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同進來時一樣,無人看到戚岳翎和蘇眉這兩個不該出現在這裡的身影。戚岳翎直奔御書房,讓小太監傳話的時候,他只說了兩個字:淺湘。

整整一個下午,沒有人知道聖上和戚岳翎在御書房裡說了些什麼,蘇眉等得快要睡著的時候,戚岳翎才從御書房裡出來。

同時帶著的,是聖上的手諭。

戚岳翎猜的不錯,在聖上的心裡,湘妃的地位還是很高的。

隨後,戚岳翎又去了國庫,取了幾昧葯,又返回淺心閣,這些事情,只有蘇眉才知道。

一個月的時間,已經足夠兩個人互訴衷腸了。

聖上對湘妃的重視,包括著能夠抑制蠱蟲的戚岳翎也重視起來,派了幾個心腹聽從戚岳翎差遣,實則是監視戚岳翎是否有什麼二心。

常年坐在高位上的人自然不會輕易相信別人,不過戚岳翎也不怕,反正這件事本來就與他無關,他只是想藉此機會除掉皇后而已。

戚岳翎只是將線索稍微引出一些,就惹來了聖上對當年湘妃忽然發病的事起疑,接下去的事幾乎不用他怎麼盡心儘力,聖上也查的差不多了。

湘妃被害一案,頓時成為宮裡最大的事。

當年做了手腳的那些人一個也沒放過,順藤摸瓜居然還翻出了好幾個寵妃死亡的冤情。

竟然全都跟皇後有關!

聖上龍顏大怒,直接將皇后廢除,扔進冷宮,連帶著皇后的外家也下令嚴查。

這一查不得了,六皇子的那些齷齪事全都抖露出來,要不是還念著是父子關係,估摸著聖上都想提刀劈死算了。

對於觸發了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戚岳翎,則像個沒事人一樣,每天要不就散散步練練武,和蕭妃說說話。要不就是挑釁一下明煊赫,諷刺一下斛綉郡主,悠閑得不得了。

就在蘇眉都快要發霉的時候,宮裡傳來消息,九皇子治理水患回來了。

總算還有一件好事,聖上表示很欣慰,看著九皇子更順眼了。 明煊赫從朝堂上回來又發了好大一通脾氣,不過卻不敢對著戚岳翎甩臉色,蘇眉一旁看著越發想笑,男主當成明煊赫這樣的也是沒誰了。

當晚,戚岳翎便讓蘇眉再次聯繫九王爺,蘇眉倒是正兒八經的去了,只不過九王爺還是那副色迷迷且胸有大痣的表情。

「小美人兒,這麼久不見,是不是想念本王了?」

蘇眉一臉冷漠地把信順著小刀直接朝九王爺心口戳過去。

九王爺連忙往旁邊一跳,鋒利的刀刃順著手臂擦過,袖子都割斷了一半,插在他身後的柱子上。

九王爺冷汗涔涔,眼前的美人兒似乎又比之前強大許多,也不曉得她背後的人是誰了,還好他也只是出言調戲幾句,並沒有動手,否則以對方層出不窮的手段,恐怕他怎麼死的都是未知數。

「小美人,動口不動手啊,別這麼暴躁嘛,本王不說就是了。」什麼人能惹,什麼人不能惹,九王爺還是清楚的。更何況上一次這小美人提供的信息簡直太神了,預見未來,知曉天意,那是多大的助力!只要是聰明人,都知道應該抱緊誰的大腿。

「六皇子的事聽說了吧?若有下次,我就拿你開刀。」蘇眉笑眯眯的,心裡也有一番打算。

「小娘子說笑了,本王乃是正人君子,怎麼可能與六皇子苟同。」九王爺想要得到那個位置,自然是要乖乖合作。「只是本王著實好奇,小娘子的主子是誰?」

「只有死人才知道我主子,九王爺真要我說出來嗎?」蘇眉勾起唇角,臉色滿是溫柔。

九王爺頓了頓,訕訕笑了笑,「本王只是好奇,並不想知道。」心裡卻知道這句話肯定引起對方的警惕了。如此冒險,他還是不禁問出口。除了試探,還有心裡的不少疑慮,他也只能暗自猜測,不敢問出口。

這麼強大的一個人,對於那個位子,真的沒有任何想法嗎?九王爺不信!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道理他懂,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事他只見多不見少。

好說歹說把蘇眉送走,九王爺眯了眯眼睛,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這小娘子的脾氣還真是辣,只是他更感興趣的,是她主子的信息。

這天下,只能是他的,就算那人能力強大又如何,他就不信對方會沒有一絲一毫的弱點!

在看了戚岳翎的信以後,九王爺卻不急著把信燒了,而是模仿字跡寫了一首詩以後,才將原信毀掉。

而那位小娘子……

他記得第一次看到就是在一處小酒館。

「陳三,我要出去一趟。」明沉樓只說了一句話,隱沒的空中忽然出現的身影縱然跳下,卻不急著執行命令,反而多嘴問了一句。

「主子,那女子……」上次是他們大意了,才著了那個奇怪女人的道,怎麼這一次,主子還要讓他們不要暴露?

難不成主子真怕了對方一個黃毛丫頭?

「本王自己查。」九王爺的聲音很淡,陳三卻聽得清清楚楚,雖然心裡不滿,也只能按著主子的吩咐行事。 「是。」目送明沉樓離開,陳三便拿出早就準備好的人皮面具,戴在臉上。整理好妝容穿著之後,卻是和九王爺一模一樣。

明沉樓再一次來到那家小酒館,佔據了還算繁華的地帶,生意也經營的不錯,他化作一個富家少爺,挑一把摺扇,戴上面具換成另一張臉走進去。

「小二,一兩桃花醉,三盤小菜,本少爺要靠窗的雅間。」明沉樓依舊是那副浪蕩模樣,只不過換上一張臉,倒是順眼許多,不像原來那樣的猥瑣。

「好嘞!」小二一看對方就是個達官貴人,趕緊撂下手中的活,將抹布甩上肩膀,提著一壺茶就上去,「客官隨我來,上好的碧螺春您先嘗嘗,好酒好菜馬上就來。」

二樓的雅間不多,小巧且別緻,當初他來到這裡的時候可沒這麼多花樣,只是屏風之間,也足以擋住大部分聲音。

桌子下方還有一個凸起的部分,打開來,裡面竟是夾層,暗藏著黑白棋子和棋布。

如此設計,驚奇別緻,心思不同常人,讓明沉樓對這家酒館的老闆越發好奇了。

等不急端酒送菜的小二上來,明沉樓就迫不及待地打開雅間的門。

「呀,客官不急,好酒好菜已經到了!」小二見著雅間打開,腳步又加快一些,將這些都端上桌。

「小二,你們掌柜呢?」明沉樓開門見山。

「我們掌柜的不在,客官有什麼吩咐?」小二撓撓頭嘿嘿笑了兩聲,「我們掌柜的也就盤店的時候來過一次,接著我也沒見過掌柜的了。」

沒見過了?

明沉樓皺起眉頭,「那這些桌子是誰做的?」

「這個啊,街上的老李家做的,他的木工特別棒,公子是要給老李趟活兒嗎?」小二黑黑的臉蛋全是燦爛的笑容,一股子機靈勁兒,就差著給明沉樓帶路去找老李家了。

明沉樓:「……」太陽穴突了突,他只感到一陣有心無力。

「我問的是這桌子是誰設計的?」

「當然是我們掌柜的了。」小二一臉驕傲。

「你不是說他都沒來過了嗎,怎麼把圖紙送過來的?」明沉樓忽然發現一些端倪,絲毫沒有放過。

誰料小二卻反而將他白了一眼,雖然速度極快,可是哪裡瞞的過明沉樓。「客官有所不知,掌柜的盤店的時候早就把一切吩咐好了。」

明沉樓又覺得青筋暴了暴,越發覺得這店小二的詭異和大膽。「你們掌柜是男是女?」

「我們掌柜說了,誰要問他是男是女,都是在愛慕他。」

明沉樓:「……」這話沒法問下去了!

揮揮手讓小二離開,明沉樓越想越鬱悶,酒壺裡的桃花醉幾杯寥寥,下酒菜也吃了一半,覺得自己一無所獲的明沉樓乾脆放棄了這座酒館,轉戰到墨緣齋。

墨緣齋是都城裡最大的書畫齋,裡面的掌柜過目不忘,只要是見過的字跡,沒有不記得的。明沉樓就拿著一早準備好的那首詩,送上一錠銀子,如願見到了墨緣齋的掌柜。 「這字……」墨緣齋的掌柜也被問住了,「剛勁有力,卻也娟秀飄逸,是男是女,我也猜不出……」

「猜不出?」明沉樓覺得自己的方向再一次迷茫了,「這字跡是本少爺模仿的,掌柜的能否剔除本少爺的字跡再看一遍?」

「這……老夫也沒試過,不如公子模仿一遍這牆上的字跡,老夫儘力吧。」

當即,明沉樓將牆上掛著的字又模仿了一遍,因為二者近乎相同,掌柜的也頗為犯難,揪了半天鬍子,也只能搖搖頭。

看不出,也只能說,他沒見過這種字跡的主人。

「勞煩掌柜的多留意,有眉目了告訴我。」明沉樓第一次覺得想要找一個人是如此的費神費腦。

他也想直接端了小酒館嚴刑拷打,但這麼做無疑是與那個神秘又強大的人作對。在不知道對方底細之前,明沉樓還不能貿然行事。

因為對方藏得隱蔽,明沉樓又連續蹲了好幾天的點,才終於等到對方傳去的飛鴿。

他就知道這小酒館有問題!

眯著眼眺望飛鴿的方向,明沉樓跟著走了幾步,便能知曉。

是時候回宮了。

……

陳三連續呆了幾日,總算看到自家主子回來了,他簡直都要哭了,一個勁的向明沉樓訴苦。「主子,這幾日那姑娘頻頻來此,好似已經看出了什麼。」

明沉樓斜睨他一眼,「來了幾日?」

「您走了五日,她來了五日……」

明沉樓:「……」

「她問你什麼?」

說到這裡,陳三的臉色都變得古怪起來,看著明沉樓的臉欲說還休。

「那姑娘、那姑娘問您是喜歡三宮六院還是喜歡獨寵一人……」陳三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這問題……是個男人都喜歡三宮六院的啊!

明沉樓眉毛一跳,總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你怎麼說?」

「三宮六院……」

明沉樓:「……」雖然知道陳三的答案,可怎麼看都怎麼詭異。

「主子,不對嗎……」陳三看著自家主子不對的臉色,心裡咯噔一下,又連忙請示。

「沒事。」明沉樓陰了陰臉,也摸不準對方是什麼意思。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

「她說了今晚要來嗎?」

陳三搖搖頭。

這個奇怪的女子,似乎早已看穿他不是九王爺,每次都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他,叫人瘮得慌。

不出明沉樓所料,接下來的這幾天里,無論他走到哪裡,都莫名其妙的遇上女子!

不是被迷暈了忽然倒到他身上,就是中了媚葯時扒過來。

要說宮裡只是些小宮女也就算了,竟然連好幾個公主和妃嬪都中了招,這不得不叫明沉樓心中畏懼。

他不知道這是不是那個女子對他調查她的一種警告,甚至好幾次都差點被聖上發現。

好在他身邊也有幾個暗衛,否則真無暇脫身了。

直到整整十天以後,蘇眉才再一次出現在九王爺的宮中。

「九王爺,我送你的美人可還算多?」

明沉樓嘴臉抽了抽,她這哪裡是送美人,分明是要他禍亂宮闈!

「小娘子說笑了,那些庸脂俗粉怎麼能比得上你。」 蘇眉挑著眉驚訝,「看來九王爺是嫌少了?沒關係,我們主子說了,整個宮裡的女子,都是九王爺的。」

明沉樓:「……」

「呵呵……」尷尬地扯了兩嗓子,明沉樓趕緊轉移話題,「小娘子這麼對待盟友,怕是不太好吧……」

「九王爺就這麼調查盟友,恐怕也是不好吧?」對方笑眯眯的,澄澈的眼睛彷彿把他的一切都看穿了,「九王爺若是還想保持盟友關係,就不要再來挑戰我主子的底線了,否則……」

「我們主子能與九王爺合作,自然也能與其他皇子合作。」

「本王知曉了,不過小娘子來,似乎不止是說這件事吧?」對方都已經用自己對於皇宮的實力警告他,若是他再有一點風吹草動,恐怕就不是警告了。

自知自己真的對抗不了對方,明沉樓只能靜觀其變,他就不信對方真沒露出一絲馬腳。

「九王爺這幾日忙著調查我們,可有將我主子交代的事做了?」蘇眉似笑非笑,「臘月初八,若是在此之前九王爺還沒能完成,那位子便與九王爺無緣了。」

「九王爺該知道我們是否有那個能力。」

說罷,蘇眉又留下一封信,大搖大擺的離開。

明沉樓這些天所做的這些,戚岳翎自然是不知道的,得虧蘇眉一直開著導航系統,時刻注意著明沉樓所蹤,才知道對方的動靜。

雖然已經猜到明沉樓不會這麼傻傻的什麼都不做,但是為了以防萬一,蘇眉還是出手將其警告一番。

勞資為了女主的宏圖霸業也是鞠躬盡瘁啊!

系統君,勞資可以取消明沉樓的攻略任務了嗎?!

【駁回申請】

蘇眉:「……」

摔!

「昭尺,出宮一趟,想辦法把這本賬本放在丞相桌上。」

這風平浪靜的水面,是時候該動搖起來了。

還有一天,就是明煊赫納側妃之日。東宮裡已經張燈結綵,雖與之前戚岳翎出嫁相比要簡單許多,但斛綉郡主還是靠著自己超然的地位堆了許多的嫁妝,看那樣子,還真想與之前的戚岳翎比個高低。

相比斛綉郡主,陸鶯鶯就低調許多,雖說尚書大人是太子陣營的人,可是也不想自己女兒變成一個側妃,聖上下旨里暗喻將來還能讓自己女兒提為正妃,也算是打一棒子給一顆棗。尚書大人只能自咽苦水,希望將來太子繼位之後能夠多多補償他們陸家了。

這些都和戚岳翎沒有什麼關係,他只想加快速度,才好抽出時間,去打聽外面的世外高人,他不確定自己需要花多長時間來尋找世外高人,也不確定自己還要花多長時間讓柳昭尺接受自己。所以在能夠控制的時間裡,他要儘快縮短自己的進度。

柳昭尺這個小丫頭也已經十五六歲了,在這個年紀里,旁人都已經嫁人,也不知道這小丫頭心裡會不會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呢。

戚岳翎有些著急。

萬一他變成男人需要三五年,十多年該如何是好?宮裡的事情都處理的差不多了,最遲臘月初八,他已經不能再等了。 太子同時娶兩位側妃,這個談資一下子就成為了都城裡最熱鬧的話題。

有人有提到太子妃乃將軍府的千金,看來真是不得寵,嫁過去才一個月多久,太子竟然迫不及待的迎娶側妃了!

有人笑著,太子沒在迎娶太子妃當日將兩位側妃迎過去就算不錯了!

只是將軍府這座龐然大物,真的沒有一點表示嗎?就光是以將軍府的名望,足以讓整個都城發生地震,太子就這麼挑釁將軍府,真的沒問題?

明煊赫是被一道道質疑和看智障的眼神迎上高頭大馬的。

他真的很像怒吼一句,可是就怕一吼,聲音都變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