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唐玉一臉不屑的說道。

姿色平平無奇!

這話讓七巧很是生氣,呼吸都粗重了幾許。

可她明白,眼前這個人,實力必然在她之上,若是起了衝突,死的一定是她自己。

幾次深呼吸之後,七巧總算是把那股情緒克制住了。

「既然我已經落入你手,要殺要剮隨你便!」七巧明白了現狀,知道逃是逃不出去了,索性大大咧咧的坐在了一邊的椅子上。

全然不把自己當城外人。

「你是什麼來頭,自己說吧,如果讓我拷問起來,恐怕就沒有現在這麼舒服了!」

唐玉問道。

此話一出,七巧的臉上變了。

同為靈魂之力修鍊者的她,清楚來自靈魂的痛苦,根本不是人能夠承受的。

而且越是強大的靈魂,能夠體會到的痛苦越多。

「不要讓我把你的靈魂抽出來,一點點撕碎,你才肯開口。那樣不好!」

唐玉的神秘,讓七巧很是害怕。

「我是魏家的人……被安排到梅人俊身邊,目的是伺機做掉梅人俊!最好是嫁禍給他的同門師兄弟,好讓國師這一派的人反目。」

「計劃不錯啊!還有呢?你師從何處,到底什麼身份!」

唐玉語氣變得嚴厲了起來,而且雙眼炯炯有神,一直盯著七巧看。

七巧的本事,在先前她多次的任務當中,都是無往而不勝的。這也就造成了她對於挫折的抵抗能力非常低,遇到唐玉這樣強過她一頭的人,就失去了抵抗的勇氣。

畢竟,不管如何,活著才是最重要的。

唐玉幾番嚇唬之後,介於七巧對於靈魂拷問的恐懼,唐玉幾乎知道了七巧知道的一切。

「逍遙大人,我知道的就這麼多了,別折磨我,好嗎?」

此時的七巧,猶如乞求糖人吃的四五歲小姑娘一般。全然不是當時在煙雲居的那種萬人迷。

「你若是乖乖聽話,我自然留你一條性命。不僅留你性命,還給你好吃好喝!」

……

「殿靈,我現在先要封印一個人,最好連他的靈魂之力也一併封印,這個陣法應該這麼做啊?!」

唐玉當然還是要出門的,不可能全天候的看著七巧,所以就需要弄一個陣法出來。

殿靈對於這種小問題,當然毫無保留的就提供了好幾種方案。

唐玉當然選擇了最為簡單的一種。

七巧看著唐玉在自己的房間之中,又是畫符又是寫篆的,心中的恐懼又多了幾分。

而且對於眼前這個神秘而俊美的男人,心中也多了幾分不好描述的情緒。

當然,主要還是懼怕。

一個時辰后,唐玉完成了這個封魂陣的第一次嘗試。

「你用靈魂之力攻擊我試試!」

唐玉命令道。

七巧猶豫了一下,也不敢不從,雙手橫在胸前,口中念念有詞。

可剛剛念了幾句,突然,一口鮮血就從七巧的口中噴涌而出。

都把七巧胸前的衣服也染紅了幾許。

唐玉看著自己的傑作,很是滿意的笑了笑。

「不錯,不錯!」笑罷,唐玉瞬間閃身到了七巧跟前,一股靈氣灌入七巧體內。將七巧的靈骨完全封印了起來。

「這樣一來,你就能夠乖乖的呆在裡面了!」

唐玉說罷,從房間中消失不見。

而七巧則是瞪大了眼睛,努力的聽著外面的動靜。

過了好一會,確認了唐玉的確離開之後,才開始嘗試了對於封印的突破。

首先需要靈氣的配合!

「區區黃色靈氣,修鍊到這種地步,怕是這個逍遙散人有個兩百歲三百歲的樣子了吧!」七巧說著,滿臉的鄙夷。

因為靈骨的天賦,真的是決定一個人修為上限的東西。

「若是我修鍊上兩百年,恐怕,就是遇到武皇也不虛!」七巧對於自己的靈魂之力還是非常自信的。

七巧瞬間從靈骨之中開始提取靈氣。

但唐玉那金色的靈氣,無比的霸道而威嚴。

像是一隊天兵天將一般,死死的防守在了七巧的靈骨上。

任何一點點疑似提氣的可能,都會被死死的扼殺在搖籃之中。

經過七八次嘗試,七巧竟然硬是一口靈氣也沒有提起。

「這個逍遙散人,真的可惡!若是師兄在此,必然能夠輕易破的去這個鬼陣法!」

七巧抱怨著,卻沒有絲毫的辦法。

思前想後,七巧覺得非常氣憤。

「怎麼我就遇到這樣一個妖孽的人物,在方方面面都要比我強!就連模樣,都比我好看!真的氣死人!」

失去了衝出陣法希望的七巧,已經完全化身為一個潑婦,坐在凳子上,就開始一股腦的咒罵唐玉。

完全不像是個修鍊者應該有的做法,可這樣罵了半天,氣卻是消了大半。 「齊總回來了?」郝蔓上前親熱的說。

張璐嚇得直往後面退,這個郝蔓,她在郝氏安保的培訓基地見過她,簡直就是一個女魔頭,今天忽然笑吟吟的上來叫自己齊總,張璐真的轉不過來彎。

「嗯,嗯,」張璐答應道。

「賀豐收,齊總回來了,今天晚上是不是賞光到我那裡喝兩杯?」

「今天就免了吧!開了一天的會議,你也夠忙的,」

「是的,夠忙的,你賀豐收在酒店裡捆了兩個人,你說郝氏酒店以後怎麼營業?你痛快了,我深受其害。」

「你酒店裡捆了兩個人?我怎麼不知道啊?」賀豐收故意裝聾做啞。

「你小子瞞得了別人,會瞞得了我,我不和你計較。盡然齊總是一場虛驚,紅溝商貿城沒有受到一點的損失,可喜可賀,今天晚上我們何不慶賀一番,就在桃花島上,我做東,一醉方休、不醉不休,怎麼樣?齊總?」郝蔓說道。

「就聽郝總的。」張璐低聲的說道。

「哈哈哈,齊總在鬼門關前走了一趟,變得溫柔了,變得小女人了。啥時候我也往奈何橋邊逛逛,說不定也會變成一個小女人,我爹媽總以為我是一個假小子,怕我這一輩子嫁不出去。」

「郝大小姐,齊總雖然逃過一劫,但是心裡上受到了很大的傷害,最近一直情緒不大好,看似性格變了。」賀豐收說。其實他知道這是郝蔓在取笑張璐,也是取笑自己。

「齊總,你要想得開,人的命天註定,該死蛋朝上。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沒酒喝涼水。走,往我家裡去。」

郝蔓熱情的相邀,不能不去,不敢不去。

郝蔓家裡新來了一個小保姆,小保姆很快端上來幾個菜。郝蔓打開一瓶洋酒,分別倒上。

「來,齊總,這是一個朋友從海上帶回來的酒,很正宗,你嘗嘗。」說著自己先幹了。

張璐沒有喝過這樣的酒,也沒有喝過酒,端起酒杯,淺淺的喝了一點。

「齊總,你以前不是這樣啊?我聽說你和梁滿倉結婚的時候,就喝了七八兩,一個桌子一個桌子的敬酒。客人們都被你唬住了,說梁滿倉找了一個新媳婦,找了一個商場的得力助手。在鬼門關前面走了一遭,是不是酒量也丟了?」郝蔓依然作弄張璐。

「表嫂身體不舒服,我來陪大小姐喝。」賀豐收主動的說。

連續喝了幾杯,郝蔓說道:「齊總,以前咱們在一個商場,一個樓層里上班,那時候看你年輕漂亮,就故意捉弄你,為難你,那是我的錯,現在看來你也不容易,以後咱們在一起工作,有事了你就說話,在紅溝那個敢再搗蛋,我郝蔓把他閹了。為我們今後的愉快合作乾杯。」

張璐勉強喝了,已經是滿臉緋紅。

賀豐收怕郝蔓把張璐灌暈,就說道:「大小姐,今天的酒就到這裡,改天有表嫂做東請大小姐。」站起來就要走。

「齊總要是身體不舒服就先回去,我還沒有喝好,你就陪我繼續喝。」郝蔓對賀豐收說道。

「我就先回去了,你陪郝總再喝幾杯吧。」張璐輕聲說。

爆炸案的兇手已經抓獲,齊妍的別墅就在隔壁,賀豐收就放心的讓張璐回去了。

「賀豐收,你小子演戲準備演到什麼時候?」郝蔓盯著他問道。

「我沒有演戲啊?」

「你這傢伙撅起屁股我就知道你要幹什麼,你是不是要這個女的一直扮演齊妍,把梁滿倉的財產划拉走完,戲就結束了?」

「郝總,我真的沒有這樣的想法。齊妍出事了,我就是看著商城裡亂糟糟的,讓這個女的撐一下門面,等商城裡捋順了,或者是表哥有消息了,就把實情公布了,那時候我就全身而退。」

「你小子是一個聖人啊?看不出來。你沒有想法,這個女的就沒有想法?要是商城裡的商戶把租金都交給了她,幾萬幾十萬上百萬的資金,她就沒有一點想法?她現在沒有想法,不等於以後沒有想法。」

「以後再說吧,最近我會看住表哥的資產。」

「只怕難,你大表嫂那裡也會有想法的。賀豐收,給你商量一件事,一件好事,只要你配合,商場以後就是你的,你表哥在紅溝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將是一個叫賀豐收的年輕人。」郝蔓一雙媚眼盯著他說道。

九霄丹神 「郝總,你不要嚇我,我一個打工仔,過著朝不保夕的生活,哪裡會敢想想表哥一樣的生活,表哥從老家出來已經二十年了,趕上了好時候,趕上了好政策,遇見了貴人,比如遇見令尊,那時候他們團結一致一心謀發展才有了今天的輝煌。現在很多的產業已經飽和,優勝劣汰,如逆水行舟,賺錢的機會少了。」

「現在就是一個好機會,就看你願不願意了。」

「發財誰會不願意啊?」

「這話我是思考了很久才給你說的,我就看你是一個人才,在紅溝,我看上的人才屈指可數。我說,你聽,不一定非要現在就答應我。」

「好,你說,郝總。」

我在漫威無限抽卡 「你表哥不見了,他原來的老婆離婚了,這個齊妍是一個假的,這裡面你就沒有發現商機?既然你能移花接木換一個齊妍,就沒有想著把那些商鋪移花接木換到另一個人的名下,比如你,比如我。當然要是覺得暫時不方便,可以先轉移到我們能控制的人的名下,待過了風頭,我們再拿回來,你覺得怎麼樣?」

這個郝蔓,原來喝酒是有目的的,她已經垂涎表哥的財產了。

「郝總,我笨,一時不明白您的意思。」賀豐收故意裝傻。對於眼前的郝蔓,不能一口拒絕,她知道齊妍是假的,拿著他的把柄。

「哈哈哈。」郝蔓眼睛里笑出了眼淚。「你笨,好你一個小笨蛋,今天你把我爹請來的貴賓牛黃綁了,把我的酒店的客人綁了,你攪和了我的生意,我沒有追究,你在這裡裝傻了。告訴你,在紅溝,甚至在省城,願意和我郝蔓做生意的人多了。其實我清楚,他們一是看上了郝家,二是看上了郝家的大小姐,你真是一個傻瓜,來,姐不逼你,喝酒。」郝蔓瘋瘋癲癲的說。

賀豐收更加的傻,郝蔓什麼意思?是想讓我去當郝家的東床駙馬?

不敢說話,言多必失,就喝酒吧,反正隔壁就是齊妍的別墅,喝多了回去睡覺。

郝蔓又打開一瓶酒,洋酒有後勁,不知道郝蔓的酒量。既來之則安之,即便你是龍潭虎**,今天我賀豐收就要一探到底。 宗人寺。

唐玉得到了七巧的全部情報之後,自然是要跟梅人俊來講說一番。

一來是表示自己的忠心,二來則是體現出他的能力。

當然,情報只是說了一部分,可即便是這一小部分,也足夠讓梅人俊驚奇。

「逍遙先生,您是說,七巧那個女人,是從北齊來的?而且她們還不只是一個人?」梅人俊驚奇的問道。

「沒錯,而且她還透露,她們的首領,更是非常強大的存在,實力遠在她們眾人之上!」

唐玉依舊在梅人俊面前保持神秘。

神情一直是那種淡淡的笑。

「先生此言當真?」

「那是自然!」

「此事事關重大,我得去找師尊彙報!」

梅人俊非常重視唐玉說的事情。

「先生還請暫且在我這裡休息,我馬上安排人伺候先生!」

「來人,準備一間上好的客房!」

「待會為先生準備的女子,先生一定會喜歡的!」

唐玉先前塑造了一個喜好女色的形象,自然不能拒絕,笑眯眯的答應了一聲。

「逍遙先生,在下失陪!」

梅人俊安排好一切事宜之後,迅速消失在了空中。

而唐玉則是在下人的引導下,來到了一間廂房之中。

「咚咚咚!」

一陣輕巧無比的敲門聲。

「請進!」唐玉知道來人必然是梅人俊安排好的女子,所以很有禮貌的說道。

關於女子侍寢的問題,唐玉早已經想好了對策。

若是一般姿色,唐玉就以看不上眼為由拒絕。

而若是姿色卓絕,那唐玉就直接用靈魂之力將其催眠,造成已經享受過的假象。

「逍遙先生好,奴家叫文心!」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