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唔唔唔!”張迪用胳膊碰了碰秦巖,示意秦巖將縫住他嘴的鬼線拆掉。

秦巖這時纔想起來,張迪的嘴還被慕容雪菡的頭髮縫着。

“雪菡,幫這小子把線拆掉吧!”

“好的!主人!”慕容雪菡拆掉了自己的頭髮。

嘴上的針線剛剛被拆掉,張迪就破口大罵起來:“秦巖,我草你……”

不等張迪罵完,不等秦巖吩咐,慕容雪菡又將剛纔的頭髮穿到鬼針針孔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縫住了張迪的嘴。

“唔唔唔!唔唔唔!”

張迪大叫起來,用祈求的眼神看向秦巖。

秦巖轉過了頭。

張迪露出可憐巴巴的眼神向馬嬌望去。

馬嬌挑起眉毛罵了一句:“活該!誰讓你嘴賤了!”

其實馬嬌也很想縫住張迪的嘴,張迪的嘴太臭了,每一句話幾乎都帶顏色。

而且馬嬌還想縫住張迪的眼皮,張迪的眼睛每當看到女生,總是滴溜溜亂轉,不是瞄胸脯,就是瞄屁股。

回到酒店,馬嬌擺好法壇,將槐樹枝懸吊起來,點燃魂火煅燒起來。

馬嬌一邊煅燒一邊念動咒語。

這些咒語秦巖沒有聽過,每個字符都晦澀難懂。

隨着煅燒持續進行,槐樹枝慢慢地變小變細,最後只有一把短劍大小,這時馬嬌拿出一張符紙貼在上面,並且大聲念動咒語。

當咒語唸完,槐樹枝上冒出很多樹脂,將整個槐樹枝包裹起來,就像在上面抹了一層油脂一樣,鮮亮無比。

又經過幾分鐘的祭煉,槐樹枝終於變成了一把短劍。

馬嬌拿起來在手中掂量了一下,遞到秦巖面前說:“師弟,你試一試?”

秦巖迫不及待地接過來,大聲吟念起引魂咒:“天圓地方,律令九章,上靈三清,下應心神,赦令一出,諸靈歸位!”

咒語剛剛唸完,客房內颳起一陣陰風。

緊接着,十幾個陰魂從牆壁四周鑽出來,她們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其中三個陰魂最吸引人。

第一個女鬼穿着運動鞋、牛仔褲和白色的短袖,再加上揹着一個皮質小書包,青春的朝氣頓時撲面而來。

第二個女鬼穿着民國的衣服,看起來像是民國時期的女學生,十分的溫文爾雅。

她剛剛出來,就用非常文靜的口吻問秦巖:“道長,你叫我?”

第三個女鬼穿着古代的衣服。

她的衣服鮮豔無比,上面還繡着各種圖案,看起來與電視劇裏面演的古裝劇一模一樣。

她盤着非常漂亮的頭髮,頭髮上還插着各種裝飾,一看就知道是一個身份高貴的女子。

她低着頭,有些害羞地問:“公子,你找本宮?”

秦巖只是想試一試法劍的威力,沒有想到招來這麼多女鬼,當即驚訝無比地睜大了眼睛。

特別是看到穿着古代衣服的女鬼,心中更是驚訝無比。

我去,我不會召喚出一個千年女鬼吧?

秦巖打了一個哈哈,擺了擺手說:“沒事!沒事!我只是隨便召喚一下,你們忙去吧!”

“神經病!”穿着一身運動裝的女鬼瞪了秦巖一眼,轉過身飄走了。

民國女鬼搖了搖頭轉過身飄走了。

其他鬼類也轉過身飄走了。

古代女鬼咬了咬嘴脣說:“公子,本宮一直被困在古墓之中,你能不能幫我……”

不等古代女鬼說完話,她的魂魄突然旋轉起來,就像被什麼吸走了一樣,眨眼間就消失在秦巖面前。

看到這裏,馬嬌不由睜大了眼睛,有些激動地說:“師弟,附近一定有古墓!”

“嗯?你怎麼知道?”

馬嬌顧不上回答秦巖的話,激動無比地說:“師弟,太好了,想不到你無意之中居然發現了一個古墓,而且年代十分久遠。”

馬嬌想了想,立即催促秦巖:“師弟,你趕快再召喚一次!”

看着馬嬌激動的樣子,秦巖在心中暗想,難道師姐想盜墓?

不過一想到墓裏面都是好東西,秦巖也忍不住有點蠢蠢欲動。

古墓裏面的東西,隨便拿出一件就價值連城。

秦巖再次念動引魂咒,將剛纔的衆多鬼類召喚回來。

這一次被召喚來的鬼類和上一次差不多,但是卻唯獨沒有之前那個自稱本宮的古代女鬼。

“喂!小道士,你把我們召喚來幹什麼?”運動裝女鬼不滿地問。

其他鬼類也紛紛向秦巖望來,不明白秦巖到底要幹什麼。

秦巖沒有理會運動裝女鬼,轉過頭問馬嬌:“師姐,這是怎麼回事?”

馬嬌沒有回答秦巖的話,皺起眉頭低下頭,自言自語起來:“難道剛纔那個古代女鬼被什麼禁錮住了?”

古代女鬼是唐代一位公主,因爲擁有魔鬼般的身材,在以胖爲美的唐代卻變成了異類。

公主鬱鬱寡歡,一不小心掉到假山下摔死了,死的時候才二十歲。

爲了紀念自己的這個女兒,皇帝給她建造了一座豪華的古墓。

造墓的時候,因爲玄術大師十分痛恨皇帝,就使用了風絕陰陽術將公主的魂魄封在了墓中,讓她千年不得輪迴。

剛纔秦巖施展引魂術的時候,一不小心牽動了墓中的玄關,將公主的一魂一魄放了出來。

不過這玄關是玄術大師設計的,當即又把公主吸進了墓中。

“喂?小道士,你到底有沒有事啊?”運動裝女鬼問。

“對不起啊!我剛纔召喚錯了,你們都走吧!”

“哼!”運動裝女鬼冷哼了一聲離開了。

其他鬼類也跟着搖了搖頭走了,覺得秦巖這個小道士就喜歡折騰鬼。

“師弟,你再召喚一遍!”馬嬌對秦巖說。

“嗯?還召喚?再召喚它們又全部出來了!到時候它們問我找它們幹什麼我怎麼說?”秦巖立即搖頭。

馬嬌瞪起眼睛:“你召喚不召喚?”

“不召喚!”

“當真?”

“當真!”秦巖拍着胸脯斬釘截鐵地說。

“好!你給我等着!”馬嬌拿起手機撥出去一個號碼。

不一會兒,電話接通了,馬嬌對着手機說:“爸!秦巖非禮我!還強迫我做各種動作!”

“噗!”

秦巖將剛喝到嘴裏面的水都吐出來了,而且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秦巖驚訝無比地看着馬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勒個去!師姐你也太歹毒了吧!這麼讓人熱血沸騰、情緒激動的話你都能說出來,你信不信我真的給你來一套癡漢一百零八式。

不過一想到和馬嬌第一次見面的情景,秦巖也就釋然了。

第一次和馬嬌見面,馬嬌直接將自己的衣服撕破了,還將頭髮弄亂了,站在衛生間門口大聲喊:“非禮了,救命啊!”

秦巖有點搞不懂啊!明明挺文靜的一個女孩,爲什麼有時候卻會做出令人難以理解的舉動。

難道師姐外表高貴,但是內心卻住着一個悶騷的小魔鬼?

不要想這些了,還是趕快向師傅解釋一下吧!否則師傅會打斷我的第三條腿。

想到這裏,秦巖向馬嬌飛撲而去,伸出手想搶下馬嬌手中的手機。

馬嬌撇了撇嘴,轉過身子向一邊躲開,並且再次拿起手機對馬澤洪說:“爸!秦巖還想搶我的手機,他好像要對我先奸後殺!你趕快來吧!要不然你女兒就剩下一具裸屍了!”

“噗!”

秦巖差點一口噴出血來,有沒有搞錯啊!偶的神啊!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師姐啊!還要不要人活了?爲什麼這麼坑害她可憐又可愛的師弟啊!

“師傅,你不要聽師姐胡說八道,我什麼都沒有幹,我是清白的!我比小蔥拌豆腐都清白啊!”秦巖大聲吼起來,生怕馬澤洪聽不到。

馬嬌卻得意無比地搖了搖頭,戲耍一般地看着秦巖。

秦巖攥緊雙拳,大吼一聲向馬嬌衝去。

秦巖這一次下定決心了,無論如何都要把手機搶到手,否則師姐不知道又要搞出什麼幺蛾子。

馬嬌看到秦巖撲過來,立即轉過身就跑。

只不過客房的空間太小了,馬嬌剛跑了兩步就被秦巖抓住了。

秦巖挑起眉毛,揚起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師姐,我看你還往哪裏跑!嘿嘿嘿!”

“爸!你聽到沒有?秦巖又要第二次霸王硬上弓了!”馬嬌眯起眼睛,得意地笑着,那樣子好像在說,怎麼樣?着道了吧!

聽了馬嬌的話,秦巖臉上的笑容在瞬間凝固起來,整張臉變成了鐵青色。

“師姐,咱們什麼仇什麼怨?你爲什麼要這樣對我?”秦巖差點哭了。

馬嬌得意地扭了扭脖子,拿起手機又準備告狀。

秦巖想也不想當即向馬嬌手中的手機搶去。

馬嬌縮回手,將手機放在了胸口。

秦巖順勢搶去,可是他的手一不小心居然從馬嬌的領口伸了進去,而且還伸進了罩子裏面。

兩個人在瞬間都呆住了,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過了一會兒,兩個人同時低下頭向領口上看去。

“啊!”馬嬌仰起頭大聲尖叫起來,聲音就像尖刺一樣,扎的秦巖耳膜生疼。

秦巖趕快往外抽手,但是罩子扣的太緊了,秦巖抽了兩次都沒有抽出來,第三次才抽了出來。

“秦巖,你給我去死!”馬嬌掄起拳頭向秦巖的鼻子上打去。

秦巖在本能反應之下,立即轉過頭向一邊閃去。

“砰”的一聲,馬嬌一拳打在了張迪的眼睛上。

張迪當即捂住眼睛大聲叫起來,只不過他的嘴被慕容雪菡縫住了,所以只能聽到“唔唔唔”的聲音。

原本張迪並不在秦巖的身後,但是張迪這個傢伙太猥瑣了,看到秦巖將手伸進了馬嬌的領口,以爲自己走過來也能一飽眼福,但是令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不但什麼都沒有看到,還被打成了熊貓眼。

張迪在心中破口大罵,我去!我怎麼這麼倒黴啊!羊肉沒有吃上,還惹了一身騷。爲什麼受傷的總是我啊!

雖然張迪被馬嬌揍了,但是馬嬌根本就沒有道歉,掄起粉嫩的小拳頭繼續向秦巖打去。

馬嬌一邊打還一邊破口大罵:“秦巖,你這個殺千刀的!居然敢吃老孃的豆腐乳!看老孃不閹割了你!”

“師姐!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秦巖轉過身就跑,拉開衛生間的門就鑽了進去,並且鎖上了門鎖。

“秦巖,有本事你給老孃出來!”

“不出去!”

“出不出來?”

“不出去!”

“好!有本事你就一輩子呆在裏面!”馬嬌一邊破口大罵,一邊踢了門幾腳。

看着門顫顫巍巍的樣子,再聽到“砰砰砰”的聲音,秦巖真怕這門被踢破。

好在馬嬌踢了幾腳就不踢了,罵罵咧咧地離開了。

秦巖深吸了一口氣自言自語起來:“真他嗎的是一隻母老虎!以後誰娶了她誰倒黴!”

不過剛纔手伸進去的時候,那手感的確是令人回味無窮啊!就像摸在了綢緞上,又柔又滑,而且比綢緞都綿。

如果能真的摸上……

哎呀呀!阿彌陀佛!非禮勿視!非禮勿聽!我怎麼能想那麼齷蹉的事情!我可是要勵志當一個清心寡慾專收女鬼的好道士。

不對!我信得是道,不是佛!應該是無量天尊!

咦!我們道士是容許吃肉娶老婆的,我怕個毛啊!

不一會兒,慕容雪菡飄進來了:“主人,你還好嗎?”

秦巖點了點頭,壓低聲音問:“我師姐還在外面嗎?”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

秦巖鬱悶無比地“哦”了一聲,一屁股坐在了坐便上。

“主人,我給你捶捶腿吧!”

不等秦巖說話,慕容雪菡抱起秦巖的腿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然後用非常柔和的指力開始爲秦巖揉腿。

不知道爲什麼,慕容雪菡剛剛給秦巖揉腿,秦巖就想起了之前自己腳踩雪菡大胸的情景。

秦巖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鬱悶無比地想,今天這是怎麼搞的?怎麼總是想這些亂七八糟的。

唉!還是想一想怎麼賺錢抓鬼吧!

原本秦巖以爲今天能賺一百萬,畢竟是夏雪尼介紹的,誰能想到卻上了黃仙姑的當。

就在這時,廁所裏面突然颳起了一陣陰風,一隻只鬼從牆壁四周全部鑽了出來,它們一個個緊挨着,漂浮在衛生間裏面,低着頭眼神陰冷地看着秦巖。 看到這麼多鬼盯着自己,秦巖不由皺起了眉頭。

秦巖現在對鬼的免疫力已經上升到了一個新高度,不是特別恐怖噁心的鬼,根本嚇不到他強壯的小心臟。

秦巖剛準備說話,房間外面卻響起了一聲淒厲的慘叫聲。

聽到這聲音,秦巖眉頭皺的更緊了。

“師姐?”秦巖站起來,大聲叫起來。

外面沒有人回答!

難道出問題了?秦巖轉動門鎖拉開了門。

門外黑漆漆的,不再是他所熟悉的客房,而是一片既幽靜又深邃的原野。

秦巖擡起頭向一個個陰魂厲鬼望去,咬牙切齒地問:“我師姐怎麼了?”

秦巖覺得這一切肯定和這些陰魂厲鬼有關。

“嗎的!天地動,日月明,三魂應,陰陽開,天罰一點驚鬼神,律令一出安乾坤!”秦巖懶得再廢話,直接念動滅魂咒向這些陰魂厲鬼指去。

可是滅魂咒唸完之後,秦巖的道術卻沒有發揮出任何效果。這可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回。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