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吳偉嘿嘿一笑,沒有表示,吹著口哨就朝著前方走著,忽明忽暗的走廊里,單調無比的口哨聲…

李雲就這麼一路跟著,吳偉也說起了自己的事情來,比如說考試得50分,再比如說某個女生站起來回答問題,自己去抽開她的椅子,再比如說,老師實在對他的成績忍無可忍,讓他留下來補課,最後終於考到了51分的故事…

對此,李雲只覺得這個吳偉是一個天才…愣是在學校里過出了集中營的風采來。

吳偉靜靜的說,李雲靜靜的聽著。

一路走來…

在一間教室門前停了下來。

「哈哈,就是這裡了。」吳偉邀功似的插著腰笑著。

門牌上,寫著聲樂室三個大字。 這聲樂室很大,非常的大,是一般教室的三倍,上面除了滿滿的灰塵,除了一個看台之外,還有能容納兩個班級人數的觀眾席。

「以前這教室是用來給校領導講話用的,後來覺得好像沒有什麼用,就改成了聲樂室了,一些班級里的合唱表演都是來這裡舉辦的。」吳偉嘻嘻一笑,隨即嘀咕道:「不過這裡已經很久都沒有人用過了,也沒有合唱團在這裡練習了,除了我還有樂隊的成員以外都沒有人會來呢…」

摸著這椅子上的灰塵,李雲淡淡的說道:「畢竟現在學校都是以學習為主,在我們那個時候,所謂的班級合唱團已經取消掉了,大家都會把重心放在學習上,自然是不會來這聲樂室里。」

「不過呢,除了你們之外,還是有人會來聲樂室的。」

女尊重生:妻主寵夫太逆天 「哦?還有誰會來聲樂室。」吳偉的眼神高亮了兩分,一臉的意外。

好寶寶,你就收了我吧! 「咱們張老師會來聲樂室。」李雲頓了頓,然後微微一笑道:「那個溫柔漂亮的張老師。」

「哇靠,張老師怎麼都和溫柔漂亮搭不上關係好吧…」吳偉整個人打了一個冷顫,不想再說張老師的事情,只是自顧自的上到了台上,坐在灰塵滿滿的演奏台上,有些驕傲的說道:「當年啊,我可是班級樂隊的主唱,在這會場上歌唱,不知道俘獲了多少年輕小學妹還有學姐的芳心呢。」

吳偉一臉臭屁的表情,說得跟真的似的。

不過李雲覺得這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性,畢竟眼前這個吳偉怎麼看都是一個元氣滿滿的大帥逼,就算唱的難聽那麼一點點,那八成也是會受到不少女生的歡迎。

「就在前不久的時候,我的歌喉才征服了不少學妹,我還被表白了哦,被表白了哦,被表白了哦。」吳偉一臉的得瑟,重要的事情說三遍,好像在炫耀一樣。

面對得瑟的吳偉,李雲只是嘀咕道:「無限重複著曾經發生的事情嗎,將這裡和外邊完全【隔】了開來,看來是浩然正氣的作用吧…」

此時得瑟完了之後,吳偉坐到了台上,沒有絲毫的猶豫,就已經坐上了這已經布滿了灰塵的椅子,也不嫌棄上面的灰塵,又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了一把吉他來。

「嘻嘻,我跟你說,當年哥可是吉他手兼主唱,樂隊里就我最重要,不僅僅這樣,我還能兼任鼓手還有貝斯手,我超牛逼的…」

說到這裡,吳偉開始彈了起來,吉他的旋律十分的簡單,就是普通的【小星星】,只是這明明很幼稚的兒歌,簡單的旋律,卻能聽得讓人寧靜下來。

李雲就這麼靜靜的聽著,吳偉彈唱著這小星星。

繁星點綴,長歌點燈,簡簡單單的旋律,悠揚的語調…



很快,一曲小星星結束,清唱環繞吉他聲,讓周圍是一片的寂靜。

李雲笑著讚歎道。

「很好聽的小星星。」

「嘿嘿,很厲害吧,當時我用這招,配上一手飄逸的長發,那把妹可是無往不利的。」吳偉甩了甩自己並不存在的秀髮,又一臉垂頭喪氣的說道:「不過呢,我這一頭秀麗的長發,因為不和學校標準被可惡的教導主任剪掉了,可惡啊,那個禿頂到四十歲活該單身一輩子的死胖子…肯定是因為嫉妒我在女生里的人氣。」

看著吳偉,李雲忍不住嘴角抽搐吐槽道:「學生的天職就是學習啊,你每天想這些東西真的不怕被老師打死嗎…」

吳偉聳了聳肩,將這吉他放在了旁邊,一臉感慨道。

「當時的學長還有學弟們曾經說過同樣的話啊,那時候,因為學長還有學弟們的要認真學習,天天向上,還說什麼理想和現實是要分開來講的…不過我覺得,當一個歌手也是現實啊,當歌手就一定是理想嗎,等追逐到了理想,把他變成現實不就可以了。」

李雲靜靜的傾聽,吳偉就這麼自顧自的講著。

「我呢,學習十分的差勁,無論怎麼學都學不會的那種,不過呢,我在唱歌這方面意外的很有天賦,當時很火的【離歌】,很多人高音都唱不上去,而我可以,當時我是超自豪的…在班級演唱會的時候,大家都在為我顫抖,為我歡呼,我當時就覺得,以後的夢想,就是當一個歌手,為此我學了樂器,學了貝斯,學了好多好多原本我一竅不通的東西,為了就是當一個歌手…在途中我認識了她們,認識了我的吉他手,我的鼓手,我的貝斯手,我的燈光師…只是後來,大家都離開了我啊,因為大家都要追逐現實。」

「可夢想終究是夢想,現實卻是現實。」李雲直接站了起來,取出中品拂塵,將這聲樂室內的所有灰塵都一掃而凈,隨即淡淡道:「對於你來說,這是可能到達的現實,但對於你的樂隊成員來說,這只是黃粱一夢而已,一個在高中參加的小小社團,能夠代表著揮灑著青春的現在,但代表不了現實的未來。」

吳偉沉默了,又從不知道哪裡掏出了一隻可樂來,仰頭喝了一口之後,呢喃道:「是啊,對於我來說這理想就是我的現實,但對於他們來說,這只是一場青春旅客的過客而已…」

看著明顯有些失落的吳偉,李雲沒有說話,只是坐著,兩人相顧沉默。

不知道過了多久,李雲站了起來。

看著站起來的李雲,吳偉抬頭說道:「你要走了嗎…一路走好哦,回去的時候小心保安大哥,他超可惡的,以前我朋友沒穿校服混進來直接就被丟了出去。」

「被丟出去不是很正常么,或者說不丟出去才是不正常的好吧。」李雲嘴上吐槽著,不過還是站了起來。

來到了窗檯面前,看著皎潔著月色,輕聲道。

「只是覺得,時辰已經到了。」

「啊?什麼時辰。」吳偉有些疑惑。

嘎吱——

聲樂室的大門被推了開來,有人進來了…

是張老師。 「你怎麼在這裡,還沒有回去嗎?」張老師在看見李雲的時候滿臉的意外,根本想不到李雲會在這裡。

「閑暇無事,在這裡逛逛而已。」李雲微微一笑,就這麼坐在其中一個觀眾席上。

如果是別人的話,在這漆黑的環境聲樂室中坐著,張老師覺得自己可能會先選擇報警,然而看著是李雲,猶豫了一下道:「李雲,雖然我挺相信你的人品,不會做一些偷雞摸狗的事情,但這裡的保安不覺得啊,如果你還不離開的話恐怕會被當成潛入的小賊吧,以前也有不少外校人員潛入的事件了,到時候被丟出去可不是一般的丟人。」

此時,李雲沒有直接回答張老師的話,只是輕言笑著,想到剛剛吳偉也說過同樣的話,兩人實在是有些像…

「老師,你不也是大晚上的來到這裡了么…」

張老師有些語塞,看著李雲好像不打算走的意思,也是有些無奈,沒有去觀眾席,而是來到了台上的某個角落裡坐下,對於這個位置李雲有印象,剛剛使用除塵術的時候,也就只有上面那一小片是最乾淨的。

看著台上的張老師,李雲默然道。

無論過了多少年,張老師都會選擇那個位置啊…

「李雲,你是很好奇老師我是為什麼這些年之間都來到這裡吧。」張老師撩了一下自己的頭髮,一臉溫柔的看著這檯面,隨即轉身望著窗外,看著天上的點點繁星。

「好奇自然是好奇的,只不過,現在看來真相卻已經不那麼重要了。」李雲看著張老師,淡然一笑道:「因為貧道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原委了。」

將軍,你手下又被策反了! 張老師一臉的驚愕,在月光之下,看著李雲那一張純良不像說謊的大眼睛,真的找不出任何破綻來,說得好像真的似的。

「不是吧,你這忽悠老師呢,以前你可不是這樣的人啊…」

「真假與否先不多說,現在貧道只有一個問題要問老師。」李雲盯著張老師的眼睛,悠然道:「老師,在夢想和現實之間,你會選擇哪個。」

夢想和現實…

張老師的腦袋被這個問題沖得一片空白,同樣的問題,同樣的地方,同樣的語調。

看著李雲認真的雙眼,張老師一時語塞,竟然不知道怎麼回答。

「我…」

「老師,不用著急著回答,就好像當年一樣,你已經做出了選擇,無論回答是什麼,都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李雲淡然一笑,在這諾大的聲樂室里來回渡步,黑夜安靜,即使只是一點點的聲音,都能造成不小的迴響。

空氣突然安靜了下來——

滴答,滴答,只有屋外漏水的屋頂有著聲音。

「是誰告訴你這個問題的…」張老師一臉複雜的看著李雲,臉上的表情有失望,有惶恐,還有一點點的希翼,希望李雲說出的名字。

「自然是有人告訴我的。」李雲看著身後,屬於主唱的台上,那個閉著雙眼,陶醉在

自己的木吉他聲線下的吳偉。

吳偉和張老師,好像兩條不相交的平行線,你看不到我,我看不到你,李雲是兩邊都看得到。

「真的是他告訴你的嗎…」張老師順著李雲的目光望去,看著那屬於主唱的演唱台,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那麼,我來回答這個問題吧,我會選擇自己的現實,屬於自己的現實…我會成為一名老師,一名屬於第八中學的老師,每天看著孩子們上課下課,每天按部就班的備課,每天批改著學生們的作業…還有每天等著某個人,想給他一個答案。」

「即使知道這個人,再也等不回來了嗎?」李雲目光灼灼的看著張老師。

張老師默然,沒有否定,猶豫了半響,最終還是點了點頭,自己在這裡,等著某個早就已經等不到的人,每日每夜…

久而久之,張老師覺得來聲樂室已經成為了一個習慣,在這裡能認真的思考問題,能夠對著空氣傾瀉自己在生活教學中遇到的不快,能夠在這裡回憶起當年的事情來。

有時候,張老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來到這裡是因為要來等人,還是因為興趣使然,亦或者是因為純粹的習慣而來到這裡。

「我已經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來到這裡了…」張老師一臉認真的看著李雲,說道:「你說,他真的在這裡嗎,真的…告訴了你我們之間的事情嗎?」

「是與不是,又有什麼分別呢,最重要的是,老師你的答案,究竟還要等待下去嗎?不讓自己釋懷,始終留在三班,始終追尋著,那追逐夢想的身影。」李雲淡淡的說道。

張老師沉默片刻,還是點了點頭…

「有時候,所謂等待,究竟有沒有意義已經不重要了…但即使如此,我也一定要等下去,等到我等不動為止,等到我不能等下去為止,我還欠他一個答案,沒來得及告訴他。」

「福生無量天尊…」李雲輕輕的說道:「所謂的等待啊,就是因為執著才顯得美麗…老師,感謝你當年的照顧。」

『叮,恭喜宿主應了張彩華的緣。』

『觸發任務:十年等一回,一個答案,一段人生。』

『任務獎勵:隨機高級道法。』

『失敗懲罰:道袍變為粉色女款十日(不可脫除)』

李云:「……」

其實比起變成女款,李雲寧願這失敗懲罰是變成女孩啊,尼瑪一個大男人穿著粉色系的女款道袍,絕對會被當成變態的,想想那一副場景,絕對會被當成偉大的行為藝術家。

「系統還是你會玩啊,下次你是不是就要讓我內褲穿在道袍外邊了?」

「宿主,你的建議十分的誠懇,本系統會酌情採用的。」系統用真誠的語氣回答道。

此時,李雲也已經懶得糾結系統的惡趣味了,只是單手指著皎潔的月色…

「庇護於此地的正氣啊…」

話音剛落。

背後的法相,睜開了雙眼。

三目金瞳,雙手結印。

「助貧道,了結這一段緣吧…」

庇護於此的氣運,響應了召喚—— 浩然正氣,三神的氣運進入了法相之內,最大限度的驅動『森羅萬象』這一道法。

「這玩意跟神打術是一個道理吧,請神靈氣運上身,強化自體術法,感覺我現在優勢很大。」李雲感受著身後法相承受的強大氣運,有些暈乎乎的,一股無比強大的力量在身體里涌動著,只是這力量不屬於自己,僅僅只是用來驅動術法的存在。

「你被強化了,快上。」系統說道:「你現在使用的森羅萬象,能夠讓幻境最大限度的趨近於真實…」

「最大限度,那麼是真的還是假的?」李雲打趣道。

「真亦假時假亦真,大夢黃粱,莊周夢蝶,誰知真假,或者說,在這種情況下,真假已經是無所謂了,眼見之處,即是真實。」

系統話音剛落,森羅萬象已經張開,以幻境為卵,以世界為巢,孕育出的最真實的幻境。

「萬事皆虛,萬事皆允。」

話音落下,森羅萬象已然完成…



依然是在那一間聲樂室里,只不過如今的聲樂室,並非灰塵滿布,窗外也並非黑夜墨,外邊的陽光灑進聲樂室內,讓人如沐春風。

張彩華看著周圍的一切,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只是在感受著周圍溫暖的陽光,再捏捏自己的臉蛋時,才發現這一切都不是在做夢,自己回來了,又回到了當年的時候,一身漿洗得有些發黃的舊校服,還有胸前一定要規定帶的校牌。

看著校牌上的自己,扎著長長的馬尾辮,甜甜的笑容,那是年輕時候的自己…

張彩華摸著這牆壁,傳來的觸感是那麼的真實…不對,就是真實了。

「這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張彩華呢喃道,她覺得自己是活在夢裡。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打斷了張彩華的思緒,一個有些胖,髮際線有些高的胖子,匆忙道:「張彩華,你發什麼呆呢,等一下就上了。」

說完,胖子把手裡的木吉他甩到了張彩華的手上。

張彩華愣了愣,接過了木吉他,呢喃道:「教導主任…」

「卧槽?教導主任?」胖子猛然看了看周圍,同時長舒了一口氣,責怪道:「哪來的教導主任,你特么不要嚇我啊,要是把我這最後一點頭髮嚇掉了你得賠。」

胖子珍而重之的摸了摸自己的秀髮,一摸,又掉下一撮來,看得胖子是欲哭無淚,無語凝咽…

張彩華看著胖子撲哧一笑,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看了看周圍的場景。

台上的自己,台下的同學們…

毒愛:前妻的祕密 拿著自己的木吉他,坐在了屬於自己的位置上。

此時,一個少年站了出來,乾淨利落的短髮,穿著白色的校服,臉上掛著陽光的笑容,散發著只屬於青春少年的味道。

「大家想我嗎!我又回來啦!哈哈哈哈哈哈!」

「吳偉——」

「吳偉——」

「吳偉——」

現場一陣人聲鼎沸,學生們都一陣沸騰,大白天的,拿著熒光棒和貼紙在瘋狂的搖擺著,一個個原本在班上的好學生瞬間化身成了小迷妹。

「好嫉妒啊,果然長得帥氣就是能夠為所欲為,為什麼我不能那麼帥,我不服氣啊!」胖子拿著電子琴站在旁邊,臉上滿滿的都是嫉妒。

「哈哈,胖子你應該減減肥了,不然連我一半帥氣都不會有,以後是不會有女孩子喜歡你的。」吳偉甩了甩自己並不存在的秀髮,咧著一嘴大白牙說道:「你丫的,運動一下吧,不然髮際線會繼續上揚的喲。」

「切,我才不呢,運動是不可能運動的,這輩子都不可能運動的,有這時間我還不如回家追漫畫呢…趕緊的,等一下就要開始表演了,你給我悠著點,這可是咱們這學期最後一次演唱了,你是主唱,最重要。」胖子癟癟嘴,調試著自己的電子琴。

吳偉一臉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轉身,看著張彩華,同時臉龐還靠近了她,一臉疑惑道:「張彩華,你咋的就哭了呢…」

「我…哭了嗎?」張彩華呢喃自語,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淚流滿面,一臉迷茫的伸出手,摸上了吳偉的臉龐,感受著上面傳遞來的溫暖。

是真的,是吳偉,從身子的溫度,到語氣,都沒有任何變化的吳偉。

現在的張彩華不知道自己是穿越了還是怎麼的…

「啊…說過別老摸我臉了啊,特別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吳偉雖然嘴上吐槽著,不過沒有阻止張彩華的下一步動作,隨後笑著說道:「對了,當年我問你的問題,有沒有回答呢…」

「答案…你也在等嗎?」張彩華盯著吳偉的雙眼說道。

吳偉點了點頭。

然而就在張彩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吳偉又伸手遮住了她的嘴巴,嘻嘻笑道:「先別說,等演唱結束了再告訴我答案吧,我會等著的…」

「嗯,等演唱結束之後,完成我當時沒能前來的演唱。」

張彩華笑著點了點頭,伸手撫摸上了吉他的弦,不去多想這到底是現實還是虛假,是過去還是現在,只想著如今的自己是吉他手,屬於校園,屬於三班,屬於樂隊的吉他手。

觀眾席上的學生們吶喊著,為台上的演唱者們歡呼。

很快,鼓手,貝斯手,燈光師,全部都已經到位…

「今天的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和當時不同,今天大家都在我身邊…我優勢很大,已經沒什麼好怕的了…」吳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把話筒湊到嘴邊。

吉他的弦響起,貝斯手奏起,電子琴聲躍起,燈光走起——

台下的學生們都安靜了下來,等待著接下來的演唱,大家都在期待著吳偉的歌聲,樂隊的聲音。

吳偉緩緩開口,只屬於他的歌聲響起來,有些低沉,有些滄桑,和平時說話跳脫的帥氣少年音完全不同。

【一開始我只相信】

【偉大的是感情】

【最後我無力的看清】

【強悍的是命運】

【你還是選擇回去】

【他刺痛你的心但你不肯覺醒】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