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唐浩也象徵性的派人去鎮獄宮支援,雖然卻的人根本不可能奈何得了那個黑衣人,可是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了。因為鎮獄宮的地牢中已經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了,那個黑衣人想去,那就讓他去吧。

接下來的幾天,唐浩和幾個女孩安靜的享受著悠閑愜意的時光。

五天後,終於到了唐浩答應楊行的出征的時間了。

大清早,楊行就來找唐浩了。

唐浩來到大殿之上,看著已經等得有些不耐煩的楊行,平靜的說道:「這些天有勞仙使了。」

楊行聽得出來唐浩話語中的諷刺味道,他冷冷的說道:「如果你早些出征,這時候已經滿載而歸了。」

唐浩微微一笑:「現在也不晚。」

「既然這樣,那就領兵出征吧。」楊行說道。

「領兵就算了,我只帶一個替身的隨從就可以了。」唐浩平靜的說道。

「你只帶一個人?」楊行不覺看了一眼唐浩身邊的姬玄妃,對於這個女人,他已經了解了很多。他是曾經的大帝卓譚的女兒,卓玄劫的妹妹。不知道後來為什麼隨了唐浩,還改了姓氏。 楊行知道這其中肯定有些秘密,他甚至懷疑唐浩解決卓譚和卓玄劫是因為這個女人在其中做了手腳。不過他也懶得去查其中的底細了,他的任務就是在唐浩進山之後殺了唐浩,讓這件事一了百了。

這是他來了之後,做出的決定。因為他覺得這個唐浩太麻煩了,他不想繼續跟他玩下去了,所以要用粗暴的手段解決了他。

現在唐浩說只帶一個人進山,他覺得唐浩這是自己找死啊!

唐浩看著楊行,笑道:「仙使,你好像覺得我一個人進山不妥?」

「你確定不再多帶些人了?」楊行問道。

「我是去獵殺皇級妖獸,再多人又有什麼用呢?」唐浩洒脫的說道。

「既然這是你的決定,那我尊重你,出發吧。」楊行不想再啰嗦了,他等了這麼多天,已經耗盡了耐心。

「那就請仙使等我的好消息吧。」唐浩平靜的說道。

「好,你拿回了皇級妖獸的內丹,我去仙宮為你請功。」楊行鄭重的說道。

「好。」唐浩說著向大殿門外走去。

姬玄妃立刻跟上,錢哲也立刻跟上,他跟在姬玄妃和唐浩身後,送兩人走到了大殿之外。

楊行站在大殿之內,他沒有去送唐浩,只是看著唐浩三人的背影。

唐浩三人到了大殿之外,錢哲恭敬的對唐浩說道:「大帝,萬事小心。」

「嗯。」唐浩看了錢哲一樣,身形飛起。

姬玄妃也立刻跟上,兩人瞬間消失在了天宮上空。

錢哲暗暗的嘆了口氣,轉身回到了大殿之內。他發現,仙使楊行已經不見了。他的表情瞬間黯淡了下來,他無奈的搖了搖頭,默默的向後堂走去,他現在心裡是真的希望那個年輕的大帝能夠早些回來。

唐浩帶著姬玄妃,飛行出了北陵城北門,直奔北陵山飛去。

在他們出去之後不久,楊行便也緊隨而出。作為法尊高階的修武者,楊行已經藐視一切修武者,自然也不會把北陵宮的守城執事官和理事官放在眼裡。

他知道他遲早有一天會跨入仙人的行列,那也是他一直希望的。雖然這次解決唐浩的方式並不是師父說的最佳方式,但是也總算是完成了任務。他相信師父一定會助他一臂之力,跨入仙人的境界。那時候,他就將成為這三百年來為一個跨入仙人境界的仙宮弟子。

這三百年來,仙宮弟子資質平庸,一直都沒有仙人出現。他跨入仙人境界,就能給師父爭光,就能讓賓士仙人那一派更加的抬不起頭來。

想想要成為仙人了,楊行的心中難免有些興奮。

「嗖……」

楊行進入了北陵山境內,對於這大山,他也絲毫不在意。至少在大山邊緣地帶,沒有任何妖獸可以傷害他。

突然,楊行似乎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盯著他,他放慢了速度,感知四周的動靜。可是感知了一下,他並未感覺到有什麼東西。也許是某一隻邀請在遙遠的地方躲藏吧!

楊行生怕跟丟了唐浩的,他沒有再仔細尋找,便繼續向大山深處飛去。

在距離楊行十幾里的一個山谷中,一個人黑衣人悄然出現,也是向北飛去。他明顯是在跟蹤楊行,只是因為楊行的境界太高,他不敢循著楊行的軌跡跟蹤,而是尋找了一條和楊行平行的線路。

這樣一來,他和楊行相距十幾里平行飛行,可進可退,也可閃避,又不會跟丟了楊行。

黑衣人知道楊行的身份,他也打聽到了一些唐浩和仙宮的事情。現在看見楊行跟蹤唐浩,他隱約覺得楊行是想對唐浩下手。

若是那個難纏的唐浩死了,換成另外一個人做大帝,他也許就能完成這次北陵天朝之旅目的了。所以他樂的看見唐浩被人殺了,所以他也就悄然的跟了上來。

雖然他和楊行現在在對待唐浩的生死上是一致的,算是沒有見過面的戰友。但是楊行現在是殺人,而且是要殺了天朝大帝,這在任何地方,都是躲不過去的重罪。所以楊行無論如何都不希望有人知道,所以至少在這大山中,他不能讓楊行發現他的存在。

等到了大山之外,如果需要,他倒是可以利用這一點來威脅楊行。若是仙宮都有人幫他,那他想拿到鎮獄宮地牢的人,也許把握就更大了。

黑衣人小心翼翼的跟著,他是看不見唐浩的,他只能隱約看見楊行。

楊行的速度並不是太快,這說明唐浩的速度也不是太快。

走著走著,黑衣人隱約感覺到楊行的速度不但慢了,而且似乎還在慢慢的繞彎子。這分明是推遲進入大山深處的速度,看來唐浩也不想進山,也有可能是他發現了楊行,所以故意繞彎子。

但是黑衣人覺得只要唐浩不離開這大山,那麼楊行就絕對不會手下留情。即使唐浩想要離開大山,楊行也應該不會同意,這樣一個殺人的機會可不是隨時都能出現的。

此刻,黑衣人不禁感覺到唐浩還是太年輕了。既然知道進山危險,為什麼還要進山,而且還只帶了一個隨從。這幾乎和送死沒有區別,看來他是要為他的年輕付出不可挽回的代價了。

雖然是在繞彎子,但是畢竟還是在向大山深處靠近。

黑衣人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在他心裡,唐浩已經死了。

不知不覺,太陽西斜。

這大山中的太陽似乎落下的要比山外更早,也似乎更快一些。

陽光漸漸被大山擋在後面,這大山中的陰冷也就更加沉重了。

黑衣人雖然身為法尊中階修武者,這個境界,幾乎已經算是修武者中的頂尖存在了,可是依然感覺到一絲絲的壓力。

楊行的速度越來越慢,也就說明唐浩的速度越來越慢。

天黑了,也許唐浩想要休息一下吧。

終於,楊行停住了身形。

這時候,黑衣人發現,楊行其實是身在一個山谷之中,不知道唐浩在什麼地方。

突然,楊行覺得有些不對,因為他看見在楊行的上空出現了數道白色光芒。

有埋伏!

這是黑衣人的第一反應,他的這個反應剛一出來,就看見那數道白色光芒瞬間化作了數十把白色長劍,這些長劍宛若飛花一般的出現在楊行的四周。而作為法尊高階的楊行,竟然沒能離開。

「嚓嚓嚓……」

那數十把長劍陡然變大,互相交錯,形成了一個牢籠,就把楊行困在其中。

劍陣!

黑衣人感覺到了危險,他知道自己不能繼續看熱鬧了,必須離開。

「呼呼呼……」

「嘩啦啦……」

就在楊行想要離開的時候,他看見四周圍、包括頭頂和腳下,都出現了無數巨大的黑影。

妖獸和妖禽!

黑衣人雖然活了三百多年了,可是他也從未見過如此之多的妖獸和妖禽,他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趕快離開。他沒有多想,便想轉身向南飛去。這個方向是北陵城的方向,和大山深處相反,他潛意識裡覺得這個方向相對安全。

「刷。」

突然,一道白色長刀從那黑乎乎的妖獸和妖禽之間砍了出來,這是一把源力長刀,虛幻無形的,但是所釋放出的威力讓身為法尊中階的黑衣人也感到恐懼。

而且他也在第一時間認出了這把長刀的,他救周全的時候,曾經和這把長刀有過碰撞。他那時候就知道這長刀的厲害,憑藉著超高的境界和超凡的速度離開了。

可是此刻,妖獸和妖禽已經飛撲過來,把他團團包圍了,他想憑藉速度逃離已經不可能了。

「刷。」

黑衣人果斷的甩出一道鋒芒,去抵擋那長刀。

「嚓。」

長刀和鋒芒相碰,鋒芒立刻散了,長刀也碎裂開去。這一次的碰撞,長刀明顯佔據了一些上風。

而這個時候,妖禽和妖獸已經到了,妖禽的速度更快一些,已經發動了攻擊了。

以黑衣人的境界,他要打敗這第一批攻擊的妖禽並不難,但是這批妖禽的身後是更多的妖禽和妖獸。他一個人,面對無盡的攻擊,是不可能把他們一一打敗的。更何況,那把白色長刀馬上就要發動第二波攻擊了。那才是最致命的攻擊,若是被妖獸和妖禽纏住,根本無力抵擋長刀的攻擊。

所以,最穩妥的方法自然就是凝出源力屏障,先把自己保護起來再說。

「嘭。」

黑衣人身形一震,在妖禽攻擊到他身體之前的一剎那間,源力屏障形成,護住了他的身體。

第一批的三隻妖禽的利爪抓到屏障,被彈了出去。

「砰砰砰……」

接下來,第二批、第三批、第四批、第五批……無盡的攻擊開始了。

黑衣人能看見的這是妖禽的利嘴、利爪和妖獸的利爪和鋒利的牙齒。

源力屏障在妖禽和妖獸的攻擊之下,就像風雨中一艘飄搖的小舟。在衝擊下,這艘小舟不可能完好無損。黑衣人便釋放出無盡的源力來彌補這些破損。

這個時候,黑衣人突然感覺到自己錯了。以現在的態勢,他想衝出去,似乎根本不可能了。在第一眼看見妖禽和妖獸的時候,就該不顧一切的衝出去才對。

可是此刻,一切都晚了。 黑衣人有些慌了,他從未如此慌張過。

這是一個設定好了的埋伏圈,目的就是先困住他。

黑衣人好後悔啊!

他後悔沒有在看見楊行被埋伏的第一時間離開,後悔沒有在看見妖禽和妖獸的時候第一時間衝出去。

可是有些時候,後悔是於事無補的,現在的情況是,他已經被困住了。在這妖獸和妖禽之外,還有唐浩和他的那個隨從。

怎麼辦!

黑衣人一般不停的用源力縫補破損的屏障,一邊在想接下來該怎麼辦?

若是這樣繼續下去,屏障遲早有被妖禽和妖獸衝破的一刻,到那時候他就算能殺很多妖禽和妖獸,但是最終也會被撕碎。

他看不見唐浩,但是他覺得唐浩應該在笑。

同時埋伏了兩個法尊修武者,確實值得高興。

唐浩,我太小看他了。

黑衣人悔恨不已,可是現在他連唐浩的面都看不見,即使想說些什麼,有這些妖獸和妖禽的阻擋,估計也無法傳遞到唐浩的耳朵里。

「砰砰砰……」

妖禽和妖獸的攻擊愈發的猛烈了,他們就像瘋了一樣,每一次攻擊都拼盡全力。

這些妖獸和妖禽為什麼會聽唐浩的號令!

突然,黑衣人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他的眼睛瞪得老大,為什麼會這樣?

唐浩和妖族是什麼關係!

黑衣人的心沉了下去,自己發現了這個秘密,他生還的可能就更加的小了。

想到這個,黑人的臉色越發白了,他不但慌亂,而且恐懼。

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

他到現在竟然都無法理解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他以為到北陵天朝來辦事,就是一件很輕鬆愜意的事情,沒想到會陷入絕境。

看來只有用寶貝逃命了,可是這寶貝能嚇退這些妖禽和妖獸,能嚇退唐浩和他的隨從嗎?

不管行不行,都要試一次了。

黑衣人從未想過,他竟然在斬蟒山以外的地方使用這件寶貝。仙宮把這件寶貝給他的時候,曾經叮囑過,絕對不許在斬蟒山之外的任何地方讓這件寶貝露面。

他不知道其中的含義,但是卻謹記這個命令。這也是他之前看見妖獸和妖禽攻擊的時候,沒有第一時間使用寶貝的原因。在他潛意識裡,這裡不是斬蟒山,所以那寶貝絕對不能露面。

但是現在,他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黑衣人從懷中拿出來一顆珠子,這是一個閃著炫彩的珠子。他釋放出源力,傳進了珠子里。

「刷刷刷……」

那珠子的炫彩瞬間綻放開去,那有如實質一般的光芒彷彿能夠穿透任何物體。

「吼吼吼……」

「咻咻咻……」

妖獸和妖禽突然發出了恐懼的叫聲,感受到珠子炫彩光芒的妖獸和妖禽立刻停止了進攻。因為後面的妖獸和妖禽還在衝擊,這些前面的妖獸和妖禽都被撞得身體前傾,或是翻滾著向黑衣人撞去。

那些撞向黑衣人的妖獸和妖禽也在第一時間躲避開去,他們不敢撞擊黑人,更不敢觸碰那光芒。

接著,所有妖獸和妖禽都感覺到那珠子的光芒,都向四周散開,沒有任何一隻妖禽和任何一頭妖獸敢再攻擊黑衣人。

「刷。」

妖獸和妖禽散開,那白色長刀便又出現了。

「砰。」

長刀砍在了黑衣人的源力屏障上,把源力屏障看了一個口子。

沒有了妖獸和妖禽的圍攻,黑衣人也就不再做被動防禦了,他想做的就是立刻離開這裡。所以源力屏障破了之後,他最的第一件事就是撤退。

但是就在這時,他的四周出現了十個人,這十個人長得奇形怪狀,有的高大,有的瘦小,有的其丑無比,還有的胖大蠢笨。

「嗖嗖嗖……」

這十個人都是修武者,他們都釋放出了源力鋒芒,同時攻擊黑衣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