所措,眼淚在下面一瞬,完全流落下來。 「博弈!博弈!」顧芊芊哭著從睡夢中醒來,臉頰上沾滿了淚水,剛剛那種眼睜睜望著他慢慢的消失在自己世界里的刻苦銘心的疼,還不停的在身體內流轉,似乎這就是真切感覺到的。她的目光這才觸及到眼前陌生的一切,華麗的歐式建築,只是怎麼會有一種晃蕩的錯覺。

這是哪裡?

剛剛自己不是和朵音在一起嗎?

這是怎麼回事?

「你醒了?」七寶慢悠悠的走進來,臉頰上掛著一幅穩重的神態,臉頰上帶著框架眼鏡,即使是在室內,依舊帶著他的禮帽。

他的聲音不咸不淡,一幅名偵探柯南的模樣,一雙明亮的眼眸中閃著精光,有種對某種未知事物渴求的興奮。

顧芊芊仔細的掃視了一眼他的模樣,慌忙從腦海中到處搜尋,沒有查找到任何關於他的信息。

這個人是誰?

七寶瞭然,不甚在意的一笑,走到她的面前,稍微的彎了一點身子,伸出雙手,禮貌的開口,「你好,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七寶,名字和身份有些不搭,我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警察,當然我對於打打殺殺完全不感興趣,只是喜歡去查找事情的真理。」

他稍微的頓了一下,閃著精光的眼眸觸及到顧芊芊『蠢蠢欲動』的嘴角,即使打住了她的話,深處雙手,像模像樣的說著話,「我知道,你可能有疑問,這是哪裡,但是你要先回答我兩個問題,你為什麼會被人扔在草叢裡,還是那樣的下雨天,要知道,那可是會出人命的。」

說話間,他像模像樣的緊了緊自己的身上,全身毛骨悚然,臉頰上出現驚恐的表情。

突然,整個地面猛烈的搖晃了幾下,地面似乎傳來某種水花蕩漾的聲音。

顧芊芊沒有注意,差點被甩了出去,急忙抓住床沿,這才勉強穩住了自己的身體。

哪裡料想到,七寶一個重心不穩,徑直朝著床上栽去,沒來由的,剛好覆在了她的身上。

他臉頰瞬間變得通紅,就連呼吸都開始急促起來,雙手慌亂的抓著什麼東西,急忙從床上爬起來,彆扭的整理著自己的衣服,「你不要多想啊,我只是一個重心不穩,你可不要以為,我是在吃你的豆腐。」

顧芊芊無奈一笑,望著他通紅的,像是猴屁股的臉頰,竟然笑出了聲。

不要看眼前的這個人穿著很是老成,怎麼做些事情,這麼像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完全是情竇初開的年齡。

「這不會是船上吧?」顧芊芊半信半疑的開口詢問,眼前有些暈乎乎的感覺,心底慢慢的蕩漾出一股反胃的錯覺。

結合起來,只會是在船上。

七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裝衣領,一本正經的咳了幾聲,盡量壓低了聲音,有些彆扭的開口,「算你聰明,還知道這是船上,看來也沒有想象中那麼笨嘛。」

顧芊芊心底暗自給了他一個白眼。

他還真的喜歡給人添標籤,自己莫名其妙的出現在這裡,還沒有質問他是怎麼回事,他就開始說自己笨了。

「我要回去,我要去找我的朋友們。」

「你要回去?這位女士,我想你搞錯了,我是從草叢裡將你救起來,給了你重新活下去的機會,你現在想要回去,不可能,你的這條命是我救的,我沒有允許你回去,你就不能回去。」

「你……」顧芊芊盯著他理所當然的臉頰,真的想要一口老血噴死他算了。

他救了自己?

含情沫沫,總裁要結婚! 這怎麼可能?

她稍微的思索了一會兒,也不去和他爭論什麼,眼前的這個人,不管怎麼看,也就只有十七八歲的模樣了。

算了,自己大人不記小過!

「那我謝謝你的救命之恩,那你可不可以就將我扔回去,讓我一個人自生自滅。」顧芊芊盡量好脾氣的開口,臉頰上帶著溫和的笑容,很像是狼外婆的笑容。

「不可以!」

哪裡料想到,七寶想都沒有想,直接拒絕了她的請求。

顧芊芊無言以對,只好坐在床頭,兩人相視著,不發一言,考量著兩人的耐心。

船身沒來由的再次來了一個猛烈的顛簸,這一次,來勢洶洶,甚至有著一次比一次兇猛的勢頭。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