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咻!咻!

幾支箭射了過來。

「嗯……」秦驍悶哼一聲。

「你受傷了。」見到秦驍手臂上的箭支,蘇雯瀾緊張地說道:「這樣我們還是跑不掉。 穿書八零大佬們要養我 把我放下來吧!」

「我追了這麼多天,就是為了把你搶回去。現在放你下來,那我這些日子不是白費心思了嗎?」

「可是,這樣下去我們照樣逃不掉。」蘇雯瀾抹了一把他的手臂。

手指黏黏的,血腥味還散開了。

「我們先在山上躲一夜,明天再說。」

蘇雯瀾見他執意如此,只有聽他的安排。

從離京到現在,秦驍幾乎沒有休息過。現在又受了傷,可見已經是強弓之末。

在蘇雯瀾和秦驍上山後,秦黎辰和手下也追到了山腳下。

「世子爺,這深山老林在夜間是很危險的。先不說那些野獸,就是機關陷阱就有不少。咱們還追嗎?」

「不追,難道看著他把人帶走嗎?」秦黎辰捏緊拳頭。「不管用什麼辦法,一定要把人給我搶回來。」

那是他的女人!這次,他誰也不會讓。

「是。」隨從只有上山。

「不許打火把。」秦黎辰再次發出指令。「聲音放輕些,不要打草驚蛇。」

隨從應道:「是。」

山裡很大。

在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見五指,卻要在這麼龐大的山脈里找兩個人,那就好比大海撈針。

深山裡,秦驍停了下來。

他拔掉箭頭,往懸崖下扔去。

「你做什麼?」

「深山裡有野獸。血腥味容易把野獸引來。」秦驍一邊說著一邊擠著傷口,讓鮮血流得更快。

「所以你在做什麼?」蘇雯瀾連忙撕下裙擺,等他停下動作就把傷口包紮起來。

「秦黎辰肯定不會放棄追蹤。等他順著血跡追過來的時候,要是遇見幾頭野獸,那不是就好玩了?」

蘇雯瀾扶住秦驍:「他會不會遇見野獸我是不知道的。不過,再這樣下去,你就要失血過多了。」

「這點傷勢不算什麼。比這個更嚴重的傷勢我都習慣了。走吧,找個安全的地方歇息一下。」

嗚!嗚嗚!嗷嗚!

聽著那些狼嚎聲,蘇雯瀾格外的警惕,就怕突然衝出來一頭野獸。

走了一會兒,找到一個山洞,就扶著秦驍進了山洞。

「等一下。」

秦驍在洞口停下來。

「你在這裡等我,我先進去看看。」

「一起去。」蘇雯瀾當然不會放任他一個人面對危險。

「行。」秦驍拿出打火石,點燃一個火把扔進洞里。

半晌,裡面沒有動勁。

「至少肯定裡面沒有大型的野獸。」

「快進去吧!還不知道箭支上有沒有毒,坐下來讓我給你檢查一下傷口。」

「他不會用毒的。」秦驍找了個地方坐下來。

洞里非常簡陋,看得出來是個天然的山洞,沒有人或者野獸在這裡呆過。

洞里非常潮濕,只能暫時住一夜,不能在這裡呆太久。否則沒病也會變成有病。

蘇雯瀾先在洞口撿了些乾柴點燃篝火,讓洞里的溫度高些。

「把洞口遮住。」秦驍站起來。

「你坐下吧!我去遮。」蘇雯瀾壓著他坐下來。「你現在安份點,不要讓自己昏過去。要不然更讓人擔心。先不說有肅王世子的人在追蹤,就算沒有后敵,這裡也找不到大夫給你看傷。你可不能倒下去。」 將洞口遮好,回到秦驍的身側。

用匕首劃破他的衣服,露出受傷的位置。

「看上去沒有中毒。」

「嗯。」秦驍流著冷汗。「不過再這樣失血下去,身體照樣撐不住。」

「我還以為你是鐵打的。」蘇雯瀾看著他。「身上有傷葯嗎?」

「就算有,在跑動的時候也掉了。」秦驍靠在石壁上。

「石壁潮濕,你要是受了寒,傷上加病,不需要肅王世子找過來,我直接把你送上門得了。」

蘇雯瀾嘴裡埋怨,將秦驍的身體搬過來,讓他躺在自己的腿上。

正好這樣也可以檢查他受傷的傷口。

只是,要是有其他人在這裡,肯定會說她不知檢點。

秦驍看著面前的蘇雯瀾。

她在他的身邊,真好。

只要能夠把她帶回來,別說只是受了箭傷,就算少條胳膊也無所謂。

「瀾兒,要是我們死在這裡了,你後悔嗎?」

蘇雯瀾睨視他:「後悔。」

「好無情。」秦驍無奈。「就不能說句話哄哄我?」

在這場感情里,向來都是他在唱獨角戲。這樣的回答並不奇怪。他早就料到她會有這樣的回答。

「如果不是我,你就不會受傷,不會有生命危險。早知道是這樣的情況,還不如跟他走。我怎麼不後悔?」

秦驍抓住她的手掌。

「別亂碰,你受傷了,小心讓傷口加重。」

「你牽著我的手,我就不痛了。」

「我在幫你包紮傷口呢!要是現在是大白天,我還可以去山裡找點治傷的草藥。偏偏現在一片漆黑,而且肅王世子的人也在找我們。你先忍一下,等天亮了,對方又沒有找過來,我再悄悄幫你找葯。」

「不要去冒險。只要你陪在我的身邊,對我來說就是最滿足的事情。」

蘇雯瀾為他包紮好傷口。

寡婦的寵后之路 秦驍很累。失血過多,又持續了幾個時辰的騎馬趕路,甚至與肅王世子的手下鬥智斗勇。身體撐不住了。

蘇雯瀾維持著那個姿勢,抱著秦驍看著火堆。

剛才睡了會兒,她現在不是很困。再加上外面狼嚎聲一道接著一道,又有肅王世子這個危險的人物在虎視眈眈的,也沒有辦法睡過去。

「秦驍,你發熱了。」

蘇雯瀾察覺秦驍的身體有些燙,摸了一下他的額頭。果不其然,他的額頭很燙,而且還沒有汗水。

「怎麼辦?」蘇雯瀾遲疑。「這裡沒水,又沒有葯。」

秦驍緊緊抱著蘇雯瀾:「好冷。」

「明明這麼燙,他卻一直叫冷。這可怎麼辦?」蘇雯瀾抱著秦驍的身體往火堆挪了挪。

「瀾兒,好冷。」

「我在。」蘇雯瀾脫下外衣,裹在他的身上。「早知道把披風披走了。剛才為什麼不要秦黎辰的披風?」

「瀾兒……」

「雯兒……」

「瀾兒……」

「斐兒……」

蘇雯瀾摸著他的額頭。

另類保鏢:龍潛都市 她的手冰冰涼涼的,放在秦驍的額頭上時會很舒服。

此時他已經迷糊了,一會兒叫『瀾兒』,一會兒叫『斐兒』。

「斐兒,我終於找到你了。」

蘇雯瀾看著他:「你說的斐兒是我,還是別人?」

這個時候居然有點吃味他說的那句『我終於找到你了』。總覺得這句話不是對她說的。

秦驍的身上有蘇雯瀾的衣服,沒有剛才那麼冷,也不像剛才那樣一直顫抖。

又過了一會兒,秦驍又開始不規矩起來。

他將手伸進蘇雯瀾的衣服里,試圖尋找溫度。

竹馬難當 碰到蘇雯瀾的肌膚,後者被刺激得顫了一下。

「好舒服。」

蘇雯瀾臉頰微紅。

「算了,誰讓你是為我受傷的呢?反正你現在昏迷著,也不知道什麼。」

這一夜非常的漫長。

明明只有幾個時辰,但是蘇雯瀾覺得度日如年。

直到天快亮時,秦驍的燒終於退了。那時候蘇雯瀾才沉沉地睡了過去。

「嗯……」

秦驍發出低吟聲。

他緩緩地睜開眼睛,看向四周。

在看見面前的蘇雯瀾時,眼眸里有片刻的迷茫。

這是……

他想坐起來,卻發現腿麻了。當然,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他的手還在蘇雯瀾的衣服里,而手掌還摸著她柔嫩的肌膚。

他做了什麼?

昨天晚上病了一場,然後就做了禽獸不如的事情嗎?

他咽了咽口水。

悄悄把手伸出來。

蘇雯瀾睡得很沉。直到他把手縮回來,她還是沒有醒過來。他發現她神情疲憊,看上去一夜沒睡。

「瀾兒……」

雖然不忍心,但是必須喚醒她。現在天亮了,秦黎辰的搜山變得簡單許多。這裡不是很安全。他們得找個更加安全的地方。比如說往深山裡走去。

蘇雯瀾聽見秦驍的聲音,緩緩睜開眼睛。

「唔?你醒了?」

迷糊地說了句,想到什麼,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頓時,臉頰紅了起來。

秦驍也有些不自在。

雖然傾慕蘇雯瀾,平時也沒少親親抱抱,但是這樣『親熱』的情況還沒有發生過。

總覺得他昨天晚上太禽獸了,明顯是仗著自己受傷故意佔她便宜,還讓她不好拒絕。這不是強盜所為嗎?

「對不起,我昨天失去了意識,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你昨天晚上燒得利害。我真擔心撐不住。」蘇雯瀾很快恢復正常。「你不是故意的,我沒有怪你。」

「瀾兒不討厭我就好。」秦驍朝蘇雯瀾伸出手臂。「我拉你起來。你被我枕了一晚上,腿軟了嗎?」

蘇雯瀾打量他:「你呢?你昨天晚上病成這樣。現在好了嗎?」

「雖然沒有徹底地恢復,但是比昨天晚上好多了。我們現在必須離開,要不然很容易被秦黎辰抓個正著。」秦驍拉蘇雯瀾起身。「等安全了,我們再找點吃的。現在只有先委屈你一下。」

「我不委屈。」蘇雯瀾跟著秦驍出洞。

山林間有許多野獸和蛇蟲。在不驚動秦黎辰的前提下,還要避開那些毒蟲。兩人也是耗費了些精力。

「這邊沒人。」

「我們那邊也沒人。」

「真是奇怪了。找了一晚上,怎麼還是找不到人影?世子爺已經很不耐煩了。再找不到,我們的腦袋都保不住。」

「這平陽王世子是屬老鼠的吧?怎麼這麼會躲?」

「少說廢話,繼續找。」

等那幾人離開,從後面草叢裡鑽出來兩人。

「果然,秦黎辰還是沒有放棄我們。」

「他跟我一樣,看見你被搶走了,總是不甘心的。我們繼續往深山裡走。越到裡面越危險,越容易甩掉他們。」

「可是我們遇見危險的可能性也更大。」

「瀾兒,相信我。」

「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擔心你的傷勢。要是遇見凶獸,以你現在的身體是扛不住的。」

「你再這樣心疼我,我會忍不住吻你。」秦驍啄了一下蘇雯瀾的嘴唇。

「秦驍!」蘇雯瀾惱怒。「現在不是讓你胡鬧的時候。」

秦驍拉著蘇雯瀾往深山裡走去。每當蘇雯瀾表示擔心他的安全時,他就用那雙幽幽的眼眸看著她。

蘇雯瀾見他執意如此,不再打斷他的計劃,而是全力配合他。

她從來不是什麼嬌氣的閨閣女子。在遇見難題的時候,她也能幫他出主意。

「秦驍。」蘇雯瀾扯了扯秦驍的衣角。「這裡很適合做個陷阱。反正還沒有追上來,不如……」

「聽你的。」秦驍是做陷阱的好手。既然連蘇雯瀾都看出來這裡的條件不錯,他當然可以發揮得更好。

沒過多久,一個完美的陷阱完成,他們繼續往裡面走去。

「這裡有他們的腳印……」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