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可,那名中年和尚的話還未完。

花木蘭已經右手一揚!

一根長鞭劃破虛空,劈砍而至…!!

「啪……!!」那名中年和尚……整個人,被長鞭狠狠抽中……當場吐血,轟飛出去……!!

隨著他被轟飛的瞬間……

僧袍之下,數十張銀行卡……以及豪車鑰匙、名表……齊齊被抖落下來,摔落在祭奠台的地上。

「呯……!」中年和尚被抽飛出了數十米遠,身軀栽落在地,狠狠吐出一口腥血。

祭奠台上。

花木蘭收回長鞭,美眸冰冷,走到那幾張掉落的銀行卡面前,低頭掃了一眼。

地上,散落了好幾張銀行的貴賓卡。

以及,一輛賓利轎車的鑰匙。

還有一隻,勞力士綠水鬼名表。

「呵……」花木蘭嘴角,閃過一抹嘲諷的冷笑。

「口頭喊著佛道至上,可卻借用佛教之名,貪斂財富。開著百萬豪車,帶著奢侈名表……」

「你這等佛教『信徒』,真是給上乘佛教丟臉…!」

花木蘭一聲叱喝,手中長鞭再次狠狠一揚!

四周,那群和尚道士們,根本措不及防,更來不及避閃!

「呯……!呯……!呯……!!」

一群和尚道士們,當場直接被抽飛出去……場面無比凄慘……!!

整片諾大的祭奠台前。

瞬間,只剩下花木蘭一人,還孤獨的站立著。

她,美眸冰冷淡漠,手持長鞭,一步一步,朝著那口純銀龍棺走去…… 蕭夢情的臉上露出笑容:「蕭大哥,恭喜你,蕭家藏書閣里珍藏的功法秘籍無數,全都十分厲害,其中逍遙十八刀,更是冠絕天下,你要是能學會,這世上能勝你之人,絕對寥寥無幾!」

蕭何心裏也跟高興,他沒有拒絕蕭火的好意,於是對蕭夢情道:「帶我去吧!」

「好!」蕭夢情在前面引路,蕭何緊緊的跟在後面,兩人穿過了好幾個院子,才終於到達藏書閣!

藏書閣在一個單獨的小院裏,旁邊屋子中有燈光閃爍,蕭何臉上露出疑惑之色:「這裏也有人居住嗎?」

蕭夢情低聲對他道:「蕭大哥,小聲一點,老祖在這裏閉關,不要驚擾他!」

「老祖?什麼人?」蕭何一臉的疑惑!

蕭夢情低聲對他道:「老祖是蕭家輩份最大的人,就算是蕭火也要喊他爺爺!」

蕭何聽了這個,頓時出了一驚!

蕭火都要喊爺爺的人,少說也一百幾十歲了吧。

這樣的人就是老怪物,他可不敢打擾,就要跟蕭夢情繞過這裏!

卻在這時,一陣狂風,突然襲來……緊接着,蕭何和蕭夢情面前,多出一個老者。

老者鬚髮皆白,身材幹瘦,精神卻很好,雙眼目光如利劍一般的犀利。

蕭夢情看到他頓時跪在了地上:「拜見老祖!」

此時出現在這裏的這個老人,正是蕭家老祖蕭博。

他居住在藏書閣,是為了鎮守這裏,防止有人潛入蕭家偷盜秘籍!

「起來吧!」蕭博輕聲說一句,隨即就朝蕭何走了過去,蕭夢情看到這一幕,無比擔憂,正要解釋的,蕭博已經開口詢問蕭何:「你就是蕭陽的後人蕭何?」

蕭何點了點頭,蕭家老祖居然知道他,真的讓他有些意外。

「當年我爺爺是怎麼被趕出家族的?」蕭何立刻詢問。

蕭博肯定知道當年的秘密。

果不其然,蕭博告訴蕭何:「當年他突然發狂,殺了不少家族子弟,老夫迫不得已,親自出手,廢了他修為……」

蕭博說的跟蕭火說的差不多!蕭何立刻又好奇詢問:「聽聞,我爺爺當時是在練功的時候,被人偷襲,傷了心脈,才發狂殺人……這是真的嗎?」

蕭博神情一愣,告訴蕭何:「他被偷襲?老夫怎麼從未聽說過!」

蕭何愣住了。

蕭陽和蕭博,竟然都不知道他爺爺被偷襲的事情!

那麼這件事情,是真是假?

他真的糊塗了!

按理說,蕭陽和蕭博,根本沒必要跟他說謊話,因為他們輕易就可以幹掉蕭何……沒必要在說謊掩飾什麼!

那他們說的很有可能就是真的了。

「不錯,不錯……」蕭博盯着蕭何,上下打量,突然之間,一隻大手伸了出來,蕭何頓時感覺,自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束縛,他瞬間變的動彈不得!

一旁,蕭夢情着急,急忙向蕭博解釋:「老祖,爺爺同意了他來藏書閣……」

蕭博沒有理會,而是將蕭何拘禁到了空中:「想不到,你體內竟然還有一股這麼龐大的元氣……你要是完全吸收,可直接邁入七階境界!」

蕭何神情驚愕住了!

他體內,的確有一股磅礴的元氣,蕭火都沒看出來,蕭博一眼就看穿了,這實力真不是一般的恐怖。

他這個時候,如果要殺蕭何,蕭何肯定沒有還手的餘地!

萬幸,蕭博只是試探了一下,很快就放開了蕭何。

他一臉好奇,問蕭何道:「你體內元氣是誰給你的?」

蕭何沒有隱瞞,告訴蕭博:「我被抓進太虛家,被關押進了地牢裏,在那裏碰到一個老者,他的名字叫太虛剛……」

「太虛剛?」聽到這個名字,蕭博神情微微一怔。很顯然他們認識。

太太虛家地牢的時候,太虛剛也像蕭何打聽過蕭博……所以這兩人,應該不是認識那麼簡單,他們關係應該還不錯。

「他大限將至,將體內元氣全都給了我!」蕭何又道。

「這麼說他已經死了?那太虛家族邁入八階的人又是誰?」蕭博又皺起了眉頭思索。

「算了,現在猜也猜不到,反正馬上也要出去走走了,到時候去太虛家族看看就知道了!」蕭博又自言自語道!

「老祖,請您指點一下蕭何的修為吧!」蕭夢情在一旁十分聰明的說道。

蕭何如果能得到蕭博的指點,絕對受益匪淺!

蕭博沒有拒絕,而是把蕭何叫進院子裏,又讓蕭夢情離開。

蕭夢情很聽話,她畢竟不是蕭家的人,有些東西,她沒資格知道。

砰!

蕭博揮手,院子大門關上,兩人在院子裏的石椅上坐了下來。

「蕭家最厲害的絕學是逍遙十八刀……老夫練了一輩子,總算是摸到第十九刀的門檻了!」蕭博一句話,直接讓蕭何震驚!

「不是只有十八刀嗎?怎麼又變成十九刀了?」蕭何一臉疑惑的詢問。

「那是因為蕭家子弟悟性都太差……別說第十九刀,就算是十八刀……也沒幾人學會!」蕭博有些恨鐵不成鋼的對蕭何道:「就算是蕭火,如今也只學會了十五刀……就不要說別的人了!」

蕭何聽到,心裏再次震驚!

逍遙十八刀是蕭家的祖傳功法,也是蕭家最厲害的功法!

他之前就想過,這門功法,肯定十分難修鍊,但沒想到,居然難到了這種地步。

蕭火身為蕭家之祖,七階境界,竟然也只學會了十五刀!

而這門刀法,不是十八刀,融會貫通之後,還有第十九刀!

蕭家老祖,修鍊了一輩子,也只是摸到第十九刀的門檻……這可真不是一般的難學啊!

「當年你爺爺蕭陽!唉……」蕭博在那裏惋惜起來:「他天賦是最高的,如果沒有發生那些意外……他肯定能完全學會逍遙十九刀……」

「你是他孫子,希望你完全繼承他的天賦,能將這門刀法融會貫通!」

蕭博拿出一本秘籍遞給蕭何,正是他自己抄寫的逍遙十八刀功法……上面有他很多註解,能幫人更快領悟!

蕭何如獲至寶,急忙翻開第一頁,就看到幾句震撼詩詞:「刀氣三萬里,斬斷玉門關……」

着筆中文網 夜北梟連自己都懷疑了,江南曦和夜非告訴他的那些過往,對他來說,就好像是與自己完全無關的一個故事,只除了那個孩子,只因為他長了一張和他一樣的臉!

他竟然做爸爸了?

他從沒有期待過婚姻,沒有期待過女人,更沒有期待過孩子!

所以,那天江南曦帶著那個小男孩,到公司,告訴他那是他的兒子的時候,他是一百個一千個也不相信的,他絲毫也沒有做人爸爸的感覺!

可是在昨天抱過那個小女孩后,他也不知道為什麼,眼前就總是浮現出江小狼的臉,讓他的心口,有了絲絲的柔軟和溫暖!

這種陌生的情愫,讓他很有些不自在。

他夜北梟竟然可以有孩子!

夜非見夜北梟還在走神,就繼續說道:「哥,大嫂說,她你之所以失憶,很可能與樓心悅有關。而且,大嫂還說,樓心悅想要大嫂手裡的股份。所以,這個樓心悅就是不簡單,哥,你懷疑她是沒錯的!」

夜北梟蹙眉:「你就這麼相信江南曦的話?你覺得她不是因為夜氏和江氏解約的事,而離間我們和樓心悅?」

夜非怔住:「哥,你不相信大嫂?大嫂是不會騙我的!」

夜北梟冷哼了一聲,把酒杯里的酒一飲而盡:「你不要相信任何人,尤其是女人!」

夜非:……

大哥失憶了,開始懷疑一切了嗎?

「反正我相信大嫂,我們小心樓心悅!」

夜北梟冷哼一聲:「小心有用?既然懷疑,就去找出證據來,否則談相信,豈不是愚蠢的盲信?」

夜非堅決地說道:「哥,你放心,我正在讓人查呢,一定會抓住樓心悅的小尾巴的!」

夜北梟冷眼看了他一眼,把酒杯一放,說:「不喝了,睡覺!」

他起身回了卧室。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