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喬天羽搖搖頭,「不關他的事。你剛才在大門口,對她說什麼了?」

喬卡把熱牛奶遞給喬天羽,道:「你先把牛奶喝了,我再告訴你。」

喬天羽很不想喝,卻也沒拒絕,就端起那杯牛奶仰頭喝著。

喬卡看著她,眼眸里閃過一抹邪肆而狠絕的冷光。

喬天羽突然感知到什麼,有些詫異地望向喬卡,卻發現他正眸光溫柔地看著她。 謝如蘇「嘩」的站起,快步往外走。

江公公看見她,眯眼一笑,可以說是異常和善,「老奴見過謝小姐。」

「見過江公公。」謝如蘇略微福身行禮。

「謝小姐客氣,陛下派老奴請謝小姐進宮一趟。」

江公公也是人精,知道扶桑帝寵愛謝皇后,連帶對謝如蘇這個侄女也愛屋及烏,所以表情絲毫沒有傲氣,一如往昔恭敬,甚至略帶討好。

「江公公辛苦,可否容我收拾一番?」

「謝小姐請。」

謝如蘇頷首,轉身走進自己屋子,坐到銅鏡前,讓攬月替自己收拾一番。

現在要進宮,肯定不能跟去城外穿一樣風格。

什麼場合穿什麼衣服謝如蘇還是知道。

攬月伺候謝如蘇換了一身暗紅色衣裙,釵上紅玉步搖,取出之前謝皇後送給謝如蘇的雞血玉耳墜戴上。

一切收拾妥帖,領著袁珊榮和攬月踏上馬車。

皇宮

一路江公公領謝如蘇往御書房而去,兩邊宮女也都換上秋季宮衣,是略帶暗淡的藍色,花園只有少數花還掛在枝頭,倔強的開著。

「江公公可知姑父傳我進宮所為何事?」

謝如蘇暗戳戳打聽,也好等會有個對付。

江公公看了眼周圍,以袖遮嘴,低聲跟謝如蘇說,「謝小姐,具體是什麼事老奴不知曉,只知道兩位薛大人和袁五江大人都在御書房,為的是薛第大人千金薛小姐之事。」

「原來如此,多謝江公公。」

謝如蘇瞭然點頭,沖江公公頷首道謝,攬月有眼色遞上錢袋,江公公笑著收下。

到了御書房,江公公讓謝如蘇先在外面稍等片刻,他先進去稟告。

謝如蘇將袁珊榮指去鳳儀殿取東西。

沒進去一會兒,江公公走出來,領著謝如蘇進去。

室內

袁五江等人跪在下首,扶桑帝大刀闊斧坐在御案前,看見謝如蘇進來,漆黑的臉色稍稍好些。

謝如蘇走上前,福身行禮,「如蘇拜見陛下。」

這裡有外人,不能跟私下一樣直呼姑父。

扶桑帝擺手,「如蘇起來,江春來,去搬把凳子。」

跪下地上的薛陸和袁五江暗暗咬唇,他們是朝廷命官,對社稷功勞巨大,陛下都沒讓他們起身,現在謝如蘇一來,身都沒完全福下去,就讓起,還立刻賜座。

心都偏的沒邊了!

可惜,心裡不忿是心裡不忿,誰也沒敢說出來。

江公公搬來凳子,攙扶謝如蘇落座,凳子正好在袁五江旁邊,謝如蘇腳如果左腳再往左挪一點點,直接就能碰上袁五江手。

袁五江不動聲色往旁邊動了動,企圖離謝如蘇遠些。

讓他跪在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女娃娃腳下,成什麼樣子!

剛扭了兩下,就被扶桑帝銳利目光鎖定,扶桑帝正愁沒理由發怒,這時找到理由,橫手一掃,桌案上東西「嘩啦」掉了一地,「袁五江,你能不能跪好?」

這一大聲響,不僅嚇的袁五江心漏了一大跳,連江公公都趕緊匍匐跪下,謝如蘇正想起身跪倒,被扶桑帝一喝:「如蘇坐著!」

謝如蘇只得遵照聖意安安分分坐好。

「陛下,袁大人只是···」

薛陸正想開口為袁五江辯解,直接被扶桑帝橫眼一瞪,「朕都還沒跟你算賬,你還想為他辯解?」

薛陸被懟的沒話說,不僅對扶桑帝心生不滿,連帶對袁五江也埋怨上。

如果他沒替袁五江管這攤子爛事,他怎麼會受陛下詰責?怎麼會與薛第這死心眼撕破臉?

現在外面那些想看他笑話的人該如何幸災樂禍,尤其是謝溫書一派!

不過···謝溫書本人現在自身難保,恐怕幸災樂禍不成了!。 齊青杳覺得自己太慘了,將攤位弄好之後,半個時辰之內,竟然完全沒人光臨。

等啊等,她感覺自己都快等的海枯石爛了,還是沒人光臨。

旁邊的攤位都特么有人問幾句呢,她這邊呢,就完全四個字:「無人問津」!

既是沒人來,那她也不能四處跑,總得先守著自己的攤位。

又過了不知道多久。

齊青杳終於在來來往往的魚魚子中瞧見了一個很古怪的人。

「江白,你快看那邊。」她拉了拉他的衣角。

江夜乾一抬眼,就看到一個十分有趣的東西,他斂眉:「有意思。」

「為啥只有那個人,竟然能看到它懷中的貓。」在大家都是魚影的情況下,只有那個「錦鯉」,懷中抱著一隻貓,貓也像是被障眼法加持了似的,散發著淡淡的金光,看不清楚原本的樣子。

「那隻貓,是特殊的招財貓。」江夜乾面具下,半眯著眼睛,「招財貓跟錦鯉大神嚴格意義上有點份屬同門,所以在這鬼市內,這隻招財貓因為障眼法的緣故,變成了散發著微微的金光。」

「招財貓啊。」齊青杳激動的兩眼放光。

「別流口水了!」光聽她那句話,就知道她在想什麼,「那隻貓可是非常珍貴的。」

「珍貴又咋樣。就不能問問它,賣不賣。」齊青杳一副打算上前問問價錢的樣子。

江夜乾:「……」

這個人,光憑藉這隻貓,他就知道來人是誰。

肯定是北涼首富森羅商會少東家陸厭!

齊青杳想上去問,奈何那個人走了幾步,就走遠了,她又放不下自己的攤位,只好弱弱的坐回原位。

又等了一會。

終於來了一個人,站在她的攤位前看了一會,冒出三個字。

「太貴了。」

齊青杳:「……」這貴嗎?才十萬兩啊,都很珍貴的!

又過一會,又來一個人。

「全是好姑娘,只可惜太貴了。」

「幽靈草,朱顏花!天啊。就是太貴了。」

終於有個人走上前,有點小心翼翼的問:「能便宜點嗎?」

齊青杳斬釘截鐵道:「全包的話,十萬兩。不還價。」

「十萬……太貴了。」

那個人又走了。

齊青杳:「……」

她就不信了。

今晚要是賣不出去,她就不賣了!

「來鬼市上的不都是一些大佬嗎?怎麼一個個這麼小氣,十萬兩都出不起。」齊青杳暗搓搓的咒罵著。

江夜乾問:「你覺得十萬兩是個小數字嗎?」

「……」

雖然不是小數字,但來這裡的人應該買得起啊,齊青杳吐槽道:「遍地是窮鬼!」

就在齊青杳絕望無比時,她敏銳的感覺到,這鬼市上的錦鯉幻影在減少。

說明很多人已經買到了自己想要的,買完後走了。

攤位也在快速的減少。

齊青杳忽然發現,那個抱著金光貓的人又晃蕩過來了。

他還沒離開。

齊青杳忍不住了,對江夜乾說道:「那隻招財貓鐵定有錢。」

「恩。」北涼首富!能沒錢嗎?

「要不,我去宣傳一下,問問他買不買。」齊青杳拍著胸膛道。

。。 「奎恩,別鬧了!」

克萊恩扯著奎恩寬大的衣領,全身用力一抖,將他從身上扒了下來。

阿爾傑聽著身後的動靜,一口大氣也不敢喘,下意識地放輕腳步,生怕引起格爾曼與奎恩的注意,以至於發生0溢事件。

「……」奎恩一屁股坐到地上,愣了一會,嘿嘿一笑,試圖假裝無事發生。

格爾曼搖了搖頭,和阿爾傑一齊看向異響傳來的地方。

馬燈的光芒照射了過去,讓他們看見了一道道佝僂或匍匐的身影。

這些身影里有人類,有狒狒,有山羊,有老虎,它們或拿著石塊,或使用爪牙,不斷地打磨著堆積的樹木和岩石,似乎正在修建一座宮殿。

沒有了茂密枝葉的遮掩,穿透沉積霧氣的些許緋紅月光灑落下來,籠罩於這些身影表面,讓它們染上了淡淡的血色。

「他們都已經是死屍了,應該是某隻超凡生物的手筆。」

奎恩站在後面,沒有看到卻已經確認了前方的情況,這裡似乎是某個死亡領域超凡生物的領地,它驅使這些生物修建宮殿,似乎是在進行著什麼儀式一般。

「我們要繞開嗎?」

阿爾傑看向奎恩,謹慎地問道,他看出來奎恩似乎有了一點狩獵的慾望。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