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哎,陸姑娘,好久不見啊!”唐少爺卻帶着一幫隨從嘻皮笑臉的攔住了她。

娉婷並沒有理會他,而是想繞過他的身邊,回自己的住處。

“陸姑娘,別急着走嘛!爺特意來找你的,一段時間不見,爺可想你了。”唐志一把拉着娉婷手臂,笑嘻嘻的說道。

不防被他拉住,娉婷眉頭緊緊皺了起來,眼裏也閃過一抹厭惡之色,她轉頭冷冷看着唐志,道:“放開!”

“陸姑娘別生氣嘛!爺走了十幾裏山地,可是特意來找你的呢!”那天在小鎮,唐志差點被雲洛廢了命根子,休養了幾天,他想着靈山村的娉婷,心癢難耐,忍着跨下的隱隱作痛,帶着他那鎮長爹給他請的江湖高手來到靈山村,就是想把他看上的美人帶走。

“我說讓你放開。”娉婷臉上的厭惡之色更濃,她使命的甩着手臂,卻掙不開唐志的手,她不禁狠狠朝唐志瞪了過去,“你到底想怎麼樣?”

“這小山村有什麼好的,陸姑娘,爺想帶你到城裏去玩耍,可好?”唐志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說道,他看着娉婷的目光裏滿是志在必得。

“我不想去,你放手。”娉婷加重了語氣,心裏有些着急,她今天出門時,不但未帶蒔蘿,連蒼叔也沒讓跟着,她想不到會遇上這幾個無賴,這下她該怎麼辦?

“別不給面子嘛!爺是好心邀請你,別人爺還懶得理睬呢!”唐志嘻皮笑臉的說道,說完,就拉着娉婷往村口的方向走去。

“我不去,你放開我,再不放,我要喊人了。”娉婷被他拉着往前走,不由一急,她邊甩着手,邊大聲道。

“喊啊!看你能喊誰來。”唐志挑了挑眉,朝周圍的村民看了一眼,眼裏滿是警告之色,好像在說,如果你們膽敢多管閒事,小心爺對你不客氣。

似乎讀懂了他眼神中的意思,圍觀的村民都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幾步,他們看着娉婷的眼神裏雖有同情之色,卻並不敢上前幫忙,這唐少爺的爹可是鎮長,得罪了他,他們哪裏會有好果子吃,所以,陸姑娘,你自求多福了。

見平時自己給予他們幫助的村民沒有伸出援手的意思,娉婷心裏一冷,不再用求助的目光看向那些村民,娉婷對着某處,大聲喊了一聲“蒼叔!”

聽到她的喊聲,唐志只是冷笑了一下,仍是拉着她的手臂,強行向前拖去。

“何人敢動我家小姐。”這時,從娉婷住所的方向飄來一道人影,還未到近前,就朝唐志擊出一掌,唐志退後一步,朝背後大聲喊了一句,“武先生。”他的喊聲剛落,衆隨從中一位矮小身形的人跳了出來,迎上了蒼叔。

來人功夫並不比蒼叔弱,蒼叔被他纏住,根本脫不開身來救娉婷,唐志朝娉婷得意一笑,湊到她面前,伸手擡起她的下巴,道:“小美人,今天爺有備而來,看你還如何從爺手中逃脫,你就乖乖跟爺走,只要你願意做我的愛妾,到時爺給你吃香的喝辣的。”

“呸!”娉婷朝他臉上吐了一口,這人實在太讓人討厭了,簡直是流氓、無賴。

“你……”唐志伸手抹了一把臉,正要對着娉婷發怒,但看到她發怒時,仍美麗的不可方物的面容,又忍住了,他嘿嘿笑了幾聲,說道:“夠辣,爺就喜歡你這樣的,讓爺渾身充滿了征服欲。”

“無恥!”娉婷冷聲說道。

“爺就是無恥,怎樣?”聽到被罵無恥,唐志也不發怒,他盯着娉婷的臉看了半晌,一臉垂涎之色,“爺就讓你見識一下爺的無恥。”說着,臭嘴就朝娉婷臉上湊了過去。

看着那張讓人噁心想吐的臉靠自己越來越近,娉婷死命的搖着頭,想躲開他的侵犯,唐志打了個眼色,讓人抓着娉婷,他則捏緊了她的下巴,朝她嬌脣湊了過去。

腹黑Boss的狐狸妻 娉婷感覺到自己快吐了,唐志的嘴已快要觸到她的嘴脣,她又氣又怒,卻掙不開侍從的鉗制,她心裏恐慌一片,腦子裏浮起一個人影,不由的,她大聲叫出了那人的名字,“雲洛,救我。”

“啪!”就在唐志以爲必能對美人一親芳澤時,臉上被不明物襲擊了,痛得他捂着臉跳了起來,“哪個不要命的襲擊我。”

“我!”隨着一道聲音響起,雲洛大步走了過來,看到抓着娉婷的唐家侍從,雲洛眼裏閃過一道狠厲,身形快速的在那兩人身上拍了拍,那兩人應聲落地。

“雲洛!”娉婷撲到雲洛懷裏,落下淚來,“他想侮辱我。”

“沒事了,我不會讓他們帶你走的,你別害怕。”看着娉婷臉裏的驚懼,雲洛心裏涌起濃濃的心疼。

“嗯!”娉婷點了點頭,窩在他懷裏,覺得很是安心。

“爺說是誰膽大包天敢壞爺的好事,原來又是你。”唐志看清楚了雲洛的面貌,一驚之後就是怒氣沖天。

“就是我,如何?”雲洛想到剛纔這人差點侵犯了娉婷,心裏升起一股怒氣,看着唐志的眼神裏閃過一道嗜血的利色。

“好啊!爺找你好幾天,原來你躲在這裏,爺倒要看看,今天你還能不能逃過爺的手心。”唐志眼裏滿是憤恨,就是這人,差點廢了他的命根,那是他的命根啊,沒了它,他以後該如何風流生活,從小就被捧在手心長大的唐少爺覺得自己被深深的傷害了,所以,對着雲洛這個罪魁禍首自然是恨得牙癢癢的。

“雲洛,你認識他?”娉婷擡頭疑惑問雲洛。

“我來靈水村那天,在小鎮上曾與他有些恩怨。”雲洛輕聲解釋道。

“噢!”娉婷輕輕噢了一聲,正要問是什麼恩怨,卻聽到唐志大聲說道:“快給爺抓住他們,一個都不許放走。”

“是,爺!”唐家隨從呼啦圍了過來,伸手就要抓兩人,雲洛把娉婷護在懷裏,伸手擋開。

唐志這次帶了很多隨從過來,雲洛一手護在娉婷,一手與他們對打,雖然他的功夫比他們高出許多,但他們人數太多,雲洛打起來竟覺有些吃力。

“快抓住他們,快給爺抓住他們,要抓活的。”唐志在邊上不停喊道。

見雲洛護着娉婷吃力的樣子,蒼叔有心過來相助,卻被姓武的緊緊纏住,根本分不開身。

唐志…

帶來的隨從有近百號人,雲洛將娉婷護着密不透風,自己背上卻捱了幾拳,雖然對方力道不重,卻也讓他動作慢了慢。

當雲洛赤手空拳撂倒六七十人後,他的動作也漸漸慢了起來,有人趁機伸手去抓他懷中的娉婷,他瞥到,不顧左右兩邊擊來的拳頭,對着伸手抓娉婷的那人一掌拍下。

“噗”那人口吐鮮血倒了下去,雲洛將娉婷緊緊護在懷中,讓襲擊過來的拳頭全落到他身上。

“抓住他,給爺抓住他們,爺有賞。”唐志看着雲洛越來越慢的動作,不由興奮起來,臭小子,讓爺抓到你,必讓你生不如死。

聽到唐志說有賞,圍攻雲洛和娉婷的隨從越發的兇猛,雲洛即使功夫再高,近身搏鬥,又要護着懷中的人,始終盡不了全力,不一會兒就有落敗的跡象。

他們一定不能落入這羣人之手,雲洛心中暗道,他一定要保護好娉婷,不能讓她受絲毫傷害,近身搏鬥他施展不了全力,那麼,他就另尋它法好了。

腦子快速的轉動,突地,他腦中一亮,低頭朝娉婷說道:“抱緊我,我們離開這裏!”

娉婷雖不知道他想做什麼,卻依言抱緊了他的腰,將頭埋到他懷中。

“起!”雲洛踢到身邊幾人,深吸了一口氣,抱着娉婷騰空而起,然後腳點在底下衆隨從頭頂上,幾個起躍,消失在衆人眼中。

“人呢!快給爺追!”見雲洛與娉婷轉眼不見,唐志氣得哇哇大叫,那消失的一男一女都是他看上的,他絕對不能讓他們就這樣跑了。

“是,爺,奴才這就去追。”衆隨從朝着雲洛飛離的方向追了過去。

唐志在原地跺了跺腳,也跟了上前。

蒼叔與跟他交手之人對視一眼,身形一掠,一齊追了上去。

雲洛抱着娉婷,在村莊上空飛躍而過,當看到那片金黃色的花海時,雲洛目光一亮,幾個起躍間,他們已到了花海上空。

慢慢降落到金黃色的花海中,雲洛低頭朝懷中一直閉着眼睛的娉婷說道:“娉婷,沒事了,睜開眼睛吧!”

剛剛雲洛在空中飛行起躍之時,娉婷嚇得緊緊抱住他的腰,有些恐高的她趕緊閉上眼睛,將頭埋到他懷中,一動不敢動,此時,耳邊呼呼的風聲沒了,雲洛的聲音聽起來分外的好聽,她緩緩睜開了眼睛,入目的是雲洛含笑的臉龐。

娉婷面上一紅,不由側開了雙眸,低聲說道:“這是哪裏?”

雲洛看到她窘迫樣子,心下有些好笑,“這裏是靈山村的後山啊!”

“噢,這裏好多小野菊,真漂亮。”娉婷望着滿山遍野的金黃,眼裏露出濃濃的欣喜,她竟然不知道這後山頭有這麼一片金黃的花海。

“嗯,我記得你最愛黃華,這小野菊雖不及黃華,卻也另有一番韻味。”雲洛輕輕說道,他看着娉婷的眼裏滿是柔意,“娉婷,你喜歡這裏嗎?”

“喜歡!”娉婷聲音裏是滿滿的歡悅,這片金黃的野菊雖沒有牡丹的雍容,也不及芍藥的富貴,更沒有玫瑰的嬌豔,甚至連與它同一種類的黃華,它也不及黃華的清雅淡然,但站在這片花海中,娉婷就是覺得說不出的舒服及平靜,彷彿這些花朵,能給予她最簡單的平和與坦然,她很喜歡這種感覺。

“你喜歡就好,以後我們常來這裏……”雲洛話還未說完,就聽到老遠傳來的聲音,“快去給爺搜,一定要給爺找到他們。”

聽出是唐志的聲音,娉婷從欣喜的心情中回過神來,她不禁看向雲洛,開口喚他,“雲洛!”

“噓,他們追過來了,我們快躺下來,別讓他們發現了。”說着,雲洛摟着娉婷的腰,一起躺了下來,不及半人高的小野菊,剛好遮住了他們的身影。

不遠處傳來找尋的聲音,夾雜着唐志氣急敗壞的聲音,雲洛躺在花海下的草地上,娉婷頭搭在他肩膀,一動不動。

他身上青蓮般的氣味傳入她的鼻尖,讓她的心有些悸動,卻也感覺分外的安寧,聽着他的聲聲心跳,娉婷心想,就這樣一直下去也不錯,頭在他肩胛處動了動,娉婷勾脣微笑起來。

感覺到她的動作,雲洛的心裏涌起一陣異樣的感覺,懷中的她,柔弱無骨,身上散發出若有似無的香氣,如蘭似麝,分外的好聞,雲洛摟着她腰的力道緊了緊,感受相互依偎的感覺。

外面找尋的時間並不久,不一會兒,聲音就漸漸消失,那些人走了,兩人仍是一動不動,這樣聞着淡淡的花香,平靜相處的感覺很好,兩人不由沉醉其中。

半晌,娉婷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她擡起頭想跟雲洛說些什麼,卻見他也正低下頭來,一時之間,兩個人的脣碰了個正着。 一個擡頭,一個低頭,兩個人的脣碰了個正着。

兩個人都是一愣,誰也沒有動作,只愣愣的看着對方,直到雲洛目光動了動,輕輕地在她脣上舔了一下。

“轟”娉婷頭腦頓時一片空白,臉上也緋紅一片,那模樣說不出的嬌豔和羞澀。

脣下的觸感柔柔的,是那麼美好,她嬌羞的面容映到雲洛眼中,竟是分外的誘惑,他望着她的眸光暗了暗,開始品嚐起她的美好。

他先是淺淺的覆在她的脣瓣上,然後一點一點深吻下去,他柔軟的脣齒,溫柔而狂野地和她的脣舌交纏在一起,化作最甜蜜的溫柔與纏綿,一點一滴,沁入娉婷的心底。

娉婷覺得自己醉了,兩個多月不見的相思,如最兇猛的火摺子,點燃了她心底對他的渴望,她緊緊的攀着他,在這個深吻中迷失了自我,這一刻,他的溫柔,讓她忘記了曾經的傷害,她的逃避與退縮,她主動伸出了自己的丁香小舌,邀他共舞。

金黃色的花海下,情意綿綿的男女,彼此相擁,沉溺於那令人迷醉的吻,微微掠過,淡淡的花香迷漫開來,爲這對男女更添一份醉人的情趣。

不知過了多久,兩人從脣齒糾纏中分開,雲洛擡頭,撐在娉婷上方,目光溫柔如水,“娉婷,跟我回去吧!”

還未在那個深吻中回過神來的娉婷下意識的“嗯!”了一聲。

“你願意跟我回去?”聽到她的輕嗯聲,雲洛欣喜的看着她。

“唔,什麼回去?”娉婷這才完全反應過來般,目光迷茫的問道。

“跟我一起回京師啊!”雲洛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她,深怕她再拒絕。

“這個,回頭再說吧!”娉婷目光閃了閃,卻沒給他想要的答案,爲了怕他問爲什麼,她推開他坐了起來,道:“天色不早了,我們下山吧!”

見她故意轉移話題,雲洛眸色裏露出一絲失望,靜靜盯着她看了半晌,他突然道:“娉婷,我能問你一個問題麼?”

“你說!”見他神色認真的樣子,娉婷心裏一突,他要問什麼?

“你心裏究竟在逃避什麼,當初你悄悄的離開,是覺得我傷了你的心,但如今我們誤會已解開,你爲何還不願意與我一道回京師呢?”雲洛臉上滿是不解,他可以忍受娉婷對他的冷眼相看,但卻不明白她爲何那麼排斥與他回去。

“我沒有,雲洛你想多了。”聽到雲洛的話,娉婷眼裏快速閃過一絲異色,“我不想跟你回去,是因爲我喜歡這裏的生活。”

“你撒謊,你的眼神告訴我,你在撒謊,你是喜歡這裏,但這並不是你不願意跟我回去的理由,娉婷,你告訴我,你到底在逃避什麼?”雲洛雙手緊緊抓着她的肩膀,目光灼然的看着她,似乎想看到她的靈魂深處。

“真的沒什麼?”娉婷在他灼熱的注視中偏過頭去,垂在身旁的手無意識的扯着小草,殊不知她這樣的小動作,正說明她心虛,只是不知她爲何不願說而已。

“娉婷……”雲洛加重了語氣喚她,卻見她站了起來,朝他道:“天色不早了,我們該下山了。”說着,撥開擋在眼前的野菊花,朝前走去。

“陸……”雲洛不想逼她,但不得到一個明確的答案,始終讓他心底如梗了一根刺,拔不掉,碰一下,卻生生的疼。

娉婷,你到底有什麼事瞞着我?雲洛心裏問道。

眼看着那道素衣人影走出老遠,雲洛才緩緩站了起來,大步朝她追了過去。

回到村裏,唐志那幫人已離去,聽說走之前砸了好幾戶村民的家,大家知道他的囂張和跋扈,心裏有氣,卻也莫可奈何。

當村民看到娉婷與雲洛一前一後的回來時,均投過幾個意味不明的目光,對娉婷的,有尷尬和歉意,畢竟她有困難時,他們未伸出援手,而對雲洛,更多的卻是防備,一個氣質不凡,而武功也不弱的外來客,足以讓大家對他伸起戒備之心,難道他僅僅只是來尋回他的妻子嗎?會不會存有別的什麼目的。

在村民各色的目光中回到住處,蒼叔已經回來,蒔蘿也在準備晚飯,娉婷瞥了一眼跟在她後頭進入院中的雲洛一眼,神色複雜的進房間去了。

晚飯,桌上難得的安靜,平時,爲了讓娉婷理睬自己,雲洛總是沒話找話說,時不時蒔蘿插上兩句,一頓飯倒也算的上是溫馨,而此刻,雲洛一副心裏有事的樣子,不發一言,這讓蒔蘿與蒼叔都有些不習慣,但看了看他的神色,再看自家小姐,兩人之間的低氣壓,頓時打消了蒔蘿說話的念頭。

娉婷不時用餘光打量着雲洛,卻見他只是埋頭吃飯,偶爾擡頭,卻也不看她一眼,她不禁心底一窒,他這是怎麼了,那會都還好好的啊?

想着在花海中,他問她的話,娉婷夾菜的手頓了一下,隨即微微苦笑了一下,難道他是在爲今天的事情生氣,因爲她不肯跟他回去?

她想說什麼,但張了張嘴,卻又不知如何開口,瞥了一眼垂眉吃飯的雲洛,娉婷胸口悶悶的難受。

一頓飯就在大家的沉默中結束,自始自終雲洛都沒說一句話,娉婷摸不清他心裏到底是什麼想法,是生氣還是別的。

當天夜晚,娉婷輾轉反側,夜不能眠,思考了一整夜,她心裏做出了一個決定。

第二日一早,她就揹着藥簍出門了。

出了靈山村,向西走二里地,那裏有一座山,山上到處是草藥,之前,娉婷曾上山採過幾次草藥,在一個尚未有人踏足過的山谷,她發現了一株萱草,已有半人多高了,萱草生長於北方,具有仙草之稱,數量稀少而珍貴,但如今她在南方的山谷裏發現,就不得不讓娉婷驚奇了。

《藥典》上記載着萱草的藥性和功效,是珍貴而難尋的一味藥,連凌國皇宮,聽說也才兩株而已,所以,娉婷在山谷裏看到萱草時,無疑於跟看到了千年血靈芝一樣。

尋着記憶,她一路往那山谷而去,山上樹林茂密,雜草從生,一路艱辛走到山谷裏時,已是晌午時間了。

找了個地方吃了些乾糧,填飽肚子後,娉婷背起藥簍,往山谷深處進發,走了約摸大半個時辰,終於到了山谷深處。

在一處地勢平坦之地,一株半人高的萱草花開正盛,娉婷眼睛裏浮起一絲喜悅,果然,今天來得正是時候,前段時間,她就看到這萱草打起了極小的花骨朵,估摸着這兩天要開花,看來今天沒有白走一趟,萱草全身上下都是寶,但它的花朵更是寶中極品,有美容養顏,青春不老的功效。

走到萱草近前,娉婷伸手摘下它如碗一般大的花朵,然後拿起平時割藥草的鐮刀割下萱草的植株,雖然萱草的根部也是極品中藥,但娉婷並沒有貪心到連根都挖走,今天她採了它的花朵,割下植株已經夠了,留下根部,它以後還有生長的空間。

採到萱草這樣珍貴的草藥,娉婷心情有些開心,又在附近採了一些別的草藥,眼看着天陰沉沉的,似乎要下雨了,娉婷趕快將採下的草藥裝到揹簍裏,往山谷外走去。

天上打起了悶雷,天也越發的陰沉起來,娉婷不由加快了腳步,心中暗想,可別那麼快下雨啊!

可天公不作美,她纔剛走出山谷不久,正急忙往山下走的時候,“轟”隨着一聲響雷炸開天空,豆大的雨點“劈劈啪啪”落了下來,娉婷無處可躲,眨眼間被淋成了落湯雞。

下雨的山上太不安全,無論如何,也要先下山再說,娉婷解開藥簍舉在頭頂,跌跌撞撞的往山下跑。

此刻,天已沉得分不開時辰了,昏濛濛一片,陰沉的分不清前面的路,夏末的天,這雨說下就下,一會兒功夫,已是雨幕漣漣,前方之路映入眼簾的只剩下半尺見方。

雨越來越大,風也颳了起來,娉婷身上溼透的衣服可以擰出水來,頭髮也成了一捋捋的,往下滴着水,腳下的泥土在雨水的沖刷下異常的溼滑起來。

艱難的在下山的路上行走着,走到一顆大樹下時,娉婷放下頂在頭上的藥簍,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心裏暗罵這該死的天氣。

喘了口氣,娉婷抓起揹簍又往下走,雨水打在身上,地上的溼滑,路邊樹枝的蹭刮,娉婷可以說是寸步難行。

真倒黴,娉婷內心暗道,扶着旁邊樹木的樹條小心往下走,這時,旁邊的灌木從卻“沙沙”地響了起來,隨即她聞到一陣濃列的腥臭味。

“嗷唔……”一隻體形龐大的灰熊從灌木後走了出來,看到娉婷,那熊一聲吼叫,似在歡呼找到了美食。

娉婷嚇得愣住,腳下忘了動作,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灰熊往自己走來,當熊離她幾步之遙時,聞着撲面而來的腥味,娉婷猛得回過神來,擡腳就跑。

在這毫無人煙的樹林中,碰到這樣大傢伙的肉食動物,娉婷很沒常識的逃跑了,可是,熊這種動物,你越跑,它追的越起勁。

腳下的路很滑,娉婷卻不顧會滑倒的危險,深一腳淺一腳的往山下跑,臉上被樹枝刮的生疼,她也不理會,只知道跑、跑、跑。

灰熊在後面發出憤怒的吼叫聲,也追了上來,那樣重而快的腳步聲,讓娉婷心底的恐懼越發的強烈。

心裏越緊張害怕就更容易出事,跑了一段路,娉婷踢到一塊石頭,整個人撲倒在了泥土裏,腳踝傳來一陣鑽心的疼痛,竟是崴到腳了。

她已經能感覺到灰熊離自己越來越近,而崴了腳的她卻無法再跑,她轉過頭,看着灰熊一步步朝自己走來,她想,難道今天要落入熊腹了嗎?

灰熊身上濃烈的腥臭味一陣陣傳來,娉婷差點吐了出來,可是面對灰熊的恐懼超出了想吐的感覺,娉婷看着灰熊朝自己伸出了熊掌。

“不要!”一聲淒厲的喊聲從她嘴裏出來,緊接着,她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扔了過去。

小小的石頭根本不能給熊造成任何傷害,眼見着熊掌就要落到自己手臂上,娉婷下意識的一掙,雖躲過了灰熊的熊掌,卻仍是被撕下一大塊衣袖。

灰熊見一擊落空,低吼了一聲,雙掌都伸了過來,娉婷見躲不過,認命的閉上了眼睛,嘴裏卻下意識的喊了起來,“雲洛,你在哪兒?”

見娉婷不再反抗,灰熊兩隻熊掌往娉婷肩上搭來,眼見着就要落到她肩上,遠處飛來一粒小石子,正好打在灰熊的眼睛上。

眼睛是灰熊身上最弱的地方,灰熊吃痛,收回了厚掌,嗷嗷叫了起來,似乎非常的憤怒。

正在這時,樹林裏跑出一道人影,他正彎腰準備抱起娉婷,感覺到身後灰熊抓來的熊掌,他摟着娉婷側身避過,順勢踢出一腳。

狗熊出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憤怒着撲了上來,來勢兇猛,那人抱着娉婷滾了幾圈,再次躲過灰熊的襲擊。

受了傷的灰熊異常的暴躁,一次兩次的襲擊又落了空,它徹底被擊怒了,看着不遠處的兩人,它猛得撲了上去,想用笨重的身體壓死他們。

而抱着娉婷之人將她往旁邊一推,自己則握緊了剛剛從娉婷藥簍裏翻到的鐮刀,瞅準了灰熊身上最薄弱的地方,就在灰熊身體壓過來的時候,他出手了,“噗嗤”鐮刀入肉的聲音,灰熊悶哼一聲,眼裏閃過一絲血色,大掌在來人手臂上一抓。

來人痛得眸子一縮,手上力道加重,刺入灰熊的鐮刀又深了一些,灰熊掙扎了幾下,眼裏的色彩漸漸黯淡,終於,轟然倒地,了無聲息。

見一擊斃命,來人渾身一鬆,整個人往地上倒去。

“雲洛!”娉婷驚慌的聲音響徹在雨天的樹林,帶起一絲悲傷的竟境。

------題外話------

咋還沒和好呢!真是好着急,下章了下章了,哈哈! “雲洛!”看着來人的身體倒在地上,娉婷心中一慌,尖叫出聲。

聽到她的驚叫,雲洛張口說了一句,“我沒事!”下一秒,卻閉上了眼睛。

“雲洛!” 一品孤女 蹲坐在泥地裏,不顧雨打在臉上的疼痛,娉婷伸手欲把雲洛拉起來,但拉了半天,也沒拉動。

雲洛悄無聲息的躺着,脣有些白,手臂上灰熊抓出的傷,深及骨頭,娉婷看在眼裏,心內一酸,不由又喚了一聲:“雲洛!”

都市鴻蒙系統 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臉,觸手可及的地方冰涼一片,她心裏冷了一冷,不由自主去探他的鼻息,沒有?

娉婷的大腦一片空白,不敢置信的又探了一遍,還是沒有,怎麼會,他到底傷在哪裏了?

“雲洛!”娉婷聲音顫抖着推了推,見他仍無絲毫反應,一顆心頓時涼成一片,“雲洛,你怎麼了,不要嚇我!”

雨嘩啦嘩啦的下着,老天彷彿不知疲倦似的,往地上潑着雨水,娉婷抹了一把臉,也不知是雨水還是淚水,只知道心裏酸澀的難受,喉嚨也十分乾澀,她抓着雲洛的手臂死命搖着,“雲洛,你醒醒,你快醒醒啊!你不要嚇我。”

雲洛沒有絲毫轉醒的跡象,臉色也逐漸泛青,娉婷的心一路沉到谷底,如果說剛纔碰到灰熊,讓她害怕不已,那麼現在雲洛的悄無聲息,讓她心底恐懼的不能自己,她寧可被熊吃了,也不要他有事,想着想着,她不由趴在他身上大哭起來。

追追天才老公 “雲洛,你醒來好不好,你醒過來啊!”號啕大哭變成細小的抽泣,娉婷的肩膀一聳一聳的,哭得別提多傷心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