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唐納被後退的人群擠得幾乎跌倒,好在有漢斯護著他。

「這是什麼人?」唐納低聲問。

這群騎士團來勢洶洶,氣勢非凡,讓周邊的平民百姓連連避讓,幾乎不敢靠近騎士一丈內。

「看他們胸前的三腳架徽章,是神聖教廷宗教裁判所的騎士團。」傑森低聲說,在嘈雜的人群里,還怕這些人聽到一樣。

唐納眼神一凝,他可不止一次聽過宗教裁判所的凶名。

他們來幹什麼?

這群人可是神聖教廷最臭名昭著的劊子手,能夠隨意處置平民,甚至能將貴族綁上火刑架的兇狠存在。

這時,天空中的馬車傳來了聲音:「哥哲倫,傳播異端學說,污衊聖光女神,現在我以神的名義,逮捕你,你將受到神聖審判。」

聲音虛無縹緲,竟清晰的傳入每一個人耳中。

底下的民眾聽后一陣恐懼,深怕粘上麻煩,要知道這可是神聖教廷最為嚴重的罪行之一。

但是,哥哲倫依然不懼,抬頭挺胸哈哈大笑:「虛偽的神聖教廷,我已經等你們很久了,我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你們打著神靈的名義欺瞞世人,但是……你們是擋不住真理的,為真理而死我無所畏懼,我會在地獄里等著你們,看著你們慢慢的被人們拉進深淵。」

「拿下!」馬車內一聲冷哼。

兩位騎士衝上了演講台,用鐵鏈鎖住了哥哲倫,但是哥哲倫依然面帶微笑。

「為什麼!」唐納愣了下。

「團長,不需要為什麼。」傑森說,「對於平民百姓,宗教裁判所行事,不需要為什麼,即便是公爵親王,也會對他們避恐不及。」

進了宗教裁判所,還有活命的機會嗎?

「漢斯,能想辦法救下哥哲倫嗎?」唐納壓制著憤怒,問道,他對這個哥哲倫十分感興趣,極不願意看到這麼一個走在時代前列的人被活活燒死。

「團長,這是曼希爾城,這是神聖教廷。」漢斯提醒道,他可真怕唐納腦子發熱。

「好吧!我也就是說說。」唐納嘆聲道,「就讓他為真理而死吧!相信他一定會死得其所。」

哥哲倫被帶上了囚車,被宗教裁判所的人帶走了,廣場的人慢慢的散了。

在正南方的一棟樓上的最頂層,曼希爾城的里斯特侯爵面帶微笑的看著這一切。

他身邊的一個伯爵不解問道:「大人,為什麼你一開始要保護哥哲倫,讓他演講,現在又讓教廷的人將他抓走?」

里斯特侯爵笑道:「我雖然不喜歡梅斯菲爾家族的那個老東西,但不得不說,他的某些觀點我還是比較認同的。

我一樣不喜歡神聖教廷對王國的事務指手畫腳,王國是陛下的王國,不是神聖教廷的王國,有人能對教廷造成打擊,我還是比較支持的。但是……我又不想公開與教廷作對,所以,哥哲倫死了也就死了,我得到了想要的東西,他也死得其所嘛!」 斷更了十天了,抱歉。

首先感謝一直一來投票、打賞、評論、章節說說吐槽的書友們。

然後賣下慘,有多慘相信大夥都看的到這本書的成績。

當然慘,這也跟我的文筆太差有關,寫不出精彩的故事,吸引不了讀者,總之就是老白讀者不討喜,小白讀者不愛看。

本來以為至少能夠在十一的時候混個上架,然後努努力,爭取能混個全勤,結果……傷心。

相信讀者們能夠理解,作者也是想賺點錢補貼家用,甚至全職,賺大把票子走上人生巔峰。

但是這本書,沒有希望了。

所以,作者打算準備新書了。

這本書就慢慢來,慢慢寫,每周一更兩更還是三更,就得看心情,看時間了,但請放心,絕對不水,後面都是精華。

大伙兒要是覺得不礙眼,可以繼續放在書架,不想等,也可以刪了。

最後,還是說一句,抱歉,讀者老爺們諒解。 「來來,把這個搬上去,都小心點啊,小心砸到腳。」

曼希爾城港口,一輛輛馬車從城內將貨物運到碼頭,堆放在空地上。

唐納指揮著眾人將這些貨物搬上月牙號。

月牙號今天準備離開曼希爾城,返回巨蟹島。

海運一號帶著幾艘雇傭的海船,滿載著各種物資,早一天就已經先行離開了曼希爾港。

為了儲備更多的物資,身為戰船的月牙號,並沒有選擇輕裝上陣返航,而是為了不浪費空間,帶著一批貨物回家。

這些貨物大多都是糧食和鐵錠,這兩樣一樣是生存必需品,另一樣是戰略物資,都是巨蟹島上最為緊缺也最不能缺少的東西。

解放團這一趟,從八月初離島出海來到大陸,至今已經是十一月底,足足近四個月。

從巨蟹島出發時,烈陽如火,到如今歸家冷風呼嘯,眼看就要大雪紛飛。

唐納站在碼頭回首望著依舊繁忙的曼希爾港,忽的有種時光飛逝的感覺。

這一趟出海,原本只是打算低調行事,到大陸找到一個據點,多找幾條商貿之路,將巨蟹島內的東西銷售出去就成。

沒料想,期間發生了不少事情。但是到底好在沒出什麼變故,所有的計劃也都全部完成。

唯一讓唐納覺得遺憾的事情是,沒能搭上哥哲倫,或者救下他,將之帶回巨蟹島。

這麼一個走在時代前列,為真理不懼千難萬險,完成環球航行的偉大英雄,最後卻死於宗教的迫害和殘殺,實在太可惜了。

像這類人,本應該是文明的指南針和人類的指明燈的。

唉,可惜……

也罷!

「團長!貨物已經全部轉載完畢。」唐納正暗自惋惜,傑森和漢斯來到了他的面前。

「好,我知道了。」唐納回過神,看著傑森說:「傑森。」

「團長,還有什麼事情嗎?」傑森問道。

「曼希爾城的事情就全部交給你了。」唐納鄭重囑咐。

傑森表情嚴肅的點了點頭。

「幾個事情我重新交代一下你,第一個,按照我給你的那本小冊子,慢慢培訓情報人員,暗中收集大陸上的各類情報,然後讓我們的船帶回島上。

第二個,除了購買奴隸,還要想辦法讓一些工匠、學者、畫師、占星師、煉金師、甚至於魔法師,前往我們巨蟹島。

第三個,繼續購買儲備糧食鐵錠硫磺硝石等物資,有必要的話,可以再買幾個院子,第四,以後每個月我們巨蟹島都會派遣商船來到大陸,將玻璃和瓷器運到大陸販賣,或許以後還有更多的東西,你這邊要隨時做好準備……。」

唐納叨叨絮絮的交代一些事情,傑森一項項記下。

「等事情走上正軌,我會安排人跟你輪換。」

「還有,總之,萬事一切小心為上,事情有什麼意外沒關係,但是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

「好的,團長,我知道了。」傑森感動道。

「那……就這樣吧!」唐納頓了頓,擺手道:「我們就回家了,天冷,你也回去吧。」

「團長,我在碼頭送你們。」傑森認真的說。

「也行!」唐納倒也沒有在這個事情多做糾結,轉身就走上了月牙號。

「開船!」

船上的各處早已經準備好了,一聲命令之下,水手們紛紛動了起來。

傑森朝著月牙號敬了個禮,唐納揮手回應,月牙號也就慢慢的離開了碼頭。

月牙號朝著海灣外面駛出,唐納站在舵樓,注視著陰沉天色下的曼希爾港。

徒然,岸上發生了騷亂。

一行人從城門處慌忙趕往碼頭,後面跟著兩隊手持十字槍的銀甲騎士。

隨即,兩伙人發生了戰鬥。

碼頭上的水手、苦力、傭兵和船主商人們,紛紛避讓,連熱鬧都不敢看,深怕被波及到,傑森見狀也跟著人流往外邊逃離。

「宗教裁判所審判騎士團捉拿異端,無關人等,立即離開。」為首的騎士大聲呼喝。

而被審判騎士團追捕的一方,正是哥哲倫的下屬。

哥哲倫演講被抓捕的那天,這些人包括泰坦巨人全部都沒有出現在中央廣場,沒想到今天卻出現在了碼頭,而且正被宗教裁判所的人追殺。

審判騎士團的人騎著戰馬揮舞著長矛,泰坦巨人手持鐵鎚正面阻擋,有種一人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

長矛刺進了肩部,泰坦巨人面不改色,手握長矛直接將馬背上的騎士掀飛出去,而後一記鐵鎚,將戰馬幾乎錘成肉餅。

雷鳴閃電。

五火連珠。

不僅如此,哥哲倫下屬一行人之中還有兩位魔法師存在。

一陣吟唱之後,兩串魔法劈頭蓋臉的朝騎士團砸了過去,轟的審判團人仰馬翻。

「嘭!」

審判騎士團長釋放一支信號彈。

「走,快登船,離開曼希爾港。」

在泰坦巨人的掩護下,一行人邊打邊退,退到了碼頭之上。

而曼希爾城城門處,一隊一隊的騎士正涌往碼頭。

當日僅僅只有幾個人跟著哥哲倫去了城主府,船隊本就留守著大部分人員。

此時船上留守的人員見狀,紛紛將鐵錨拉出海面,將船帆升起。

「快,快點上來。」

船上的人員有弓箭手,但是對於全身著甲的審判騎士團,也僅僅只能起到騷擾的作用。

好歹在泰坦巨人的掩護下,一個個安全的登上的海船。

「吼!」

泰坦巨人怒吼一聲,拽住一匹馬,扔了出去,砸翻後面衝上來的幾個騎士,乘著這空擋,泰坦巨人也抓住了纜繩,往船上攀登。

「開船!快,開船。」

哥哲倫的船隻被撐離了碼頭,船隊欲朝海灣外面大海深處逃去,但是審判騎士團的人似乎早有預料,在之前就已經有人分頭去徵用了其他船主的海船。

審判騎士團野蠻登上了海船,奪取了船主的船隻,下達了追擊的命令。

哥哲倫環球航行的破爛船隻剛剛張帆航行,後面幾艘海船就已經咬尾跟了上來,似乎宗教裁判所的人不將他們抓捕回去,誓不罷休。

審判騎士團的人徵用的全部都是四桅五桅的大船新船。

而哥哲倫的船隊經歷了環球航行之後,被無數次的風吹雨打,早就變得破爛不堪,速度哪裡及得上審判騎士團的海船。

按照此時的速度,恐怕還沒能駛出海灣就會被追上。

就在哥哲倫船隊的絕望之下,海灣內突然幾聲炸響。

海灣內所有的船隻,船隻上所有的人,一愣。

他們看到,在審判騎士團的船隻側面不足三百米的地方,有一艘海船,對著他們的右舷冒出了一陣火光。

伴隨著硝煙,幾個黑點飛向了審判騎士團的船隻。

「咔嚓!」

審判騎士團的船隻被擊中,沒有停歇,然後又一連串轟響,又有船被擊中。

是誰,這麼大膽?

不光是審判騎士團的人,就是哥哲倫船隊上的人都冒出了這麼一個想法。

一連五輪,審判騎士團的船隻,有的桅杆倒下,有的船艙內倒灌進了海水,然後慢慢的失去了航行的能力。

哥哲倫船隊上的人終於鬆了一口氣,他們看著海面上的那艘船,有疑惑,也有震驚。

它靜靜的停在那裡,似乎在等待自己加入過去一樣。 先慣例感謝,感謝編輯丹青大大,感謝書友大大,感謝每各書單主大大,感謝所有能感謝的人,虛鳴這隻廢鴿子也終於走到了上架這一天。

和大家聊聊虛鳴的一些事情吧,也可以看作是虛鳴在賣慘。

為什麼會寫呢?一年多以前我躺在工廠宿舍的床上,旁邊是舍友在努力自學編程,我卻像是一個廢物一樣躺在床上不知道幹什麼。

虛鳴有很多缺點,懶惰啊,沒自信啊,沒主見啊,性子直啊,有時候做事不經大腦啊,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夠廢的,所以才會自嘲自己是廢鴿子。

那個時候我就想不能這麼繼續下去了,總得做些什麼,我這條鹹魚也想翻身一次,我這隻廢鴿子也想飛一次,所以當時就邊上班,一邊開始利用下班的時間開始寫,不出所料,虛鳴的第一本撲了,沒簽約完本,現在還被404

當時根本就沒想過不寫了什麼的,立馬就開新書下了這本舊日,第一次簽約,第一次得到推薦,第一次要上架了,這期間我還順便把老闆炒了,想要全職些。

家裡有人支持,有人不支持,我哥說,總要讓我試試吧,不試的話一輩子都不甘心,熟悉我的人都知道虛鳴其實沒什麼自信的,因為失敗過太多次了,我渴望得到認可,渴望能夠成功一次。

書評區有人說過,虛鳴這個作者很閑,基本每條評論都會回復,我當時回到那是關心每個書友的意見,自從開始寫舊日來,我最常乾的事情就是拿出手機,打開作家助手,翻看大家投出的每一張推薦票,然後就是打開客戶端,看看章說,以及評論,然後就是去查看收藏。

我大概每個小時就會這樣刷一遍,因為書友的每一個收藏,每一次推薦,每一次打賞,都是對虛鳴的認可,每一次看到有人說寫的不錯,支持我的時候,我能感覺到我不是那麼的沒用。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