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向勇沒有多問,跟着秦天走,兩人踩着粗大的樹杈過去,來到了另一棵大樹的樹冠上,秦天站在一處分杈上,擡頭看看四周,低聲說道:“想辦法將這棵樹的樹冠全部清理趕緊,清理出來的樹枝不能丟,用來搭建通道,以防萬一。”

“你是說死亡之蟲有可能爬上樹?剛纔不是已經測試過了嗎,它們不能爬樹,你在擔心什麼?”向勇好奇的問道。

“我擔心它們用強腐蝕性**將大樹放倒,更擔心還有其他危險,多些準備終歸是好的,還有一個小時左右天黑,多做點準備吧,這棵大樹的樹冠砍掉就能夠讓更多風進來,吹散有可能存在的山霧。”秦天解釋道。

“也是,晚上降溫,冷熱空氣碰撞後形成山霧的可能性很大,確實需要風吹進來。”向勇理解的答應道,看看頭頂上的茂密樹冠,忽然一動,低聲問道:“你說,砍掉這些樹冠後能不能有信號?”

“不好說,但可以試試,不行就放火燒,看到那邊那棵大樹沒?大半枝椏已經困死,應該很容易點燃,等到了晚上咱們想辦法放火,這麼大一棵樹如果全部燒起來,絕對是一支巨大的火炬,我邊防軍應該能夠看到,到時候說不定會派直升機過來查看情況,試試吧。”秦天沉聲說道。

坐以待斃不是軍人的作風,向勇理解的點點頭,兩人行動起來,一個用砍刀砍樹,另一個將砍下來的樹去掉枝椏,找好角度和位置疊放在一起,就像搭橋一般,形成一條可供人同行的空中通道。

一個小時時間很快過去,一條簡單的通道被兩人搭建而成,通道連接三棵大樹,除非三棵樹都被死亡之蟲弄到,否則大家就有辦法自保,更重要的是大量樹冠枝椏被砍掉,清理出一個巨大的風口。

晚上時分,深邃的夜空多了些閃爍的星辰,不見月亮出來,起風了,夜風呼呼而過,吹的樹冠上的枝葉不斷翻飛,大量風從風口倒灌進來,吹散了周圍不太好的空氣,樹冠上衆人感覺精神一振,踏實了很多。

“小秦啊,真有你的,這樣都能夠想到解決辦法,而且還這麼好。”馮儒對返回來的秦天感激的說道。

“是啊,面對恐怖威脅,身處險境,居然能夠化險爲夷,還能讓我們這麼舒服的呆着,真是太感謝你們了。”李楓也由衷的說道。

其他人紛紛由衷的道謝,特別是三個曾經看不清秦天的助理,這一刻都露出了羞愧的神色,秦天無所謂的笑笑,只要大家服從指揮就好,至於其他,秦天根本不在乎,客氣的說道:“大家見外了,保護你們安全使我們的職責。”

大家客氣了一會兒,馮儒擔憂的問道:“那些該死的死亡之蟲還沒有散,怎麼辦,晚上會不會發起攻擊?咱們是不是安全了?”

“不好說,不過也別太在意,就算死亡之蟲能夠爬樹也不怕,想要爬上這裏得付出足夠的大家,我們的槍可不是吃素的,彈藥也夠,一旦他們爬上來,我們可以順着那條搭建好的通道去其他樹,毀掉通道,他們只能重新爬一次,我們就有更多的機會殺死他們。”秦天安慰道。

大家一聽有道理,都長出了一口氣,羅瑞忽然問道:“會不會有別的危險?”

“不排除這個可能性。”秦天如實的說道,見大家緊張起來,便安慰道:“不過,大家也別太擔心,我們會保證大家安全,另外,一會兒我們放火燒了那邊那棵枯死的大樹,說不定邊防駐軍能夠發現,派直升機過來。”

“有道理,晚上放火最好,老遠都看得見。”馮儒驚喜的說道。

大家眼前一亮,放下心來,秦天示意大家坐下來休息,吃點乾糧補充體力,自己來到一段樹杈上站着,看向周圍樹林裏蠢蠢欲動的死亡之蟲,臉色沉重無比,夭夭過來,低聲說道:“你在擔心什麼?”

“這些死亡之蟲能夠從地下忽然鑽出來,並放出古怪能量電暈一個人,難怪那支特偵隊遇害,估計是被死亡之蟲偷襲了,一旦暈倒,死亡之蟲就可以從容釋放出強腐蝕性**將人殺死,所有一切都融化掉了。” 火影之血霧迷情 秦天低聲說道。

“那另一支隊伍呢,現場不時說有兩支隊伍嗎?”夭夭驚疑的說道。

“不好說,或許我們的人在露營,另一支隊伍偷襲上來,然後都中了招,我好奇的是咱們邊防駐軍派人去了現場檢查,拍照,他們沒有遇到這些死亡之蟲,爲什麼呢?”秦天沉思着說道。

“誰知道,或許運氣吧。”夭夭低聲說道。

“也是,運氣很重要,山霧這種東西說來就來,毫無徵兆,要不是碰上山霧,我們就會繼續前行,會不會遇到死亡之蟲還真不好說。”秦天低聲說道。

“對了,我們穿過峽谷去山坳是爲了查明真相,現在真相基本查明,那些人應該是死於死亡之蟲,還需要去現場嗎?”夭夭低聲問道。 對於秦天而言,這次過來的任務是查明真相,其次纔是保護考察隊,現在基本可以確定特偵隊死亡原因,任務也算是完成一半,是不是繼續前行確實得重新考慮一下了,秦天沉思起來。

夭夭沒有打擾,耐心等待着,過了好一會兒,秦天低聲說道:“考察隊的核心任務應該是找到那個所謂的太陽城,所以,是否繼續執行任務應該由上級來確定,我們不能自行決定,得想辦法和上級取得聯絡。”

“也是。”夭夭低聲贊同道。

“嘭嘭嘭”忽然,遠處密林裏傳來機身槍響,緊接着是爆炸聲響。

“什麼情況?”秦天大驚,迅速通過狙擊鏡觀察起來,可惜前方視野被茂密的樹冠遮擋住,什麼都看不到。

“會不會是其他敵人?”夭夭低聲說道。

和特偵隊一起被害的還有一支隊伍,那支隊伍初步懷疑是特偵隊偵查的武裝,身份不明,有可能是骷髏戰隊,但概率不大,忽然響起的槍聲該不會是那些人的同伴也來查明原因吧?

“不像是在交火,不會是也遇到死亡之蟲了吧?”夭夭繼續說道。

這時,向勇順着樹杈走了過來,在不遠處停下,警惕的看着槍聲響起的地方沉聲說道:“有古怪,要不要過去看看?”

多寶佳人 “怎麼過去?”秦天好奇的反問道。

向勇看了看前方樹林還沒有離開的死亡之蟲,地面根本無法走,空中更沒路走,樹冠雖然茂密,彼此相連,但想要通過得費一番工夫,天黑很危險,向勇不確定的說道:“我從樹冠想辦法摸上去看看?”

“沒必要,如果是敵人,那就讓他們先打着吧,反正跟咱們沒關係,不可能是自己人。”夭夭反對道。

“既然前面出現了敵人,說不定其他地方也會出現,黑豹,你去通知大家一聲,不要發出聲響,另外,你負責身後警戒,夭夭,你負責左邊,通知蜘蛛負責右邊,今晚恐怕不太平。”秦天果斷下達了命令。

“明白。”兩人答應一聲,迅速離開,各自找地方隱蔽去了。

四個人,四個方位,無論危險從哪裏出來都不至於太被動,秦天則盯着槍聲響起的地方仔細聆聽,應該有五個人在開火,不確定到底有多少人,邊打邊撤,撤退的方向居然是自己這邊,不由看向前方樹林裏沒有撤的死亡之蟲,笑了。

十幾分鍾後,槍聲越來越近,伴隨着手雷爆炸聲響起,爆炸亮光在樹林裏格外顯眼,透着死亡的氣息,秦天通過狙擊鏡的熱成像看得有人從前方樹林裏衝過來,速度很快,人數也不少。

眼看着這些人就要衝到前方不動的死亡之蟲區域,秦天笑了,仔細分辨起來,可惜天太黑,看不清身份,忽然,這夥人發現了擋在前面的大批死亡之蟲,頓時大驚,紛紛停下,大喊着什麼,聽聲音就不是自己人,秦天鬆了口氣。

大批死亡之蟲忽然變得暴躁起來,朝前翻滾而起,氣勢洶洶,噠噠噠,這夥人也不簡單,迅速開火射殺起來,一邊改變方向繼續撤退,緊接着,秦天發現更遠處的樹林裏滾過來一些死亡之蟲,果然,這幫人是被死亡之蟲追殺撤退的。

攻略小社會 兩撥死亡之蟲呈兩面夾擊之勢,分散了這夥人的火力,秦天留意看了起來,發現這夥人不少,估摸着有二十來人,一個個裝備精良,火力很猛,關鍵是槍法也很準,大批滾過去的死亡之蟲被當場射殺。

小妻有喜:墨少又寵又撩 然而,包圍秦天等人的其他死亡之蟲也開始躁動起來,滾了過去,從其他方向包圍上去,一旦合圍,這幫人將非常危險,秦天迅速鎖定一人,嘴角勾起了一抹戰意,既然是老外,這裏又是國家領土,那就是入侵的敵人。

身爲軍人,當保家衛國,不允許任何人持槍祕密進入國內,這種行爲可以視爲入侵,但凡遇上,必須予以射殺,秦天正準備開火,忽然發現有一人狂衝過去,迅速移動狙擊鏡觀察,發現對方衝到一棵大樹下,將槍反背在後面,開始爬樹。

“狙擊手?”秦天驚訝的看着對方,心中有了初步判斷,笑了。

這個人爬的速度很快,轉眼間來到一個樹杈位置,抓住樹藤繼續往上爬,秦天瞄準對方果斷開火了。

咻,一道輕微的聲音響起,裝了消聲器的狙擊槍射擊聲非常微弱,幾不可查,被密集的槍聲掩蓋,誰也沒有留意到這一幕,子彈精準的沒入對方體內。

目標悶哼了一聲,但身影被密集的槍聲掩蓋,沒人聽到,這個人身體滑落在樹杈上不動了,沒有掉下地面,秦天大喜,迅速搜查起來,更多死亡之蟲滾了上去,就像不知道恐懼一般,地面敵人不用管,秦天專門搜查上樹的。

死亡之蟲不能上樹攻擊,一旦這些人上樹會非常麻煩,很快,秦天又發現了一名目標爬樹,果斷出手,咻咻兩道微弱的槍聲響起,兩發子彈呼嘯而去,撕開夜幕,瞬間沒入目標體內,目標身體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相距不過二十幾米,中間沒有大樹遮擋,射界良好,這種目標對於秦天來說易如反掌,繼續搜查起來,但周圍樹木不少,合適的射界太少,有時候明明看到了目標,但被中間的大樹阻擋,沒機會開火。

沒多久,秦天鎖定了一名機槍手,對方正端着機槍猛烈掃射滾過來的死亡之蟲,秦天發現三棵樹之間有一道空襲,通過這道空襲可以打中目標,但空襲很小,秦天迅速收斂心神,調整好狀態瞄準起來。

不等開火,對方後退了兩步,正好被大樹阻擋住,沒有了射界,只能放棄,秦天惱怒的暗罵了一句,繼續搜索目標,猛然聽到有人大喊道:“有狙擊手,小心,找到他,該死的,怎麼會有其他人。”

帶着濃重國際通用語口語的喊叫聲更加證明這些人身份,秦天知道暴露了,迅速收斂殺氣,放下槍,以免引起對方警覺,對於高手而言,哪怕一個眼神都可能暴露位置,秦天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看向其他方向去了。 “山霧,不好,山霧來了。”前方忽然有人大喊道。

秦天大驚,定睛一看,果然發現山霧從其他方向的樹林裏瀰漫過來,濃郁無比,不由大驚,山霧同樣充滿了詭異,那幾只暴斃的猿猴就是最好的證明,趕緊拿出防毒面具戴上,回頭一看,考察隊其他人也紛紛戴上了防毒面具。

山霧瀰漫,帶着某種詭異的氣息,速度很快,轉眼間充斥了整片樹林,秦天定睛一看,那些死亡之蟲根本不怕山霧,反而更加暴躁起來,左衝右突,那支武裝人員慌了陣腳,大喊着山霧,相互提醒危險,顯然見識過山霧的厲害。

然而,山霧來的太快,呈合圍之勢,眼看就要圍攏上來,那些死亡之蟲更是詭異的躲在山霧中不見了,秦天發現那支武裝人員也取出單兵防毒面具戴上,顯然有備而來,不由一愣,難道這些人早就知道有山霧的存在,還是和自己一樣多做了些準備而已?

“啊”忽然一聲慘叫響起,一名武裝人員倒地不動了。

緊接着,一條巨大的死亡之蟲從地下忽然竄出來,撲向倒地的人,前段口器大張,閃電般吞沒了對方腦袋。

噠噠噠其他武裝人員看到這一幕大駭,紛紛開火,一頓亂槍掃射過去,這條巨大的死亡之蟲當場斃命,被打成碎肉,秦天看到這一幕大驚,死亡之蟲居然從地下發起攻擊了。

啊又是一聲慘叫響起,有一名武裝人員忽然倒地不起,顯然被死亡之蟲噴射的莫名能量放倒了,周圍其他武裝人員大驚,紛紛調轉槍口,卻沒有看到死亡之蟲出現,正猶豫間,又一聲慘叫響起。

“嘶?”秦天看着這一幕大驚,那些武裝人員戰鬥力不俗,但擋不住死亡之蟲的莫名能量攻擊,一旦暈倒,短時間內醒不來,用不了多久山霧就能合圍上來,到時候依然是死,山霧和死亡之蟲的搭配簡直無敵啊。

“這片神祕峽谷太神祕了,有大恐怖。”秦天暗道,繼續盯着觀察。

這時,山霧已經形成合圍之勢,朝武裝人員瀰漫過去,外圍一名武裝人員被山霧沾上,忽然發出淒厲的慘叫來,拼命捂住自己脖子咳嗽起來,一邊痛苦的喊着什麼,可惜發音不清楚,誰也不知道喊的什麼。

“果然有毒。”秦天看着山霧大驚,趕緊喊道:“快,黑豹,將那棵樹點燃。”

山霧有毒,可以無死角瀰漫,秦天不確定山霧會不會升上來,更不確定風口倒灌進來的風能不能吹散山霧,退無可退,只能求救了,向勇答應一聲,趕緊順着搭建好的通道快速過去。

只是,想要點燃一棵樹談何容易,哪怕是枯死的樹也需要時間,秦天緊張起來,死死盯着前方樹林,山霧越來越近,武裝人員紛紛聚攏在一起,慌亂起來,身爲戰士,沒人怕死,死在山霧中也不可怕,但死在死亡之蟲嘴下不甘心啊。

“王八蛋,拼了”這些人大喊道,紛紛開火,對着周圍瀰漫上來的層層山霧開火,一些偷襲的死亡之蟲被子彈打中,當場碎裂,滿地翻滾起來,但更多的死亡之蟲滾過來偷襲。

噗一條死亡之蟲撞在一名武裝人員身上,瞬間釋放出莫名的能量,這名武裝人員還沒等反應過來就暈死過去,其他人知道沒了希望,反而激起了兇性,對着這條死亡之蟲奮力開火,當場打爆。

“啊該死的,我不行了。”有人大喊道,死死捂住喉嚨,倒在地上抽搐起來,悽慘無比,緊接着,更多人紛紛倒地,不甘心的胡亂開火,將幾條試圖偷襲上去的死亡之蟲當場打爛。

“去死吧”一名武裝人員不甘心的拉響了手雷,衝進了山霧之中。

轟的一聲巨響,樹林裏騰起一團巨大的火光,這名武裝人員身體被炸死,破片飛舞,正好兩條死亡之蟲滾過來,被破片切斷了身體,抽搐着,翻滾着。

其他人也都發出了臨死前的怒吼,拉響了手雷,以一個軍人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和敵人同歸於盡,悲壯,冷漠,無情。

秦天緊緊看着這一幕,對這些武裝人員多了幾分敬佩,明知是死依然進攻,這纔是軍人應該有的尊嚴和驕傲,眼看着所有人被山霧掩蓋,就連死亡之蟲也躲在山霧中看不到影子,秦天知道這場不對稱的戰鬥結束了。

戰鬥最終的勝利者是死亡之蟲和山霧,但那些武裝人員悲壯的反擊令人敬佩,可惜了,哪怕對方是敵人也值得尊重。

山風倒灌進入樹林,拂過秦天的臉龐,秦天陡然發現網上空升騰的山霧被吹散開去,不由大喜,仔細觀察起來,這才發現更多山霧被倒灌進來的風吹散,沒辦法上升,秦天徹底鬆了口氣。

山霧不上升,大家的生命就有保障,秦天緊緊盯着下面不斷瀰漫開去的山霧,緊張的心得到了緩解,等了一會兒,不見山霧升上來,笑了,對上面平臺上的考察隊員喊道:“大家放心,山霧升不上來,危險解除。”

“還要不要放火?”遠處,向勇喊道。

“放,繼續放。”秦天回答道,一邊走了過去幫忙,誰知道晚上還會出現什麼危險,能儘快離開這片危險的森林最好。

一個小時後,兩人砍伐了不少乾柴堆在一起,像個巨大的鳥窩,然後丟下去一枚燃燒手雷,火勢瞬間被點燃,在風的作用下越燒越旺,秦天鬆了口氣,回到搭建好的平臺對大家說道:“接下來就看我們的運氣了。”

“剛纔的山霧很恐怖,沒想到這麼毒,還好你想得周到,讓大家呆在樹冠上,還清理出了風口,否則我們誰也跑不了。”馮儒心有餘悸的說道。

“是啊,你的決定太正確了,回去我一定替你表功。”李楓也感激的說道。

其他人也紛紛表示感謝,經歷了這次死亡威脅,大家對秦天的能力有了更加清晰的認識,多了幾分敬佩和尊重。 半個小時不到,灰濛濛的天空中傳來螺旋槳的轟鳴聲,是直升機,而且不止一架,大家聽着聲音倍感親切,興奮不已,沒多久,五架直升機呼嘯而來,其中三架戰鬥直升機,呈攻擊隊形衝過來,後面跟着兩架運輸直升機,熾亮的探照燈將前方虛空照的亮如白晝。

待近了些,大家看到了直升機上面鮮紅的五角星,知道是自己人,紛紛大喊起來,揮舞着雙手,終於得救了,特別是兩名女助理,終於堅持不住的哭起來,能忍到現在已經很不錯了。

三架戰鬥直升機在虛空盤旋,一架運輸直升機衝了過來,探照燈將大家照亮,不得不紛紛用手遮擋住了眼睛,沒多久,運輸直升機在大家上空懸停,垂下來一條軟梯,秦天上前去,抓住軟梯固定好,對蜘蛛大喊道:“你先上,想辦法通知總部用導彈攻擊這條峽谷,炸死地下的死亡之蟲。”

直升機的轟鳴聲太大,不喊根本聽不見,李楓一聽,大驚,趕緊提醒道:“可是,也會炸燬有可能存在的太陽之城。”

“這裏地形來看根本沒有什麼城堡,有也是在地下或者某個山洞,不清理死亡之蟲根本沒辦法搜查。”秦天大喊道,旋即看向蜘蛛繼續叮囑道:“用燃燒彈。”

燃燒彈的爆炸威力比其他導彈小一點,但威脅力和破壞力更猛,可以瞬間見這條峽谷化爲火海,既然死亡之蟲怕火,用火攻最合適,哪怕躲在地下也扛不住燃燒彈的高溫,是清除死亡之蟲的最好辦法。

“是。”蜘蛛趕緊趕緊答應道,迅速上了軟梯。

同樣是獵人學院培養出來的精銳,雖然戰鬥力沒有一線戰鬥部隊強,但十八般武藝同樣精通,蜘蛛很快就爬上了軟梯,秦天示意考察隊的也一一往上爬,軟梯雖然晃動,但運輸直升機上有人幫忙丟下繩索和掛鉤,將繩索固定在腰部,卡上掛鉤安全問題不大,就算滑落上面的人也能通過繩索拉上去,就是慢了些。

十來分鐘後,考察隊的人都爬了上去,運輸直升機調轉方向飛走了,另一家運輸直升機飛了過來,拋下軟梯,大家熟練的爬上去,很快,這架運輸直升機也飛遠了些,秦天拿起機艙裏的對講機喊道:“高空飛行,先別離開。”

“明白。”駕駛員的聲音在機艙裏響起。

這架運輸直升機爬升起來,秦天嘗試着打開了耳機,猛然發現耳機裏面有信號了,透過機艙往外面一看,原來直升機飛的足夠高了,脫離了峽谷磁場干擾,秦天大喜,趕緊喊道:“指揮部,能不能聽到。”

“天哥,其他直升機發現地面有可疑目標。”蜘蛛的聲音忽然響起。

“這裏是我國領土,既然是可疑目標,那就是敵人,殺無赦。”秦天沉聲喝道,尋思着可能是剛纔那支武裝人員的同伴,剛纔的戰鬥足以看出那些人不簡單,不可能投降,說不定會詐降反擊,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格殺。

“明白。”蜘蛛會意的答應道。

“這裏是總部,我是林建軍。”一個渾厚的聲音響起。

“院長,我是獠牙,馬上用燃燒彈攻擊峽谷,以地面火光爲座標,面積要大。”秦天趕緊說道,聲音急迫。

“發生什麼事了?”院長沉聲追問道,燃燒彈攻擊非同小可,不搞清楚情況誰也不敢下達這個命令。

“發現大量死亡之蟲,具體數量不詳,峽谷內有山霧,山霧有毒,可以讓人瞬間窒息,必須用火攻,燒燬死亡之蟲,燒掉一些樹,驅散山霧,另外,基本可以肯定那支特偵隊死於死亡之蟲,考察隊已經拍照取證。”秦天趕緊說道。

“死亡之蟲?那是什麼東西。”院長驚訝的說道。

丫頭,你是我的童養媳 “報告院長,我也第一次見,手臂粗的蟲子,暗紅色,可以滾動和側移蠕動,滾動速度很快,能噴出強腐蝕性**,還能噴射未知能量,向勇就被偷襲過,瞬間放倒,毫無反抗力,還好發現的及時,沒事。”羅錚趕緊解釋道。

“還有這種東西,連向勇都能瞬間放倒?”院長大驚,頓時明白了秦天的良苦用心,這種恐怖的東西必須消滅,一旦走出神祕峽谷,那對國家的危害就大了,馬上答應道:“明白,馬上安排。”

結束通話,秦天鬆了口氣,靠在機艙休息起來,耳機裏忽然傳來蜘蛛的聲音:“發現的未知武裝展開反擊,攻擊力很強,一架直升機受損,已經通知邊防駐軍,三分鐘後有直升機趕到支援。”

“一定要拖住他們,決不能放跑了。”秦天沉聲說道。

“明白。”蜘蛛趕緊答應道。

很快,秦天就看到了天空中飛來五架戰鬥直升機,呼嘯而去,加入了戰團,戰鬥直升機上面有熱成像,地面敵人根本沒地方躲避,不足爲慮了,秦天鬆了口氣,這次任務雖然沒有很圓滿的完成,也算能交代過去了。

沒多久,一架轟炸機呼嘯而來,戰鬥直升機早就接到命令,紛紛閃開避讓,緊接着,轟炸機丟下一枚凝固汽油彈,隔着老遠都能夠聽到一聲巨大的轟鳴聲響,緊接着,無盡的火焰四周濺射,發出1000左右的高溫,並粘在其他物體上長時間地燃燒起來,火光沖天,照亮四野,亮如白晝。

秦天第一次近距離觀看凝固汽油彈的攻擊,被震住了,只見下方峽谷瞬間化爲火海,恐怖的高溫令人震驚,隔着老遠都放佛感覺到熱氣撲面而來,沒什麼能夠在如此恐怖的高溫下活下來。

上千度的高溫下,一切都會被點燃,一切都會被融化,就算躲起來了,也會窒息而死,高溫將燃燒掉周圍一切氧氣,形成短暫的真空,誰能活命?秦天看着這一幕莫名的感慨起來,個人再強,在強大的高科技武器面前都脆弱如蟻。

大火短時間內無法撲面,峽谷進不去,戰鬥直升機也只能在外圍巡邏,防止有幸存敵人逃過,更防止漏網的死亡之蟲,凡是難保萬一,小心爲上,秦天見一切都在掌控中,示意直升機飛往邊防駐軍基地休息等待。 大火焚燒了整個晚上,第二天上午,軍方採取人工降雨和飛機滅火兩種手段終於控制了火勢,大批地面部隊跟進,一個個裝備防化服,戴上防毒面具,以防萬一,然而,恐怖的高溫下,一切都被燒焦了,就連敵人的屍體也被燒成了焦炭。

慶幸的是在外圍找到了十幾具屍體,正是後面發現並被直升機射殺的武裝人員,這些人並不在大火焚燒範圍內,屍體得以保存,並很快運送到了邊防駐軍基地,正在基地休息的秦天聽到外面吵鬧聲,好奇的上去圍觀。

基地開闊處,十幾具屍體從運輸直升機上搬下來,一字兒排開,秦天很快發現其中一人看着面熟,大疑,快步上前去,蹲下來仔細觀察,越看越像,趕緊喊道:“快,將他們臉上我油彩和污垢清洗乾淨。”

周圍戰士並不知道秦天身份,沒有動,還好一名參謀正好過來,聽到喊聲趕緊對大家說道:“快,大家快幫忙。”

有了參謀的話就不同了,戰士們迅速散開,各自找工具打來了水清晰,秦天急切的接過一名戰士的溼毛巾,快速將這具屍體的臉龐擦拭乾淨,露出了真容,頓時大喜,興奮的喊道:“夭夭,快來看。”

“來了,發現了什麼?”夭夭驚訝的跑過來,看到屍體臉龐不由一怔,旋即興奮的說道:“是他,沒錯,就是這個混蛋,化成灰我也認得。”

“哈哈哈,沒想到啊,得來全不費工夫,活該。”秦天興奮的喊道,真沒想到居然是骷髏戰隊的那名隊長,那支和特偵隊一起被殺的武裝果然和骷髏戰隊有關,那之前和死亡之蟲拼殺的武裝應該也是骷髏戰鬥的人了,難怪戰鬥力恐怖。

“太好了,兄弟們的仇算是報了。”夭夭興奮的說道。

“可惜不是親手報仇。”秦天有些遺憾的說道。

“怎麼不是?是咱們發現的敵人,也是咱們呼叫空中打擊的,要不是你讓蜘蛛呼叫邊防駐軍支援,直升機不來,這幫人肯定已經逃走了,雖然不是親手報仇,但這些人也算是死在咱們手上,兄弟們的大仇報了,相信他們會接受這個結果的。”夭夭鄭重的說道。

“是啊,無論怎樣,兄弟們的仇報了。”秦天也激動的說道,擡頭看天,深邃的夜空中有星辰在閃爍,放佛是慘死的兄弟們在眨眼示意。

從考覈之戰開始,秦天一路追殺,一路報仇,就沒有停過,每一次更是九死一生,兇險無比,現在總算是大仇得報,可以面對自己的良心,可以面對陵園裏躺着的兄弟,可以卸下包袱了。

“呼”秦天長吁一口氣,感覺整個人都輕鬆下來。

“天哥,這次神祕峽谷裏遇到的肯定都是骷髏戰隊的人,他們都死了,咱們的線索就算是徹底斷了,背後的主謀就沒辦法追查了。”夭夭有些可惜的說道。

這時,蜘蛛走過來,看了眼地上的骷髏戰隊隊長,低聲說道:“也不能這麼說,我們是戰士,一生都在戰鬥,未來會遇到殺不完的敵人,不用在意敵人逃脫,只要國家安全就夠了,別忘了我們是戰士,我們的使命是保家衛國,而不死睚眥必報的江湖草莽,一切以國家利益爲重。”

“是啊,殺不完的敵人,打不完的仗,今天是這個,明天又冒出來一個,所以,敵人是誰,在哪兒,是不是逃脫了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國家安全,趕來侵犯我們的直接剁了,哪怕躲在萬里之外也必殺,比如這些骷髏戰隊,至於躲起來的未知敵人,就讓他們像老鼠一樣躲着吧,不跳出來也就算了,敢跳出來,雖千萬裏,必殺之。”

“對,敵人太多,我們不可能盯着一個,國家還有更多的任務在等着我們,至於骷髏戰鬥背後的主使者,這一仗過後估計也不敢跳了,真要是敢跳出來,殺了就是,你的殺父之仇將來慢慢算,別急,我相信他們將來肯定會跳出來的,只是時間問題。”蜘蛛安慰道。

夭夭一聽有理,點點頭說道:“也對,既然線索已經斷了,那就先放一放,沒必要浪費時間追查,相信他們不會甘心,將來肯定還會跳出來,到時候滅了就是。”呼了口氣,放佛放下了重擔,整個人看上去都輕鬆了很多。

一直以來,夭夭雖然沒說,但復仇的心思很重,每天承受的壓力也很大,經過秦天和蜘蛛的一番開導,加上兇手已經伏法,至於背後的主謀,只能等以後了,看開了,也就放下了,整個人變得內斂,穩重起來,放佛鋒芒萬丈的利劍歸鞘,而歸鞘的利劍更具威懾力,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忽然爆發,斬碎一切。

骷髏戰隊的伏法很快傳回總部,總部確認後大喜,要知道那些人可都是戰略部隊退役的精銳,單兵戰鬥力恐怖,沒想到這次居然一把火燒死不少,也打死十幾個,意外之喜,這份功勞自然的落在了秦天等人身上。

總部迅速召集高層臨時會議,會議通過了成立獠牙小隊,以秦天爲隊長的任命,考慮到秦天等人連續大戰,心理上未必受得了,總部迅速通知秦天等人歸隊,並放假一週,調整好狀態後重新進入戰鬥狀態,至於現場,則交給邊防駐軍,由邊防駐軍協助考察隊繼續科考。

正在邊防駐軍基地待命的秦天接到總部命令有些懵,自己不僅沒有被分配到夢想中的第一小隊,反而獨立成隊,並被委任成隊長,這一切來的太快,超出了秦天的想象,半天沒緩過勁來。

夭夭、向勇和蜘蛛則紛紛來祝賀,對於編入獠牙小隊毫無牴觸,相反很開心,秦天的戰鬥力和指揮才能大家已經見識過了,跟着這樣的隊長軍功還能少?

好半天秦天反應過來,接受了任命,將自己關在房間裏靜靜的思考了幾個小時,出來後馬上召集隊友們說道:“兄弟們,多餘的話不多說了,先去柱子的民居休假,之後咱們再戰江湖。”

“哈哈哈,好,再戰江湖。”大家興奮的說道,目光熱切。

s告各位書友,本走的是影視路線,無論寫作風格、情節設定和篇幅等方面都與以往有區別,綜合考慮,加上影視市場改編規則需要,本到此完本,感謝大家一路追捧,老狼會盡快拿出新書回饋大家,再次感謝! “山霧,不好,山霧來了。”前方忽然有人大喊道。

秦天大驚,定睛一看,果然發現山霧從其他方向的樹林裏瀰漫過來,濃郁無比,不由大驚,山霧同樣充滿了詭異,那幾只暴斃的猿猴就是最好的證明,趕緊拿出防毒面具戴上,回頭一看,考察隊其他人也紛紛戴上了防毒面具。

山霧瀰漫,帶着某種詭異的氣息,速度很快,轉眼間充斥了整片樹林,秦天定睛一看,那些死亡之蟲根本不怕山霧,反而更加暴躁起來,左衝右突,那支武裝人員慌了陣腳,大喊着山霧,相互提醒危險,顯然見識過山霧的厲害。

然而,山霧來的太快,呈合圍之勢,眼看就要圍攏上來,那些死亡之蟲更是詭異的躲在山霧中不見了,秦天發現那支武裝人員也取出單兵防毒面具戴上,顯然有備而來,不由一愣,難道這些人早就知道有山霧的存在,還是和自己一樣多做了些準備而已?

“啊——”忽然一聲慘叫響起,一名武裝人員倒地不動了。

緊接着,一條巨大的死亡之蟲從地下忽然竄出來,撲向倒地的人,前段口器大張,閃電般吞沒了對方腦袋。

噠噠噠——其他武裝人員看到這一幕大駭,紛紛開火,一頓亂槍掃射過去,這條巨大的死亡之蟲當場斃命,被打成碎肉,秦天看到這一幕大驚,死亡之蟲居然從地下發起攻擊了。

啊——又是一聲慘叫響起,有一名武裝人員忽然倒地不起,顯然被死亡之蟲噴射的莫名能量放倒了,周圍其他武裝人員大驚,紛紛調轉槍口,卻沒有看到死亡之蟲出現,正猶豫間,又一聲慘叫響起。

“嘶?”秦天看着這一幕大驚,那些武裝人員戰鬥力不俗,但擋不住死亡之蟲的莫名能量攻擊,一旦暈倒,短時間內醒不來,用不了多久山霧就能合圍上來,到時候依然是死,山霧和死亡之蟲的搭配簡直無敵啊。

“這片神祕峽谷太神祕了,有大恐怖。”秦天暗道,繼續盯着觀察。

這時,山霧已經形成合圍之勢,朝武裝人員瀰漫過去,外圍一名武裝人員被山霧沾上,忽然發出淒厲的慘叫來,拼命捂住自己脖子咳嗽起來,一邊痛苦的喊着什麼,可惜發音不清楚,誰也不知道喊的什麼。

“果然有毒。”秦天看着山霧大驚,趕緊喊道:“快,黑豹,將那棵樹點燃。”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