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可謂,真正千年皇朝!

「鯨吞天下啊。」就連季川都不得不感慨,這種雄偉巨城哪怕在後世都極為罕見。

難怪那些武者都不敢在京城放肆,這座堅城足以鎮壓一切不臣,哪怕返虛境敢在京城撒野,絕對活不過一刻鐘。

季川暗自凜然,在這種地方,萬事都需要小心,否則真的連跑路都跑不掉。

此時,城門口車水馬龍,其中夾雜著許多散修。

季川歷經青州、寧州、徐州、登州四州之地,還沒有見到哪一州散修如此之多。

這些散修限於資源短缺,極少出現返虛境武者,一旦出現,實力必定逆天。

一般人輕易不敢招惹。

江湖上修鍊資源都被把控在門派,世家手中,一些散修無奈之下,只好投靠朝廷,為朝廷效力。

以此換取修鍊資源,兩者互惠互利,倒也公平。

因此,朝廷為了真正掌控江湖,大肆招攬江湖散修,為的便是對抗江湖中人。

正因為如此,京城才會如此多散修聚集於此,都是為了博一個好出身。

「帝都不愧是帝都,果然雄偉壯觀,比起其餘州城雄奇何止十倍。」

葉青冥提著韁繩,坐在馬上仰望著百丈城牆,在其面前,發現自己渺小的可憐,不禁感慨道。

說著,還嘖嘖稱奇,很難想象建造這座雄城,究竟耗費多少人力物力。

這座雄城地基恐怕也是屍骨累累。

就連柳媚兒眼中都閃過激動之色,之前季川說過,會將她留在帝都。

一想到能夠留在京城這等繁華之地,加上奼女大法這門恐怖絕倫的功法,她對未來充滿憧憬。

柳媚兒此時更加相信季川的話,也更加堅信以後的道路。

風塵女子,亦可玩弄朝堂,攪弄江湖,甚至煊赫天下。

正如季川所言,這裡達官顯貴多如過江之鯽,正是她大展宏圖之際。

未來,一切都要靠她自己。

想到這裡,一顆火熱的心漸漸沉凝下來,沒有到那一刻,誰也不知道未來會如何。

或許,還未等到冠絕天下那一日,她就已經香消玉殞。

或者……

柳媚兒看了一眼季川的背影,迅速收回目光,微微低下頭。

或許,還未等到冠絕天下那一日,季川就已經……

到時,她也將……

從葉青冥這個算是半個師傅那裡聽來的消息,應該不會有假。

葉師還曾經叮囑過她,不要招惹季川,不然真會死人的。

畢竟,體質難得,也不是尋不到……

季川靈覺何其強大,意有所感,回頭看了一眼柳媚兒,微微眯起雙眼。

柳媚兒嚇了一跳,忙低下頭,不敢看季川一眼。

季川意有所指,淡淡說道:「等入了京城,我也不敢保證能解決一切事情,諸位都要依靠自己,好自為之。」

盛芳 葉青冥看著季川,鄭重道:「季兄放心,我等絕不會拖後腿,我與媚兒相互照應,不招惹是非,應當無事。」

柳媚兒在後低低『嗯』了一聲。

季川望著雄偉的帝都,點點頭道:「好,我們入京。」

剛入城必須經過守城將士仔細盤問,任何一個人都不會放過。

這裡駐紮數萬鐵騎,哪怕有人鬧事,頃刻間就會有大軍壓境,將其鎮壓。

走到城門口,正準備檢查登記之時,季川直接亮出錦衣衛腰牌,免得浪費時間,還會生出許多波折。

果然,一看到季川腰牌,將士一查確有季川此人,沒有猶豫立刻放行。

錦衣衛經過城門,都是直接放行,還沒有敢查錦衣衛。

原因皆在於不僅秦皇極為倚仗錦衣衛,就連儼然如攝政王一般存在的燕王,都對錦衣衛青睞有加。

如此這般,造就錦衣衛超然的地位。

朝中重臣不止一次提過廢除錦衣衛制度,奈何,無論秦皇還是燕王直接駁回,根本沒有同意。

錦衣衛讓一些大臣如鯁在喉,哪裡都有貓膩,朝廷自然不例外。

朝中大臣與一些江湖門派,域外異族勾結者可是不少。

錦衣衛為此清除數位重臣,當然,不乏柳驤公報私仇排除異己的嫌疑。

即便如此,足可見朝廷並不如表面那麼平靜。

特別是燕王大權在握,不似秦皇,燕王掌控欲過於強烈,壓得許多大臣喘不過氣來。

力氣太大只能種田 一些大臣無奈之下,甚至勾連皇子,準備逼迫秦皇退位,以此限制燕王權勢。

可惜……

直到此刻,他們才真正見識燕王的實力,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撼動。

此後,在死了幾位大臣之後,所有人都偃旗息鼓。

如今朝中敢於不甩燕王臉色,除了大秦那些老不死的傢伙,恐怕六扇門總捕頭蒼興朝了吧。

前者不問世事,只顧大秦興替衰亡,唯有大秦危機時刻,才會出手。

平時,恐怕都在尋找突破返虛三境的契機,乃至突破天人之境,達到那武者夢寐以求的破碎虛空。

為此,大秦一代又一代人付出巨大努力,依舊沒有絲毫頭緒。

數千年以來,大秦都沒有出現一位精彩絕艷的天才,尋到一條破碎之路。

原本最有希望的兩人,天魔教教主大天魔尊以及散修蕭無痕。

大天魔尊真實姓名早已不被人知曉,此人驚才絕艷,天資縱橫。

短短數年,從後天境一路高歌,披荊斬棘,直至返虛境巔峰。

以至於,後來力壓魔門眾多桀驁不遜之輩,一統魔門,震懾寰宇。

哪怕是佛門、道門、朝廷三方勢力,誰敢攖其鋒芒?

蕭無痕,一介散修!

十歲學劍,三十歲大成,進窺天人之道不可得。

一個人,一柄劍,敗盡天下英雄。

何等鋒芒!

奈何,兩位傳奇人物,為了踏出一條破碎之路,相繼消失。

江湖上,僅留下兩人的無限傳說,令人驚嘆,更加令人扼腕。

PS:第二卷,錦衣當道,完!

第三卷,皇權易主

簡介:皇權之爭,亦是道佛之爭! 時亦看著昏迷的劉一傑,臉上閃過苦惱。該怎麼把這貨弄醒呢?好糾結啊。

啊!有了,時亦像是想到了什麼好點子,忍不住嘿嘿嘿笑了出來。

正喘著緩緩回過神來的山無凌等人聽著時亦這笑聲忍不住打了個寒戰。然後抬頭看向時亦,接著就看到了這貨笑得一臉猥瑣的看著昏迷中的劉一傑。幾人面面相覷,然後又一致的看向時亦。這貨幹什麼笑的這幾猥瑣?難道又想到了什麼整人的手段?而這個被整的人自然是……

幾人一致看向昏迷中的劉一傑。然後紛紛露出了……

幸災樂禍的表情。活該被整,誰讓因為這貨害的自己幾人被追了整整半個小時呢!不收點利息,他們表示都對不起自己這半個小時的大逃亡。

呃……他們絕逼不會承認,其實吧!他們也樂在其中的。

因為他們追,所以他們只是被迫逃亡的。嗯,對,沒錯,就是這樣的,他們也被追的很慘的,才沒有樂在其中呢!

時亦沒去管山無凌等人怎麼想的。而是笑得一臉猥瑣的提起了劉一傑,然後,直接一扔,扔到了地上,啪的一聲響了起來。那聲音特別的大,聽著就很疼。但時亦卻沒有絲毫的同情。看著還沒有要醒來的劉一傑,又抓起了劉一傑的腳,然後再一扔,再扔,再扔,啪啪啪。一時間只剩下了時亦扔劉一傑的響聲。

大概過了一分鐘的樣子,劉一傑似是感覺到了疼痛,滿臉痛苦的睜開了雙眼,然後就看到了倒著的時亦的臉。

抓著劉一傑的腳踝正想扔的時亦一怔,然後,看著滿臉痛苦的看著自己的劉一傑。一頓,然後,下意識的又一扔,扔到了地上,同時鬆開了手,這一次比任何一次都要下手重。

嘭,一聲響起,緊接著,一聲殺豬般的嚎叫響了起來。「啊……」同時響起的還有咔嚓,疑是骨頭錯位的聲音。

時亦聽見這殺豬一般的叫聲,和那咔嚓骨頭錯位的聲音,看了看劉一傑的腰。雙手抱胸,毫無誠意的開口道:「抱歉,我不知道你醒了。你突然睜開眼嚇到我了,所以,下手重了點,不要介意。」

山無凌:「……」

零幕度:「……」

肖狩:「……」

這吖的絕逼是故意的吧!絕對是的吧?嗯……乾的不錯,我們喜歡。想著山無凌幾人同時朝時亦豎起了大拇指。

剛醒來,剛嚎叫完感覺自己全身都痛得像是剛被打的劉一傑:「……」尼瑪,你吖的在逗我呢?你明明都看見了好嗎?別以為我沒看出來你吖的是故意的。

還有,你吖的不覺得你這話說的很矛盾嗎?既然你不知道我醒了,那你吖的是怎麼知道我睜開了眼的。既然不知道我睜開了眼,那你吖的又怎麼會被我突然睜開眼給嚇到的?

你特么別欺負人沒讀過書,就以為別人都是個傻子,連這樣互相矛盾的話都聽不出來。

還有,你吖的既然這樣說了,好歹做做樣子啊!語氣能不能有誠意點?這毫無誠意的語氣是個什麼鬼?

還有,你們圍觀的三人組豎個鬼的大拇指啊? 第一聖祖 還能不能有點同情心了?

時亦看著一臉心思全寫在臉上的劉一傑,坐在了劉一傑的面前,然後好整以暇似笑非笑的看著劉一傑。「看來你是徹底的清醒了啊,還有心思想這些有的沒的的事。既然你已經醒了,那麼我們就來聊聊人生吧!嗯……正確來說是魂珠,你覺得如何?」

劉一傑聞言一愣,慢慢的抬頭看向時亦,腦中閃過昏迷前的事情。然後,眼裡閃過警惕,緊緊的抿緊了嘴,一言不發的扭過了頭。

時亦看著這樣的劉一傑眼微眯,眼裡閃過一絲危險,然後,臉猛的冷了下來。「不說嗎?那也沒關係,你會說的。」

時亦說完沒再管劉一傑,而是站了起來,然後轉過身去看著山無凌三人。

山無凌和零幕度還有肖狩看著冷著一張臉,渾身上下都散發著黑暗氣息的時亦,忍不住同時打了個寒戰。

山無凌和肖狩對視了一眼,均在對方的眼裡看到驚恐。因為這樣的時亦和當年他們剛遇到的時亦有的比,他們彷彿又看到了那個冷漠不近人情,隨時都散發著危險,似是要毀滅世界的時亦。

而從沒見過時亦這個樣子的零幕度,看著渾身上下都散發著黑暗的氣息時亦一驚。都忘了要說話了,而是獃獃的看著時亦。

這是他第一次看到時亦這個樣子,身上的黑暗氣息比他遇到的任何一個人或妖怪妖精都要濃郁,就連常年遊走在灰色地帶的人的身上,都沒有此時的時亦的身上的黑暗氣息濃郁,那個樣子好像會隨時毀滅世界似的。

零幕度看著這樣的時亦正想開口說什麼,但在對上時亦那雙眼時,所有的話均消了聲。

那是怎樣的一雙眼?黑暗,無光,毫無生氣,了無生機,讓人看了生不出一絲的希望,只剩絕望,還有無盡的黑暗,沒有一絲的光亮,好似天地之間只剩自己一個人了似的。

而劉一傑也好不到哪裡去,雖然沒有看到時亦的那一雙讓人心驚的眼。可是因為時亦離他最近,再加上時亦的黑暗氣息毫不收斂,帶著一絲淡淡的敵意完全的朝劉一傑而去,不一會,劉一傑的背上就出了一身冷汗。

就在劉一傑被時亦身上那黑暗的氣息壓的喘不過氣來時。

正在這時,山無凌嗖的一下竄到了時亦的面前,踮起腳尖,啪的一下啪在了時亦的肩膀上。

同時笑嘻嘻嘻的道:「喂喂喂……阿亦,你快收收你的表情,要崩人設了。而且,你也不合適這樣的表情,太……丑了,丑拒。」

時亦一怔,看了看一臉獃滯的零幕度還有肖狩,收回了目光,同時收斂了身上的黑暗氣息。

肖狩和零幕度還有劉一傑三人均忍不住同時鬆了一口氣,得、得救了。這是第一次,他們感覺到時亦(這人)這麼的可怕。

而時亦像是毫無所覺似的,轉頭看著滿臉笑嘻嘻的山無凌,笑了。「知道了,女王大人,你們先出去一會先吧!我有事問這貨。」

說著時亦飄了劉一傑一眼,接著手一抬,根本不打算給山無凌零幕度肖狩說話的機會,同時道:「等我一會,一會就好了。現在,你們先在外面呆個幾分鐘先!等我問完了我想知道的話就好了。」隨著時亦的話音剛落,山無凌等三人眼前一花,等再回神時就已經出了結界。

山無凌零幕度肖狩三人:「……」到底要幹什麼?還不能讓他們知道?至於嗎? 掛著錦衣衛身份,確實便利無比,不僅一路上省去許多麻煩,就連入城都比其他人方便。

還不用接受盤問,若是在盤問中答不出所以然,還有被抓起來審問的風險,這也是許多門派弟子不願入京的原因之一。

畢竟,那些天之驕子哪一個沒有一點脾氣,怎麼可能願意接受一個小小守城將士盤問。

當然,凡事都有例外。

例如,返虛境入京肯定不會有此待遇,朝廷早就安排專人接待。

不論懷揣惡意,還是抱著友善態度,皆是如此。

一入城,街道兩邊是茶樓、酒館、當鋪、作坊,兩旁空地還有不少小商販。

季川等人牽著馬走在路上,環視四周,打量著這座屹立數千年的雄城,究竟有何不同。

粗粗一看,人頭攢動,雜亂無章。

細細一瞧,這些人都是不同行業,包括武者、各行各業的普通人。

這些人之間涇渭分明,一眼就能瞧出來。

季川關注點卻不在這裡,看似繁華和平的京城,實則暗藏殺機。

一路走來,季川已經不止一次感受到極為強烈的真氣波動。

光從真氣波動,就讓季川生不出一絲反抗之力。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