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周霜霜和莊敘的視線也跟着過去了。

下一秒,陳伯倫又痛苦的伸出手掌,半抓着頭髮。

他快哭出來了。

“我沒有辦法——”

…………………

這是周霜霜第一次見他這麼脆弱的模樣。

也是最後一次。

因爲下一刻,就在他準備動作的下一刻,門口傳來長串的腳步聲——

記者們快要衝進來了。

陳伯倫的神情陡然發生了變化。

他目光復雜的看了看陳侖,對周霜霜和莊敘吩咐道:“看好他,別叫他傷了自己。”

白大褂的身影主動向門外走去,屋子裏,只餘下那沉靜的聲音——

“他不會有事的。”

……………………

所有人的目標都只是陳伯倫而已,他從屋子裏出去,這房間便安靜了下來。

陳侖的掙扎仍在繼續。

周霜霜藉着手機手電筒的燈光看了一眼,喉嚨口不間斷的繁衍和死亡仍在繼續,叫她多看兩眼,都覺得自己喉嚨口也癢癢的。

她只好側過頭來:“陳侖這樣,真的沒事嗎?”

莊敘回過神來,表情淡然又帶着些惆悵:“老師既然那麼說了,那就肯定會沒事的。”

恰逢此刻,陳侖的掙扎也小了很多——他體力不夠,此刻早已累了。

只一轉眼,甚至就已經沉沉睡去了。

周霜霜心中一緊,急忙確認他的脈搏——

她鬆了口氣。

………………

兩個人在屋裏等待着,心情反而越發焦灼。

周霜霜索性沒話找話:“莊敘,你爲什麼只在私底下喊陳伯,我是說,陳先生‘老師’呢?”

日常提到,反而都是用更生疏一些的“陳先生”。

莊敘勉強笑了笑。

“我覺得,只有這樣,才能多少緩解一下,我對陳先生的崇敬。”

他說起自己的導師,兩眼都綻放着灼灼的光輝——

“你沒有記憶,也不是專精科研的人,所以不知道,陳先生他到底,是有多厲害!”

“甚至我覺得,之前那個陳先生嗤之以鼻的說法,華國科研第一人的說法,根本一點也不誇張!”

“陳先生在華科院上班,那裏每天的研究或者實驗,不知到底有多少……而陳先生,就是不論是誰呢項目,他都能一針見血的說出關鍵部位!”

“那可是華科院呢!全國最頂尖的人材,大部分都在那裏。”

他轉過頭來,越說越來勁兒。

此刻周霜霜瞅着他激動的情緒,深覺自己彷彿get到了什麼了不得的點!

“不過,正因爲如此,陳先生其實在華科院,人緣並不很好。”

“其實想想也是,他都那麼聰明瞭,爲什麼還強求情商高,要委屈自己呢……所以,陳先生申請自己的獨立實驗室後,我第一時間就報名跟着了!”

“入駐這別墅的最初一個課題,就來源於基因融合項目…那時候,我們連理論都還沒有數據呢……”

莊敘絮絮叨叨,儼然陳伯倫就是他這追星族的愛豆。

愛豆的故事,自然是能說個三天三夜的。

周霜霜還是第一次系統的聽到陳伯倫的消息,她也睜大眼睛,耐心的聽着。

不爲別的,只爲了多瞭解瞭解陳伯倫——

因爲連續三個世界,出現了不同年齡段、不同年齡段樣貌的林侖(儘管這個世界換了個姓氏),所以,這之間肯定是有某種聯繫的。

比如星環城的林侖,因爲星環城人人都是政府的胚胎室出來的,出身暫不可考了。

但是現實中,陸綿綿的外甥林侖,那個裝載了機械肢的林侖……

跟如今昏睡着的少年,真的……太像了!

……………

周霜霜腦內大戲比較多。

她猜測,既然這個世界有林侖/陳侖,又有陳伯倫這樣一位父親,那麼,現實中的林侖,是不是也有一位生身父親?

不管以後他們會不會見面,可開元通寶帶來得巧合性,周霜霜從來不敢放鬆。

畢竟,以她的腦容量,想要徹底摸清楚開元通寶的規律和規則,那恐怕……

要猴年馬月了。

她所能做的,就是不斷提升自己,從任何一點細微之處,查尋真相。

當然啦——

佛系九零周霜霜表示:其實查不出來也沒什麼的。

這些世界,她認真的奮鬥過了,認真的付出過了,想做的,該做的,她都做了。

不管以後會發生什麼,最起碼,目前的她,不覺得後悔。

她擡起手掌,掌心中,銅錢滴溜溜轉着,發出了瑩白色的光芒—— 陳伯倫已經召開臨時記者發佈會,莊敘在看了看昏睡的陳侖後,猶豫的對周霜霜說道:

“那……小侖就拜託你了?”

周霜霜點點頭。

“行。”

莊敘再怎麼情緒難以收拾,可他到底還是陳伯倫的助理,新聞發佈會,他不提前去打個底稿的話,天知道陳伯倫會不會不管不顧,什麼話都說——

…………………

“大家好,我是陳伯倫。”

“首先,作爲國內基因融合項目工程總工程師,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大家——”

“目前,我們面臨的,還不是最後一步。國務院至今爲止,也仍未準允進行臨牀實驗。”

“因此,我們的進程,仍舊停留在理論階段。”

“所謂的‘基因融合已經成功’,純屬無稽之談。”

傲嬌老公,別纏我! 莊敘匆匆趕到現場,這才發現,底下長槍短炮,烏壓壓一片人頭,來的,絕對不止上層通知的那幾家!

——怎麼回事?

他看向一旁的外聯。

外聯小夥兒二三十歲了,記者們嘩啦衝進來的時候,長長的攝像頭和話筒可是毫不留情的往他臉上杵。

此刻面對莊敘的憤怒與質疑,他心中也委屈的緊——

“陳先生堅持,要麼一個字不說!要麼,就把所有媒體都叫來……”

他湊在莊敘身邊,小聲說道。

……………………

莊敘:……

果然是陳先生的風格。

他能怎麼辦呢?

此刻,只能慶幸,一直到現在爲止,陳先生面對這幫傻逼記者的態度雖然略微強硬,但是說出的內容,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

“陳先生說了,讓法務部的好好做準備,等新聞結束,一個個的,從單位到個人,告不死他丫的!”

外聯小夥又一次湊過來,惟妙惟肖的複述了陳先生的話,頭又很快的擺正了。

莊敘:……

——看來這回是氣的狠了……

他看看臺上,聽着目前的講話——雖然看似強硬了點,可是作爲一心爲國爲人民的總工程師……沒毛病!

完美!

他在心裏偷偷鬆了口氣。

敗絮其外,金玉其中 ……………………

莊敘這口氣鬆的太早了。

他剛在心裏盤算着怎麼把陳伯倫終止項目呢想法拉回來,就聽臺上的人發言了。

“當然了,以你們的智商,就是寧願相信我這裏一名被辭退的生活助理的話,也不願意相信國家…的這個智商,我覺得基因融合項目目前還未有進展,實在是上天的恩賜。”

“不然,就算壽命長了,可腦容量半點沒有改善的話,大約也還是沒什麼前途或者未來的。”

衆記者:……

陳伯倫一口氣說完這幾句話,臉上緊繃的表情倒是肉眼可見的微微放鬆一點了。

可憐莊敘和外聯小夥面面相覷,此刻恨不得哭出來——

大佬!不要啊!

……………

外聯小夥看着自己親自鬆口放進來的一羣羣記者,此刻身子都有些打擺了。

他嘴脣顫了顫,無助又可憐的看向身邊的總助莊敘:“莊總助,您…陳先生……你們……他,他……”

莊敘絕望的一抹臉,自暴自棄。

“哦,陳先生一直都是這風格,不過在此之前,是由助理給他提前準備稿子的。”

………………

先不說底下記者們是如何譁然,又是如何用一個個驚悚的詞語,來形容陳伯倫的每一個字眼,又是如何在心裏罵他千百遍的……

但始作俑者,至今依然淡定。

陳伯倫想起此刻已經昏睡的陳侖,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沉痛與決絕。

他的手不動聲色的撫過腰側。

………………

陳侖還沒有醒過來,周霜霜在屋子裏看着外頭新聞發佈會的直播。

這一刻,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彈幕早已經被她屏蔽,恰好看到了陳伯倫的動作。

那裏……是怎麼了?

如果只單單看這個視頻,自然是不會察覺出什麼異常的,這就只是一個單純的小動作。

但是,周霜霜之前在這個房間裏,已經見過這個動作了。

所以……那裏有什麼?

她回頭看看依舊沉睡的林侖——應該,是跟他有關吧………

屏幕裏,陳伯倫的眼神突然直直盯着鏡頭。

長鏡頭推進之後,他的眼神,彷彿直直盯入周霜霜的心。

又來了!

她緩緩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心臟——

砰!

砰砰!

砰砰砰!

心臟跳動的越來越厲害。

這一刻,屋子裏的氧氣都彷彿稀薄起來。

那雙比常人略淺淡一些的瞳孔,此刻彷彿凝聚着刀劍一樣的力量。

周霜霜不知道別人看起來感覺如何,但這一刻,她只感覺到呼吸都困難了許多。

——那是身體發出的警告。

——危險!

——危險!!

——危險!!!

………………

短時間的特寫後,陳伯倫緩緩開口了。

“基因融合項目雖然未曾取得臨牀資格,目前也並沒有大的突破,但是,直至今日,我仍舊堅信,它,是我們的未來的路。”

“可惜。”

“我已經老了。”

我的天命嬌妻 他三十歲了,明年,他的身體就會迅速老齡化,體力和腦力,都將大幅度衰退……

這是這個世界所有人的道路。

他也並不害怕。

陳伯倫輕聲說道:“我沒虧待過任何一名工作人員,我雖然有私心,但主持項目期間,一直兢兢業業,從來未曾無故耗費光陰。”

“但是,我被冠以獨裁的名義,無論如何,這個項目,我無法再堅守了——”

一旁一直處於自暴自棄狀態的莊敘此刻陡然瞪大了眼睛!

他幾乎是失態的叫了出來:“老師!”

現場鴉雀無聲,陳伯倫的聲音和他同時響起——

“從即刻起,我將辭去基因融合項目總工程師的職務,並從項目中徹底脫離。”

“基因融合,就到這裏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