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唐宋不屑撇嘴:「雖然我不算什麼大人物,卻也不屑於騙你。雖然不敢完全保證能讓你無罪,但至少,我會保全你的實力,保全你的性命。」

咬著牙遲疑了一下,張明武才點著頭:「好,我信你,但你得先幫我把丹田修復。」

唐宋黑了一臉,鄙夷斜眼:「你這是不信任我……也行,躺著,我給你修復。」

張明武倒是意外,沒想到他竟然真答應。重新躺下,張明武吞咽著口水,低聲道:「你,真幫我修復?」

唐宋沒有說話,丹田運轉,沉了口氣的把右手按在他的丹田上。與此同時,左手掏出一枚丹藥遞過去:「吃下去,按照以前那樣,消化藥效。」

看著晶瑩透徹的的丹藥,張明武有點懵,竟然真給三品療傷丹藥?

不是,他雖然是天才,可是聽說只能煉製五品丹藥,怎麼會有三品丹藥?

沒有細想,張明武將丹藥放入嘴裡。強大的藥效瞬間涌動,讓他不禁一驚。上等丹藥就是不一樣,吃起來好爽!

唐宋可沒理會他,專註的閉上眼,將元氣湧入他那已經殘廢的丹田。現在剛被捏碎,搶救難度不算很大。當然,得配合強大的藥效,光憑他的元氣可沒太大效果……

很快張明武便感覺自己的丹田開始暖和,再加上強大的藥效在體內涌動,讓他不禁跟往常一樣運轉丹田。丹田雖然還沒重新成型,卻能牽引體內的藥效,著實讓他意外。

好一會,唐宋把手收回,皺眉的看著張明武。丹田已經重組,可藥效似乎超乎他的消化能力,他的皮膚開始發紅,明顯是要炸。

不得已,唐宋不得不將雙手按在他的腹部,將一部分藥效強行抽取出來。低估了三品療傷丹藥的厲害,一個小小的靈師怎麼可能承受得住?只是,他手裡的四品丹藥都是提升丹藥,沒有療傷的,之前也沒想到會用上。

只是現在他也不需要藥效,只能往自己的世界裡邊塞,這樣一來就相當浪費了…… 秦筱筱轉身就衝了出去,等我們反應過來想要阻止她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我們身後那麼多的殭屍,就算她再厲害,自己一個怎麼可能應付得了那些殭屍。

心裏擔心的要命,急忙想要跟在她後面追上,她一個人實在是太危險了。

“筱筱,等等。”我慌忙喊道,想要追上去,卻被身旁的劉宇個拉住了。

他臉色凝重,讓我冷靜一些,現在跟上去的話只會送死,而且還會給秦筱筱添麻煩。他的力氣極大,我想要掙脫卻掙不脫,他硬拽着要帶我趕緊離開。

“不行,她一個人面對那麼多的殭屍這不是要她送死嗎?”我着急萬分,說道。

劉宇卻搖了搖頭,說不會的,秦筱筱和我們不一樣,那些殭屍要不了她的命,就算真的有危險,她也能化成小黑貓逃走追上我們。可我要是過去了,那是必死無疑。

“對呀師弟,現在我們就先走吧,她會追上的,要是我們這個時候把那些黑袍人跟丟了,那就得不償失了。”李慕顏也過來勸我,開口說道。

漸漸的我也冷靜了下來,覺得他倆說的沒錯,秦筱筱的確比我們三個厲害,逃生的手段也不是我們三個能比,而且那些黑袍人帶着我父親李子凡已經走遠了,我們要是再不追上去的話,的確很容易跟丟。我們苦苦跟蹤了這麼久,可不能在這個時候功虧一簣。

我回頭看了一眼那些殭屍追來的方向,咬了咬牙,最後還是跟着劉宇和李慕顏離開,往黑袍人他們離開的方向追去。你可千萬不能有事,一定要安全的回來。我握緊拳頭,在心裏想到。

現在天已經黑了,山林裏又開始漆黑一片,現在不要說是那些黑袍人了,就連四周都看不清楚了。我們三個人的心情越來越沉重,要是真的沒追上那些黑袍人,那可怎麼辦。

不過就在我們心裏着急的時候,前面不遠的地方突然傳來聲音,劉宇立馬帶着我們停了下來,找個地方躲了起來。

只見不遠處,那些黑袍人似乎遇到了什麼事,停在那裏沒有繼續走。因爲他們都是一身黑袍,所以在夜裏很不容易被發現,剛剛要是聽到了聲音,恐怕我們三個一不留神就要跑過去了。

我們散在躲在遠處看着,他們似乎在因爲什麼事爭吵着,而且看樣子還是停激烈的。“他們怎麼突然間吵起來了?”我疑惑問道,這種時候還有功夫爭吵,還真的挺奇怪的。

“看樣子他們當中有人提議把那個被殭屍咬傷的同伴給殺了,但有人不同意,產生了分歧。”劉宇看了一會,然後開口說道。

仔細看了一會,果然發現那個受傷的人此時倒在地上,看上去很痛苦的樣子,一個黑袍人手上拿着刀一直想要靠近那個倒在地上受傷的黑袍人,但被另外一個黑袍人給攔住了。幾個人意見出了分歧,一直在爭吵着。

我父親李子凡被晾在一旁,他就靜靜的待在原地,不關己事的在邊上看着,臉上的表情很鎮定。他的鎮定表現讓我產生了疑惑,遇到了剛剛那麼可怕的事情,他竟然還這麼淡定,像個沒事人一樣,這根本不是一般人的表現。

現在我想起了,當時他和黑袍人一起被殭屍圍住的時候,他臉上也沒出現驚慌或者恐懼,表情好像也和現在差不多,似乎早就知道哪些殭屍會出現一樣。

難道說他知道我們會遇到那些殭屍,但這怎麼可能呢?

我在想這些事情的時候,那些黑袍人吵得更兇了,甚至開始動手要打起來了。“行了,鬧夠了沒有,誰在吵我第一個就讓誰先死!”要打起來的時候,一個陰沉帶着十足狠意的聲音響起,而且聲音很大,我們這邊都聽得清清楚楚。

說話的是那個昨晚手上拿着地圖,像是領頭的黑袍人,他臉上帶着怒意,兇狠的等着那幾個爭吵的黑袍人。頓時其他的黑袍人都安靜了下來,沒有繼續吵,看來那個領頭的黑袍人,有很大的威嚴。

靜下來之後,那個領頭的開始對他們說了什麼,但那些我們這邊這次都聽不清楚了。突然,原本在地上躺着,一臉痛苦的黑袍人猛的從地上站了起來,而且一站起來就往其他人身上撲。

我看到他張着嘴巴,想要咬人,露出了鋒利的獠牙,指甲也變成和那些殭屍一樣的顏色。我大驚,他竟然變成了殭屍。

其他黑袍人也反應過來,沒幾下一起衝上去把那個變成殭屍的黑袍人給制服住了。然後就看到那個領頭的黑袍人走上去,一把抓住了了那個變成殭屍的黑袍人的頭。從腰間抽一把短刀,手起刀落速度極快,那個變成殭屍的黑袍人的頭顱應聲倒地。

殭屍的頭顱落地之後,嘴巴還無力的張了張,最終還是沒了生息。收起短刀,他又說了幾句什麼,就拿出地圖來看了一會,走過去和我父親李子凡說了幾句話。說完後,有何其他的四個黑袍人說着什麼,最後他們當中唯一的那個女黑袍人,押着我父親李子凡在前面帶路走,其他的黑袍人跟在後面,他們又開始繼續趕路了。

等他們稍微走遠了一些,劉宇說了一句走,我們三個也追上去跟着他們,和他們保持着一段距離。因爲現在是在夜裏,山林裏比較黑不容易被發現,我們能稍稍跟的緊一些,這樣也能保證我們不把他們跟丟了。

跟了一會,我們突然聽到身後有聲響傳來,嚇了一跳,警惕的盯着身後。我嚥了咽口水,已經做好了應對突發狀況的準備,那個跟在我們後面的聲音越來越近了。

一個小黑影竄了出來,她擡起頭,露出了泛着青光的眼睛。我們頓時鬆了口氣,原來是小黑貓追上了我們,看上去小黑貓並沒受傷,我們三個才都鬆了口氣。

“太好了,你追上來我就放心了。”我看着小黑貓笑了笑,說道,心裏很開心。

跟大家說一聲抱歉,昨天有事凌晨兩點纔回到家,沒能更新,不過昨天的兩章更新會在明後天補回來的,大家放心。也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萬分感謝! 足足有半個時辰,唐宋等得都有點不耐煩,張明武可算從修鍊中醒過來了。

也沒等他來得及高興,唐宋趕忙說道:「趕緊的,把煉製辦法給我,我下午還有比賽呢。哎呀,不就是突破到一段靈君嗎,有啥好激動的,以後有的是機會激動。」

「我……」張明武差點沒哭出來,他還想著好好感謝一下,畢竟剛才還覺得自己要死,現在卻突破到靈君。

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張明武深吸了口氣的低聲道:「是我自己研究發現的,龍凌草配合黃蔓藤,會有很強的爆炸性,能讓丹藥的力量瞬間爆發。但是,只能爆發一次,而且有後遺症,丹田會跟著萎靡。」

唐宋略帶吃驚,這兩種草藥他當然知道,只是不入流的藥材,藥效也很溫和,一般很少會同時使用。沒想到,他竟然發現這種玄妙。

只聽張明武繼續的道:「要注意比例,三分龍凌七分黃蔓,而且必須先在丹藥里加龍凌,否則無效。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很神奇。」

心頭盤算了一下,唐宋拍著他的肩膀笑道:「你很聰明,以後好自為之。放心,答應你的事情,晚上我一定會儘力,先走了。」

說著急匆匆轉身走了,楊叔之前一在交代,下午他有一場比武,千萬不能錯過。

至於這個辦法是否真的有用,等之後試一下才知道……

剛走到院子門口,卻見白館主笑眯眯的站在那兒等著,唐宋頭皮發麻,滿是尷尬的走上前:「館主,呵呵,吃過了嗎?」

白館主微眯著眼:「小子,你到底想幹什麼?幫他修復丹田,還幫他突破,是想要那種丹藥?以你的實力,應該不需要吧?」

唐宋苦笑不得:「館主,我也沒說現在用,現在當然用不上。但你有沒有想過,真正到生死搏鬥的時候,使用得到,絕對是一個必殺技。丹藥沒有所謂的好壞,是使用的人有好壞。」

白館主沒有說話,就這麼直勾勾盯著,臉上還帶著幾分笑容,看得唐宋頭皮發麻。

緊咬著牙,唐宋硬著頭皮:「館主,你直接說吧,要怎樣?」

果然,白館主雙眼抹過亮光:「你剛才給他的,是三品療傷丹藥?」

哭瞎,竟然是盯上了自己的丹藥!

唐宋鬱悶的點頭:「是,昨晚我用聖上給的藥材煉製……你說,要多少,我給你就是了。不過,我希望能給他一次機會,倒不是說參加選拔,而是重新做人的機會。年少不犯錯,到老了才可怕。何況,他也沒有所謂的對錯,只是規則的錯。」

「看樣子,你很欣賞那小子。」白館主露出笑容,略帶玩味的挑著眉頭,「他確實是不錯,雖然天賦沒那麼強,卻很捨得努力。不過,你要知道他已經被當眾審判,想要平反的代價……」

「館主,你直接說吧。」唐宋哭喪著臉,說來說去,還不是把條件提高?

抹過幾分皎潔,白館主伸出手:「十枚三品療傷丹藥,另外,我要你拿到小組第一名。」

唐宋一怔:「為何?不是只要贏了就能晉級下一輪嗎?」

白館主搖著頭:「我說的是,整個小組到最後的第一名。風華館,需要熱鬧。」

這要求似乎並不難,三十歲以內應該沒有靈尊,靈王之下他應該是無敵!

當下,唐宋爽快的點頭答應:「行,第一就第一。至於丹藥,你確定要十枚?」

「多了?」白館主勾著壞笑,「總得給你一點壓力……額!」

話沒說完,唐宋已經伸出雙手,一把丹藥遞過去:「喏,這裡是十五顆。」

看著遞過來的丹藥,白館主臉頰不自然抽搐,兩眼瞪大:「你,你怎麼會有這麼多?」

震撼,他本來想著十枚三品療傷丹藥對唐宋來說壓力不小,還想著說不著急,誰曾想這小子竟然伸手就一大把!

這,這還能讓人活嗎?

那可是三品療傷丹藥,可以說能過買到的最好療傷丹藥,因為二品以上的不可能買得到。可這小子卻是,一點心疼的意思都沒有

想了想,唐宋又把丹藥收回去,拿出一個丹藥瓶子塞進去,解釋著:「館主,我實話跟你說,昨晚我煉製了四十五枚,剛給了那小子一枚。我發現這玩意兒煉製挺容易,就是有點耗費藥材。這丹藥瓶可是萬寶靈送給我,回頭用完了還我啊……再多給你五枚,我得去吃個飯,他們估計都等著急了。」

將丹藥瓶塞到白館主手裡,唐宋轉身就跑出去。

白館主獃獃的站在那兒,腦子一片空白。他剛才說什麼,一晚上煉製四十五枚,還很容易?

什麼時候三品療傷丹藥這麼不值錢了?

懵了,白館主徹底懵了。要不是看得出確實是三品丹藥,他都懷疑唐宋在糊弄自己。可這也太誇張,一晚上四十五枚,一個月能出多少……

唐宋可不管他怎麼想,急匆匆跑回去簡單吃了個飯,然後趕去廣場。

果不其然,楊叔他們早就等著,很是焦急。看到他總算回來,楊叔苦笑:「趕緊的,都等你呢。抽籤我幫你抽了,對手是,三段靈王,三十歲,應該不難。」

唐宋應了一聲,吐了口氣走向比斗舞台。上邊早就站著裁判跟一個三十歲青年,那青年衣著頗為華麗,顯然是帝都的人,只是他的臉色不太好。

三段對六段,可以說一點懸念都沒有。只要唐宋沒有什麼重大失誤,很快就能拿下。

上台之後,唐宋沖著對面的青年拱手作揖:「唐宋見過師兄。師兄不要氣餒,我雖然修為稍微高一些,但戰鬥經驗卻沒有師兄豐富,還請師兄保持戰意,全力以赴。當然,我也不會手下留情,丁當竭盡全力。師兄,請!」

那青年頗為意外,沒想到唐宋居然還這麼提醒自己,一時間頓時多了幾分好感。

就算沒有勝算又怎樣,全力以赴!

當下,青年挺直身板,鄭重道:「唐師弟,請!」

唐宋露出笑容,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要不然絕對碾壓有什麼意思?只有激發對方的戰意,對自己的戰鬥經驗才有用…… 站在圓形小平台上邊,唐宋先嘗試控制前面的長劍。因為隔著有五米,控制起來非常不容易,有點像是仙俠裡邊的御劍。

超品神農 看他手法生疏,對面的青年也是偷偷鬆了口氣,一時間又增加了幾分信心。只見他輕而易舉就能控制對面的長劍,而且非常平穩。

唐宋頗為尷尬,他是真沒練過這種,生疏是肯定的。在場的大部分人卻都練過,因為這是他們最平常的一種修鍊方式,控劍!

用元氣控劍,目的不是增加什麼戰鬥力,相反,控劍損耗很大。可這種方式能大大的提升對元氣的控制,還能鍛煉自己的平衡能力……

眼見唐宋可算是將長劍控制平衡,裁判才喊開始。唐宋沒有急著進攻,而是輕聲道:「師兄,請!」

那青年倒也沒含糊,猛地控制著長劍攻擊唐宋的木人。他也很清楚,想要贏,就得先發制人……

唐宋心神一動,控制著長劍阻擋對方的攻擊。一開始確實很笨拙,只是很快唐宋就找到了竅門。

原來是要將釋放的元氣凝聚,之所以中間隔著幾米,就是為了不讓元氣凝聚那麼容易。

只是現在唐宋有個麻煩,這麼遠的距離凝聚元氣,他很可能需要釋放出金色,不知道是否有影響……

叮,叮!

對面的青年一直都強攻,唐宋只是防守,也沒抓到反擊的機會。台上台下都能看得出,他確實生疏,所以能反擊就不錯。那個青年就是吃准了這一點,想要趁著唐宋熟練之前拿下,要不然等他熟練,一點機會都沒有。

兩把長劍在前邊不停的衝擊,對面的青年臉色越發難看。怎麼攻都攻不破防禦,這對他可不是什麼好。緊咬著牙,忽然大喝一聲,控制的長劍也加大力道和速度。

唐宋一驚,不得不加大元氣凝聚。只是這樣一來,他的周身很快就開始閃耀出金色的光芒。

「金……金色元氣?!」

「他竟然是金色元氣,天生丹師,而且有可能成為丹神……」

台下一片熱鬧,頓時就跟炸開了鍋似的,就連遠處的裁判席也都紛紛站起來。

唐宋暗嘆了口氣,也沒再隱藏,直接將元氣釋放到最強,然後控制著對面的長劍反擊。

當!

對面青年的長劍瞬間就被震飛,強大的衝擊力讓他從小平台上往後踉蹌,不自主落下來了。

唐宋撤回元氣,滿是歉意的拱手:「抱歉師兄,方才我食言了。」

青年驚駭的吞咽著口水,好一會才反應,搖著頭:「我能理解……你,果真強大,靈尊之下應該是無敵。」

其實他想說,或許靈尊都能打……

金色元氣,帝都之內誰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那可是真正的天之驕子,絕無僅有。帝國最強者,就是金色!

等裁判宣判輸贏,唐宋才從小平台下來,卻是將目光落到遠處的裁判席。等待他們宣布自己能晉級,唐宋才走下台。

下邊人群不是一般的熱鬧,一個個震撼的盯著他。現在風華館內誰不知道唐宋什麼身份,最年輕的六段靈王,沒想到竟然還是金色元氣!

走回到楊叔身旁,見他也是直勾勾盯著自己,唐宋苦笑:「楊叔,今天應該沒我什麼事了,我就先回去。晚上的晚宴,記得喊我。」

「好……好!」楊叔獃獃的點著頭,腦子嗡嗡的。

他知道唐宋天賦很可怕,也知道應該很強,卻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是金色元氣!

更可怕的是,他能控制記得元氣,已經到了能不釋放金色的地步……

硬著頭皮穿過人群,唐宋就好像做錯了什麼事,灰溜溜跑了。實在是那些人的眼神,讓他相當難受,總感覺隨時都可能被舔!

跑回到雷城的院子,唐宋重重吐了口氣。雲藝跟小梅在院子里無聊的發獃,見到他回來,雲藝喜上眉梢的跑過去:「唐大哥,你回來了。怎樣,贏了嗎?」

還沒等唐宋回答,後邊的小梅已經笑道:「哎呀小姐,唐先生肯定贏了。林少爺都能贏,唐先生自然不在話下。」

「也對哦。」雲藝頓時就撇嘴,「你這傢伙可是六段靈王,三十歲以內應該是無敵……除非,青華宗的人出面。」

唐宋嘆了口氣,輕聲道:「丫頭,我總感覺之後會有很大的麻煩。所以,趁著麻煩沒來之前,我們先出去逛一逛,以後怕是沒機會再逛了。」

雲藝一怔:「為什麼?」

唐宋沒有解釋,道:「拿錢,我去買點藥材,順便出去溜達一下……趕緊的,等下真要出大事!」

雲藝有點懵,不是贏了嗎,怎麼還出事?

滿是好奇的回去拿錢,隨後幾人又從側門開溜了。從那些人熱切的眼神,唐宋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總感覺有點像是,腦殘粉……

馬車出了風華館,唐宋沖著福哥喊道:「福哥,去萬寶靈。」

雲藝擰著細眉:「你又要去給他們免費煉丹?」

「不是,我缺錢,去賣丹藥!」唐宋挑著眉頭,「嘿嘿,他們不是不爽我么,我真的很想看看,他們既不爽又無奈的樣子。」

雲藝眼前頓時冒出星光,甭管爽不爽,只要有錢就行。她就喜歡銀票,一紮一紮的,抓著特別帶感……

不多會,馬車到萬寶靈門口,唐宋跟雲藝走進去。一如既往的,裡邊人不是一般的多,相當熱鬧。

剛進門,裡邊忽然有個人大聲喊著:「是唐先生,唐先生來啦!」

握草!

唐宋猛地一抽,恨不得轉身就跑。竟然忽略了這裡也有一群更加恐怖的粉絲……

果不其然,左右兩個院子好多人紛紛跑出來,有些連藥材都已經拿著。那速度,跑得比誰都快,轉眼就將唐宋給包圍起來。

雲藝嚇了一大跳,警惕的縮在唐宋身旁。這都什麼情況,這麼多人是什麼意思?

「唐先生,幫我煉丹,我想突破……」

「唐先生,我只要一枚丹藥,能讓我突破到四段靈師就行……」

一幫人不停的擁擠,相當的激動。唐宋頭皮發麻,尷尬的大聲喊著:「大家先冷靜一下,冷靜!我,我今天不是來煉丹的。」

「不是,唐先生你不煉丹了?不要啊,我是從青城連夜趕來的,就是聽說你免費煉丹……藥材,藥材我都自備好了。」

「對啊唐先生,你給他們煉了,不能把我們都丟下。我們也沒靠山,也想突破……」 看到小黑貓安然無恙的回來了,我心裏十分的開心,劉宇和李慕顏在鬆了口氣的同時,看着小黑貓的目光中還露出了欽佩的神情。小黑貓很快又化成了人形,看着身上的衣物凌亂了不算好,但身上還好沒什麼傷。

“那些殭屍倒是不太厲害,就是數量太多了。”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眉頭皺着小聲的說道。

她問我們那些黑袍人的情況怎麼樣,在追過來的途中,她看到了其中一個黑袍人的屍體,剛剛她不在的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我說也沒什麼,就是那個黑袍人之前被那些殭屍給咬傷了,變成了殭屍襲擊其他人,那些人不得已才把他給殺了。

“這麼快?”聽到我的話,她十分的驚訝,有些不敢相信的樣子。

劉宇也皺着眉頭,點了點頭,臉色凝重。“其實我也很吃驚,一般被殭屍咬傷後,屍毒發作應該要經過一段時間,慢則兩三天都沒屍變,最快應該也要個一天或者半天,他那個只不過過十幾分鍾,太奇怪了。”

“剛剛和那些殭屍交手的時候我也發現了,那些殭屍的屍毒不是一般的厲害,所以纔會這麼快就讓被咬傷的人變成殭屍吧。之後我們也要更小心一點,那些殭屍說不定還會出現。”秦筱筱也沉着臉,緩緩的開口說道。

wωw ☢TTKдN ☢C〇

說着,一旁的李慕顏開口提醒我們。“先不要說這些了,他們已經走遠了,我們在繼續待在這裏的話,就要跟丟了。”

因爲秦筱筱安全回來了,我們一時高興竟然忘了這時,於是趕緊小心翼翼的追上那些已經走遠的黑袍人。他們還在繼續往平陽山的深處走去,四周陰冷得很,而且空氣溼度也很大,漸漸的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四周竟然開始飄起薄霧。

還好霧不是很大,要不然我們極有可能把前面的黑袍人跟丟。走着走着,我忽然感覺自己的腳好像是被人給抓住了,力度很大,差不多快要把我的腳給捏碎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