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同時,隨著喪事結束,元康帝給國公府增加了巨大的壓力。

元康帝步步緊逼,國公爺被動防守,偏偏顏宓那裡一直拖著不給藏寶圖。

終於有一天,似乎是元康帝的耐心耗盡了。元康帝突然下了一道旨意,罷了國公爺的官職。理由非常的冠冕堂皇,體貼國公爺中年喪妻,所以特意給國公爺一段時間休整。

至於何時讓國公爺官復原職,就要看國公爺的表現。

接到旨意的時候,國公爺氣的臉都黑了。心中大罵元康帝不是個東西,貪婪成性。

國公爺叫顏宓叫到跟前,讓顏宓加快速度,否則國公府真的要倒霉了。

顏宓臉色沉重地點頭,「父親放心,兒子會儘快將事情辦好。」

顏宓在等待時機。當顏宓覺著時機已經到了時候,他帶著製作出來的藏寶圖,悄悄的來到皇宮面見元康帝。

顏宓同元康帝進行了一場密談。當談話結束后,顏宓又悄無聲息的離開了皇宮。

不過這一次,顏宓手上少了藏寶圖。顏宓已經親手將藏寶圖交給了元康帝。

元康帝興奮難耐,當天晚上,就召人驗證藏寶圖的真偽。

藏寶圖藏得很隱秘,出乎大家的意料的同時,又讓人覺著在情理之中。

當揭開前朝名家畫作,藏寶圖露出真容的那一刻,元康帝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元康帝激動得對曹公公說道:「趕緊看看,是不是真的。」

原來曹公公就是元康帝身邊最值得信任和鑒寶大師。

曹公公睜大了了一雙精明的眼睛,埋頭在圖紙上,從每一個細節,每一個摺痕來驗證藏寶圖的真偽。

曹公公甚至還用手蘸了蘸了顏料和墨跡,放在嘴裡嘗了嘗味道。的確是前朝特有的顏料配方。

曹公公花費了整整兩個時辰,初步鑒定藏寶圖和隱藏藏寶圖的畫作都是真的。只可惜,藏寶圖只有一半,不過卻是關鍵的一半。

得到曹公公肯定的答覆,元康帝大笑起來,「朕就知道晉國公那個老匹夫不老實,還是顏宓更實誠。」

曹公公卻對顏宓抱有天然的懷疑態度。

曹公公對元康帝說道:「陛下,奴才還想在白天的時候鑒定一回,確保藏寶圖真實可信。」

元康帝猶豫了一下,點點頭,「那就依你。不過朕相信,顏宓不敢拿假的藏寶圖來哄騙朕。」

曹公公對元康帝的判斷保持懷疑態度。別人不清楚顏宓的本事,他卻知道。顏宓這個人,絕對不會是表面看起來那樣的忠誠可信。

一夜過去。

等到天一亮,曹公公再次鑒定藏寶圖的真偽。

這一次,曹公公比一開始更認真,更仔細,也更謹慎。

他試圖找出藏寶圖作假的痕迹,可是無論是紙張,筆法,還是顏料墨水,都足以證明這副藏寶圖已經存在了兩百年以上。

曹公公又試圖從蒼鷹翱翔圖上面找到作假的痕迹,可是這副畫作,無論怎麼鑒定,它就是真品。就是前朝書畫大家的傳聞於世的作品。

曹公公心頭非常疑惑,顏宓真有這麼老實?

先不說國公府是不是真的有藏寶圖。就說顏宓這個人,怎麼可能乖乖的將藏寶圖交出來。

曹公公想提醒元康帝這裡面有詐,可是他卻拿不出切實的證據。以至於元康帝對曹公公的多疑都有點不耐煩。

元康帝直接問道:「你就告訴朕,這是不是真的?」

曹公公躬身說道:「從紙張,筆法,顏料等等方面看,的確是真的。不過……」

「沒有不過。」元康帝很不客氣的打斷了曹公公的話。

元康帝說道:「既然是真的,那就不用去疑神疑鬼。至於你說顏宓為什麼會這麼老實,哈哈,那是因為顏宓有求於朕。朕也沒有想到,顏宓竟然已經急不可耐的想取晉國公而代之。」

顏宓同元康帝談話的時候,曹公公並不在現場。這是顏宓特意要求的。

曹公公猛地聽到顏宓想過國公,也是驚了一跳。

顏宓不想做世子,而是想做國公爺。這種事情還真是顏宓幹得出來的。

至此,曹公公徹底打消了對顏宓的懷疑。顏宓既然想做國公爺,乖乖的將藏寶圖交出來,也就不是那麼難以理解的事情。

曹公公問道:「陛下真的要滿足顏宓的條件嗎?」

「朕沒有理由拒絕。讓顏宓現在繼承爵位,對朕沒有壞處。顏宓要守孝,意味著未來兩年顏宓都無所作為。一個剛剛繼承爵位的國公爺,又要面對守孝,如此一來晉國公府在軍中的影響力將大打折扣。」

元康帝說完,自得一笑。

曹公公想了想,也覺著顏宓現在繼承爵位比較合適。可以趁顏宓根基不穩的時候削弱晉國公府的勢力。

曹公公連忙躬身說道:「恭喜陛下,賀喜陛下。」

「哈哈……」元康帝哈哈大笑起來。

就在國公爺焦急等待顏宓將製作好的藏寶圖交出來的時候,元康帝突然下了一道旨意,讓全京城的人都驚呆了雙眼。

曹公公親自到國公府宣讀旨意,罷國公爺顏光的爵位,由世子顏宓繼承晉國公爵位。

旨意一出,已成過去式的老國公爺顏光猛地回頭,死死的盯著身後的顏宓。

這一刻,老國公爺顏光已經想明白了所有的問題。顏宓的拖延,突如其來的旨意,全都是一場戲,是顏宓精心策劃的一場陰謀。

偏偏他還不能拆穿這場陰謀,畢竟他也是顏家人。他不能告訴元康帝,那張藏寶圖是假的,更不能當著所有人的面衝到顏宓跟前,將顏宓暴揍一頓。

老國公顏光只能壓抑著內心的怒火,接下曹公公手中的旨意。

曹公公還笑呵呵的恭喜老國公顏光,「顏家後繼有人,可喜可賀。」

老國公顏光陰沉沉的一笑,問道:「陛下高興嗎?」

曹公公笑道:「陛下當然高興。」

曹公公志得意滿的離開了晉國公府。不需要他的挑撥,顏家父子就會爆發一場大戰。他等著看好戲就成了。

顏家人都盯著老國公顏光手中的旨意,大家都沒有說話。

每個人腦子都是懵的,為什麼爵位說換人就換人,事先他們一點消息都沒有聽到。

顏老太太杵著拐杖,厲聲說道:「有沒有人告訴老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顏宓神情鎮定,面無表情地說道:「事情就如大家看到的那樣,現在我是晉國公。」

「簡直是荒唐。」二老爺終於忍不住,出口說道。

二老爺心裡頭很憤怒,「大哥還好好的,陛下為什麼會突然下旨,讓顏宓繼承爵位。這不合適,這簡直是亂來。」

三老爺連連點頭,「此事的確不合適。大哥,你沒有話說嗎?這麼大的事情,為什麼事先我們都沒有聽到風聲?」

老國公顏光死死的捏著旨意,目光兇狠異常地盯著顏宓,「二弟,三弟,這件事情我同你們一樣糊塗著。

你們想知道事情的原委,還得問我的好兒子顏宓。你們問問他,他究竟用了什麼手段,連自己的親老子都敢算計。

他已經是國公府的世子,等到我百年之後,爵位肯定是他的。這麼點時間他就等不及,非得將我往絕路上逼。這就是他的『孝心』,老子根本就是養了一頭餓狼,還是一頭白眼狼。」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著顏宓。

二老爺神情激動地問道:「顏宓,大哥說的是真的嗎?真的是你算計了大哥?你怎麼可以這樣做。爵位是你的,誰都搶不走,你為什麼就這麼著急。」

三老爺也很憤怒,「大郎,你這樣做實在是讓人寒心。大哥是你的父親,你怎麼可以算計自己的父親。現在陛下不知道高興成什麼樣子,反倒是我們國公府,經此一事,一定會大傷元氣。」

顏宓面無表情地說道:「三叔現在說國公府會因為我大傷元氣,此話為時過早。我做國公,只會比父親做得更好,而不是更差。」

老國公顏光呵呵冷笑起來,「大言不慚。」

顏宓目光坦蕩地看著老國公顏光,說道:「父親真的打算當著大家的面同兒子爭吵嗎?」

老國公顏光臉色漲紅,事到如今,顏宓還敢來威脅他,簡直是大逆不道。

老國公顏光憤怒地說道:「早知道你是個不孝子,就該在你剛生下來的時候弄死你。」

「閉嘴!老大慎言。」顏老太太突然出聲,厲聲呵斥老國公顏光。

顏老太太說道:「事已至此,說再多也沒用。還是先考慮一下接下來要怎麼做。老大,老二,老三,還有顏宓,你們四個人隨老身到上房說話,其他人全都散了。」

顏老太太杵著拐杖離開大堂,經過宋安然身邊的時候,顏老太太還瞪了眼宋安然。

顏宓算計了這麼大的事情,別人不知道,宋安然肯定是知情者。

宋安然不僅是知情者,說不定還替顏宓出謀劃策,是這件陰謀的參與者。

反觀宋安然,表現得非常坦蕩。

看到宋安然這副模樣,顏老太太又冷哼一聲。

顏家三位老爺,還有顏宓一起前往上房說話。

二房和三房其他人全都面面相覷,他們全都朝宋安然看去。

二太太孫氏問道:「大郎媳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大房是不是該和大家解釋一下。」

宋安然面色平靜地說道:「事情就如大家看到的那樣,現在顏宓才是晉國公。至於公爹,人老了,是時候退位讓賢。」

三少爺顏宗說道:「簡直是荒唐。大伯就算老了,也沒老到不能上朝做事的地步。顏宓這個時候繼承爵位,能有什麼好處。分明就是顏宓利欲熏心,至國公府的利益不顧。」

宋安然直面三少爺顏宗。

「三弟怎麼就確定顏宓比不上公爹?」

顏宗冷哼一聲,說道:「這還用說嗎?大伯在朝中的地位,豈是顏宓能比的?大伯在軍中的影響力,顏宓更比不上。

現在大伯被奪了爵位,顏宓上位,我就想問大嫂,以顏宓現在的年齡和資歷,對國公府有什麼好處?只怕一轉眼,我們國公府在軍中的影響力就會受到致命的打擊。」

宋安然微微一笑,「三弟的看法實在是太片面。當然,我現在說什麼,你們都不會相信。只認為我是在替顏宓開脫。顏宓做了國公爺后,國公府究竟會走向何方,國公府到底是好是壞,大家不如拭目以待。」

顏宗不客氣地說道:「大嫂倒是挺有信心的。希望半年後,大嫂繼續這麼自信。」

顏宗說完,甩袖離去。

二房和三房的其他人也都紛紛離去。

國公府發生這麼大的變化,他們都需要好好消化一下。至於將來要怎麼做,還得看顏老太太的態度,以及顏宓的表現。

顏定沒有走。之前,顏定一直沒有開口說話,一直冷漠旁觀。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之後,顏定才問宋安然,「大嫂,大哥繼承爵位,是不是和母親的過世有關?當初外面都在傳言,說母親殺了貴太妃。而且流言還有越演越烈的趨勢。可是就在兩天前,市面上的流言突然就沒了。大嫂,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對於過程我不關心。」

宋安然斟酌了一下,對顏定點點頭,肯定地說道:「的確和婆母過世有關係。」

顏定長嘆一聲,「我就知道父親和大哥有事情瞞著我。母親過世,肯定比我們所有人看到的還要嚴重。我不知道大哥到底是怎麼說服了陛下,也不知道這道旨意對國公府是好是壞,但是我相信大哥。大哥肯定不會害了國公府。」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上房的談話沒有結果,因為所有人都沒有辦法坐下來進行一場冷靜理智的談話。

顏老太太連連發怒,也彈壓不住三個暴跳如雷的兒子。

倒是顏宓,始終沒什麼表情。就好像另外三位長輩的怒氣,並不是沖著他而來。

顏老太太暗自嘆氣,揮揮手,說道:「老身人老了,說的話葉沒有以前管用。你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反正老身不管了。」

「母親息怒。兒子知錯了。」

二老爺趕緊說道。

顏老太太冷哼一聲,「少說那些冠冕堂皇的話,老身早就聽膩了。我只想提醒你們,聖旨已下,從今以後顏宓就是晉國公,是我們國公府的家主。不管你們同意還是反對,都無法改變這個事實。老身勸你們,還是盡量想開一點。」

顏老太太說話,大家都沒說話。

顏老太太看著三個兒子的表情,就知道他們沒將自己剛才說的那番話聽進去。顏老太太嘆了一口氣,乾脆起身回房歇息。至於具體的事情,她不管了。

顏老太太一走,二老爺和三老爺紛紛叫嚷起來,指責顏宓。

顏宓沒有理會二老爺和三老爺的怒吼,顏宓直面老國公顏光,說道:「父親,成王敗寇。」

老國公顏光怒道:「你很得意?」

顏宓輕輕彈了彈衣袖,說道:「兒子並沒有值得得意的事情。」

「將我趕下位,還不夠你得意的?」老國公顏光齜目欲裂地盯著顏宓。

顏宓輕聲一笑,說道:「父親,你真想讓二叔,三叔看我們兩父子吵架嗎?」

三老爺大聲說道:「我們怎麼不能看。這是關係到全國公府的大事,我們有資格坐在這裡,聽你們父子二人將事情說清楚。」

二老爺連連點頭,附和三老爺的話。

顏宓再一次忽視了二老爺,三老爺。根本就沒想過要搭理他們。

顏宓在等老國公顏光做出決定。

老國公顏光沉默片刻,終於做出了決定。他說道:「二弟,三弟,你們都下去。我和顏宓有話要談,你們不方便旁聽。」

「大哥,事到如今你還護著他?」三老爺不滿的說道。

老國公顏光對三老爺怒目而視,「就算他大逆不道,他也是我的兒子,也是國公府的家主。我不維護他,難道要維護外人嗎?」

三老爺被老國公顏光噴了一臉的口水,鬱悶極了。

攝於老國公顏光的威信,二老爺三老爺即便不甘心,也只能先退下。

等二老爺三老爺離開后,顏宓再次開口說道:「父親,爵位傳承本是平常事,你沒必要發這麼大的火。倒顯得你輸不起。」

「我輸不起?」老國公顏光大怒。

老國公顏光指著顏宓,「要不是因為你是我的兒子,要不是因為我信任你,你認為你今天有資格同我說這番話嗎?但凡我對你有一點點防備,你的算計就不可能成功。你這個不孝子,算計了我不夠,竟然還敢說我輸不起。」

顏宓神色平靜地說道:「父親現在發這麼大的火,是因為兒子算計了你,搶了你的爵位。還是因為你的毫無防備,你的自以為是讓你一敗塗地?父親到底是在責怪兒子,還是在責怪你自己?」

老國公顏光連連冷笑,「你以為你繼承了爵位就能萬事大吉嗎?我告訴你,你還嫰得很。

你是不是覺著自己特聰明,特會算計人?不僅將我玩弄於鼓掌之中,就連陛下也被你矇騙了。你一定覺著很得意吧。

顏宓,老子告訴你,當你習慣耍陰謀詭計的時候,你就會忘記正路該怎麼走。終有一天,你會自食苦果。二十年後,你會落到我今日的地步。

陽哥兒,你的兒子,當他長大后,他會學你今天的所作所為,將爵位從你的手中搶過來。到時候我倒是要看看,你還能不能像今天這樣若無其事。」

顏宓瞥了眼老國公顏光,輕描淡寫地說道:「父親,我和你不同。如果有一天陽哥兒真的有本事從我手中搶過爵位,我會樂見其成。

這證明陽哥兒已經青出於藍勝於藍,我會為他驕傲。我不會像父親一樣,因為被自己的兒子搶了爵位就氣急敗壞,一副要殺人的樣子。

這樣做不僅於事無補,而且顯得特別的沒有風度,氣量狹小。」

老國公顏光差點一口血噴出來,他這個兒子真是混賬到了極點。

「你現在嘲笑我沒有風度,氣量狹小。你別忘了,你是我的種,你和我的性子如出一轍。等二十年後,你的表現只會比我更加不堪。」

顏宓顯示點頭,接著又是搖頭。顏宓說道:「父親說的沒錯,我的確是你的種,睚眥必報,自以為是,這全是從你這裡遺傳的。

但是我比你幸運的是,我娶了一個好女人。有安然在我身邊,最終我會成長為一個心胸開闊,有擔當的男人。

所以父親預測的未來不會發生,就算我家陽哥兒從我手裡搶走了爵位,我也只會為他驕傲。為我們國公府後繼有人感到自豪。」

頓了頓,顏宓厚顏無恥地說道:「父親也該為我感到驕傲。像我這樣的兒子,其他勛貴世家盼都盼不來。父親已經有我這樣出色的兒子,就不應該感到不滿。」

顏宓簡直將不要臉的精神發揮到了極致。

老國公顏光死死的盯著顏宓,此刻他竟然無言以對。他要是否定顏宓,就是間接地否定了自己。可是要他承認顏宓,老國公顏光絕對做不到。

顏宓這個混賬,要是出生在皇室,那就是活生生的亂臣賊子,應該被千刀萬剮。可是顏宓這個混賬偏偏是他的兒子,他不能殺了顏宓,更不能將顏宓除族。

如今看來,似乎只剩下捏著鼻子忍受顏宓這一條路可走。

可是老國公顏光非常不甘心。風光了一輩子,驕傲了一輩子,威風八面了一輩子,臨到老,竟然被自己的兒子算計。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