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哈哈哈,侯雄啊侯雄,你真不是個東西!罷了,看在計劃上,此事不提!”白天魏顯然看出了這三人的身後,如今到好,當着這白家家主的面把事情挑明瞭說,此刻這白家族人還未知曉這白毅身後三人的真正身份,但是若這白家家主同意了此事不在議論,那麼及等於結束了這白家對於這盜雲之修的追殺!

“趕緊融合身體吧!!”白天魏神情略有不悅,隨意便向白毅猛地拍了一掌,這一掌白毅感受到了無窮的力量,但是這股讓人窒息的力量並不是針對白毅的,而是全部轉向自己體內的侯首領。

原來這白天魏是在用靈力在驅使侯首領的靈魂,融入其身的!白毅期初還沒有任何感覺,但是緊隨其後,便是感到了一陣劇烈的疼痛,渾身上下如同被數萬只螞蟻撕咬一般。

不僅僅是如此,整個腦海之中更是一片混亂與神經的麻木!沒想到這靈魂的出竅,竟讓白毅也如此劇痛,但是這侯首領確是極爲舒暢,衆人看見一道藍色靈魂從白毅的體內全部融合道那具身體之中。

就在此時,整個天空瞬間黯淡了整個大海的海水更是掀起了驚濤駭浪,就連這荒島更是發生了劇烈的顫動,無數巨石花落,無數荒島邊緣碎裂直至下沉。

就連空氣之中都充滿了一股爆裂之氣,就單憑這氣勢,白毅便感受到了這侯首領的不凡!

“我萬魔人侯雄重生了!!哈哈哈哈······”

侯首領的聲音傳遍整個天地之間,這聲音更是飄搖直入天際,久久不能平靜!衆修士皆是一臉的震驚與駭然之情。 「王八蛋!居然還敢偷襲,我先殺了你!」一個至尊境中期的短髮男子咬牙一喝,手中祭出一把闊刀,連續劈了幾刀。

九道刀芒,如九道驚濤駭浪奔涌而來,威力一道高過一道。

第一道刀芒襲來,楊恆的紫色劍芒開始劇烈晃動起來,直接被絞碎了快三分之一。

第二道刀芒接踵而至,就像是一道利刃切過,所有的劍芒全部消散一空。

楊恆看到對方使用的刀法雖然和之前的鵬飛尊者是一樣的,但是威力卻大了很多倍。

他牙關一咬,再次劈出「星空陣法劍」。


一百多道劍芒很快在空中形成一個陣法,周圍的靈氣狂涌而來,所有劍芒的威力開始暴漲。

「這是什麼劍法?居然這麼厲害!」短髮男子眉頭一挑,眼睛死死地盯著前面的紫色劍芒。

一聲聲巨響之後,這片空間變得曲扭起來,旁邊圍觀的修為也被一道道氣浪震的不斷往後面退去。

楊恆看到第三道和第四道劍芒已經全部被擊碎,他也不斷的施展出「星空陣法劍」。

整個楊氏丹藥的上空就只看到無數紫色的劍芒一劃而過,就像飛蛾撲火,很快就消失不見。

一直劈出了十幾劍,楊恆耗費了一大半的神元才將對方的這一刀給接了下來。


旁邊觀戰的雲衛谷修士,看到破虛境的楊恆居然接下了一個至尊境中期修士的一招,全都臉色一變,馬上就對楊恆刮目相看。

「沒想到你還有點實力!你再接我一招試試!」短髮修士陰狠地喝道。他正要出手,卻被灰發老者給喝住。

「今天就讓他們多活幾日,下次再來收拾他們!」灰發老者忌憚地看了鳳冶尊者的爺爺幾眼,開始慢慢往後面退去。

現在所有的形勢都對雲衛谷不利,如果再呆下去,不要說滅掉楊氏丹藥,他們這些人能不能活著離開還是個問題,他也不敢冒一個這麼大的險。

「我們楊氏丹藥豈能容你們想殺就殺,想走就走!那我們以後還如何立足!」楊恆冷笑道。

「你還想將我們全部都殺了不成?到時候我們雲衛谷來一個至聖境界的修士,分分鐘就可以滅了你們!」灰發老者厲聲喝道。

「難道我們今天不殺你們,雲衛谷就不會找我們的麻煩了?」楊恆不屑說道,再次舉劍朝著一個破虛境劈了過去。

冥崆和紫風等人也隨即找了一個對手,將雲衛谷其他的修士全部接了下來。

「啊…」

雲衛谷那個打算逃跑的破虛境修士在楊恆的突然襲擊之下,被一百多道劍芒攪到,發出了一聲慘叫,連靈體也直接被抹殺掉。

「王八蛋!我們雲衛谷跟你們楊氏丹藥不死不休!」灰發老者竭力地咆哮一聲,雙眼被怒火充斥的通紅,狀若癲狂。

楊恆手中的巨劍正要再次劈出去,突然察覺到十幾道強大的氣息朝著這邊飛了過來。

其他的修士也很快察覺到了這些修士,紛紛停止了廝殺,快速分成兩個陣營。

「是明玉宗的大長老帶人來了!」

不知誰喊了一句,然後就看到一個黑衣老者帶著十幾個至尊境界修士來到了楊氏丹藥上空。

這還真來的及時,遲不來早不來,正好趕上這個時候來!楊恆心中暗道。

黑衣老者身體在空中停下,掃了楊恆他們一眼,冷笑道:「看來你們雲衛谷也不過如此啊,連一個外來戶都搞不定!」

灰發老者本來就已經憋了一肚子的火,此時被對方一激,氣急攻心,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我聽說你們明玉宗的少宗主也被殺了,很可能就是他們乾的。你們有本事把他們殺了給我看看!」

黑衣老者臉色馬上就沉了下來,對楊恆怒聲問道:「我們明玉宗的兩個長老和戊興尊者是不是被你們殺了?」

「難道我說不是我們殺的,你們就會放過我們?」楊恆毫不畏懼回道。

「果然是你們殺的!」黑衣老者的眼裡殺機畢露,轉身對灰發老者說道:「問酒尊者,現在只能我們聯手才能幹掉他們。」

問酒尊者一聲冷哼,再次帶著人和楊恆他們對峙起來,「現在我們有兩個至尊境後期修士,人數比你們多。我看你今天死不死!」

「明玉宗的可來的真及時,要不然雲衛谷的這些人死定了。現在怕是楊氏丹藥要遭殃了。」

「真可惜,剛剛崛起就要被滅掉,如果再給他們一點時間,可能能成為南州第十個大勢力!」

……

場上形式的突然逆轉,使得周圍的修士又開始替楊氏丹藥惋惜起來。

此時在拍賣行的一個房間里,柳源尊者對宏神尊者問道:「少爺,我們什麼時候出手?」

「不急。如果他連這點場面都處理不了,也不值得我們這麼看中他!」宏神尊者雙目微閉,漫不經心地回道。

「最近他們楊氏丹藥都有修士突破,應該是服用了『天元丹』。他們少了的幾個修士可能全在閉關。但是他們只有一個至尊境後期修士,怕是應付不了。」柳源尊者接著說道。

宏神尊者慢慢睜開眼站了起來,回道:「他得罪了什麼仇家自己清楚,也想到會是這個情況。如果應付不了的話,他早就逃了。先看看吧!」

楊恆看到對方三十多個修士,心裡也開始有些擔憂。

即使城主府派一個至尊境後期的修士過來,但是楊氏丹藥的三十多個至尊境修士有一部分已經受傷,很有可能不是這兩個宗門的對手。


「趕緊動手,免得夜長夢多!」問酒尊者手中的鐵鏈朝著鳳冶尊者的爺爺卷了過去,他身後的十幾個修士也同時祭出法寶沖了出來。

楊氏丹藥七個閉關的修士此時就好像說好了一般,全都結束閉關沖裡面飛了出來。

這七個修士最低的都是碎空境,有兩個是奪命境,這陣容不可謂不強大。

隨著他們的出現,周圍驚呼聲四起。

「原來還有七個幫手!你以為憑他們幾個就可以救的了你?你給我去死吧!」黑衣老者大喝道,一股無形的空間力量朝著楊恆蔓延而去。

楊恆再怎麼自負也不可能去和一個至尊境後期的修士動手,那絕地是找死。

他正想要後退,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好像陷入了萬丈泥潭當中,已經完全動不了。 “這裏到底搞什麼,怎麼像個大都市一樣。”看着往來絡繹不絕的人不免好奇起來。

“你們也是來觀看決鬥的嘛,我這裏有最好的座位,怎麼樣,有沒有興趣。”這時一個帶着草帽皮膚黝黑的人走過來對他們說道。

“決鬥?什麼決鬥?”星雲心想,難道有哪兩位名家再次決鬥劍技,可是也不至於引來這麼多人,人家以命相搏,他們卻在旁惡意圍觀,這也未免太冷酷無情了。

“你們不知道啊,咱們這星海村有個奇景,每年這個時間都會有一頭海獸和一隻火麒鳥來到咱這海灣搏鬥,已經持續了上百年了。”那小販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那麼這些人是看兩頭怪獸搏鬥的。”

“沒錯沒錯,怎麼樣,我這裏有觀看臺最好的位置,咱這麼有緣,我給你們打個折扣。”那小販一臉笑眯眯的。

冥王寵妻:鬼君別亂來 太好了,我也要看我也要看。”一旁的妮悠歡快的跳了起來。

“那就來六張票吧。”星雲也想看看這怪獸之間的競技,一定特別的驚天動地吧,星雲看看那小販手中捏着的一沓短票,掏出了錢袋,“多少錢?”星雲問道。

“咱這麼有緣,就四個銀幣吧。”小販一臉燦爛地說道。

“什麼!要四個銀幣!”星雲吃驚地看着小販堆起的一臉笑容,根本是笑裏藏刀趁火打劫啊。

“趕快趕快啦,小呆瓜。”妮悠搖着星雲的胳膊催促道。

“才四個銀幣,給他啦,星雲。”撒隆也是一副不屑身爲之物的樣子。

“說得容易,沒錢吃飯住房子的時候你們就不是這樣了。”星雲嘀咕着看看錢袋裏零星的幾個銀幣和銅板,嘆息了一聲給了小販四個銀幣。

“非常感謝。”小販給了他們六張票,然後指着村子一邊的陡坡,那上面還可以看到螞蟻一樣的人羣正向頂上涌動着,“你們去那裏就可以了。”

“好的。”星雲點點頭。

這時只聽風嵐望着一邊說道:“星雲,看那。”

星雲一轉頭看到那輛差點撞了妮悠的馬車正停在旅館前。

一旁妮悠迫不及待的從星雲手中奪過票拉着清新朝山坡上跑去,“趕緊走啦。”她喊道。

“你們兩個愣什麼,趕緊走啊。”撒隆對風嵐和星雲說道。

“你們先去。”星雲仍然注視着那輛來自碎葉城的馬車,這對他有說不清的好奇。

“我們走,夜幽。”撒隆和夜幽也隨着人流朝着山坡走去。

這時就見一個穿着布衣的獸人從旅館裏買了些東西走了出來,他比風嵐還要高出一個頭,眼眸是藍色的,透出一股清澈,腰間掛着一把長刀,“我們過去看看。”星雲說道,兩人一同朝馬車走去。

“你怎麼樣了,要不要我們先暫且歇息一天?”獸人打開簾子關切地說道。

“沒關係,師兄,咳咳…我沒事。”車子裏傳來女子的聲音,像是身體不舒服。

“那個…不好意思,你的馬車剛纔差點撞到我的朋友。”星雲說道。

那獸人轉過頭來先看了一眼風嵐,然後又對星雲說道:“抱歉。”他語氣平平,說完便把手中的東西放到了車上,都是一些簡單的食物。

“沒關係。”星雲“呵呵”傻笑着, 隱婚歌神:獨寵小嬌妻 ,“那個…你們也是來看決鬥的嗎?”

“不是。”獸人淡淡地回答道。

“哦。”星雲點點頭,他看了看車子裏有一個獸族女人靠在角落裏閉着眼睛,她的臉色慘白,像是得了什麼重病,身旁也是放着一把長刀,看來他們和獸族聯合軍沒有什麼關係。

“你是哪個部落的?” 偷星九月流星傳

“斂月部落。”那獸人解開拴着的繮繩,然後跳上馬車,看來是打算走了,也許是感覺眼前的兩個人是不速之客,就是有個和自己一樣的同族人。

星雲和風嵐給馬車讓開了一條道,那獸人便駕着馬車向村外駛去,只剩下馬車絕起的沙塵。

星雲看着遠去的馬車,然後對風嵐說道:“我們走吧。”兩人一同朝着山坡的方向走去。

到了山坡上,只見人山人海的擠滿了人,地上還有一些空的座椅,這裏的村民用繩子拉起圍欄當做場地,念起了生意經。

“在這裏,快來小呆瓜。”妮悠遠遠地對他們擺手道。

星雲走過去看着腳下小板凳,不免覺得不值,“這個幾個位置竟然花了兩個銀幣。”星雲看着那做工粗糙簡陋的小板凳,竟然還有一個腳是壞的。

“不要心疼這點小錢嘛。”撒隆邊張望着海里邊說道。

星雲小心翼翼坐下來,他要當心不要把板凳坐壞了,“唉。”他看着眼前的大海,海浪拍打着巖壁,激起的浪花隨着海風吹在他們臉上冷冰冰的。

“那兩個怪物來了嗎?”風嵐張望着海里面,又仰頭看看天空。

“剛纔有看到海獸的尾巴。”清新說。

聽到清新這麼說,星雲目光也好奇的在海面上搜索着海獸的蹤影,“話說那兩個怪獸爲什麼打架?”

“這個…不知道。”清新說。

這時妮悠摟着清新的脖子逗趣地說道:“我覺得是在爭女朋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