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哲平本來還ting得意的,結果一聽龍這麼說,頓時有些無語了。

迫水真吾見此,便湊過來說道:「也就是說,他的左右雙耳的前段,類似於尖角的地方,就是他的弱點。」

聽了迫水真吾的結論之後,眾人就知道該如何對付薩德拉了。

只是,在試着攻擊了幾次之後,他們卻發現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為薩德拉的周圍全是那種由他的體液變成的霧,這種濃霧含有磁性,能夠影響電子設備。

也就是說,如果他們要靠近薩德拉,就只能提前切換成手動操控,而沒有了電子輔助的,光靠手動操作ròu眼瞄準,射擊精度就沒辦法保證了……

青木涉在兵俑身上看見飛翼號他們幾次攻擊之後,頓時就明白了他們的打算。

「是攻擊那兩個角嗎?」

青木涉的式神沒有辦法對薩德拉造成有效攻擊,就算他知道薩德拉的弱點也沒辦法,但是他沒辦法攻擊薩德拉不代表他就沒有其他辦法了。

「山童!給我砸暈他!控制他的行動!!」

青木涉將命令傳達給山童,只要薩德拉不動的話,相信龍他們即便是用手動模式,也能擊中了吧?如果這樣都gao不定的話,他們就不配當GUYS的隊員了,雖然他們本來就是臨時拼湊的團隊……

「喝!!」

山童舉起自己的鎚子快速來到了薩德拉的腳下,然後直接對着這傢伙的腳背就敲了過去。

「咚咚咚」的三聲悶響,即便是青木涉在空中都能夠清楚的聽到。

青木涉仔細的盯着薩德拉,發現三下過後薩德拉沒暈,青木涉當即轉頭對座敷童子喝道:「座敷童子!給山童加持鬼力!!」

座敷童子立刻領命,山童的身體再一次充滿力量,然後在薩德拉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又是三錘砸了下去。

這一下薩德拉就成功暈掉了,看着薩德拉暈暈乎乎的樣子,龍雖然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但是傻子也知道機會來了啊。

「貞治!!」龍立刻大喝道。

畢竟貞治的眼神兒是最好的,這件事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貞治當即將武器控制許可權拿了過來,趁著薩德拉暈頭轉向的無法動彈也無法攻擊機會,立刻用自己的ròu眼將目標鎖定在了薩德拉的頭上的耳朵上。

「飛翼射線!!」

貞治飛快的完成了兩次射擊,並且兩次都成功的擊中了薩德拉的兩個耳朵上。

薩德拉頓時就從暈眩的狀態之中解除了,並且因為兩個耳朵都掉了,原地掙扎不已。

「趁現在!!隊長!!」

龍連忙向迫水真吾要機動模式的許可權,迫水真吾也明白現在是最好的機會,立刻同意道:「流星技術,解禁!!」

「機動模式!!啟動!!」

飛翼號啟動了機動模式,迅速靠近了薩德拉之後,龍就發she了斯卑修姆特殊導彈,六枚導彈擊中了薩德拉的同時瞬間就爆炸了,而薩德拉的身體也被炸得七零八落的。

看到這裏,青木涉也來不及吐槽薩德拉這個弱雞,連奧特曼都還沒有出場,他就掛了,他得趕緊去撿屍體啊……

「兵俑,那邊,對,飛那邊,剛才薩德拉爆炸的地方就在那兒,那裏的屍體快應該很多。」

青木涉指揮着兵俑立刻飛進了霧中。

按理說,薩德拉死了之後,濃霧就應該已經不在了,不過薩德拉畢竟才死,霧本來也很大,要徹底散開完還需要一定的時間,反正這兒周圍還是有霧的。

在gao定了薩德拉之後,鳳凰號就直接返航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GUYS支部的其他工作人員來處理了。

其實龍他們也知道青木涉對怪獸屍體的追求,同時也知道他們這一走,青木涉肯定要撿很多屍體。

不過他們並不介意,畢竟這頭怪獸是他先發現的,如果不是他的報告的話,怪獸所造成的損失恐怕還要巨大,所以給青木涉分點好處也是應該的。

迫水真吾對此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青木涉跟他們保持好關係就行了。

兵俑將青木涉帶入了濃霧之中,青木涉運氣不錯,以來就發現了一塊比較巨大的碎塊,他連忙將這碎塊吸入了系統之中。

如果是原來的話,系統肯定是直接將碎塊的能量轉換成破碎的符咒了。

可是現在,青木涉卻接到了提示,問他是將碎塊轉成符咒還是用來提升覺醒材料的產出效果。

這還用想嗎?當然是提升覺醒材料的產出效果啊!!

於是,在青木涉選擇了之後,他面前的巨大碎塊瞬間消失不見,與此同時,覺醒材料的產出速度瞬間提升到了2.4個小時產出風雷水火材料各一個,持續時間是7個小時。

青木涉見此頓時笑了起來,效果還不錯嘛,畢竟之前是一天一個,相當於24小時才產出一個。於是他繼續收集碎塊。

在之後的碎塊收集之中,青木涉發現,並不是每一塊碎塊的效果都是一樣的,有的是提升了產出量,但是效果持續時間少,有的是效果持續時間長,但是提升產量相比就少一些。

這些都沒什麼,最重要的是,青木涉發現,這些效果居然可以疊加!!

當收集了十幾塊屍體碎塊之後,青木涉就發現,自己的覺醒功能裏面的材料產出已經提升到28.8分鐘產出各種材料一個,持續時間為三天的程度了。

青木涉計算了一下,三天之後,他將獲得風雷水火四種低級覺醒材料各150個!!。 今日,老鴇讓夜玖在大堂給客人彈琵琶。

一群女人手執酒杯,神色迷離露骨地盯着坐在椅子上的夜玖。

「聽說最近蕭世子失蹤了,京城也有好多百姓同樣失蹤了。」一個人忽然談起百姓失蹤的事。

夜玖彈著琵琶的手一頓。

這時,另一個人道:「我舅母就在刑部,這個事我熟悉。蕭世子是外出遊玩的時候在郊外失蹤的」

「不會是蕭家的仇人吧?」

女子搖搖頭:「我猜測是百姓失蹤和蕭世子失蹤是同一人做的。」

忽然,又一位女子道:「蕭家和女皇都因這事正發怒著。」

「唉,不說了,不過這韶華公子倒也真是人間絕色啊~」

那人說着,一雙手悄咪咪地靠近夜玖的腰偷偷捏了一把,色咪咪地看着人絕美的容顏。

夜玖握著琵琶的手一緊,低垂著頭,身子輕顫,似乎對這些事非常順從。

一旁的一人勸阻。

「現在還是別動他。」

風雅樓有一個規矩,沒有失掉初夜的男子不得碰,這樣這些男子在初夜就可以賣一個更好的價錢。

女子無所謂道:「沒事,就隔着衣服摸一下。」

這一幕正好被站在樓梯間的顏辭鏡看見了。

他冷著一張臉,盯着放在夜玖腰上的手,眼中有凜冽的寒光一閃而過,那麼陌生,如匕首一般銳利冰冷。

——

夜晚,一位女子哼著小調,悠閑地走在大街上。

月光冷冷的灑向地面,將大地籠罩在一片象牙白的水光下,看上去靜謐而溫柔。

走進一個巷子時,面前忽然一閃而過一道白影,女子被嚇了一跳。

「誰?!」

是人?是鬼?

樹枝上的烏鴉發出難聽詭異的叫聲。

女子咽了一口咽沫,寒毛直豎。

該……該死!

真不會有鬼吧!

想到這裏,女子全身發冷,她迅速轉身想要離開這個地方。

倏然,一道劍光落下。

「啊!!」

女子痛的直打滾,血流滿地,地上還有一個斷掉的手。

最後,女子被痛暈了過去。

屋檐上的顏辭鏡冷冷地看着這一切。

一身白衣,不沾染一絲煙塵,潑墨的青絲散亂於後,淡漠的眼神彷彿是那位於九重天上的神祗。

黑如點漆的深色之中,滿是冰冷。

他居高臨下地看着滿地的鮮血和被痛暈的人,那種視眾生為螻蟻的殘酷藐視的神色。

「如果再敢動他一下,可就不是一隻手這麼簡單了。」聲音彷彿是那冬日裏的寒雪,不帶一絲溫度。

乘夜而來,又隨夜而去,徒留倒在鮮紅中的女子。

——

顏辭鏡回到風雅樓后正好碰見了要去客人雅間的夜玖。

夜玖嗅了嗅,眉梢輕皺。

「你身上怎麼會有血腥味?」

顏辭鏡一頓,面無表情道:「剛才去了后廚,正好碰見廚娘在殺生,許是那時候沾染上的。」

夜玖瞭然地點點頭,正要掠過他,忽然被抓住了手臂。

她側目而視,疑惑:「怎麼了?」

顏辭鏡盯着她。

「今日在大堂有人動你,為什麼不拒絕。」

原來是這件事啊~ 小舞剛剛明顯是不知道這所學院的,怎麼突然好像很心動的樣子?

明明就是一個小地方,有什麼好去的?

這讓墨白的好奇心又大了一些。

「可以去看看!」

一直以來,墨白都認為小舞的背景很不簡單的。那麼既然大師推薦,加上小舞也很心動的樣子,墨白覺得可以去看看。

至於是不是要改變主意加入所謂的史萊克學院,看過再說。

不是親眼所見,墨白不太相信這麼一個小地方,能出現什麼頂尖的學院。

如果真的是一所頂尖的學院,不應該默默無聞。

默默無聞就一定有它毫無名氣的原因。

墨白和小舞他們,沒過多久就全部在諾丁學院畢業了。

畢業之時,法斯諾行省的重點中級魂師學院、王國內幾大中級魂師學院。

知道諾丁學院出了三名天才的它們都向墨白三人發出了邀請,邀請他們到他們的學院就讀。

也有高級學院向墨白髮出邀請都,畢竟墨白已經30級了!

只可惜墨白他們都拒絕了。

就算去看了史萊克學院覺得不行,墨白也不會加入王國內的那些學院啊。

要去當然是去最好的。

畢業后,墨白又回了一趟梅林村。

墨白覺得,這應該是自己最後一次回來了,畢竟這裡沒有他的親人,只是一個過度了三年的地方。

論起感情,還不如諾丁學院。

……

半個月後,墨白小舞還有唐三就來到了索托城外的史萊克學院。

「不是吧?這就是大師介紹的頂尖學院?」

「這就是一個破爛村子吧?」

小舞看到村子門口史萊克學院的幾個字樣后,頓時難以置信的驚呼起來,同時回過頭來看先唐三。

你確定我們要找的史萊克學院就是這裡嗎?

墨白看著眼前的史萊克學院,同樣有些難以置信。

這就是大師推薦唐三來的?

儘管對大師有意見,可是對於大師的博文強識墨白還是認可的。

「這……」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